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無題

第135章 無題

「回去。」樓忱愣愣地重複一遍這句話,而後想都不想連連搖頭:「我不要!」

袁溪說:「我的話還沒說完,你急什麼?」

樓忱瞪着他不說話。

袁溪嘆了一聲說:「你不回去不行,留在這裏,你只會被天道封殺你知道嗎?你現在還沒事是因為我幫你隱瞞了你的氣息,但是你之前胡亂將我的靈力傳送給別人的行為已經讓我受了重傷,我保護不了你太久的!為今之計只能先送你離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懂嗎?」

樓忱知道袁溪說得在理,但他卻怎麼也不想離開秦徊陽,不知不覺中他的心愿早已改變。樓忱徒勞的搖頭,抗拒地說:「不。」

袁溪見狀皺起眉,終是沒了耐心:「算了。」

樓忱一聽還以為他放棄了送他回去的念頭,心中還沒來得及湧起喜悅,忽然覺得頭一陣犯渾,便昏了過去。

再睜眼映入眼帘的是蒼白的天花板,樓忱微微發愣,無窮無盡的恐慌湧上心頭,他急忙坐直身體環視一圈,所見的都是他熟悉卻陌生的可怕的房間。一切都如他穿越之前的模樣。

樓忱呆了很久,瘋了一般下床拉開門沖了出去。他一口氣跑到了街道上看着來來往往的車子,著魔一般邁出步子。

手臂被人大力拉扯,樓忱重心不穩摔倒在地,他仰頭看着一中年大媽提着菜籃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看着他:「你瘋了嗎?現在是紅燈!」

樓忱僵硬著挪著腦袋,看着街道對面久違的交通燈,默然不語。

「瘋子。」大媽嘟囔一聲,頗有些晦氣的走開。

樓忱愣愣地等著紅綠燈變綠,他跟着人群走過馬路,跟着人群走過這些熟悉的街道,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車流,忽然心生狼狽。樓忱掩面發出一連串低笑,淚水卻不自覺滑落。

真的回來了,真的,回來了。

這麼簡單,這麼……簡單。

秦徊陽……

樓忱這一路走得跌跌撞撞。與他擦身而過的人沒有一個注意到他的異樣。他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回到了自己的家。

樓忱走到電腦前,電腦還保持着他穿越前的待機狀態,樓忱輕輕移動滑鼠,小說的頁面就顯露出來。

樓忱穿了那麼久,他的世界的時間也才將將過了一小時,文章也才剛剛完結不到三小時,評論區還保持着熱火朝天的討論狀態。

樓忱麻木地滑動滑鼠,看着下方一條條留言,面無表情。

忽然一個話題樓吸引了樓忱的注意力。

「哈,真是可笑,七情六慾凝結而成的凡人能寫出什麼修仙,悟得什麼大道?無情無欲不過是創作出來忽悠人的戲碼,最後卻可悲的成為束縛自己的枷鎖。你的筆下從未有天道,成仙成神的真相不過是成為無情無欲的傀儡。你的追求帶來的不過是一次次聚散,一場場悲歡。傷了別人傷了自己。」

樓忱一看署名竟然是「天道」!他心下一驚連忙看起來。

一樓:卧槽,這是哪裏來的奇葩!!

二樓:卧槽,樓主你的畫風不對好嗎!!!!

三樓:卧槽,這黑粉的觀點好有意思!!

四樓:卧槽,哪來的中二病患者!!!

五樓:你們沒發現嗎?樓主話里的意思其實是讓主角不要成仙趕快找到袁溪小受受雙宿雙棲,這才不枉費他來人間走一遭知道嗎→_→

六樓:樓上正解。

七樓:五樓1

這個話題樓快速地搭了近二十樓,但名為天道的網友卻沒在露面。

樓忱不由得在評論下回復道:我知道錯了,能送我回去嗎?

樓忱此話一出,話題樓更是炸開了,無數人在猜測樓忱的腦子抽了什麼風,雖然絕大多數讀者還是猜測樓忱只是在調戲這個奇怪的黑粉。

這一次天道回復了:貪歡一晌,夢醒無痕。

這是在告訴他是時候要放手了嗎?但是他不想。

樓忱關上電腦,卻不知自己要做些什麼,他靠坐在椅子上,不知不覺昏睡了過去。夢中他又回到了異世。

以神魂的形態,沒人能看見他。

夢中秦徊陽和莫明對立而望,他們身後各自率領着數不盡的道修魔物。兩人對峙著,莫明面色肅然,似乎在苦口婆心地勸解什麼。

但秦徊陽並不理會,兩軍終於短兵交接。而莫明正面對上秦徊陽,招招狠辣要奪取眼前之人的性命。

天崩地裂,生靈塗炭。

樓忱突兀地驚醒,良久他才發現這不過是噩夢一場,他忍不住長舒一口氣。雖然樓忱已經離開,可他也不想看着他重視的人自相殘殺。

忽然電話鈴聲響起,樓忱一愣,他生澀地接起電話:「喂?」

電話里傳來他母親的聲音:「小忱。」

「媽媽?」樓忱遲疑的叫道,、上了大學之後樓忱就搬出去了。這些年他一直很少回去,他的父母也很少給他打電話,親緣淡薄成這樣也是少有的。

今天樓忱的母親給他打電話,樓忱非但沒驚喜,反而有些疑惑,他現在也沒有心思和自己的母親寒暄,直問:「有事嗎?」

樓忱的媽媽說:「你哥哥從國外回來了,你回來一趟。」

樓忱的心中湧起滔天巨浪:「什麼哥哥?我哪有哥哥?」

樓母一聽就不高興了:「我知道你對你哥哥有心結,但你也不能說出這種話啊……」

樓忱連忙打斷他母親的話:「是,是,我錯了。他什麼時候回家?我馬上回去。」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見一見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哥哥。樓忱心中不禁湧出一絲希冀,這個人會不會是那個世界的人。

秦徊陽是不是追過來了?

樓母這才滿意的點頭:「明天就回來吧。提前一天見一見你哥哥。」

樓忱根本等不了一天,他掛下電話就打包了兩件衣服,買好了當天晚上回家的車票。

火車上樓忱忐忑不安,他忍不住期望那人是秦徊陽。

當天晚上,樓忱就回到了家。他母親看着他動作這麼快,臉上忍不住露出一個笑容。樓忱的母親是老師,嚴肅是她卸不掉的表情,可是今天她難得滿面笑容地招呼樓忱進來,一遍還說:「你啊,嘴上說不喜歡哥哥,但是心裏還是挺在意他的。」

樓忱哪裏顧得上聽他母親說什麼,他胡亂地點頭,口中迫不及待地問:「媽媽,哥哥呢?」

「在書房給你爸彙報情況。」他母親招呼著樓忱:「來來來,幫我端菜。」

樓忱哪裏聽見他母親的吩咐。他扔下行李就往書房走去。徒留他母親在背後輕嘆。

樓忱猛然推開房門,他父親皺着眉看着他:「你越來越沒規矩了。」

樓忱沒回答,他只愣愣地看着眼前熟悉的人影。

那人慢慢地轉過身朝樓忱一笑。樓忱忍不住出聲:「袁溪!」

「好久不見。」袁溪面容苦澀,面色蒼白:「不,不對。好久不見的只有我,你不久前才見過我。」

樓忱的父親疑惑地看着這兩兄弟不知他們話中的意思。

「你怎麼會在這?」樓忱失口問道。

袁溪卻很鎮定,他回頭看着皺着眉看着他們的樓父微微一鞠躬:「父親,我和小忱很久不見了,我想先和小忱談一談,請容許我稍後給您彙報我這幾年的經歷。」

樓父點點頭:「也好,你們兄弟兩是要好好溝通了。你先去吧,我一會兒再問你。」

樓忱驚訝父親對袁溪的和顏悅色,他迷迷糊糊地跟着袁溪去了他的房間。

剛剛關上門,樓忱就毫不客氣地問:「袁溪你怎麼在這?你怎麼成了我的哥哥?為什麼我的父母沒有感覺到異樣?你究竟對他們做了什麼?還有那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鈄斐呢?莫明呢?秦徊陽呢?」

袁溪氣定神閑地坐在樓忱的床上,饒有興趣地樓忱的房間,一遍漫不經心地說:「你一下子問了這麼多問題,你讓我先回答哪一個?」

樓忱正想說話,卻被袁溪截斷話頭:「算了一個一個來吧。」

「你父母腦中關於我的記憶是我植入進去的。一個記載着我編造出來的關於這個世界的袁溪從小到大所有經歷的記憶。不僅是他們,那個記憶中所有涉及到的人員,他們的記憶都被我無一例外的補足了。」說着他看着樓忱一臉怒容,慢悠悠地安慰道:「放心,沒有副作用。」

「你為什麼回來這個世界?你來這裏有什麼目的?」樓忱咬牙切齒地問。他現在真的恨不得揍他一拳。

袁溪這才說:「哦,對啊,你不知道。」

「我應該知道什麼?」樓忱心中一緊,他忽然想起了那個噩夢,忍不住害怕起來。

袁溪不緊不慢地說,他的嘴邊還帶着一分笑意:「你不知道吧。你的老相好,為了見你,召集整個修真界的魔物逆天而行,最後玩脫了,那個世界崩毀了。」他看着難以置信的樓忱,慢慢地那句話補充完整:「那個世界,完全崩毀,生靈塗炭,寸草不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聽說作者會穿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聽說作者會穿書 聽說作者會穿書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5章 無題

9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