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0

80.80

褚瑞凌對褚父口中有人幫助褚母這件事情有些在意,他拜託凌岳去外祖家打探了下消息,差不多有一禮拜,凌岳才聯繫褚瑞凌:「你和小姑還在鬧彆扭嗎?」

「沒有。」褚瑞凌回答道。

「你別騙我了。」凌岳語氣有些不對,他似乎在猶豫,好半天他才開口:「你知道嗎,小姑已經再婚了。」

「……!!!」褚瑞凌有那麼一瞬間以為凌岳在開玩笑,他腦子裏亂成一鍋粥:「別胡說!」

「我要是敢拿這件事胡說,你還不得整死我。」凌岳的語氣有些頭疼:「我沒和你開玩笑,小姑已經領證半年了,我也是從爺爺那聽到的。只是沒舉行婚禮。」

「……和誰?」褚瑞凌語氣有些不好。

「你記得我堂妹之前為什麼作弄你嗎?」

「你是說蘇啟青?」褚瑞凌從記憶深處挖出這個名字。

「對,就是他。小姑的公司之所以發展的這麼快全是因為有他幫忙。」

「……」

察覺到褚瑞凌許久沒說話,凌岳忍不住有些擔心:「小凌你沒事吧。」

褚瑞凌面無表情:「沒事,謝謝你。我還有事,先掛電話了。」

「喂,等等!你不要亂……」凌岳緊張的聲音最終歸為無聲。褚瑞凌將掛掉的電話調成無聲扔在沙發上,他有些難過。

好一會兒,褚瑞凌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緒,他拿起手機正想給凌岳回個電話,忽然褚瑞凌看到了一條短訊。

「我是蘇啟青,這是我的號碼,等你調整好情緒打電話給我。」

褚瑞凌手一頓,他本能地對這個人產生厭惡,不過想到這人是他的繼父,無論怎樣褚瑞凌還是打了電話過去。

電話接通后,那頭傳來一個十分冷靜自製的男音:「褚瑞凌?」

「我是。」

「我希望你能出來和我見個面。」男人說道:「之前你母親不讓我聯繫你,不過你既然知道我的存在了,我想約你出來見個面也沒什麼問題。」

「你怎麼知道我知道你的存在了?」

「我和凌家打過招呼了。」男人說:「明天上午9點,在朗閣。」

「……可以。」

褚瑞凌幾乎一夜沒睡,他一早起來打理好自己,還沒到九點,褚瑞凌就到了朗閣。朗閣的位子很不好訂,但似乎男人早就打好了招呼,褚瑞凌進店之後,沒多問就被侍者引到了一旁的包廂。

包廂很雅緻,帶着一點西方中世紀的古典莊重的藝術感,只是褚瑞凌沒心情欣賞。

九點準時,包廂門被推開,男人對包廂中的褚瑞凌並不驚訝,他自然地走到褚瑞凌對面坐了下來。

褚瑞凌毫不掩飾自己打量的目光。在外人眼中男人很自製很帥氣也很有豪范兒,整個人就像是從總裁小說中走出來的範本。但是褚瑞凌卻覺得,男人單調刻板對人冷淡。總而言之,沒有任何配得上自己母親的地方。

對於褚瑞凌的打量,蘇啟青並沒有不滿的神色,他靜靜坐了一會兒,估計時間差不多了才說:「你很傷凌然的心,我來是來建議你找個時間和凌然談談。」

褚瑞凌眼瞼顫了顫:「我媽說過我的事?」

「她沒說過,但是我知道。在我看來這不是什麼大事。不過你一直不低頭讓我很不滿。」蘇啟青說道,看過去居然有一種在教導褚瑞凌的感覺。

「低頭?不行。」褚瑞凌微微搖了搖頭。

蘇啟青看着他,用着一種看頑石的眼神,這種眼神是褚瑞凌從來沒經歷過的。蘇啟青說:「我說的是低頭,不是讓步。」

褚瑞凌抬眼驚訝地看着他。

蘇啟青說:「凌然很在乎你,但是她不知道怎麼教導你。在我看來你聰明有餘卻不知變通,脾氣和凌然一脈相承。我可以忍得了凌然,但我不會遷就你。我希望你知道這一點。」

「……後面那句話應該我來說。」褚瑞凌臉上帶着點怒色:「別擺出一副教導人的模樣,你以為你是誰?」

「我不是你的誰,不過你要是有能力,你可以對任何人說這句話。」蘇啟青說着起身,他無視怒視着他的褚瑞凌越過他正要出門,當即將推開門的時候,蘇啟青腳步一頓:「對了,你要是想吃什麼可以隨便點。我已經叫人把錢記在我帳上。」

「你和我媽是怎麼認識的?」褚瑞凌忽然問。

蘇啟青腳步沒頓:「這件事你可以自己問凌然。」

蘇啟青的話給了褚瑞凌很大的啟發,自那天過後褚瑞凌一直在想怎麼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點。他有心想問別人,卻發現周圍沒有一個人能和他商量這件事的,不自覺地,褚瑞凌想起了蘇啟青。只是後者從那天之後再沒聯繫過他。

又是一個月過去了。這天柴老師將褚瑞凌和林睿初叫進了辦公室。兩人踏進辦公室之後發現柴老師臉上有些喜意。

「柴老師,你叫我們來有什麼事嗎?」林睿初率先問道。

柴老師道:「我有兩個好消息。」

「?」

柴老師笑得十分高興:「之前全國競賽的成績出來了。林睿初數學全國一等獎。褚瑞凌物理、化學全國一等獎!」

兩人一愣,臉上不由自主地浮現出喜意。

柴老師慈藹地看着兩人:「證書還沒下來,但是消息已經落實了。等證書下來之後,學校會開一個表彰大會。托你們的福,老師今年的獎金有望了!」

「……」雖然我們知道這一點,但是您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好嗎?

「還有一個好消息是什麼?」林睿初問道。

柴老師的笑容越發重了些,他對着褚瑞凌說:「我們學校一直有向各大高校保送優等生的名額,而這次全國大賽的名次出來之後,帝都大學有意向讓你免試入學。我們學校校領導商討了一下,覺得把名額給你是實至名歸,所以恭喜你,你即將成為帝都大學的學生!」

褚瑞凌的笑容有點僵。

林睿初也是。

柴老師等了半天都沒等到褚瑞凌的歡呼,再粗神經他也察覺到了不對勁:「……怎麼了?你不喜歡帝都大學?你想上其它學校?」

褚瑞凌沒回答,他剋制住自己不去看林睿初的臉色:「……我不知道,柴老師,我沒想好。而且聽說免試入學的學生能選擇的專業範圍很窄,我不喜歡這樣。」

「也不全是。」柴老師收起笑容認真地和褚瑞凌解釋:「雖說你免試入學之後所能選擇的專業會被學校劃定在一個範圍之中。但是你可以在開學後向學校提出申請,審批通過後進行轉專業考核,如果通過了你照樣可以進你想上的專業。」

「我……」

「柴老師說的不錯。你還想什麼啊!知不知道你的機會是我們求半天都求不來的。」林睿初的語氣中滿滿的興奮:「快接下來啊!」

柴老師聞言轉頭看着林睿初:「你羨慕什麼?也有你的份。」

「帝都大學?」林睿初有些興奮。

「想得美,就你那成績?」柴老師笑罵了一句:「是x大了,它也是名牌院校。」

林睿初聽着臉上的笑容淡了點,他搖頭:「不了柴老師,我勵志想進帝都大學的。所以這名額你還是給別人吧。」

「帝都大學?」柴老師的面色有些嚴肅,他語重心長地說:「林睿初,不是我潑你冷水。以你的成績,別說帝都大學,就算是x大,只憑藉高考考進去,那實在有點懸。我知道你理科很拔尖。可再拔尖分數也是限定死了的450.不能再多了,而語文和英語?拖都能拖死你。」

林睿初還是搖頭,他嘴角帶着自信:「柴老師你知道嗎?我中考前的成績,最爛的時候連中專都上不了。當時我和老師說我要上市一中,他們也都像你這樣勸我。可是你看我現在,不僅考上了市一中,而且成績的排名還挺靠前的。所以現在我和你說我要考帝都大學,那我一定能考的上。」

「初中和高中是不一樣的……」柴老師苦口婆心還想再勸,林睿初卻打斷了他。

「老師啊,讓我試一試嘛!再說我還有褚瑞凌呢!這個真學霸一定會帶我得道升天的。」

柴老師看林睿初沒個正形的模樣也很是頭疼,他擺手:「算了,你看着辦吧。話先說在前頭,這名額我是不會給你留着的,你要是後悔別哭着找我。」

「放心。」林睿初露出自己的大白牙。

柴老師嘆了聲氣,他在自己的抽屜中拿出屬於褚瑞凌的那份檔案袋:「這裏面的文件你好好看,有不懂的問我。」

「柴老師,我……」

「你不會也想和我說你要自己考吧!」柴老師的語氣有些生氣。

「怎麼會。」林睿初見狀連忙伸出手將文件從柴老師手中□□,塞進褚瑞凌手裏:「褚他只是想說謝謝。」

褚瑞凌轉頭看着林睿初,見對方一直在朝着自己使眼色,終於點頭:「對,謝謝老師。」

兩人出了辦公室后,林睿初長出了口氣:「好險。」他對褚瑞凌說道:「你沒看見柴老師剛剛的眼神!好像你如果說不接受推免,他就要跳起來要你一樣。」

褚瑞凌拿着文件,沒有接話,他問:「你為什麼不接受x大的推免。」

林睿初聞言笑容一頓,隨後慢慢地沉澱下來,變得非常溫柔。他偏著頭看着一旁的大樹:「我有自己的理由你別問了。」

褚瑞凌抿嘴,眼裏有顯而易見的不贊同。

林睿初忽然討好地看着褚瑞凌:「你先別問,等我考上帝都大學一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你現在就先幫我補習行嗎?就像中考前一樣!拜託了,大神!」

褚瑞凌有些無奈,但是木已成舟,他只能點頭:「好,只是你要能撐得下去。」

「那當然,不是有你在嗎。看着你我就動力滿滿。」林睿初厚臉皮地說。

已經被各種不正經的話調戲了一個月的褚瑞凌有些習以為常,他面色不改:「那我們回去背書吧,先英語還是先語文?」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情商請上線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情商請上線 情商請上線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80.80

9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