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第594章 番外 婷婷(四)

594.第594章 番外 婷婷(四)

张贤收到李毅的帖子,一时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忐忑,她收拾了一下就带着下人去了见面的酒楼。

李毅已经坐在包厢里等着了,正侧头看着外面的街道。

张贤看了李毅一眼就低垂下眉头,见李毅没有起身见礼的意思,心下就微沉。

她收敛心神行了福礼,“妾身张氏见过李大人。”

李毅的目光落在张贤身上,点头道:“夏太太不用多礼,请坐吧。”

李毅的长随站在他身后,张贤也贴身嬷嬷和大丫头也站在张氏的身后,两边的下人都没有退下的意思。

李毅正色的面对张贤,身子微微前倾,“对于张家与内子的牵扯,在下也知道一些,但内子并不希望两边有联系,只希望维持之前的状态,而你们张家十多年来也未找上门来过,只不知这次你们是何用意?”

张贤面色微变,没想到李毅这样开门见山,她思索了片刻,道:“李大人,人年纪大了就念旧,何况婷婷还是我们的血脉亲人,不管以前有多少纠葛,现在她祖母年事已高,她母亲也是将近五十的妇人,但婷婷对我们偏见颇多……”张贤很是无奈道:“那孩子见我们,连话都不叫我们说一句就把我们给打发了,她母亲伤心得不得了,前两天就离开南昌了。”

李毅并不为所动,甚至面色都没有变化一下,只是淡然的给她倒了一杯茶,推到张贤面前,嘴角微翘道:“夏太太,当初送婷婷回张家的是我舅舅的下属,婷婷后来也是跟着我舅舅的下属到了鸣凤村,张家想要打听婷婷容易得很,此前十九年,张家从未上鸣凤村找过她,更没有过问一二,怎么如今倒是想通了找上门来?”

李毅抬了抬手,压下张贤要辩解的话,道:“最重要的是,你们怎么就觉得你们只要来,婷婷就要原谅你们?”

张贤抓着裙子的手紧了紧,强笑道:“我们并没有强求婷婷的原谅,只是希望,希望她能看在她祖母年迈的份上回去看看……”

“这就是强求了。”李毅淡淡的道。

“……”张贤一时间被逼的说不出话来。

“夏太太,您回去吧,如果你们张家真的有为婷婷考虑,那么请不要再打扰我们的生活。”李毅直视着张贤的眼睛道。既然对方打算走亲情路线,而不是直接了当的提要求,那么,他就顺着他们的路走就是了。

张贤脸上一时间青白相错,艰涩的道:“李大人就不顾念一下亲情吗?”

“夏太太,不顾念亲情的是张家,当年我妻子不过才九岁,还是个孩子,你们既然断绝了关系,此时再找回来,那我妻子之前受的委屈与苦难算什么?”李毅毫不客气的道:“所以,若是为了这所谓的亲情,那么,你们不必再说了。”

张贤猛的抬头,“那若不止为了亲情呢?李大人,这次来南昌,我是有一件事要求婷婷和您。”

李毅脸上顿时绽开笑容,张贤觉得难堪得很,但一年的奔波早让她将脸皮磨厚,她顶着李毅讽刺的目光道:“我丈夫被冤入狱,还请李大人帮忙疏通一二,所需的花费我夏家会双手奉上。”

“这才是你们的真实目的吧?”李毅问。

张贤没回答,只是目光炯炯的看着李毅,李毅微微一笑,道:“夏同知是在信州任职,而我这儿是南昌,我能力再强也管不到夏同知那里。”

“李大人朝中有人……”

“可这并不是在下的职责,”李毅打断她的话,“何况,夏同知是真的冤枉吗?”

张贤面色发白。

“夏太太,看在婷婷的面子上,我可以请御史中丞上折尽快查清此案,至于夏同知是否冤枉,该判何罪却不是我所能干涉的,还请夏太太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嗯,顺便也告诉张家一声。”

张贤握紧了拳头,这和没有帮忙有什么两样?甚至还让丈夫更被动,至少之前这个案子还能往下拖延。

丈夫的确不是主犯,可他贪下的钱财也足够他砍头了,她找上门来就是想求李毅能帮帮忙将他头上的罪名抹除或是减轻。

李毅显然不想帮忙。

她想,若是她以婷婷的声誉相威胁会如何?

念头只是一起就被她压下了,婷婷显然毫无畏惧,而此时她的丈夫却很容易被利益拿捏在手中,李毅不是内宅妇人,怎么可能会被她威胁到?

张贤有些万念俱灰,此时只剩下哀求了,“李大人,我求求您,我夫君愿意将所贪的银子返还,只希望能减轻罪名。”

“夏太太,这是刑部的事,在下只是南昌知府,插手不到信州的,就算是在南昌,在下也会秉公处理,还请夏太太不要为难在下。”

张贤失魂落魄的坐在酒楼中,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一时悲从心起。

留在这里,不过是还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希望李毅能看在婷婷的面上为丈夫说一句话,之前虽然奔波,但好歹希望还在,现在见了面却是连最后一点希望都消失了。

“太太,李大人早走了,我们要不要回客栈?”嬷嬷小心的问道。

张贤目光愣愣的看过来,“我们回信州。”

“可是太太,如今已过了午时了,不如明天再走……”嬷嬷在张贤的目光下没敢再说下去。

“现在就去准备马车,我要马上回去。”

“是。”

张贤赶回信州,不过是想再见见丈夫,想想看还有什么办法。

张宁见两个儿媳先回来本已经不满,只是张大太太不理他的质问,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张二太太虽然面上恭敬的将南昌之事汇报了,却推辞了张宁要求她再去南昌帮衬张贤的事。

张宁气恼,拍着桌子道:“反了,反了,你们都反了不成?我说的话竟是一句也不听。”

等到张贤无功而返,张宁的脸色更难看了,“果然是没有教养的,连父母长辈都忘了。”

本坐在一旁闭目滑动念珠的张大太太睁开眼睛,道:“公公说什么?我家婷婷早就已经不在了,”张大太太脸上露出恶意的笑容,轻笑道:“说起来,还是您亲自让我家婷婷暴毙的呢。”

张宁见长媳公然挑衅自己,气得倒仰,一口气没上来就晕了过去,张老太太气得指着张大太太道:“把她轰出去,把她轰出去。”

张大太太冷哼一声,甩袖离开。她两个女儿现在都嫁出去了,两个儿子也都娶妻生子了,她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就只还欠婷婷的,剩下的日子就让她为她祈福吧,至于他们,当年害过婷婷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张大老爷就站在一边看着妻子,他知道妻子变了,但他却怪不了她,当年她温柔贤惠,对于家里长辈的决定惶恐无措,而自己比她还要软弱。

妻子总是在噩梦中醒来,他又何尝好过?

他总是在不停的假设,如果当初自己鼓起勇气站出来拦一拦,婷婷是不是就不用离开他们,可以在他们的羽翼下长大?

一开始的几年,俩人因为内心的煎熬都没敢去找婷婷,或者说,是他们下意识的逃避,等意识到婷婷一个女孩在外危险,生活不易出去找时,她已经在李苏两家的帮助下为一群孩子撑起了一片天。

因为胆怯,夫妻俩没敢出现,甚至在之后都很少再敢去打听她的消息。

他们是知道她嫁进李家的事的,他们都很放心,因为李家是好人,现在李毅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有出息,夫妻俩都欣慰无比。

现在,婷婷早已经挣脱了当年的牢笼,但他和妻子却越走越深,只能被困在其中,懊悔着,羞愧着。

看着混乱的中堂,张大老爷没有上前,以前对父亲的顺从在这一刻似乎变成了笑话。

张贤看看昏迷的老父,再抬眼去看倚靠在门边的大哥,她突然低笑起来,癫狂的道:“报应,这都是报应,一切都是报应!”

夏同知的案子到底没查明白,谁都知道他不是主使,只凭他一人还没那个胆子贪下修缮河道的银子,但这个案子总不能一直拖着,刑部就以现有的证据先给夏同知过堂定罪,先保留下证据,待以后有了进展再进一步。

这样,夏同知的结局也算定下了,张贤再没有功夫来缠着婷婷。

当然,这都是几个月后的事了,此时,李毅正拎着一包话梅往家里赶。

婷婷看到他手上的东西,就嗔怪道:“你怎么又买这个?孩子早生下来了,我现在不用吃这个了。”

李毅放在一边,笑道:“就给你当零嘴吃,每天吃上两三颗,要是不喜欢给下头的人吃就是,也不算浪费。”

婷婷抿嘴一笑,将东西收起来。

她喜欢吃话梅,之前是因为怀孕,现在孩子虽然生下来了,这爱好却没变。

她以为她没表现出来,但没想到李毅还是发现了。

惠平和惠安并排坐在凳子上做功课,见父亲和母亲之前气氛怪异,俩人就你撞我,我撞你的挤眉弄眼。

李毅回头来看见,就瞪了他们一眼,板着脸道:“你们怎么把功课带到这里来做?还不快去书房?”

惠平理直气壮的道:“我们要边写功课边照顾妹妹。”

惠安则道:“在这里写功课写得快。”

“我看是方便你们偷懒吧?赶紧给我去书房,吃饭之前要是不写完我就把你们最爱吃的一道菜收掉。”

两个孩子哀嚎一声,不情愿的收拾了东西跑去书房,离吃晚饭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婷婷在一旁看得直乐,抱着女儿道:“以后你可不要学你的哥哥们哦。”

李毅上前看了看女儿,亲了一下妻子的脸颊,道:“囡囡自然要比他们乖巧的多。”

“你就夸吧,小心把她宠上了天。”

“我女儿我乐意。”

夫妻俩依偎在一起一块儿逗着襁褓中的女儿,才三个多月大的孩子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们,不时伸手去抓他们的手指,一旦抓住就不松开。

PS:这是最后一章番外了,这本书到此全部完结了,姐妹们,希望大家阅读愉快,并且能够继续支持我,开了新书会通知大家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农家小地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农家小地主 农家小地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594.第594章 番外 婷婷(四)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