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1

81.81

褚瑞凌被保送的新闻不胫而走,虽说大家都知道市一中每年都会有几个保送名额,但是那可是帝都大学啊!全国第一学府!褚瑞凌还不用高考就被保送的,这酸爽!于是褚瑞凌就被羡慕嫉妒恨的同学们当大猩猩围观了好几天。<>最后,还是柴老师看同学们的热情没有消退的趋势,未免复习进度被影响,最终他大笔一挥直接拨了褚瑞凌两个礼拜的强制假期,让他把文件填好拿到教育局盖章。

褚瑞凌从柴老师手里接过假条的时候,整个人都呈囧字态,他总觉得自从自己不参加高考之后,整个人就和没了利用价值一样。

柴老师看着褚瑞凌倒是觉得有些可惜:“瑞凌啊,没了你也不知道这次高考状元还会不会落在我们学校了。”

……这期待值有点高了。褚瑞凌嘴角动了动,没敢接话。

柴老师也是感慨了一下,随后他给了褚瑞凌几个教务处的电话,嘱咐他有事电话联系,也免了什么小事都往学校跑。

褚瑞凌乖乖接过记着电话的纸,而后陪着柴老师说了会儿话便回教室收拾书包。

褚瑞凌收拾书包的时候看着林睿初还在埋头苦背,他看了好几眼,见林睿初是在背所谓的高考满分作文便摇了摇头,他放下手中书包走到林睿初位子旁,坐在林睿初身侧的同学见着褚瑞凌立刻便把位子让了出来。

林睿初察觉到同桌的举动,抬起头:“你要回家了?”

林睿初话音刚落,褚瑞凌顿时觉得如芒在背。不过好在他已经习惯了。褚瑞凌抽出林睿初拿着的那本作文书看了几眼,只见作文本上画的密密麻麻的好词好句。

褚瑞凌在林睿初身旁坐下,他说道:“你不用背这些句子,这没什么大用。写的多了,还会让人觉得华而不实。”

林睿初有些头疼:“我也没办法,谁让我作文都是及格分。”

褚瑞凌想了想说:“其实作文主要是破题要新,立意要深。你的文笔虽说不算拔尖,但也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主要是你每次选的角度都太浅太泛了,老师看多了卷子难免会视觉疲劳。”

林睿初不言不语,脸上看上去有些烦躁。

褚瑞凌看着,停下话头:“你怎么了?”

林睿初不说话。

褚瑞凌想了想问:“是因为上帝都大学的事吗?”

林睿初被戳中心事,他语气带着点萎靡:“褚瑞凌,我会不会真的太好高骛远了?”

褚瑞凌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伸手摸了摸林睿初的发顶:“不会,有我。”

林睿初抿嘴不言,他心中的压力并不是褚瑞凌三言两语就能缓解的。

褚瑞凌还想再说,这时柴老师抱着教案进来打算上下一节课。他看着褚瑞凌还在班上,便问:“褚瑞凌,你怎么还没回去?”

褚瑞凌无奈起身,他说:“这不是还想听您讲最后一节课吗?”

柴老师闻言,笑骂:“我只是放你两个礼拜的假,没说你不用来上学了。你早点回去把手续办完才是重点。”

褚瑞凌见状只能起身,他忽然觉得自己袖子被人拽住,而后低头一看,正好撞上林睿初缩回去的手。褚瑞凌笑了下:“晚上去找我?”

林睿初听着,觉得脸有点热,他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坐直身子板着脸。

褚瑞凌背上书包,和柴老师打了声招呼,就离开学校。

回到家中,褚瑞凌拿起放在茶几上的寰宇的合同,在右下角签了字。褚瑞凌将合同放进信封里,拿到小区门卫的收发室,拖人给自己寄了出去。

做完这些后,褚瑞凌抽出老师给的相关文件。看到有几栏上注明的家长签字四字,最后决定以此为借口实行苏启青的计划。

褚瑞凌拿着文件坐车到了褚母新家的门口,他看着大门有些忐忑,但还是镇定地按下门铃。褚瑞凌注意到大门处的摄像头似乎转了一下。随后大门缓缓打开,没有盘问,就这么让褚瑞凌进了门。

这是一个好现象。褚瑞凌心想。

褚瑞凌穿过花园走到门前,还没等他敲门大门就打开了。屋中的管家带着褚瑞凌一路走到褚母门前,而后躬身退下。

褚瑞凌有点口干舌燥的心慌,但随后他还是敲开了门。

“进来。”许久没联系的褚母的声音响起,褚瑞凌觉得自己有点眼热。他定了定神走进书房。

褚母坐在书桌前,她跟前摊着一堆文件。不过褚母这时没有看文件,她抬着头看着褚瑞凌:“你来做什么?”褚母离了褚父之后,行事作风愈发雷厉风行起来,相比从前,褚母的气势也更上了一层楼。

褚瑞凌走到桌前,他将手中文件放在褚母桌上,就像两人没冷战过一样,他柔声说:“我取得了帝都大学的保送资格,这些文件上需要家长签字。”

褚母没有为难褚瑞凌,她从文件袋里抽出文件,仔细看了起来。

大约有半小时吧。褚母才将文件看完。她在文件下发签了名字,而后弯下腰从书桌最后一个抽屉中拿出一个盒子。褚母将盒子递给褚瑞凌:“这是你从小到大的获奖证书学籍资料毕业证书等等东西,你拿去看一下有没有需要用的。”

褚瑞凌咧了咧嘴角,笑得很开心。

“听说,苏启青去找过你?”褚母看着褚瑞凌,忽然问道。

褚瑞凌一愣,一时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摇头。

褚母看着褚瑞凌的表情,便把事情猜出了个大概:“我和他结婚只是权宜之计,我们俩都清楚这一点。所以不管他和你说什么,你都不用听。”

“权宜之计?”褚瑞凌不解地问。他看苏启青那天的表现,觉得不像。

褚母说:“生意场上的事,你不用管。”

褚瑞凌听了,便明白过来。褚母这是在向他解释。想通这一点,褚瑞凌心结也解开了一个,他神色放松了些:“我知道了。”

褚母点头,她看着褚瑞凌,犹豫半天还是说道:“你既然来找我了,想来也是放弃了之前的小爱好……”

“没有,妈。”褚瑞凌出声打断,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肯定:“没有。”

褚母闻言有些烦躁,她手指在桌上不断敲击着。褚瑞凌看着,知道这是褚母在衡量利弊时的举动。褚瑞凌没出声打扰。

好半天,褚母终于长叹了一口气,一瞬间,褚母像老了十岁一样,她看上去有些疲惫:“算了,随你。反正你也吃不了什么亏。”

“妈?”褚瑞凌又惊又喜,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褚母。

褚母低着头看着手中的保送文件,眼里有些怅然:“后果自负吧。只是有一点你要答应我。”

“妈,你说。”褚瑞凌毫不犹豫地说。褚母点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他生怕自己稍稍犹豫褚母又会接着反对。

褚母合上眼,将自己想好许久的条件说了出来:“第一,你少带着那小子在我眼前乱晃。第二,不允许别人知道你们俩的事。第三,不管代孕也好,收养也罢,你要留着一个孩子给你捧灵摔盆。”

“妈?”褚瑞凌这么听着觉得好笑:“我才19。”

“我知道。”褚母说着,她睁开眼直视褚瑞凌:“因为你才19我才同意让你们两个试一试。因为你们有十年可以耗得起。十年能够看清一个人了,到时候能过得下去最好,过不下去你还有结婚的机会。”

褚瑞凌忽然不敢告诉褚母,自己根本没和林睿初在一起。

“答应这三点,我就不和你计较了。”褚母看着褚瑞凌,语气不容拒绝。

褚瑞凌摇头:“妈,第一点可以,第二点第三点我不能答应。”

“那你滚吧。”褚母合上眼,神色恢复之前的冰冷:“等想通了,再回来。这是我的底线。我不会再让步了。以后再有什么文件需要我签字的,直接寄给我。别让我再看见你。”

“妈……”

“出去。”

褚瑞凌苦笑地拿上文件和资料盒转身出了门。

两周后,褚瑞凌填写提交了目前所需的所有文件,在等着教育局审批的当口,他收拾好心情回了学校。

这时全国竞赛的奖状也发了下来。学校特地为褚瑞凌和林睿初开了个表彰大会,顺道在这个表彰大会上正式宣布了几位被保送的学生名字。一时间褚瑞凌风头无量。

再然后,褚氏破产,正式退出A市的舞台。

再然后,某一天,褚瑞凌在回家途中被人敲晕绑走,与他一同被绑架的,还有林睿初。当天晚上,还没等两家人发现两人失踪,林家和褚母就收到了绑匪的勒索电话。

另一头,褚瑞凌被人拍醒,他看着眼前几个没有带面罩的或熟悉或陌生面孔,忽然明白自己要是不想想办法的话,这辈子都可以不用忧心自己的情感小问题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情商请上线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情商请上线 情商请上线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81.81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