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两小孩

1.两小孩

两小孩

标题语:这年头中二病都是一套一套的。

褚瑞凌他爸和他妈又吵起来了。吵得那叫一个飞沙走石天翻地覆的。邻居家的狗被这阵仗惊得本能地朝他家狂吠,好在他主人一天前就携着发妻出去n度蜜月了,不然以褚瑞凌的经验吵架的人还得再加。

今天是褚瑞凌转学的第一天,可两个人似乎都忘了这件事。习以为常的褚瑞凌伴着两针尖麦芒的高音,淡定地吃完了保姆弄好的早餐。而后再一次翻书包,确定自己昨晚已经将所有转学必备的材料收拾好了就背起书包。

“妈,爸我走了。”褚瑞凌朝着激战正酣的两人打了个招呼,理所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像是什么都没想一样如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往门口等着他的车走去。

身后的争吵声变相地和他打着招呼。

褚爸:“你看看你教的好儿子,无论做什么都把你放在我前面,合着你们母子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是吧!”

褚妈:“这怪我?你自问有没有关心过他!之前生日都没见你回来,儿子会叫你已经是你祖上积德了!”

褚爸:“我说了我是出去谈生意!”

褚妈:“呵呵,谈生意谈出个孩子来?你的小情儿都打电话来示威了!电话还是你儿子接的!”

“……”

由于褚瑞凌已经走出声波稳定传播的范围,后面的争吵断断续续的,听起来十分词不达意,褚瑞凌索性收回耳朵,专心的痛定思痛起来。

下次出门,谁都不打招呼了。

上了车,司机和煦地说:“小凌,你先在后面睡一会儿吧。等到了我叫你。”

得,褚瑞凌一听就知道自家的闹剧被人听了个底朝天。不过说来也是,有着快超越人类耳朵接受能力极限的分贝进行实况转播,路人想不听见都难。

褚瑞凌虽然有些抵触,但怎么也不可能对着一个朝他散发善意的人发火。他习以为常地朝着司机露出一个温煦的假笑,闭着眼睛打算养养被声波攻击后魂游天外的魂魄。

这迷迷糊糊地褚瑞凌就睡着了,还做了梦,只是这梦太零散压抑,等他被司机叫醒的时候记忆碎片已经不知道被他清到哪个回收站里了。

“到了,小凌。”司机摇醒他:“你知道教务处在哪吗?要不要叔陪你进去?”

“不用了陈叔。”褚瑞凌还是笑:“我自己行的。”说着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再见陈叔。”

陈叔的眼睛里有说不出来的可惜和怜悯,不过被拒绝后他也没有强行随行:“那你小心点,叔晚上再来接你。”

如果他没记错,下午自家妈要跟着负心汉去找小三理论吧。陈叔要护送两人怎么可能有时间来接他?

不过褚瑞凌也只是想想,他不会去质疑别人无心以及好心犯下的错误。于是他点头,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好的,下午见陈叔。”

陈叔车开走后,褚瑞凌踱步到校门前,这时他才明白自己放陈叔走是犯了多大一个错误。

他还没办理转学手续,所以没有校牌。

而面前的是以严格管理著称的私立中学,换句话说,没有校牌你别想进去……

而门口大爷还凶神恶煞地补充:就算你是校长,没有校卡你也别想进去!

呵呵,校长也要装备校卡这是哪个世界的规定我怎么不知……

而下一秒,一辆车没有进行校卡认证就这么径直开进了学校……

褚瑞凌囧囧有神地看着猝不及防被打脸的门卫大爷。

然而下一秒褚瑞凌就明白门卫大爷之所以能成为门卫大爷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只见后者振振有词地说:“看什么看,车牌不是牌啊!”

励志中学真不愧是全市升学率最高的一个中学,没见人与国际接轨,就连校牌这东西也实行多元化吗。

褚瑞凌无法,他后退几步,退出大爷的视线,面色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昨晚任凭他千算万算还是漏算了朝母亲要来新班主任的电话。

褚瑞凌正犹豫要不要冒着被迁怒的可能给家里那两只喷火龙打电话的时候,他注意到一个烫着黄毛,头发长得遮住大半张脸的……少年大摇大摆朝校门口走去。随后,理所应当被拦下了。

那少年和门卫大爷争辩许久,最终一败涂地。褚瑞凌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没有忽略笼罩在他周身的浓浓怨气。再然后那个少年四下环顾了一下,在他身上停了一秒,而后像是没看到一样朝着学校另一边的巷子里走去。

褚瑞凌想了想决定跟上,看有没有办法混进学校。

褚瑞凌不远不近地跟着少年转过几个弯。之后一棵努力把枝桠伸进学校的梨花树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心中有了预感,所以当预感实现的时候,除了惊讶其他该有的郁猝他一份没少。只见少年将一直拎在手上的包单肩背住,而后三下两下地窜上了树。褚瑞凌默默围观对方熟练的技能,直到那人爬上了墙头。

出乎意料,少年下一个动作不是下去。他扶着枝干潇洒转身,冲着褚瑞凌站着的方向嘲笑:“啊哈哈,跟屁虫,小爷这一绝技你可学不来。”

被发现行踪的褚瑞凌抬头看着努力用发色闪瞎别人眼睛的少年,淡定地应道:“我确实耍不来。”

只改了一个字,这话中的意思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黄毛少年只想了一秒很快了悟,他怒道:“你说谁是猴儿!”

褚瑞凌有些惊讶对方能这么快理解他话中的未尽之意,但依旧不慌不乱地死不认账:“这里没有猴。”

“我知道你……”

“上面那个同学!你是哪个班的!下来!和我去办公室!”校内传来一声怒喝。黄毛少年身形晃了一晃,一不小心,书包就滑下了肩膀,掉到了墙下。括弧,学校外面的墙下。

两人都愣了。

少年看着褚瑞凌嘴边的笑意,深知对方是不会伸出援手了。看着越来越接近他的巡逻老师,他脸上有些慌张,转头匆匆忙忙地对褚瑞凌挥舞拳头:“下次找你算账!”说着就跳进了学校转头跑掉了。

褚瑞凌捡起那个双肩包,心底嘲笑了对方将双肩包当成单肩包背引发的悲剧而后,捡起背包。这时,一张小小的卡片胸针从没关好的书包中滑出掉在了地板上。

褚瑞凌捡起一看,只见上面明晃晃写着初三一班,林睿初等字样。卡片胸针上那犹如钞票防伪标识一般的励志中学校徽样水印在阳光下若隐若现,与名字旁的黄毛白牙图片交相辉映,这闪得褚瑞凌有些茫然:等等,那个家伙既然有校徽为什么还要翻墙?

但这个念头很快就被褚瑞凌下一个念头给盖过去了,他拿着校徽,一脸轻松,这下总能混过去了吧。

褚瑞凌运气不错,当他拿着那个黄毛少年遗留下来的双肩包和校卡走向门口的时候。门卫大爷已经和执勤学生换了班。那学生正兴高采烈地和身旁的同学说着什么,褚瑞凌走过去的时候他隐约见褚瑞凌手上有个牌子就大手一挥放了行。

褚瑞凌神色自若地收好‘借’来的校卡,听了几句魔兽攻防战略不急不忙地朝学校走去。

大概还有十五分钟上课,褚瑞凌伸手抓住一个步履匆匆的学生,在他满脸不耐地开口前先笑了笑。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褚瑞凌长得也不错笑起来杀伤力不小,被抓住的男生虽然有些不自在,但语气好了很多:“同学有事吗?我赶着上课。”

褚瑞凌也不难为人家,询问过初三办公室地址之后拎着两个包不疾不徐地在一堆紧赶慢赶的人群中穿过,向着教务处所在的四楼走去。其态度之淡然让不少人叹为观止。

晨课的铃声响过之后,褚瑞凌也到了办公室门口。正当他想敲门的时候一个十分耳熟的声音响起:“林叔,我不能把头发染回去啊。不然下次我再忘了带校卡,门卫大爷怎么认出我然后放我进来?”

紧接着另一个恨铁不成钢的声音响起:“今天你没带校卡,老李认出你放你进来了吗?!”

“他认出我了,但没有放我进来!”黄毛小子回答的十分理直气壮:“要我说我们学校的校规很有问题!校卡不就是为了确定学生身份杜绝无关人士进入学校才设立的吗?既然门卫大爷认出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了他凭什么不放我进来!”

“你怎么知道他认出你了!说不定人家以为你是哪来的小混混!不放你进来是应该的!”林叔气急败坏地说。

“不!他一定认出我了!”林睿初回答的十分肯定:“不然他不会对我说那句话。”

“哪句?”

“哟,染红毛的小伙子怎么改回金毛去了?我觉得你还是红毛比较精神!”

“……”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情商请上线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情商请上线 情商请上线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1.两小孩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