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4

chapter64

洛宁珂一直到上了车,整个人还处于发懵的状态。她不知道为什么警察会从天而降,那帮人都上了船了,警察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上去的?

还有秋梓熙和段韩修,她只看见他们两人中了枪,他们,他们死了吗?还是都活着?

外面的大雨还在瓢泼而下,狂风卷着海浪,发出的怒涛之声,放佛是世界末日才能听到的声音。洛宁珂身上裹着雨衣,整个人在瑟瑟发抖,实在是太冷了,就算现在是夏天,可外面这么狂风乱作,她连牙齿都在打颤。

盛瑭看着她实在冷地厉害,便说道:“把雨衣脱了,把头发擦一擦。”

他们此时坐在警车上,她和盛瑭坐在一边的椅子上,而对面是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赶紧在车上翻了翻,找来找去就只有一件警服,他笑了下,问道:“要是不介意,先披上?”

盛瑭点了点头,轻声说了声谢谢,便将他手里的警服接了过来,给洛宁珂披在身上。他将洛宁珂抱在,他虽然也淋了雨,但没洛宁珂那么冷,这会两人抱在一块,倒是暖和了不少。

“能送我们先去医院吗?我太太需要去检查身体,”盛瑭看着他们问道。

年纪稍小的警察看了旁边一眼,没说话,倒是年长的警察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那是自然的,咱们先送洛小姐去医院,身体要紧,先检查检查身体。”

盛瑭这次露出点笑意,又将她抱地更紧。

洛宁珂碍于对面有人在,想要和盛瑭说话,却又不知怎么开口。倒是盛瑭低头看着她,轻盛安慰:“你先闭着眼睛休息一会,等到了医院,我叫你。”

她没说话,但牙齿一直在打颤,车外雨水拍打车体的声音,一直传进来。可是此时再听外面那样猛烈的雨声,反而有一种奇异的安心。她有好多话,想问盛瑭,也有好多想和他说。

可是想着想着,意识却一下模糊了,只有耳边传来模糊而又遥远的喊声。

“不许动,再动我就打死她,”还是秋梓熙,洛宁珂无助地看着对面,可是盛瑭却还是向前迈出了一步,她想大喊让他不要动,让他退后。可不管她怎么想开口,声音就是出不来。

不要,千万不要,求求你,不要。

猛然,她睁开了眼睛,周围是一片雪白,而她则是躺在床榻之上。是医院啊,她已经被救了,已经安全了。她安心地舒了一口气,而此时趴在她床榻旁边的人,也因为她的动静睁开了眼睛。

盛唐见她醒了,立即高兴地笑了起来,脸上带着安心,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你醒了?医生还说你可能要昏睡一阵子呢,还是有点发烧。”

被他这么一说,洛宁珂才感觉到她浑身发热,脸颊两侧更是滚烫,而她突然觉得奇怪,低头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病服。她整个人被裹在厚实的被子里面,身体不断散发着热气,偏偏又挥散不出去,这会全捂着,这才醒了一会,她就觉得热地受不了,想要把手臂伸出来透透气。

“不行,医生说你现在在发热,而且你怀孕了,医生也不能给你用药,只能让你这么捂着,”盛瑭担忧地说着,又伸手给她拉了拉被角。

洛宁珂呼了一口气,撇嘴看着他。盛瑭见她这样的表情,不由觉得好笑,还是耐心地哄道:“你稍微忍耐一点,要不我让倒点热水给你喝,补充点水分。”

“现在几点了,”洛宁珂转头看了一眼外面,窗外天光已经大亮,看起来似乎过去了很久。

“才不到七点,”盛瑭回她。

洛宁珂不知道自己昨晚什么时候睡去的,但如今算来也睡了六七个小时了。她想了想,还是问:“最后怎么样了?”

“嗯,”此时盛瑭正在倒水,站在对面的柜子边上,除恩了一声之外,便只剩下哗哗的水声。等他倒了点热水,端过来放在床头,这才又重新坐下。

“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洛宁珂问他。

好在她只是昏迷,并不是失忆,对于昨天的事情,记得还是极清楚的。对于她来说,之前的两天就像是做噩梦一样,那个简陋的屋子里,充斥着外卖食物和各种汗液混合的恶心味道,而最后秋梓熙抵在她脑袋上的冰冷枪口,就像是梦境一样。

“段韩修死了,他被警方当场击毙,而秋梓熙被段韩修打伤了手臂,现在也在医院里面,”盛瑭简单地说道。

洛宁珂只记得两声枪响之后,局势一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是她没想到的是,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对于段韩修,她这会似乎连怨恨都算不上。而秋梓熙,她只觉得她是个疯子,明明她拥有那么多,可偏偏却让自己越发越偏执,如今走上这条路,也算是自作自受吧。

她突然笑了下,自嘲地说道:“看来,这段时间我们是别想清静了。”

盛瑭见她这么看地开,这才稍稍放下心来,但他还是提醒道:“警方还需要帮你录一份口供,你不要害怕,只要照常说就行。”

洛宁珂点了点头,她突然觉得好累啊。她无意被卷进这样的纷争之中,可最后以这样的一死一伤结果,她竟是不知要说些什么。不过她作为受害者,就算什么都不说,也应该能被理解吧。

“我好想洛绎,”虽然只有两天没有见到儿子,可是经历了这样的生死劫难,她突然好想见到儿子。

盛瑭伸手握住她的手掌,她的手掌温度依旧很高,整个人看起来也疲倦异常,声音依旧嘶哑。他点头,安慰她:“你再闭上眼睛休息会,等天亮了,洛绎就会来了。”

明明知道他说的意思,但洛宁珂还是笑了下,说:“现在已经天亮了。”

“淘气,”盛瑭摇头,不过嘴角噙着笑,尽管屋子里面还是有点暗,但他眨眼时,洛宁珂还是瞧见他翘动的眼睫。

“你高兴吗?”她将他的手贴在脸上,他的手掌有些凉,但贴在她的脸颊上却让她舒服地哼了一声。

虽然是没头没脑地一句话,但盛瑭却还是听懂了。他将身体压了下来,眼睛靠近她,四目相对,他银灰色的眸子再不见以往的冰冷淡漠,而是藏着温柔和缱倦。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生命,在最初的惊慌失措之后,余下的全是惊喜和欢乐。如果说洛绎让他成为父亲,而现在这个小生命却又有另外一个不同地意义,他将亲眼看着这个小家伙一点点地长大,直到出生,直到成长……

“谢谢你,”似乎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言语都失去了华丽,再华丽的辞藻都无法宣明他心中的惊喜。在经历了最初的惊慌之后,现在只剩下迎接新生命的喜悦。

洛宁珂笑着看着他,慢慢地闭上眼睛,这一切可真美啊。

就在朦胧之中,她恍惚听到旁人有人在喊自己,但是她想睁开眼睛,却又那么地费力。旁边的声音似乎又弱了点,是谁在叫她吗?直到那个稚嫩的声音再一次地想起,洛宁珂这才慢慢地睁开眼睛。

眼前虽然还有初醒的模样,但小小的人儿却近在咫尺。他带着惊喜喊道:“妈妈,你醒了吗?”

洛宁珂睁开眼睛,视线定格了许久,这才彻底清楚过来。她眨了眨眼睛,嘴角轻扯了下:“妈妈醒了。”

小家伙见妈妈跟自己说话,立即便惊喜地往外面喊道:“爸爸,妈妈醒了?”

此时病房门被推开,盛瑭的声音出现在门口,洛宁珂顺着看了过去,就看见外面还有穿着警服的人,似乎是警察。盛瑭快步走了过来,先是低头冲着她笑了下,又不悦地对洛绎说道:“爸爸不是说,不能叫醒妈妈的?”

洛绎被教训了,只好可怜巴巴地转头看着她,而洛宁珂则是立即给儿子解围:“你别教训他,是我自己要醒了,跟他没关系。”

盛瑭表情有些严肃,这会才稍稍缓和了些,他低头轻声道:“家里阿姨给你准备了些粥,待会让她给你盛点。”

说话间,出去的陈阿姨从外面回来,她见洛宁珂在醒了,立即便惊喜道:“洛小姐醒了。”

她将洗好的水果放在盘子里,招呼洛绎过去吃,又赶紧从拿起桌子上的保温盒子,打开之后,离地远远的,洛宁珂就闻到粥的清香味。虽说这几天被绑架,她自己是一口没少吃,但是吧,那些食物顶多只是果腹,真论起来好吃来,可离地实在是太远了。

所以陈阿姨立即拿了小碗,给她盛了一小碗,端了过来。

盛瑭又叮嘱了两句,便出去了。洛宁珂转头见洛绎眼巴巴地瞧着自己,便问道:“洛绎,想要吃吗?”

洛绎没说话,倒是陈阿姨立即笑了,赶紧说道:“洛绎要是想吃,我给你也盛一碗,这粥还多着呢。”

于是母子两人,一人捧着一个小碗,倒是吃地极香。洛宁珂很给面子,一口气吃了两碗,这才稍稍缓过神来。陈阿姨替她将碗放到一遍,又给她倒了一杯水。这时,洛绎也吃完了,洛宁珂招呼他过来。

“妈妈,你这两天都去哪儿了啊?”洛绎好奇地问。

他们母子两人几乎就没分开过,所以洛绎还以为她是去玩,没带自己,心里还有一点点小小的怨念。洛宁珂自然不会和儿子说实话,所以只能岔开话题,问他:“那洛绎这两天有没有乖乖听爸爸的话?”

“当然有,”洛绎点头,不过又想起什么,献宝一样地和洛宁珂说道:“妈妈,这几天爷爷家里来了好多好多警察叔叔。”

洛宁珂自然不知道自己被绑架之后,盛家的事情。但她听儿子这么一说,还有些奇怪地问:“你怎么是警察叔叔啊?”

“我听到他们说话了,”洛绎理所当然地说道。

洛宁珂看着他一派天真模样,就知道他大概也只是听到了皮毛,应该是还不知道自己被绑架的事情,要不然小家伙该被吓坏了。而一旁的陈阿姨听他说这个,虽然之前盛家的其他人都被瞒着了,但这会也是差不多都知道了。

所以陈阿姨赶紧说道:“洛绎,你让妈妈休息一会,你吃点水果。”

洛绎眨了眨眼睛,却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桌子上水晶果盘,还不忘转头问洛宁珂:“妈妈,你要吃吗?”

“妈妈不吃了,你自己吃吧,”洛宁珂笑着摇了摇头。

等过了一会,盛瑭又进来了,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低声说道:“现在警方想要给你录一份口供,你可以吗?”

提到这个,她心里不由有些沉重。说实话,她睡了一觉,看见儿子,看见这么安宁的病房,对于前两天的记忆反而是不想再提及。原以为她能坚强地面对这一切,可现在心里沉甸甸的,反而什么都不想说。

盛瑭见她脸上露出的表情,便立即低声说道:“若是你不愿意,我这就去让他们先回去,我们明天再说好不好?”

洛绎手上拿着银叉,戳了一块甜瓜,看着旁边的爸爸妈妈,脸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洛宁珂此时已经坐了起来,她靠在床头,看着旁边的儿子,不由轻声一笑。她低了下头,轻声说道:“算了,还是让他们进来吧,反正早晚的事情。”

盛瑭见她垂着头,长发披散在肩膀上,脸颊依旧苍白,连嘴唇的颜色都浅淡地可怕,便立即心疼地说道:“要不,还是明天。”

“我没事,你让陈阿姨带洛绎出去玩一会吧,”洛宁珂抓着他的手,柔声说道。

等洛绎被领出去之后,警察就进来了。两个警察都是昨天洛宁珂见过的。两人进来后,脸上都挂着不好意思的笑容。盛瑭客气地请他们在沙发上坐着,两人赶紧说了声不好意思。

“洛小姐,你身体不好,按理说我们不应该这么快过来打扰你,只是这个案子市里面领导都十分重视,而且两个要犯身份都有点特殊,所以咱们得跟你立即来录口供,”其中年纪稍微长的警察轻声说道。

洛宁珂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接着她就开始将那天的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中间警察不时穿插着问几个问题。大概问了半个小时,才总算是结束了。警察站起来,走到床边,冲洛宁珂伸了伸手,说道:“洛小姐,感谢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洛宁珂笑了下,伸手握住他的手,真挚地说道:“应该是我说谢谢才是,如果这次没有警察在,只怕我根本不能活着回来。”

“保护市民是我们应尽的责任,”警察又说了一句,随后他朝旁边望了一眼,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的话,到时候还是要麻烦你。”

洛宁珂点头:“我会配合你们的工作。”

等警察走了之后,盛瑭坐在她的身边,表情有些严肃地说:“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去英国吧?”

洛宁珂愣了下,显然是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这个问题。可是盛瑭却是十分认真地解释:“如今你身边也没有什么亲人,我带你和洛绎回英国,你还没见过我的外祖父吧。”

说到这里,他自己便先笑了一下,他说:“我母亲是个很开明的人,所以你不用担心有婆媳问题。”

洛宁珂笑了下,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其实只要和你,还有洛绎在一起,不管在哪,我都不在乎。”

显然这件事引起的轩然大波,远远超过了洛宁珂的想象。秋梓熙算是当红女星,却突然陷入绑架案之中,简直是让所有的媒体和粉丝错愕。一时之间,粉丝无法接受,在她的微博留了无数条评论,几乎快打破吉尼斯记录。

而媒体更是像嗅到肉腥味的狗一般,死死地咬住不放。这一次,就连秋梓熙的家世都被翻了出来。即便秋家竭力想要压下这个新闻,可这件事实在是太轰动了。

而秋梓熙在医院醒来之后,却声称自己也是被段韩修威胁的,她有照片和视频落在了段韩修的手上,所以自己被胁迫的。

洛宁珂在医院的最后一天,秋瑾来看她了。她带着口罩和帽子,一副全副武装,不想露出真容的模样。等进了病房,洛绎先是欢快地叫了一声干妈妈。这个时候,也只有这小家伙最不受影响了。

秋瑾坐在她病床边上,看着她,带着苦笑说道:“一直想来看你,可是又觉得有点没脸。”

洛宁珂知道现在秋家正在全力救秋梓熙,毕竟她如果真的出事,对秋家的声望打击太大。这件事让盛瑭十分恼火,他和秋梓熙也算是好友,只是他从未想过秋梓熙会这么疯狂。

“你是你,她是她,你们不一样的,”洛宁珂安慰她。

秋瑾笑了笑,她问了洛宁珂身体状况,两人虽然只是几天没见面,可是感觉却生疏了许多。而到后面,洛宁珂见她神色有些古怪,便笑着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

谁知她说了这么一句,秋瑾却突然站了起来,她伸手捂了下自己的脸,却很快放心,语速极快地说道:“宁珂,我原本是想过几天再来看你的,你知道我们家现在的情况。我小姑姑天天在家里跪着求爷爷,而姑父……”她顿了一下,似乎很难以启齿,可偏偏又不得不说:“我姑父也求我过来给你带句话,他说想来看看你。”

“洛森吗?”洛宁珂听到她的话,平静地问道。

秋瑾见她这么平淡提及洛森的名字,脸上立即露出惊诧的表情,她想了想,最后带着一丝无奈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他是我姑父了?”

“以前不知道,我在香港的时候见到了他,回来的飞机上碰见他和你姑姑带着他们的儿子,”对于洛宁珂来说,现在的洛森对于她已经是一个陌生到不能更陌生的人了,她的喜怒哀乐再也和这个没有了关系。

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渴望得到父爱的小女孩了,她也再也不需要父亲了。

“对不起,宁珂,”秋瑾羞愧地都要哭了,她低下头似乎不知说什么好。

“秋瑾,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知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洛宁珂看着她的表情,声音微微颤抖。

如果可以,她不想把话掀开,或许对于她和秋瑾来说,那层窗户纸是对她们最好的保护。当初她没有钱的时候,是秋瑾帮了她,就连洛绎的户口都是她帮忙解决的。这么多年来,她和洛绎不知道受过她多少帮助。

“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好,如果当初不是姑父让我帮你,我根本不会帮你的,”秋瑾再也忍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她说:“宁珂,每次看见你说我怎么怎么对你好,我就特别的羞愧。其实我是有私心的,我当初只是想顺手帮姑父一个忙而已。”

洛宁珂见她哭了,心里也不好受,但她还是强颜欢笑地问:“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洛森,你就不把我当朋友了?”

秋瑾震惊地抬头,立即连连摇头,开口解释:“不是的,我后来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我也是真心喜欢洛绎的。”

“那不就行了,”洛宁珂笑了下。

最终,洛宁珂还是决定见洛森一次。因为现在媒体整天在盯着秋家人,所以最后他们只能选在家里见面。她出院第二天,便约好上午十点在家中见面。

一大清早,洛绎便开始在客厅里面玩玩具,他很喜欢汽车,所以现在几乎有一整箱的汽车玩具。这一次,盛瑭更是夸张地给他买了一个火车,摆在客厅里占了不少的位置。小火车在车轨上慢慢地前进着,旁边的景致做地也很逼真。她昨天一回来,洛绎就非拉着她一块玩。

所以这会她叫洛绎吃早餐,小家伙都还坐在车子旁边不愿意离开呢。

盛瑭吃过早餐便去了公司,而洛宁珂则是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家里。又把洛绎叫进房间,给他换了一身新衣裳。洛绎见妈妈给他换衣服,还奇怪地问:“妈妈,我们待会要去哪里吗?”

“不是去哪儿,是待会要有客人来家里,”洛宁珂给他穿了短袖小衬衫,脖子还带了个小蝴蝶结,洋气又好看。

洛绎抬头看她,乖乖地配合着穿好了衣服。

九点多钟的时候,洛宁珂一直看着手上的手机,旁边的洛绎一直在玩小火车,轰隆轰隆的声音,让她不由有些烦躁。就在此时,突然门口响起了铃声,洛绎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大喊道:“妈妈,来人了。”

他立即跑了过去,洛宁珂跟着站了起来。而她走过去时,洛绎已经将大门打开了,只听他欢快地喊了一句:“爸爸。”

明明知道他是在叫盛瑭,可洛宁珂的心还是咯噔一下。当她看见洛森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不过应该很难看吧。

洛森进来,看着面前的洛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温和地问:“你就是洛绎?”

洛绎看着他,似乎有点害羞,但还是很有礼貌地开口喊道:“伯伯好。”

洛森听到这个称呼,笑了下,纠正道:“我不是伯伯,我是外公。”

洛绎先是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爸爸,随后又回头看了一眼洛宁珂,还是盛瑭拍了拍他的头,轻声说道:“洛绎,叫外公。”

“外公,”洛绎叫完,就偷偷地看了一眼洛森。他当然知道外公是谁,外公是妈妈的爸爸,只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他。怎么他现在又突然出现了呢?

盛瑭客气地请洛森进去坐着,洛宁珂给他倒了一杯水,洛森见她走来走去的,连忙说道:“宁珂,你坐着,陪爸爸聊会天吧。”

洛宁珂看着面前的人,突然觉得陌生地可怕,明明是这世间最亲密的血缘,可却再也找不到意思亲昵的感觉了。都说血缘割舍不断,可如今子洛宁珂才发现,就算是再强大的血缘,都抵挡不过怨恨和时间。

她怨恨洛森那么多年,即便如今放下,可依旧还是犹如一个疙瘩一般,立在她的心里。

“我听盛瑭说,你们打算婚后去英国?”洛森见洛宁珂沉默,忍不住开口。

洛宁珂没想到盛瑭会和洛森提及这个,所以沉默了一会后,点了点头,“有这个打算。”

盛瑭一直在英国生活,这一次回来也是因为工作原因。而经历了秋梓熙的事情,不仅他吓了一跳,就连吉拉维芙都给他们打了好些电话,要不是盛瑭拦着,她就立即坐飞机飞过来了。而她那天出院,媒体在医院等了好几久,要不是盛瑭安排妥当,只怕这帮记者会跟到他们家里来。

一旦真的开庭,只怕连这最后的安宁都会失去了。所以暂时去英国待一段时间,也是她和盛瑭经过深思熟虑的。

此时盛瑭领着洛绎在旁边坐下,洛森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着洛宁珂,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我没什么资格对你说教,如今洛绎已经这么大,你们两个既然还有缘分重新走到一起,便要好好珍惜。”

洛宁珂这一次没有说话。

反倒是他转头看了眼盛瑭,沉思了一会:“我这个做爸爸的当初没有好好保护女儿,让她受了这么多年的罪。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待她,毕竟她一个人带着洛绎这么久,真的很辛苦。”

“你今天来见我,究竟是想说什么?”洛宁珂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洛森看着她,突然摇摇头,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放心,我就是再不是东西,也不会这样求你的。”

洛宁珂听到他的声音,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般,眼眶一下湿润。她垂着头,不敢看洛森。

洛森又把洛绎叫了过去,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他,洛绎早就被教育过,不能轻易要别人给的红包,所以朝父母看了看,只是洛宁珂正低头看着地上,而盛瑭则是笑着点了点头。

洛绎这才接过红包,小声说道:“谢谢外公。”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洛森便起身准备离开。盛瑭见状,立即笑着说道:“要不你在家里吃过饭再走吧?”

洛森没有立即拒绝,而是看了一眼洛宁珂。此时洛宁珂也站了起来,轻声说:“在家里吃过饭再走吧。”

最后洛森还是在家里吃了午饭,洛宁珂亲自下厨,盛瑭在旁边打下手。而洛森则陪着洛绎在客厅里面玩玩具,小火车的声音在客厅响起,慢慢传到厨房里。

厨房的油烟机已经打开,可洛宁珂听到客厅的声音,突然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站在流里台前,手里还拿着刀,眼泪却一颗一颗地滴落在手背上。

盛瑭正在洗菜,他将蔬菜放在盘子,转身问:“宁珂,这个……”

只是他转过身时,就看见她的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流了下来,她低着头,纤细的脖颈微微弯曲,看起来柔软又无力。他走过去轻轻抱着她,洛宁珂将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带着哭腔说:“盛瑭,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们都要当一对好的父母,好不好?”

“以后我会保护你,会保护洛绎,会保护你们的,”盛瑭紧紧抱着她,坚定地说道。

外面阳光炙热,照向她心底的阴霾,那些曾经灰暗的、痛苦的、纠缠的、折磨的记忆,似乎在这样的温暖下,渐渐蒸发。

****

洛宁珂最后一次从警察局出来时,是严森亲自送她出来的。盛瑭的车子在外面等着他们,严森送她上车,顺便和盛瑭打了招呼。他看了一眼盛瑭车子后面跟着的两辆车,轻笑道:“盛先生,你好。”

“你好,严队长,”盛瑭笑了一声。

严森笑了下,伸手握住盛瑭的手掌,说道:“还没来得及谢谢你上次提供的线索,如果不是你提供那个走私船的消息,只怕我们还不能瓮中捉鳖呢。”

盛瑭摆摆手,谦虚地说道:“主要还是警方行动得力,况且你们救的是我太太,是我应该谢谢你们。”

最后严森目送着盛瑭的车子离开,他身边的年轻人,不由有些奇怪地问:“队长,既然你怀疑他的消息来源,那怎么不问问他啊?”

“问什么,人家都比咱们先得到消息,我问了,岂不是打自己的脸,”严森瞪了他一眼。

严森看着远去的车子,这一次他们之所以能在船上抓着那帮绑匪,是因为盛瑭的人及时给了他们走私船的消息。在他们得知是谁偷渡段韩修他们离开,便直接去抓人,紧接着便让警察伪装成船夫。再加上那天晚上下着大雨,能见度极低,那帮人只顾着上船,却不知道开船的人已经变了。

他们几乎是一上船,就被警察抓住。

而现在警察已经将所有的证据收集好,如今只等着提交检察院,准备开庭就行。

洛宁珂坐车子,看着前面,不由有些奇怪,这不是回家的路。她转头看着盛瑭,而他似乎知道自己在看他,只低声说了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等她站在民政局门口的时候,才知道盛瑭竟是打着这个主意。

她不仅张开嘴巴,吃惊道:“我们到这来干嘛?”

“领证啊,”盛瑭牵着她的手,便往里面走。

等到了里面,盛瑭问了一下,便取了号排队。今天来□□的人不少,大家坐在椅子上,似乎都在等待着。洛宁珂不仅抵了抵他的手臂,轻声问:“你可是英国国籍,可以在民政局领结婚证吗?”

“谁告诉你,我是英国国籍的?”盛瑭奇怪地看着她。

随后他对着旁边的陆青勾了勾手指,陆青立即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盛瑭接过后,从里面拿出两本户口本,打开其中一本,给她看,还骄矜地说道:“你看清楚,我可是长子。”

洛宁珂低头看了一眼,果然是盛家的户口本,而盛瑭确实在户口本上。

“你从哪儿找到我的户口本的?”洛宁珂摇了摇头,无奈地问。

盛瑭神秘一笑,而旁边的洛绎已经出卖了自己:“是我告诉爸爸的。”

洛宁珂无奈摇头。

大概等了一个小时,才轮到他们。工作人员看了他们一眼,问道:“办什么?”

“结婚,”盛瑭此时心情很好,将证件递了过去。而洛绎则很好奇,指着桌子上的东西问:“爸爸,那是个什么?”

工作人员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毕竟这三个人一看就像是一家三口啊,可这会又来办结婚证。不过好在工作人员在这里,早就见过各类奇葩的事情,所以带着来孩子来领证,对她来说都不是事儿。

洛宁珂怕他淘气,将他拉到自己身边,说道:“洛绎乖,站在妈妈身边来。”

等工作人员在两本结婚证上盖上钢印时,洛宁珂还有点发懵,直到人家把两本新鲜出炉的证件递给他们:“恭喜两位。”

“谢谢,”盛瑭客气地伸出一只手,工作人员愣了一下,但还是伸出手。

而最后一个环节,则是他们拿着结婚证拍照。洛宁珂和盛瑭肩并肩站在一起,两人傻乎乎地将结婚证举在面前,对面拍照的人,还喊了一声:“来,新郎把结婚证再举高一点。”

盛瑭又往上面举了举,就听到对面相机响起。

而最后洛绎也不甘寂寞地喊道:“我也要拍,我也要爸爸妈妈拍。”

盛瑭将他抱在怀中,另一手拦着洛宁珂,三个人一齐对着镜头。

咔嚓,快门声响起,他们的笑脸也被彻底定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时光抢不走的你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时光抢不走的你 时光抢不走的你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chapter64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