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无题

第121章 无题

秦徊阳最终只得一句轻叹:“我接受,命格。”

虚空之中仿佛传来天道最后的悲叹:“痴儿。”

至此之后,秦徊阳不再排斥容纳命格,但毕竟不是他的东西,命格融合起来也不是那么轻松。

秦徊阳此时迫切的想要见到楼忱。因为他知道当自己完全融合了命格,他为自己定下的死期也就到了。秦徊阳后悔之前推开楼忱。要是知道自己的日子仅剩这几天,当初就应该将他掳回魔宫,怎么样也要朝夕相对几日讨回点本钱。起码得把那家伙拐到手啊。不能万年前万年后都为他放弃一切,临了了却什么也得不到。

秦徊阳苦中作乐地想,他嘴角含笑,眼神悲伤。

自己死了以后,不知道是不是又要耗费万年来凝聚肉身。也许也没有轮回的机会了。不如就在魂飞魄散之前,私心地为他留下一点修为吧,省的自己走了之后,没人为他压制毕旭升,这小子到时候再傻傻地撞上去挑衅,谁再给他收拾烂摊子。

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魔界还给他。如果可以的话,他以筑基的修为压制住毕旭升那个练虚,想想就觉得好笑。

其实自己出手先将毕旭升弄死比较好。但是,偏偏毕旭升身为魔祖之一,他没出手对自己不利之前,自己也奈何不了他。真是可惜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秦徊阳嘴边的弧度也越来越小,最后消弭无踪。秦徊阳整个人坐在那里,仿佛毫无生机。其他的念头全然消失,秦徊阳心里只余一念:也不知道楼忱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还在怪他。

答案太少,秦徊阳却不愿意去想。

此时,独角兽从他的储物袋中挣脱。随着秦徊阳慢慢地融合命格,它渐渐长大,纯白的毛发也逐渐染黑,最后竟然隐隐有了梦魇的模样。

只是与梦魇不同的是,即便堕落了,独角兽的眼里也不曾出现阴霾。依旧清澈如初,只是它眼里不时闪过的狡黠表露出了它的身份。

秦徊阳眼中渐渐有了神采。上古的记忆逐渐被补全,他满脸愧疚地对着万年以前的老伙计说:“对不起,这一次又要连累你了。”

独角兽响亮地喷了一声鼻息。

秦徊阳微微觉得好笑:“以前就告诉过你,嗤之以鼻不是意味着用鼻子出气。”

独角兽瞥了他一眼,竟然口吐人言。它的声音还带着幼崽的软萌:“哼,别和爷说这个。爷万年前就被你连累死了,好不容易轮回一次,结果你还没让爷长大,爷又要和你同赴黄泉。这来来回回,生生死死的,你要玩,也别拉上爷。”

“所以你这一次刚刚从蛋里爬出来,见到我就要攻击我吗?”想起他们俩此生第一次见面,秦徊阳不禁露出一丝笑意:“你完全可以不用和我一起轮回的。天道限制了我,也没限制你啊。”

独角兽别扭地冷哼一声:“不和你一起轮回转世,难道你要爷眼睁睁地看着你祸害我的哪个子孙?”

秦徊阳眨眨眼,有些无辜:“你死了,怎么眼睁睁地看着?”

独角兽闻言有些恼怒,它站起来朝前走了两步,扬起前蹄朝着秦徊阳的脸上来了一脚。

秦徊阳也不避,生生用自己的鼻子受了这一蹄,不顾鼻子流血,他轻笑:“你倒是越来越野蛮了。”

独角兽打了个响亮的鼻息,语气有点冲:“我还是喜欢你之前冷冰冰的模样,恢复了记忆你倒是有一种以前那种悲天悯人的气质了,真令人恶心。”

“呵……”秦徊阳轻笑。

独角兽,用前蹄刨了刨白玉砌成的地,丝毫不顾自己的蹄子在地上刨出的两个大坑:“说真的,爷真是烦死你之前那磨磨唧唧的性子了。喜欢又不去说,做了也不说。最后魂飞魄散前依然守口如瓶。爷真希望你有一天能够直接想什么说什么。比起你其实爷更欣赏之前的天祸,天道不公,他就逆天而行。”说着独角兽人性化地用蹄子摸了摸自己的鬓毛:“要是爷是你,早把他压了了事,管他苍生死活。嘻嘻。”

秦徊阳嘴角一抽,低叹一声:“你是独角兽。”

独角兽一听就怒了:“独角兽怎么了?你不能有种族歧视!独角兽就不能杀人放火,为非作歹啦?!”

秦徊阳忍俊不禁:“但是你晕血。”

“……”独角兽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微妙。它甩甩头,趴下来将自己的头埋到蹄子中去,不再理会秦徊阳。

“呵……”

*****

楼忱看到天阙石的那一刻就深深地被迷住了。他不禁加快脚步,走到那块深绿的石头面前,轻轻地将手附在上面。

石头泛着浓重的绿光,慢慢地融合到楼忱的身子里去,这过程,比秦徊阳经历的轻松多了。

但,好景不长。很快楼忱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他瘫倒在地上,血珠不断地从他的身上冒出来。

天阙石的力量太多太过霸道,楼忱根本承受不过来!楼忱眼神涣散,蜷缩起身子倒在巨石下面,挣扎着想要阻止融合。

但是融合一旦开始就没有办法停止。

楼忱几乎觉得自己就要爆体而亡。

“停,停下来……”楼忱的嗓音越来越微弱,他的大脑中不时闪过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即便如此,楼忱也无暇分·身顾忌那记忆中的画面到底是什么。

他只觉得如果没有人来救他,他就会死去。

这是自然,楼忱不过是魔修的半·身,他哪有能力承受完整的魔力。传承如果再继续下去,等着

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楼忱正觉得意识昏沉,这是,虚空中浮现出一个人影。那人影身形看过去十分眼熟。无奈楼忱因为疼痛视线模糊不清,一时竟然看不清那是谁。

那人将手与楼忱的手一起并排搭在石头之上,楼忱忽然觉得压力骤减,他神情一松,立刻昏了过去。

昏过去前,他似乎看见了那人嘴角若有若无的笑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听说作者会穿书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听说作者会穿书 听说作者会穿书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1章 无题

8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