第四十五章 一叶惊秋

第四十五章 一叶惊秋

白愁飞神色不变。

──其实仍是有变的。他的眼神一长即敛,左手也微微动了动,但实际上却又纹风未动。

那是他强压抑下来。

可是这已足够。

王小石已瞧出来了。

他太了解白愁飞了。

──目光暴长之际,已动了杀机。

──左手欲动之际,是要伸手入襟查看自己的东西是否已落入他人之手。

这两个极其细微的甚至是欲动未动的动作,已证实了一件事:白愁飞的确是有做过这种鄙恶的事!

王小石闭了闭眼睛,几乎是呻吟地叫了一声:“二哥……”

白愁飞向张炭一摊手,“还来。”

唐宝牛抢着替张炭回答:“跟你说这句话的人实在是李太白的弟弟。”

张炭倒是奇道:“李太黑?”

“不是,”唐宝牛更正,“是你太笨。”

白愁飞忽也更正:“不是你太笨。”

唐宝牛奇怪有趣地问:“是什么?”

“加一个‘们’字,即是‘你们太笨’!”白愁飞说,“天堂有路却不走,地狱无门送上来!”

这句话一说完,他就动手。

一动就是杀手。他左手三指,攻出“小雪”,右手三指,弹出“初晴”。

“小雪”取张炭。

“初晴”攻唐宝牛。

两指都要命。

要命的两指。

两指并非不中,而是被人接下。在场中虽有数百人,但能从容地接下白愁飞的“小雪”“初晴”者,恐怕就只有一人。

不仅花枯发知道这点,在场群豪亦莫不知道这一点。

他们都恨极了白愁飞。

他们都把希望寄托在王小石的身上。

“我今天要是不能把他们全都杀光,”白愁飞也很明白这一点,“他日他们一定会把我杀掉。”

“只要你今天放过他们,”王小石恳切地道,“他日他们若对付你,那么,账得跟我先算!”

“你这般维护他们,却又何苦?”

“他们与你无仇无怨,你要挟制他们,却又何必呢?”

“这个……”白愁飞沉吟道,“我们不要在这里讨论。”

王小石有点喜出望外,“二哥的意思……”

“到内堂去,”白愁飞明晰地表示不便,“咱们兄弟,没有必要在外人面前起冲突。”

“是。”王小石的心里,简直是欢天喜地:只要能够劝服白愁飞,不再对这一群无辜的好汉施辣手,要他做什么都愿意。

到了内堂,窗户过高,而这时已入幕,故而堂内昏暗不堪。

白愁飞走到暗处,负手沉吟,慢慢停步。

他仰首望窗。窗外已隐约可见星光微亮。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白愁飞的语气很压抑,“咱们是兄弟,你却偏要在外人面前跟我为难!”

王小石一听“兄弟”二字,只觉一阵热血沸腾。

“刚才情急无状,只顾劝止,免铸大错,莽撞之处,请二哥见责。”王小石恭敬地道,“不过,请放了那些人吧,这样胁制他们,反易成仇,弄巧反拙,对谁都不好。”

白愁飞脸色一沉,比天色还暗,出口倒像是暮色里一两道冷热的风:“你太过分,太多管闲事了。”

王小石只觉一凛。

白愁飞的语气却又急剧转和:“不过,你倒是及时制止我干下这件滔天罪行,真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王小石大喜过望,“二哥,刚才我出言无状,冲撞之处还要请你原谅,我因是一时情急。二哥向来比我见多识广,我只怕这件关系重大的事上,二哥会误信那些奸宦的摆布,那就贻祸无穷了。江湖上的朋友跟我们是同一条根同一块土的,要是为官场的鼠辈而与道上兄弟结怨,那实在是很划不来的事。”

白愁飞目光一动,“你骂朝官,可是,你不也为他们效力吗?”

王小石长叹:“我自有苦衷。”

白愁飞了解地一笑道:“我们都情非得已。”他认真地问:“我已做了那些事,三弟,你会原谅我吗?”

王小石即答道:“这是什么话!二哥,咱们是兄弟呀!”

“咱们既是兄弟,”白愁飞搭在王小石肩上的手,突然自肩起到腰胁间一路疾封了他十二个穴道,“你就只好再原谅我一次。”

王小石想要抵抗已不及,“你……”

“咱们既是兄弟,”白愁飞冷笑道,“你就不该当众当好人,纠众来当面拆我的局!”

他撮唇作啸。

任怨立时掠入,他一见王小石已倒下,唇边立泛笑意。

残忍的笑容。

王小石痛心地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此时此境,我能不这样做吗?”白愁飞反问,“你揭破我的假局,我也要让你当不成好人。”

然后他转向任怨,“我已封了他的穴道,而我又知道你有一种特殊的本领,你知道怎么办吧?”

任怨道:“你要他说出一些他自己不想说的话?”

白愁飞,“对了!”

“二哥,你这样做,实在令我……”王小石痛心疾首地道,“回头吧!二哥,现在还来得及。”

“是吗?”白愁飞微笑对王小石道,“可惜你已来不及了。”

白愁飞一颔首,任怨就把王小石挟了出去。

任怨的掌心贴在王小石的背心上。

──饶是王小石武功盖世,但觉有一股怪异已极的气流,盘结回荡于体内,时又像一把利刃,把自己的五脏六腑当成是磨刀石,不断地擦捺着。

“你放心,在你还没完成太师重托之前,我是不会杀你的,”白愁飞又拍拍他的肩膀,“我们还是兄弟,可不是吗?我只是要你和我站在同一条阵线上而已。”

王小石第一次被他拍肩膀的时候,觉得亲切,到白愁飞第二次伸手往他肩上拍来的时候,他只感到恐惧。

──那感觉就像一头豺狼伸舌舐向他的脸上。

任怨并没有跟他站得很近,但他在袖里暗扣着王小石的脉门,不是特别眼尖的老江湖,还真绝对看不出来,任怨正在挟制住王小石。

任怨手中暗暗施力,使王小石跟他行出大堂,白愁飞尾随于后,施施然地笑道:“嘿嘿,咱们真是大水冲着了龙王庙,全是自家人哩。原来这儿的事,咱们是同一个主子的,你还是我的上司呢。”

任怨暗一催力。

王小石只觉一股怪力涌来,喉如刀割,脸肌抽搐,无法不启唇开口,可是声音却发不出来。

可是话是任怨以腹语代他说的:“二哥……二哥刚才真是莽撞……其实下‘恙’的事儿,咱们谁下手还不是一样嘛!”

白愁飞推诿地道:“不一样,不一样,你是主持人,我只是执行者。”

“王小石”又道:“反正咱们的目标一致就是了。既然堂上的人都知道个中真相,不如把他们都宰了算了。”

王小石这般一说,众皆哗然。

他们悲愤、绝望。

──原来以为是大伙儿救星的王小石,也是同一样的货色!

白愁飞假意阻止:“这……不大好吧!他们毕竟是京城里成了名的人物,这样杀光他们,我也有些不忍……如果他们能识时务为我们所用,应可考虑让他们留得性命……”

王小石又气又急。

可是他就是无法真正说出他心里所要说的话。

──当一个人不能为自己辩白,不能说他自己想要说的话,而他说的话全被曲解、他的形象完全任人恣意破坏之时,他心里的感受,又是如何?

花枯发恨极了。

他手里暗扣了他的独门暗器。

──横竖今晚已活不过去了,而且还连累了一众武林同道,不如拼死一击,杀了个罪魁祸首再说!

他认准了目标。

目标是王小石。

人生总有些时候,是关键的一霎。

这时应是王小石生命里的一个关键。

──生死存亡,成败荣辱,有时全在一个运气或时机里,这样说来,人,实在是很没有什么依凭的。

不过王小石总算是幸运的。王小石之幸,也可以说是在堂内一众雄豪的幸运。

因为王小石的命运,绝对牵涉及影响这一些,他大都是素不相识的人的一生。

──人就是这样,谁被谁影响了一生,连自己都不能预测、莫能把握的!

这刹那间,一人自天而降,一人自柱后闪出!

自天而降的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还有她那一片美如星子的刀光。

温柔。

温柔挥刀,砍向白愁飞。

她不是要杀他,而只是要逼退他。

──当然,凭她的刀法,就算是要杀白愁飞,绝对是力有未逮的事。

不过,凭她和方恨少的轻功,要掩近而不为白愁飞等人所知,还不算是太难的事。

王小石和白愁飞在内堂的情形,他们已落在眼里。

另一个自柱后闪出来的人,自然就是方恨少。

他一出手,就是“晴方好”。

扇子一开一合间,便逼退了任怨。

然后他一面大嚷:“王小石是受他们挟制,刚才的话不是他要说的!”一面把扇面一合,急打疾点,要替王小石解开受制之穴道。

可是白愁飞的“惊神指”点穴法,实非方恨少的功力可以一击解开。

这时极其危急。

任怨稍被逼退,旋又扑上。

就在这时,花枯发的“一叶惊秋”,已激射了出去。他原本的目标是王小石,但经方恨少和温柔这么一闹,顿使他猛然想起。

──就在刚才,他也曾为任怨所制,说出了他自己所不想说的话来!

──一定是那冷血妖人搞的鬼!

是以他的暗器,飞射任怨!

这是花枯发的独门暗器,任怨不敢大意,只得先把攻势撤去,全神以对。

方恨少得以稍一喘息,全力为王小石解穴。

以白愁飞的功力,要击倒温柔,绝对不需要三招。

──一招就可以了。

落空,白愁飞一指就捺在她的额上。

但白愁飞并没有使劲。

他见砍他的是温柔,不禁呆了一呆。

他实在不忍心杀她。

他也不想杀她。

──更何况,杀了温柔,就等于跟洛阳温家的人为敌,这种情形更是准备雄图大展的白愁飞所不愿做的。

他不杀温柔,温柔可刀光霍霍,一刀刀老往他身上砍。

那边,“八大刀王”齐出动,要即时制止方恨少救王小石。

唐宝牛大喝道:“有我阿牛,没你便宜!”

张炭也叱道:“先过我这一关再说!”

两人联手,竟奋力缠住八名刀客。

那边却还有一个任劳。

任劳悄没声色,已闪到方恨少身后,想来一记狠着。

只是狠着未施,忽见一箭,当胸射来。

他临急一记“铁板桥”,躲开一箭,不料那一箭击空,箭尾在半空中发出叮的一响,又激吐出一枚小箭,往下急射。

任劳要不是早先见过这种箭法的防不胜防,这下可是准吃定了亏,但他早已提防,反应奇快,及时双指一夹,已夹住小箭。

向他出手的正是何小河。

欧阳意意和祥哥儿也要动手,可是给那几个刚才已暂时解“恙”的花门弟子缠住了。

就这么一延宕间,忽听大喝一声,震得众人耳里嗡的一响,竟不由自主,停下了手。

只见王小石叫了那一声后,哇地咯出一口血。

他已冲开受制的穴道。

──方恨少始终解不开白愁飞“惊神指”所封制的穴位,但王小石却借了他的内劲,自行冲破穴道。

这一来,王小石因急于破穴,内伤甚重。

不过无论如何,穴是解了。

白愁飞一扬袖,甩开温柔。

王小石面对他。

拔剑。

含着怒意。

剑已经拔了。

愤怒的剑。

王小石一向都是刀剑合一的。

他拔出了他的剑,也等于拔出了他的刀。

白愁飞长笑,然后长叹:“终于有这么一天了。我多想跟你交手,以十指会会你的刀剑。”

“我不想和你交手,”王小石痛苦地道,“你不要逼我。”

“我是想和你决一胜负,”白愁飞遗憾地道,“可是却不是现在。”他丢下这句话,然后带着任劳、任怨、“八大刀王”、欧阳意意和祥哥儿等人,扬长而去,“等你办好了那件事,咱们再来决一死战。”

“发梦二党”花府里群雄之危终解去。

这一干市井豪侠,对王小石、张炭、唐宝牛、温柔、方恨少、何小河等人,心中铭感,但也有些人鉴于前车,对王小石等之举措仍甚感疑惧。

王小石则在抚剑沉思。

他在想什么?

──是不是想:该不该为了保存“金风细雨楼”的实力,而替蔡京杀诸葛先生?是不是在想:当日他和白愁飞一道上京来,曾联袂作战,同生共死,还一起大破“六分半堂”,怎料此刻兄弟竟成仇敌?

与此同时,在太师府里的蔡京也接到鲁书一的报告:“叶棋五和齐文六已跟王小石动过了手。”

蔡京毫不惊讶,“输了?”

鲁书一垂首道:“输了。”

蔡京淡淡地道:“他们还没有死,是因为王小石不想杀他们,他一直都留存了实力。”

不久,燕诗二也来报:“王小石已揭破白愁飞在‘发梦二党’意图控御群豪的计策。”

蔡京一笑道:“果然。有没有动手?”

燕诗二谨报:“两人揭破了脸,但白副楼主碍于未得太师指令,不敢出手,避战而去。”

“他们迟早会打上这一场的,”蔡京徐徐离席,走到栏前,看满园花叶,争艳斗丽,“当日他与我见面之后,即手书‘大丈夫安能久事笔砚间乎’十一字,那是班超少时,满怀大志,尝投笔长叹:‘大丈夫无他志略,犹当效薄傅介子、张骞立功异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笔砚间乎?’志气和口气都很不小。王小石无意间写这几个字,绝不可小觑。”

他望着满园花木,沉沉自语:“……这样的一个人,自是不能不用、不得不防。”

其实,他贵为一国太师,朝中权贵,多为他的门生亲信,然而他终日浸淫于书法绘画间,哪里有时间为国治事?而今连一个王小石他也殚精竭力来推敲对方的心意,哪还有精力处理国家大事?国家社稷,若掌握在这种人的手里,又焉能不乱?岂能不百病丛生?

※※※

完稿于一九八八年七月廿九日:韩国《体育日报》译载《战将》期间。

校于一九八九年一月十八日:第四度申请赴台得成。

再校于一九九零年二月六日:三侠七返马过年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怒拔剑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一怒拔剑目录 一怒拔剑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一叶惊秋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