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无题

第132章 无题

楼忱精神一振,他面上不动声色地问:“那需要魔主怎么做?”

梁瑜垂下头,显得十分恭敬,同样的楼忱也看不清他的神色:“魔主,这要问你脑中的天阙石了。”

楼忱看着垂着头的梁瑜半晌,他合上眼,冷淡地命令道:“你先退下。”

“是。”

楼忱合着眼重新感受着体内的天阙石,果然被他发现了他之前忽视的一点。天阙石在吸收恶念的同时,也将部分恶念转化为魔力滋养着由魔祖掌管的魔界几大命脉。

毕旭升在吸收命脉的魔力想取他而代之,既然如此,他就圆了毕旭升这个心愿!

楼忱想将天阙石融进命脉中,以命脉为媒介传送到毕旭升体内,让他来接管这源源不断的灵力。但是天阙石已经和他的魂魄融合在一起,要剥离开并不是那么容易。同时,在将灵力转让给毕旭升时,会导致他的灵力大幅度提高,这样会让莫明,钭斐和秦徊阳陷入险境。这不是楼忱想看到的。

灵力的冲刷让楼忱突破了炼虚一举迈入大乘。然而这样暴涨的修为只会让他根基不稳。就像是一颗被蛀虫蛀空的大树一样外强中干。

疯狂涌入体内的灵力同样限制他的能力。每每楼忱想要输出灵力都会被急剧涌入的灵力大流给冲散。楼忱的灵魂就像是一个气球,再不出气,他只会被灵力涨爆。

且不知为何,楼忱迈过了一个大阶却没有天劫降下,这让他心中十分地惴惴不安。没有天劫的洗礼他就没有能容纳更多灵力的魂魄强度,那样除了死他没有第二个结局。

他抬头看着莫明头顶仍未散去的劫云,最后决定拼上一拼。

如果天道不再给他生机,那么这条生机就由他自己亲自创造!

楼忱站起身,他无视因为他的举动而有些躁动的魔祖们几步走向战局。

楼忱现在没有办法自主输出自身的灵力,他只能慢慢地将自己炼化的灵力注入到天阙石之中,将它视为媒介来操纵自己的灵力。

天阙石贪婪地吞噬着楼忱输入的灵力,将它们囤积在自己的身体里。楼忱走到了战局之中。秦徊阳先看到了他,他对他的到来忧心不已。

毕旭升只是看了楼忱一眼就没了兴趣,他对这个对他没有威胁的魔主并不在意。

就在这时,楼忱催动着天阙石。铺天盖地的灵力迸发而出将秦徊阳三人推离战场,楼忱趁着此刻用着体内所有能调动的灵力强行设置出一个与他生命相连的结界,将他和毕旭升裹在当中。

此刻托奚善的福,楼忱的修为已经略高过秦徊阳三人。加之天阙石对魔主有一定的增幅能力,他们也并没有对楼忱起了防备之心,竟然一是不差,让楼忱得手。

钭斐此刻的位子恰恰好能看清楼忱脸上的表情。他看着楼忱,心忽然就恐慌起来。就算他刚才面对着有压倒性优势的毕旭升时他的心中也不曾像此刻这么紧张。钭斐抬手就像破开禁制,但是却被莫明伸手拉住:“钭斐,你不能这么做,这个禁制和小忱的性命相连,你若是强行将之破开,小忱也会有生命危险的!”

钭斐动作一顿,他看着楼忱脸色十分难看:“莫明,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不知道。”莫明顿了一顿没有把自己心中的猜测宣之于口。那个猜测太揪心,他不想刺激钭斐。

虽然他知道钭斐也是那么想的。

这结界除了楼忱死或者由他亲自解开再没有第二种能离开的办法。那么楼忱的心思实则昭然若揭。

秦徊阳被弹开之后踉跄了几步,他稳住身子,心中涌现出极其不好的预感。秦徊阳上前几步想要抓住楼忱,但是结界完美地挡住了他。

楼忱背对着秦徊阳,秦徊阳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秦徊阳伸出手感受着这层结界。那就像一个玻璃罩将他们隔绝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之中。楼忱几乎是在用生命拒绝他们的靠近。

秦徊阳忍不住想当初炼器赛结束之后,他抛开楼忱进入魔界之门时,楼忱心里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感觉不到呼吸,感觉不到血肉,似乎只能感觉到灵魂碎裂的痛楚。

秦徊阳的脸色愈来愈冷,心情也越来越复杂。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自从奚善离开后他就有一种楼忱也会离开的预感。

明明他们刚刚见面,明明他不久前才感觉到楼忱的真心,明明他们的关系已经有了缓和。明明他们有着厮守一生的机会。

但那些只是镜花水月,转眼就消散天地间。

此时此刻秦徊阳能看见的结局只有生离死别。

秦徊阳面色不动,每封间却染上了几分哀伤问道:“楼忱,你是选择要和毕旭升同归于尽吗?”他不用特地提高声音,因为他相信楼忱听得见。

楼忱没有回答秦徊阳。他不知道他的推断是否正确,他也不想毕旭升知道他的计划,所以楼忱选择装作没有听见。

毕旭升随意地看了眼笼罩在周身的结界,神色没有丝毫慌张,他甚至有一些好笑地看着楼忱:“你以为你能阻止我多久?会有一盏茶的功夫吗?还是下一刻这结界就会应声而碎。”

楼忱没有接话,他唤出梦魇兽。梦魇本就是以苍生恶念为食的神兽,只要他的主人越强,它成长的越快。楼忱很久都没有理会自己的两只灵兽了。他虽然对梦魇兽的破壳有所感觉,但是他没有料到梦魇兽会长的这么快,已经初步具有他父亲的风采了。

自梦魇兽破壳之后它也是第一次看见自己名义上的主人。它和独角兽不同。独角兽是天子万年前的灵宠转世,梦魇兽却不是灵宠万年前的灵宠转世。它对楼忱一无所知,只是本能地觉得楼忱亲近。

毕旭升看见神兽梦魇时愣了一愣,但是,看见他们两个之间亲近有余默契不足的气氛时又露出轻松的笑意:“楼忱你若是全盛时期再加上默契十足的梦魇神兽或许还有和我一拼之力,但是可惜,我没有给你那么多成长的机会。

楼忱并不理会毕旭升,他本来就没想过自己和梦魇兽能阻挡住毕旭升。他只是想用梦魇兽的特殊性来为自己争取到搏上一搏的能力罢了。

楼忱看着天空中渐渐散去的劫云,伸手摸了摸梦魇兽的鬓毛。毕旭升不知楼忱想做什么。由于对手太过弱小的原因,他并不紧张,反而轻松地站在一旁准备看好戏。

正是他这种心情,恰恰好给了楼忱喘息的机会,让楼忱有机会践行自己的推断。

他记得梦魇兽除了幻境之外还能操控雷。

梦魇兽能操控的雷是普通的雷,并不是由规则特有的雷劫。

但是现在楼忱头顶上劫云未散,任何小小的云间相互摩擦都能让雷劫破空而下。楼忱将自己想法传达给梦魇兽。梦魇兽睁着暗红的眸子看了楼忱一眼,楼忱看见了它眼中的兴奋和跃跃欲试。

楼忱微微点头,算是给了命令,天性唯恐天下不乱的梦魇兽就将自己全身的灵力灌输在头顶纯黑的掎角上,雷光闪烁冲天而起,直入云端。一时天地间雷声大动,风起云涌。

由灵力组成的冽冽狂风让修为较低的魔物直接灰飞烟灭,狂风包围着楼忱吹起他的衣摆,更显得他单薄。但是楼忱的背脊没有弯折,他立于寒风中就像是一棵松柏一样傲然直立,风骨尽显。

“小忱在做什么?”钭斐焦急地对着莫明大吼:“这样的风只会帮助毕旭升,他究竟在想什么?!”

莫明愁眉不展,他不知道楼忱究竟打着什么心思。但这样下去莫明看不出半分好处,他手中蓄力想阻止楼忱。

秦徊阳握住莫明的手腕,隔绝了他的灵力波动:“不许动,否则我就杀了你。”

莫明对上秦徊阳冰冷的视线,他没有退让半分:“我要阻止楼忱。”

“你不能阻止毕旭升,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楼忱?他有他的主意,我不会让你拖他后腿。”秦徊阳冷然说道:“你若是阻了他的计划,害了他的姓名,那么即便毕旭升改邪归正,我也会继承他的事业,拉整个世界给楼忱陪葬。”秦徊阳的语气虽然平淡却十分决绝。

莫明手上一顿:“你不会。”

秦徊阳说:“我会,而你阻止不了。”

钭斐分开两人相互较劲的手,但他没有站在莫明那边,他只是说:“莫明,现在的你打不过秦徊阳,而我到那时也不会帮你。”

莫明收回手,他看了眼两人,他知道只要他们在就不会让自己妨碍到楼忱。莫明偏头看着楼忱接下来的动作,默不作声。

的确在这样的狂风之中毕旭升只觉得全身舒畅,他有些赞赏地看着楼忱宁折不弯的姿态,笑道:“楼忱,我的灵根是风,灵力组成的风非但不能伤害我还能助长我的修为。”

我知道。楼忱默默地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听说作者会穿书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听说作者会穿书 听说作者会穿书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2章 无题

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