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6章 画一条船

第3216章 画一条船

天魔身影再次显现出来,呈现《天魔血斧图》的图景,一斧向上劈去。

以斧战斧。

“嘭!”

手持血斧的天魔身影碎裂,蚩刑天身体踉跄,向后连连倒退。

普尔巴斯嘴里一口鲜血吐出,飞了出去,心中郁闷至极,有泰纶战神和名剑神先后出手,那么好的机会,居然还是无法伤到蚩刑天这个蛮子。

关键是,这蛮子都没使用战兵,纯靠拳头在硬扛。

差距真的这么大吗?

普尔巴斯并非无名之辈,实是矮人族百万年来第一天骄,一身战力,威慑地狱界诸神。在《大神论》斧榜上的排名,超过摩罗古神。

见蚩刑天被普尔巴斯一斧劈开了魔气防御,名剑神岂会放过这个机会,身形如流星神剑,击在蚩刑天背心。

“噗嗤!”

剑刺进去三寸。

剑消失,变成名剑神的身体。

刺进蚩刑天背心的,是名剑神的两根手指,两指间剑光闪烁。

名剑神的脸色彻底变了,世间怎么可能有人只凭身体,挡住他施展出来的剑法?就算失去了神剑和剑道主神的奥义,这一剑的威力,也不至于弱到如此地步。

不是他的剑弱,是蚩刑天的肉身太强。

十万年前的《大神论》,蚩刑天在宇宙中,肉身排名第一。

单论肉身,便是号称当今第一高手的玄一,也未必能强过蚩刑天。十万年过去,依旧无敌。

蚩刑天身上长出青色长毛,头颅发出十万道雷电,凶厉之气凝成魔海血崖,将名剑神撞退出去后,追击上去,化为了爪子的双手,一连攻伐出去数十击。

名剑神撑起的神境世界,剑域,防御阵法,如布做的一般,被爪子撕得粉碎。一边施展剑道神通抵挡,一边狼狈不堪的向后退逃。

“噗嗤!”

最后一爪,蚩刑天抓穿名剑神的胸口,将一大把血淋淋的脏器扯了出来。

蚩刑天嘴里獠牙尖锐,化为盖世凶魔,冲着名剑神大吼,惊得后者立即远遁,不敢在原地停留片刻。

泰纶战神和普尔巴斯面面相觑,再次感受到中古时期,一代凶魔战神蚩刑天的可怕。

虽然遭劫,大不如以前,但,做为昔日昆仑界无量之下第一人,蚩刑天的战力,依旧不容小觑。

泰纶战神道:“蚩刑天,你已经受伤了,还不用出天魔留下的三十六天魔石刻?你以为,凭赤手空拳,能打赢我们所有人?”

泉中生炼化了侵入体内的魔气,肉身伤势痊愈,从峡谷中飞出。

名剑神胸口的血肉重新长出来,英俊的脸,变得煞白而冷沉,持着次神级至尊圣器战剑,携带亿万道剑光走来。

黛雪女王的射神箭,搭在弓弦上。

但,没有人再敢轻易靠近蚩刑天。

蚩刑天脸上长出两排猫须,仰天大笑:“这点伤势算个屁!便是头没了,也依旧要战。但,老子战的是地狱界的恶鬼、罗刹,你们空有一身修为,对付的却是自己一方的修士。”

“我来天堂界已经好几个月,但从未杀过一人,因为我知冤有头债有主,杀几个什么都不知情的小辈泄愤,非大丈夫所为。我来天堂界,只为救人。”

“现在你们要逼我大开杀戒,老子就不客气了!今天,我就要带神妭公主离开,谁敢拦我?”

在场诸神,皆被镇住了一瞬。

通天神殿打开,一道光明之力宣泄出来,照尽一亿三千万里的大商神朝,温润的声音响起:“我来拦你如何?”

蚩刑天投目盯去,看见刺目的光明中心,一位年轻而俊逸非凡的男子站在那里,背上白羽一对对,如光明的化身。

“柯扬善!”蚩刑天道。

光明神殿少殿主柯扬善,笑道:“蚩前辈竟然还记得柯某。”

蚩刑天怎能不记得眼前这个男子,他乃光明神殿殿主之子,十万年前,就已名满天下。如今,更是天堂界唯二进入《大神论》综合榜前三十的人物。

柯扬善道:“前辈来救公主殿下,但这里是她的家啊,她怎么会跟你走?而且前辈似乎也没有资格带她走。”

“让我见她。”蚩刑天道。

柯扬善笑着摇了摇头。

蚩刑天如乱古凶魔,煞气冲天,急速向通天神殿冲去,爆发出来的魔威,让天空都暗了下来。

柯扬善依旧含笑:“前辈很强,名剑神、泰纶战神、普尔巴斯无一不是整个西方宇宙第一序列的强者,但他们与精灵女王、泉中生联手,居然依旧落于下风。”

名剑神、泰纶战神、普尔巴斯个个神色冷沉,显然不服气。继续战下去,他们有十足信心击败蚩刑天。

蚩刑天已是冲至通天神殿下方,一尊几乎凝实的天魔巨身神像在他背后显现,呈妖异的无相之态,如魔似佛,一掌向柯扬善拍了下去。

这一击,乃蚩刑天一身修行的精华,是将天魔石刻融会贯通后,发挥出来的最强一击。

柯扬善单手背在身后,一根权杖击出,整个天堂界的光明规则向他汇聚而来,化为浩荡绝伦的光明力量,与天魔一掌碰撞在一起。

“轰隆!”

像光明世界和魔道世界在碰撞,能量潮汐如水浪一般宣泄出去。

蚩刑天胸口肋骨断掉一片,身体塌陷,嘴里吐出一口血箭,如断线风筝一般,向后飞了出去。

柯扬善收回权杖,垂目看向权杖顶端的血液,笑道:“再强大的肉身,在奥义面前,在天地的力量面前,依旧如风暴中的船儿,会被无情的撕碎。蚩前辈,你的奥义呢,天魔留下的神器战兵呢?你什么都没有,怎么与我战?”

蚩刑天自知此行凶多吉少,怎么可能将三十六幅天魔石刻带来?

其实在行踪暴露的时候,他就知晓,今日死劫难逃,但,问天君唯一的后人就在眼前的神殿中,眼前的神殿曾是他把酒言欢之地。他心中的怒火,怎么压得住?

心中的战意,什么能浇灭?

“在天堂界杀人,何须少殿主亲自出手?”

阵灭宫二长老在云层中显现出来,以手指引动天堂界的一角护界神阵,密密麻麻的神阵阵纹,犹如天罗地网,从天空降落下来。

在蚩刑天的眼中,脚下的大地化为了无尽海洋,身体沉入进海中,无法呼吸,无法挣扎,越挣扎,身体被缠绕得越紧。

明明眼前光明力量冲盈,但他却觉得,自己即将坠入黑暗深渊。

窒息、冰冷、麻木,所有不该出现在神灵身上的感觉,相继涌向他,要将他吞噬。

便是这时,本是在操控阵法的二长老,突然手中的法杖不停使唤,脱手飞了出去。

在二长老震惊的目光中,法杖化为一支笔,在大地上,画出一只船。

本是画的船,却变成真的船,将坠入阵法海洋中的蚩刑天托起。

“怎么回事,二长老,你在干什么?”普尔巴斯举起斧头,怒瞪天穹。

二长老一脸茫然,这法杖根本不是他在操控,是被精神力超过他的强者夺走了!

“好强的画道。”

柯扬善目光向通天神殿中望去,耳边能听到里面锁链的拖动声,自言自语的念道:“果真这些年都在隐忍,武道被封印,肉身和神魂被锁死,却将精神力和画道磨砺到了如此地步,不愧是问天君的女儿。不对,不对,通天神殿中有叛徒,有叛徒在帮她。”

通天神殿中的锁链声越来越响亮,并且有断裂声传出。

“这是想挣脱牢笼?哼!杀了蚩刑天。”

柯扬善传音下令后,便手持权杖,走进通天神殿,顺手关上了殿门。

在殿门关上前,蚩刑天听到了神妭公主让他乘船逃走的传音,但蚩刑天怎能逃走?

他看见了柯扬善持着权杖走进殿中!

他听见里面刺耳的锁链声!

“公主殿下,蚩刑天前来救驾。”

“蚩刑天,奉问天君遗命,接你回昆仑。战!”

……

蚩刑天一声声大吼,要告诉整个天堂界,问天君座下依旧还有战将。要告诉神妭,昆仑已经原谅了她。

下一刻,蚩刑天与泰纶战神、名剑神、普尔巴斯激战在一起,一道道魔劲和神光,打得空间震颤,规则混乱,天地一片混沌。

黛雪女王和泉中生皆在远处袭击,或是射出射神箭,或是打出紫劫神雷。

二长老引动护界大阵的力量,降下太虚紫霄神雷。雷电凝成一座座宫殿,砸落在蚩刑天身上,将他浑身骨头砸碎。

蚩刑天一步步杀向通天神殿,斩断了泰纶战神的身躯,踏碎了普尔巴斯的头颅,但,自己也满身创伤。

再强大的肉身,也会被攻破。

射神箭穿透了他的腹部,形成一个脸盆大小的血窟窿,脏腑从窟窿中坠落,血流潺潺。

终于,蚩刑天一瘸一拐,踩出一个个血脚印,来到通天神殿门前。

看着门上熟悉的纹路,脑海中,浮现出十万年前这道门前的一幕幕,仿佛看到问天君和他坐在门槛上谈笑的样子。

蚩刑天血泪满面,大吼一声,鼓起体内最后的力量,一拳重重击在神殿大门上。

“轰!”

随着那洪钟般震耳的声音响起,他缓缓向后倒下去,眼睛死死盯着大门,终究未能将其砸开。

大门依旧紧闭,锁死了他所有希望,眼前暗了下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万古神帝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万古神帝 万古神帝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16章 画一条船

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