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激励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激励

“俺想把金珠许配给罗成,成不成的给句话,不成俺这掉头就走,再也不登你罗三郎的门。”

鼻青脸肿的程大胡子怒气值满槽,最终还是挨了一顿打,加上昨天的加餐,让他彻底有点毛了,也就是干不过罗士信,不然非得……隔上一两个月再登门。

罗士信揉了揉嘴角,没留神让这厮在脸上来了一下,也挂了相,心情不太好。

听了这话算是知道自己想差了,主要是他对程大胡子的人品没信心所致,不能怪他罗三郎多心不是?

程大胡子自从投唐,在他眼中就是一个贼头贼脑的样子,和在马邑时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说话做事都滑不熘秋的,一点也不爽快。

至于程大胡子想把女儿嫁给他家大郎,他也没奇怪,现在上门想跟他家结亲的人可不止程大胡子一个,而且多数都是长安望族。

他的地位在那里摆着,娶的又是长安王氏的女儿,儿子不愁娶不到好人家的女儿。

看着程大胡子的模样,罗士信歪头想了想,他对程金珠这个侄女还是比较喜欢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孬人生出了好女。

尤其是这几年程大胡子常年在外,每次出行都把家卷交给他来照看,算是知根知底,就是吧,他看程大胡子不很顺眼,而且老程官职低了些……

罗士信收敛的心神,难得的跟老程说了几句肺腑之言,“大娘人不错,嫁给俺那大儿也算般配。

可这事俺不能给你准话,俺和俺家婆娘商量过,大郎的婚事是想让皇帝哥哥指婚的,你也不用跟我吹胡子瞪眼,过后俺去皇帝哥哥那说说。

哥哥那里准了,什么都好说,要是摇头说上一句不合适,那咱们这个亲家就结不成,回去你跟嫂嫂把话说清楚,不然以后见了面不好说话。”

几句话一说,程大胡子心气也平了下来。

罗士信说的很是实在,可就算没有直接拒绝,在他看来也和拒绝差不多是一个意思,只是稍微保住了些脸面。

他哆嗦着手揉了揉痛处,点头道:“成,就这么着吧,俺等你个准信,三郎也放心,跟俺结亲不会亏了你。

俺这边加把劲,

总要把官职升上去,将来会亲家的时候,不会低了你一头的。”

罗士信嗤之以鼻,“莫要吹嘘,若是当年你不耍弄心眼,老实的留在马邑,如今哪还用说这些废话?

俺还用去问皇帝哥哥的意思?直接就能应了,俺家婆娘也不会跟俺说三道四,你瞅瞅现在,就算俺点头都没用。

那婆娘听了这事,不定说些什么呢,你这个亲提的啊,感情就舍下了一张脸是吧?”

程大胡子嘿嘿一笑,脸不脸的对他来说无足轻重,也就是这件事办不成,家中就不得安宁,不然他才不会来跟罗三郎说这个。

两家现在地位悬殊,他老程来提亲是彻彻底底的高攀,可不就是舍下一张老脸来了吗?

不过确实也应了那句话,高门嫁女,低门娶妇,这是对门当户对之说的补充解释,是能保证日后家庭和睦的根本性原则。

两个家伙能坐在这里谈一谈,没有一听就闹个不欢而散,其实就是因为都觉着此事还有些可能。

罗士信不算是推脱,他确实要跟人商量一下,罗成现在陪伴在皇子身边,那就不止是他罗士信儿子的问题了。

他得跟妻子商量,跟皇帝哥哥商量,还得跟儿子说一声,当然了,以他的脾性,只要皇帝哥哥那里能说得通,其他就都不是问题。

…………

“你也不用提那些陈年旧事,俺这辈子做下的事情多了,就从来没有后悔一说,哼,等俺官职高你一头,看俺怎么收拾你罗三郎的。”

程大胡子不服气的很,把这几年想说又不敢说的话露了出来,可见今日吃亏吃的有些大了。

罗士信哈哈大笑,拍了拍自己胳膊上的腱子肉,“少来跟俺废话,日后就算你跑天上去,俺也能把你个程大郎揪下来打上一顿。

切,官职?到了俺这个份上,官职算个鸟啊。”

程大胡子运气再运气,心塞无比……

也懒的再跟罗士信说话,站起身来都囔道:“那俺这就回去了,让大娘在你府上住一段,得了准信,让大娘自己回家。”

…………

出了罗府,程大胡子腰酸背痛的上了马,放开马缰绳,马蹄得得的往回走,是越想越生气。

心里不由暗自都囔,俺还真就不信这个邪,定要做个大官,就算不能让罗三郎在他跟前磕头赔罪,也得直起腰杆来跟罗三郎说话。

这么下去太憋屈了……

有了干劲,身上脸上的疼痛都轻了几分,心里开始琢磨起了正事。

兵部的司库其实不能算是小官了,来往的人也极多,因为兵部的武库,粮库皆乃重地,经常和其他各部打交道。

地方上的军事储备大多也是兵部和户部在过问,所以说兵部司库是个官职不大,却也很关键的职位。

粮草无小事嘛。

程大胡子知道,这是别人特意给他安排的一个职位,比出使吐蕃的封赏下来的要早的多。

而且他喜欢结交各型各色的朋友,在司库位置上正好能方便他行事,至于能查出些什么来,全看他自己的本事。

马三宝那边也没催促,由于不想给人卖命,之前他就产生了消极怠工的情绪,现在心气上来了,觉着得把事情给办下来,不然怎么升官?

程大胡子没办过桉,也没当过谍探,马三宝那边也没告诉他要怎么办,就是想让他结交一些人,看看有谁不对劲,显然那边也没有任何的头绪,纯属是瞎猫准备碰死耗子呢。

…………

兵部有什么人不对劲?他娘的最不对劲的就是他老程,哪有郡公去当库官的?这是他娘的在兵部竖起了个箭靶,想让人冲上来射几箭的节奏。

程大胡子茫然间又开始咒骂起了鬼祟的马三宝。

等他冷静下来,又动起了心眼子。

兵部的司库有四位,两个人负责京师和京兆地面的事务,主要是和户部还有各个卫府打交道。

其余两人则负责地方事务,常年出公差,去到地方清查库藏,很是辛苦。

老程属于前者,不用到处乱跑,他这几年已经跑的快要吐了。

司库的上官是郎中,可不是治病的大夫,兵部郎中是司事的主官,下面的各司都要向几位郎中和员外郎负责。

郎中上面则是侍郎,侍郎之上就是兵部尚书,标准的金字塔型结构。

老程不管是在河南的时候,还是到了长安之后,都没怎么琢磨过这些,在河南时大家有兵有粮心里就不慌,不论兵部还是卫府在他们眼中都是摆设。

你想让俺听令行事,成啊,先送些粮草来再说,没有?他娘的皇帝还不差饿兵呢,没有粮饷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好使。

就算有了粮饷也要看看敌人是哪个,又是谁去打头阵……

军阀做派,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正因为不懂,所以他进兵部任职的时候闹出了一些笑话,只是也没人当面嘲笑于他,齐郡郡公,出使过吐蕃的人,终归不是一些鼠辈可以惦记的人物。

至于人家背后怎么叨咕,根本不在乎名声的程大胡子哪会关心?

他自己还时常叨咕皇帝呢,也没见天上一个雷噼下来,弄死他老程。

上任以来,让程大胡子比较头疼的还是各种往来的文书,他认得一些大字,可那点东西顶什么用?

在老程眼里,兵部司库之职很是操(和谐)蛋,掌章奏文移以及缮写诸事,另外就是协助郎中处理部务。

后面的好理解,就是郎中的辅官,前面的对于老程来说就很难,传递文书,每逢旬末,要亲自写一份总结,交给郎中看,就像学生交作业一样。

另外粮草,武器出库入库,不光需要司库的签押,还要手书一份交到部中保留,和户部,卫府的往来文书,有时候郎中和员外郎都顾不上,也需要司库来代笔。

老程的上司也就是管他的兵部郎中姓王,王静是也,整日不见个人影,老程打听了一下,这厮在兵部名气还挺大。

晋阳王氏的人,有个兄长不得了,连程知节都从儿子口中听说过人家的名姓,王绩王无功。

那是个酒葫芦,却也是文坛大家无疑,只要去彩玉坊转上一圈,总能听到人家做的诗词文章。

而王静游手好闲,在兵部有个郎中的职位,整日却是流连花丛,在脂粉堆里打滚的人物,老程就比较喜欢,觉着这人可以交一交,以后去彩玉坊吃喝玩乐跟着他估计都不用花钱的。

就是在部中很难碰到王静的人,只是程大胡子去兵部报到的时候,见过一面,稍稍嘱咐了两句就没了人影。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兄长名气大,还是有什么靠山,反正大家都习以为常的样子,背后是各种羡慕,最多也就是说上几句酸话,没谁想真的和这位郎中过不去。

程大胡子觉得人家过的那才叫个神仙日子。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北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北雄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激励

99.51%
目录
共183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