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无题

第117章 无题

日子又过了几天。此时楼忱正恶狠狠地瞪着跪在下方的那个新来的魔物,心里已经不知将梁瑜这个甩手掌柜骂了多少遍了!

楼忱埋怨着梁瑜,神色自然有些阴沉。可跪在地上的魔物可不这么想。他还以为自己在不经意间惹到了楼忱,更是吓得不行,瘫在地上瑟瑟发抖。

楼忱忍住一腔怒火,问:“下跪之人姓甚名谁,所犯何事,还不给我一一交代。”

“大人,我冤枉啊!”

听到这一句悲鸣,楼忱浑身一激灵。等等,我好像拿错剧本了,这里不是衙门是阎罗殿啊。想着楼忱轻咳一声,掩去神色间的尴尬问:“你是被哪位魔祖送进来的,你为何会被他送进来?”

跪在地上的魔物说:“我是被青龙殿的魔祖大人送你进来的。因为我怠慢了贵客。”

“怠慢贵客啊,小罪……等等,你是被哪位魔祖送进来的?”

“青龙殿的毕旭升毕魔祖。”魔物毕恭毕敬地说。

“他为何送你进来?”楼忱问。

“因为小人怠慢贵客。”魔物说。

楼忱的脑门上跳出一个十字,他努力将额头上的青筋按下去,耐着性子问:“哪位贵客?”

“这……”魔物有些迟疑:“大人,这不在审问的范围内吧。”

楼忱嘴角一抽,没想到这魔物还挺精明。他露出一个奸笑:“看来你对这魑魅城的事清楚的很啊,看起来你是老犯了。”说着楼忱状似认真地翻起手中的罚簿:“我看看故犯要加多少刑法,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小人乐魔。”

“乐魔啊,你是喜欢剥皮呢还是千刀万剐呢?”

“大人饶命,小人说就是。”乐魔惟恐楼忱真将他丢进去,于是一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莫明因修为被压制所以被毕旭升所擒,乐魔本以为这只是一个阶下囚就怠慢了莫明,最后却被毕旭升关送进了魑魅城。

楼忱听过之后心中十分难安,他挥手将乐魔送进他该去的地方,转身就要去找梁瑜让他放他出去。

楼忱还没走出大殿正撞上魅祖,她看楼忱急急忙忙的模样一时好心出声问:“你怎么了?行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楼忱隐瞒了自己的仇人是毕旭升也隐瞒了莫明的身份,只说亲人被对手所擒,希望能出去救他。

楼忱说:“求魔祖送我出去。”

魅祖沉吟片刻说:“我确实可以送你出去,但是你现在要去救你的亲人,你能打的过毕旭升吗?”

楼忱陡然一惊还想隐瞒:“什么毕旭升?”

魅祖说:“你别想着再瞒我。我既然知道你是从哪里被送进来的,自然是知道你是为什么被送进来的。楼忱,你的身份我早就了如指掌,我留你不过是因为你对我有用处罢了。”

“什么?”

魅祖没理会楼忱的戒备,继续说:“你不用担心,我没想过害你,相反我要祝你一臂之力。”

楼忱显然不信:“我们两道不同,你为何要助我。”

“因为比起你我更不喜欢那些魔修魔祖。就这点来说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魅祖漫不经心地说:“且我想弄明白一件事情。”

“什么事?”楼忱忍不住问。

“这件事你别管。你只要照做就是了。”魅祖说:“不过在我助你之前你要先立下心誓,以后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害我!”

“可以。”楼忱点头,随即他立誓道:“我楼忱以修为立誓,若得魅祖帮助,此生在她不伤害我以及我的亲人朋友的前提下绝不伤她一根寒毛。若违此誓,剥夺灵根贬为凡人。”

魅祖对楼忱自己添加的条件没什么不满,她说:“你随我来吧。”

魅祖正要带楼忱离开,却见梁瑜迎面走来拦住了他们两的去路。他神色不动看着魅祖问:“你不能这么做,如果他不是,那么整个魑魅城都要给你们陪葬。”

魅祖毫不惧怕梁瑜言中的恐吓,她说:“你恐怕心中也是有这个念头的吧,不然你怎么会放他在魑魅城中好吃好喝好玩这么久?赌一赌吧,我不想认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为主。趁他还没有接受命格,我们还有机会试一试,不然以后说什么都晚了。”

楼忱其实很想表示他这几天没吃没喝没玩,尽当白工了,不过他被魅祖字里行间的意思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认主,他们的主人还有谁?秦徊阳怎么了?

梁瑜似乎被魅祖说服了,他沉吟半晌,点头:“好,不过我要同去,要是他不是那个人,我们的一切还能挽回。”

魅祖沉默不出声,她生怕梁瑜最后关头反水,害了楼忱。梁瑜有前科的,魅祖并不相信他。但是看到梁瑜毫不退让的姿态,魅祖知道如果她不同意今天他们是出不了这扇门。而且那东西在魑魅城,在梁瑜的掌控之中,不管怎么样都是离不了他的。

于是魅祖选择退一步,答应下来。她暗自在心中想着,如果梁瑜到时候有什么不轨行为她再出手就是了。

梁瑜岂能不知道魅祖对他的防备?但是这些都是他自作自受。梁瑜在心中叹了口气,转眼看向楼忱:“跟我来吧。”

梁瑜带着楼忱走进一个黑洞中。楼忱已经做好准备面对许多常人不忍直视的暴行,然而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他眼前的反而是一副欣欣向荣的场景。

楼忱这才发现原来魑魅城并不仅仅只有堪比地狱的十八刑法,还有不弱于任何凡间城池的集市。也是,有些魔物的惩罚时间多达成百上千年,有的魔物甚至一辈子只能住在这座城池里了,没个

交易市场怎么行。

魅祖看着楼忱四处观摩的眼神漫不经心的问:“之前不是让暮雪带你出来逛一逛了吗?怎么你还这么好奇?凡间没有这些好玩的东西吗?”

楼忱正忙着看魔界的特产,听到魅祖这么问,随口回答说:“我以为你让暮雪带我去看魑魅城特有的各类刑法呢。这集市我也是第一次来。”

“阳奉阴违的丫头。”魅祖也不意外,那家伙什么时候不给她下绊子了。她不耐烦地甩甩手:

“好吧,就当你没见过,等事情了了,你有的是时间看,走吧,先去办事。”

楼忱接道:“等事情了解了,我就要出魑魅城了,哪有闲工夫回来慢慢逛。”

魅祖被楼忱噎了一下顿时说不出话来。

梁瑜突兀地插话:“其实你现在逛和事情结束后逛就耗费的时间来说是没有区别的。”

楼忱眼皮一抽,他的脑袋果然是当机了,这么简单的逻辑问题都忘了。

魅祖则是丝毫不感激梁瑜为她解围。她头扭到一边只当没听过这句话,这场景看得梁瑜不由得露出苦笑。

楼忱并不好奇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这暗潮汹涌他就当没看到。

魅祖抿着唇突然伸手挽住楼忱的胳膊。楼忱瞬间毛都炸开了,他察觉到身上多了两股灼热的视线,于是疯狂地甩着胳膊想要走开。

但是他的举动却被魅祖*,她瞪着楼忱传音道:“想要出城就别和我对着干。”

楼忱欲哭无泪:“姐,你们两的事别拿我做炮灰可行?”

“闭嘴。”

楼忱垂下眼努力不去对上梁瑜的眼光。

正当三人无语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姐,我可找到你了。你这是要去哪?”

魅祖听到这声音,有些烦躁地松开楼忱的胳膊,转身看向来人:“你找我有事吗?”

暮雪显然早就熟悉了魅祖的态度,她朝魅祖行了一个礼:“小姐,爹派我跟着你,你这样乱跑我很为难。”

魅祖露出一个冷笑:“爹还叫你不要忤逆我,你听他的了吗?”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快滚!”

暮雪脸上露出一分难堪。她求助地抬眼看了眼站在魅祖身边的两人。楼忱装作没看见。梁瑜说:“你回去。”

暮雪脸上似乎闪过一丝难以置信和伤心。梁瑜视而不见,魅祖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发出一声嗤笑。

暮雪明白这里没有人会替她说话,她按下心中的恼恨,心中想着既然不能光明正大的跟着,那背地里她也要看看他们搞什么鬼,于是她行礼,道:“小姐,那我回城主府等你。”

魅祖讽刺的笑出声:“但愿。”

暮雪显然听到了,但她步伐丝毫未乱,不久就消失在人海中。

魅祖回头对梁瑜说:“到时候别一时心软放一些小猫小狗进来,不然出了事你担待不起。”

“我知道。”

魅祖冷哼一声,也没了和梁瑜斗气的心思,楼忱心里庆幸逃过一劫。

魅祖忽然问道:“楼忱,你可知道我要把你带去哪里?”

“不知。”

魅祖又问:“楼忱你可知你或许才是真正的魔主?”

楼忱如遭雷劈,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魅祖,显然不相信这句话。

魅祖看了眼楼忱嘟哝:“看你这么蠢我还真不希望你是真正的魔主,看来现在只能单看它怎么选

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听说作者会穿书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听说作者会穿书 听说作者会穿书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7章 无题

8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