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七章 血骷髅

第二千八百一十七章 血骷髅

云梦溪大口的喘着暴戾至极的气息,那狰狞无比的眸子扫了李泽道一眼,随即看向周围,状若癫狂,嘶声吼道:“我不管你是谁,我不管你的实力有多强大!”

“我警告你不要插手我云梦山庄之事,不要阻拦我杀了这只蝼蚁,否则我云梦山庄必定屠尽你全族!不信你大可试试!”

冯老闻言吓得脸色都白了,身体僵硬如同雕塑。

公子当真知道他在做什么吗?

那个恐怖强者既然只是拦住了公子的攻势,并未凶狠反击,那就证明他只是不想看到那个宁副宗主死,也不想过多得罪云梦山庄。

这时候最稳妥的做法是,说几句场面话,然后速速离开这里。

之后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自当由老庄主自己头疼去。

甚至说不定,老庄主也没辙,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公子却是在震怒之余失去理智说着这种话,万一彻底惹怒了那个强者,这该如何是好?

身为荣耀家族的云梦山庄的确强大,但是并非强大到可以招惹任何人的那种程度啊。

那荣耀令牌,终究是不可能轻易动用的,至少老庄主不可能为了公子动用了荣耀令牌。

流水公子闻言,已然一脸阴森的表情。

这只蝼蚁说要屠尽我全族?

荣耀家族,云梦山庄,很了不起吗?招惹了后果会很严重吗?

本公子哪怕杀了你,云梦狂兵那老家伙还舍得取出荣耀令牌去天域求天杀了本公子不成?

流水公子冷笑之余又摆了下手。

瞬息之间,那道将李泽道保护起来的气息突然间变得暴戾起来,随即尽数化作无数把闪烁着寒芒的剑。

下一刻,那一把把长剑直接化作一场剑雨,朝着陷入暴怒状态的云梦溪倾泻而去。

云梦溪脸色剧烈一变,想有所反应,却是惊恐的发现竟然有一道恐怖的威压笼罩在他身上,使得他压根就无法动弹。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把把锋利的长剑在自己的瞳孔里无线的放大。

“我可是云梦山庄的云梦溪,你……你敢?”云梦溪吓得头皮剧烈的发麻了起来,声音都变了。

“公子小心!”

冯老更是无比恐惧,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滚落下来了,有心帮忙,身体却是仿若重达千金一般,竟是动弹不得。

同样,有一道强大的威压死死的压迫着他,让其沦为待宰的羔羊。

下一刻,剑雨完全将云梦溪包裹在其中,发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切割声音,仿若厉鬼呻-吟,恐怖至极。

这其中还夹杂着云梦溪那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剑雨所散发出来的那仿若来自九幽地狱的血红光芒,哪怕是李泽道,小心脏额剧烈的抽搐了起来,着实不忍心多看一眼。

在李泽道看来这是凌迟,甚至可以说是最高等级的那种凌迟。

足足半柱香功夫之后,这场恐怖的剑雨这才化为无形,被剑雨笼罩在其中的云梦溪终于再次现身,出现在不忍直视的李泽道内心却是无比舒坦以及胆子几乎都要被吓裂了的冯老面前。

却见云梦溪俨然变成一个血人了,更为准确的说法是,他变成了一具鲜血淋漓的骷髅!

他身上的血肉,竟是被尽数削了下来,早就化作了那血雾。

此时的云梦溪只剩下一具血粼粼的白骨,白骨之内,那令人作呕的内脏清晰可见。

云梦溪的那双眼睛依旧镶嵌在那里,却是仿若活人的眼珠子镶嵌在那骷髅头似的,看起来诡异恐怖。

这双看起来恐怖的眼睛,此时早就没有以往的那种骄傲,只有无比浓郁的恐惧,只有深入灵魂深处的痛苦,只有无穷无尽的绝望。

云梦溪没死,但是却是比死还要惨烈。

那一场恐怖剑雨非但下崽他身上,更是下在他的魂魄深处。

李泽道仅看了一眼,眼皮就剧烈的跳动起来,头皮发麻得异常厉害,压根就没有勇气在看第二眼了。

下一刻更是觉得自己的胃扭曲得异常厉害,酸水已经翻滚到咽喉里。

李泽道自然清楚,流水公子之所以如此摧残云梦溪,一方面是因为云梦溪说出那样的话彻底惹怒了流水公子。

梅圣姬说得没错,流水公子就是一个疯子,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变态,不是变态的话万万做不出此等折磨人的恐怖手段出来。

另一方面,流水公子这是在变相的警告他,千万别太过火,别随意借他的手,否则他会很不高兴的。

流水公子又摆下手,一道恐怖无比的气息一下子就轰在云梦溪身上,却是没将这血骨轰烂,只是将其轰飞了出去。

不过呼吸,流水公子那血粼粼血骨身躯重重砸在动弹不得的却又惊恐无比的冯老身上,两人同时倒地。

冯老面色苍白如纸,嘴巴一张喷出了一大口闷血。

“带上他,滚。”

显得相当平和的声音,在冯老耳旁响起,但是这样的声音在冯老听来,却是跟厉鬼呻-吟没有太大的区别。

冯老吓得都快晕死过去了,赶紧起身,硬着头皮抱起那具鲜血淋漓的恐怖血骨,慌不择路的逃离这个在他眼里甚至比那些混沌之地还要恐怖几分的山谷。

李泽道看着地上那触目惊心的鲜血,感受着弥漫在这空间那让人窒息的血腥,强行将涌到咽喉处的酸意吞咽了回去。

他抬起头来,看着正用阴冷目光看着自己的流水公子说道:“本公子什么时候才能比你还强呢?”

比流水公子还要强大,就意味着可以完全不将荣耀家族此等庞然大物放在眼里,更别说域府了。

到那时候,也可以完全不将流水公子这种在什么苍穹榜上留下名字的强者,放在眼里。

流水公子面色阴森至极,心想要不在制造出一场剑雨,将这只该死的蝼蚁身上的血肉全部都削下来得了。

比自己强之后,他想要做什么?

流水公子觉得,自己此举就是在帮自己培养一个强大的敌人。

要不,现在就杀了他?

李泽道一下子就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杀气的,着实吓了一大跳,赶紧从魂戒里掏出琵琶,弹拨了起来。

显得激烈的音符,一下子就充斥了整个空间。

流水公子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完全就被李泽道手中那又一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乐器彻底的吸引了过去,整个人的情绪,被他音符带动了起来,完全沉溺于其中。

流水公子仿若看到锣鼓战号齐鸣,无数强者呐喊厮杀的激烈场面。

李泽道手指停滞,音符戛然而止。

李泽道抬起头来看着流水公子,显得相当牛逼,傲然开口:“如何?”

流水公子从某种画面里惊醒过来,赞叹道:“这是何种乐器?你所弹奏的又是何曲?”

之前在梵音宫见到那名为钢琴的乐器之后,流水公子认为除了十大神器的情笛跟仙琴,天界任何乐器都不如那钢琴。

现在才知道,除了情笛跟仙琴,天界任何乐器都比不上这只蝼蚁所制造出来的那各种乐器。

流水公子都想将李泽道脑子劈开了,他想看看这只蝼蚁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竟然可以制造出如此多的乐器出来。

“这是我坐着坐着不小心就又制造出来的又一件乐器,我将其取名为琵琶。”

流水公子嘴角剧烈的抽了抽特么的这个无耻之徒没完了是吧?

“此曲名为《十面埋伏》,仍是本公子昔日坐着坐着,有感而发所创。”李泽道面色更是傲然了。

没错,本公子就是这么牛逼!

“十面埋伏!此曲甚是奇妙!”流水公子不吝赞叹,随即摇了摇头:“在音律一道,本公子何时才能比你还强?”

李泽道摆了摆手,说道:“这需要天赋,而且是逆天的那种。”

“……”

流水公子心想要不杀了他算了,何苦屡次三番受辱呢?

但是这乐器……这特么的!实在无法抵挡住此等诱惑啊!

……

云梦谷,云梦山庄。

云梦狂兵看着那具恐怖的血骨,哪怕这个拥有归一境下品修为的强者见过太多大风大浪了,此时脸上的肌肉却也不受控制的抽了起来。

那双眼睛瞪得滚圆老眼,目眦尽裂,流露出让人心悸的幽光。

云梦溪虽说忤逆他的意思,竟然对那种级别的强者如此不敬,最终招惹来杀身之祸,说不定也将给云梦山庄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终究云梦溪是云梦山庄年轻一辈最出色的弟子,是他最看好的孙子。

现在,如此出色的一个弟子,尚未来得及在天界发光发热便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陨落了,让人如何不痛心?不愤怒?

云梦溪那双依旧瞪得大大的猩红眼睛死死的看着云梦狂兵,流露出极大的痛苦以及浓郁的仇恨。

那已经变成血骨的嘴巴恐怖的一张一合,却是仅能发出奇怪的声音,压根就没办法说出完整的一句话出来。

云梦狂兵却是知道云梦溪这是想说什么,他说他很疼,他说他不想死赶紧救救他,他还说帮他报仇!

只是,这谈何容易?总不能动用荣耀令牌吧?

云梦狂兵无比痛心,你的确很出色,但是远没出色到让云梦山庄动用荣耀令牌的那种程度。

甚至哪怕是我遭遇何种大难了,亦不能轻易动用荣耀令牌!

深呼吸了一口气,云梦狂兵眼睛微微闭上,手却是抬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终极学生在都市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终极学生在都市 终极学生在都市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八百一十七章 血骷髅

9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