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無題

第125章 無題

系統沒有體會到樓忱的糾結:「關於這點袁溪說過,你比他更適合當鈄斐的兒子,他欠他很多,欠到他都沒有勇氣回來見他了,所以這份債就由作為他半身的你來償還吧。」

樓忱聞言微頓,最後還是說道:「一切都已經重來了,他還顧忌什麼?」

「袁溪說過:『很多事情只要是記得就不會被時間抹去』。」系統說。

樓忱一陣沉默。

「好了,解疑結束,這次我是真的要退出你的大腦了,樓忱希望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且達成所願。最後我希望你不要忘記我曾經給你的提示。再見。」

「等等,你還沒告訴我袁溪是誰,他在哪?」樓忱急切地問,但他卻永遠再也得不到回答了。

鈄斐察覺樓忱有些激動,他疑惑不解地抬頭:「小忱,你怎麼了?」

樓忱喏喏地張嘴卻不答話,袁溪還活着,即便自己是他的半·身鈄斐也不是他的父親。有一刻樓忱想將一切和盤托出,但是最後或是尊重袁溪的選擇或是私心,樓忱終是沒有開口。他合上眼,避開鈄斐的視線:「沒什麼,我剛才靈光一閃。叫上秦徊陽,我們或許能忽悠畢旭升釋放莫明。」

「那小子。」鈄斐撇了撇嘴,有些不舒服。但是一想到莫明還在畢旭升的手上,他也不得不妥協:「好吧。我去叫他過來。」

樓忱可有可無地點頭。他目送著鈄斐出去,心中糾結萬分。他想壓制自己不去想,卻怎麼也做不到。樓忱心中湧出莫名的惶恐。明明袁溪已經放棄了一切,但是樓忱卻覺得總有一天他會失去這些不屬於他的東西。

樓忱就那麼坐着,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就算兩人走進來了,他也沒感覺到。

秦徊陽擔憂地將手搭上樓忱的肩膀。樓忱反射性地抬頭正撞上秦徊陽注視着他的眼睛。幾乎是對上秦徊陽眼睛的同時樓忱的眉頭就皺起來了。他幾乎是無法剋制地想眼前這人對他的愛意是不是被天子影響的。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想着,樓忱幾乎入了魔。他剋制不住站起身僵硬地避開秦徊陽的碰觸。走到一旁同時與秦徊陽和鈄斐對立着。

秦徊陽和鈄斐同時發現了樓忱的不對勁。鈄斐立刻開口:「小忱,你怎麼了?」

樓忱就如同大夢初醒一般回過神,他抬手遮着眼睛,神色中有些疲憊。聲音也有些冷:「沒什麼,有些累。」

秦徊陽狠狠地擰起眉頭,他總覺得樓忱有些不對勁。

鈄斐心下擔憂,他以為是秦徊陽又怎麼惹了自己的寶貝兒子。畢竟剛才兩人獨處的時候明明什麼事情都沒有,怎麼秦徊陽一出現樓忱就那麼不正常?

想着,鈄斐動了幾步將秦徊陽擋住。他說:「小忱,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要不要休息一下?莫明的事交給我操心就行了。」說着他抬手搭上樓忱的肩。

但鈄斐的手還沒碰到樓忱就被他一手拍開。在場的三人全愣了。

「小忱?」鈄斐疑惑地看着他,心裏湧出慌張。

「哈哈哈,爹,你的手上剛才有一隻蚊子停著,我幫你把它拍死而已。」樓忱僵硬地笑着,說着在場的人都不信的話。

鈄斐抿抿嘴,他直覺樓忱有事瞞着他,但是他卻不知怎麼開口問。只能跟着樓忱笑兩聲將這一頁掀過去。

秦徊陽開口打破尷尬:「樓忱你有什麼安排?」

樓忱被問個正著,驀地一愣,剛才不過是心緒大亂想要支開鈄斐隨口說出的借口。他哪裏有什麼計劃。此時他茫然地抬頭看着秦徊陽,不明所以。

秦徊陽見狀心下的疑慮越來越大。

鈄斐也察覺出有一些不對勁了,他轉過身氣勢大開,眼神兇狠地瞪着秦徊陽無聲地責問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徊陽心裏有了猜測,他給了鈄斐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對着樓忱說:「這樣吧,我們先去畢旭升那裏然後走一步看一步。」

好不負責任的說法。剩餘兩個人眼角一抽。氣氛倒鬆快了不少。

但是現在也只能如此。莫明多呆在畢旭升手裏一天,樓忱和鈄斐就愈發恐慌。

他們稍作休整就往畢旭升所在的青龍殿走去。

出乎意料的,青龍殿並沒有對三人的前來加以阻攔,反而恭敬有理地帶路。

他們走到主殿的時候畢旭升果然就坐在主位上喝茶等着他們。他看見鈄斐同行並不意外。他也沒有站起身向樓忱和秦徊陽行禮。

樓忱沒有注意畢旭升的態度只是急迫地問:「莫明人呢?」

畢旭升並不答話,他不喜歡被人牽着走。他放下手中的茶盞,抬眼看着樓忱。

「天闕石真是一個寶物,居然能將築基小輩提升到足以和我平起平坐的地位上。」畢旭升輕嘆一聲,神色間有些垂涎:「莫明是在我府上做客。樓忱小子,和你做個交易如何?你把天闕石給我,我把莫明還給你。」

樓忱真恨不得把這半塊石頭丟給畢旭升了事。畢竟這天闕石不是誰都有資格擁有的。真到了畢旭升的手裏非但沒有裨益反而會成為他的催命符。但是壞就壞在天闕石認主之後除非樓忱死否則不得轉讓,這才讓這大好機會付諸流水。

樓忱咬着牙開口:「不是我不願意,而是這破石頭不能轉讓。」

「哈。」畢旭升輕笑一聲,以手托腮,慵懶地半和着眼。不用再裝腔作勢着實讓他輕鬆不少,本性都不願在隱藏。畢旭升的眼神懶散卻極具攻擊性,與他表現在正道之前的隨和溫煦截然相反:「就算你真的能將那石頭挖出來送我我都不敢要。樓忱你以為我不知道嗎?那石頭對你來說是十全大補丸,對我來說卻是催命的毒·葯。」

「……你既然知道,那為什麼還要問我要?」樓忱問。

「逗你玩。」畢旭升薄唇輕張,嘴角帶着若有似無地調笑。

「……」樓忱一時無言。

鈄斐耐不住性子:「莫明究竟在哪?你怎麼樣才肯放了他?!」

畢旭升眼波流轉將視線對準鈄斐:「這樣如何?你在天下正道面前承認你和他有一腿我就放了他,如何?」

「……滾!」鈄斐臉氣的有些泛紅,他緊皺眉頭:「我和他是摯友,誰像你那樣齷·蹉。」

畢旭升聽了也不怒:「那在天下人面前承認你們是摯交好友也行。只要能讓他身敗名裂,我就放過他。」

鈄斐抿著嘴,從牙縫裏擠出這句話:「不,你想都別想!」

「那沒辦法了。」畢旭升無奈地攤手:「既然說不通,我怎麼會放過他?我從來不做虧本生意。他還是留在我這裏喝茶吧。」

秦徊陽冷冷地看着畢旭升,用魔主的氣勢壓迫着他,說:「畢旭升,我是魔主,你敢違抗我的命令?」

畢旭升似笑非笑:「自你們進來,秦徊陽你好好問問自己,我可曾給你半分尊敬?魔主?呵,有膽你命令我。命令我給你下跪,命令我為你死啊!秦徊陽,你做不做得到自己心知肚明,何苦再出來丟人現眼。」

秦徊陽冷聲:「你什麼意思?」

畢旭升微微笑開,本來就俊秀的臉上更添了一份邪魅:「天闕石的秘密我知道,你們的命令我自然知道。說真的,如果不是你和樓忱橫空出世,這次的魔宴會後天闕石的歸屬就是我。我費盡心機坑了鈄斐,限制住了莫明不讓他們來搗亂。結果千防萬防,到頭來還是敗在了名不見經傳的小輩上。那人說的還真就沒錯。」

「那人,是誰?」鈄斐問。

畢旭升好心地開口:「秦徊陽,樓忱還活着就讓你放棄追究他之前的詐死了是吧。我想也是,對你們這種人來說,什麼也比不上愛人還在身邊。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當初是誰引導你把這一切都怪在莫明頭上?」

「是你。」秦徊陽想都不想地說。

畢旭升狀似無辜地擺手:「等等,不要急着把髒水往我身上潑,那人不是我。」

「不是你,還是誰?」秦徊陽反問。

畢旭升笑了笑並不正面回答,他轉頭看向鈄斐:「老對手,你可曾想過為什麼袁緣的師父當年只救袁緣不救袁溪?」

鈄斐心下一凜,面上卻不跟着畢旭升的話走:「他能救我的孩子,哪怕是其中一個我都將他認作恩人。」

「是啊,你怎麼會恨他。」畢旭升輕笑,眼中帶上了一絲惡意,他似乎等不及說出剩下的話,等不及看到眼前的人痛苦:「你愛他還來不及呢,鈄斐。畢竟他才是那個恨不得自己不曾存在這個世界上過的袁溪。他才是你真正該寶貝到骨子裏的兒子。」

鈄斐反射性地將頭轉過看着樓忱。

就連秦徊陽也有些不敢置信地扭頭看着樓忱。

樓忱握緊顫抖的雙手,並不對上鈄斐的視線。

看着下面難以置信的兩人,畢旭升將目光轉向唯一一個僵在原地的樓忱身上:「你說我說得對不對,外鄉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聽說作者會穿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聽說作者會穿書 聽說作者會穿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5章 無題

9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