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境中的CEO和逆境中的CEO

顺境中的CEO和逆境中的CEO

过去,比尔坎贝尔经常对我说:本,你是我合作过的CEO中最优秀的一个。这话一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要知道,在我的公司濒临倒闭的那段时期,他的合作对象都是史蒂夫乔布斯、杰夫贝佐斯以及埃里克施密特这样的大人物。有一天,我在与他通话时谈到了这一点:比尔,为什么你觉得我是最好的?难道结果不重要吗?他回答说,很多CEO在顺境中表现得很优秀,也有很多CEO在逆境中格外出色,但是基本上没有哪个人在顺境和逆境中都能坚如磐石,可是你例外。

据我自己的估计,过去这些年里,我只在顺境中当过三天的CEO,剩下的8年几乎全都是举步维艰的日子。回想起那段岁月,我仍然心有余悸。当然,我不是唯一有过这种经历的CEO。Foursquare的创始人丹尼斯克洛利曾对我说,他每天都会想起逆境中经历的那番挣扎与紧迫。对于许多高科技公司而言,这种状况一直都存在。

举例来说,当年埃里克施密特卸任谷歌CEO一职,由其创始人拉里佩奇继位时,新闻媒体一度将焦点放在佩奇是否有能力充当谷歌的门面这个问题上,因为与能言善辩、为人活络的施密特比起来,佩奇要腼腆内向得多。尽管这样的分析不无趣味性,却没有抓住问题的要害。对于谷歌来说,施密特不仅仅是一个封面人物。作为谷歌在和平年代的掌门人,他带领公司在10年间完成了最重大的科技业务拓展。而拉里佩奇却恰恰相反,是他带领谷歌走入了竞争的时代并使自己成为公司在逆境中的大管家。这对谷歌乃至整个高科技领域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什么是顺境?什么是逆境?

所谓企业的顺境,是指在某一阶段,企业在核心生产领域具备强大的竞争优势,且该领域的发展呈上升态势。在这个阶段,企业的工作重心是拓展市场,进一步巩固现有实力。

而在逆境中,企业面临的是生死攸关的威胁。这些威胁的源头各不相同,有些是因为竞争,有些是因为宏观经济状况的变化,还有些是因为市场的变化、供应链的变化等,不一而足。安迪格鲁夫就是一位经历过逆境的优秀CEO,在其著作《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中,格鲁夫精彩地阐述了那些导致企业陷入困境的各种诱因。

顺境发展模式最经典的例子莫过于谷歌公司为提升互联网的网速所做的贡献了。作为搜索引擎业的巨头,谷歌公司坚信,提升网络速度是增加收益的关键,因为更快的网速可以使用户进行更多的搜索。这个思路清晰的业界领头羊将重心放在了拓展市场上,而没有仅仅停留在与同类公司的竞争上。其经历可以算作逆境发展模式的典范。20世纪80年代中期,在来势凶猛的日本半导体生产行业的威胁下,格鲁夫大胆放弃了英特尔公司的内存生产,这是它的核心产业,而其80%的员工都服务于这个产业。

在企业由顺转逆的过程中,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同时期要采取截然不同的管理方式。有趣的是,多数管理学书籍都在探讨如何在顺境中当好CEO,极少提及逆境中的管理策略。这些书都会涉及一些基本的管理原则,比如不能在公开场合让员工下不来台。而安迪格鲁夫则反其道而行之,他曾在一间坐满了人的屋子里对一位迟到的员工说:我所拥有的唯一财富就是时间,而你却在浪费我的时间。为什么CEO们在管理方式上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呢?

公司处于顺境时,领导者必须最大限度地拓展现有机会。因此,他们的管理策略是以推动全方位、多层面的创新与贡献为重心。相反,当公司身处逆境时,领导者拼尽全力也要一发命中目标。能否走出逆境完全取决于领导者能否有效地完成使命。

史蒂夫乔布斯重返苹果之际,公司已经岌岌可危典型的逆境。他需要的,是所有人围绕中心使命,有效地执行他的决策,除此之外的任何个人想法都要靠边站。而谷歌在占领搜索引擎市场的龙头地位之后,采用了顺境模式的管理策略。公司鼓励创新,甚至要求每一位员工将20%的工作精力都放在研发新项目上。

顺境与逆境中不同的管理策略会由于恰当的运用而产生同样良好的效果。它们各不相同,所以CEO们的管理方式也是各成一派。

顺境中的CEO和逆境中的CEO

顺境中的CEO沿着常规的路径向成功迈进,而逆境中的CEO则跳出常规来争取突围。

顺境中的CEO放眼于宏观前景,授权下属去做细节性的工作;而逆境中的CEO视细节如生命,唯恐因细节的疏漏而影响全局。

顺境中的CEO会搭建逐级递增的大型招募机构,而逆境中的CEO会在此基础上成立负责遣散人员的人力资源部。

顺境中的CEO会花时间营造企业文化,而逆境中的CEO则通过逆境本身来界定企业文化。

顺境中的CEO常备有应急预案,而逆境中的CEO常常得孤注一掷。

顺境中的CEO凭借天时地利有备而战,而逆境中的CEO往往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顺境中的CEO尽量做到文明有礼,而逆境中的CEO常常有意说脏话。

顺境中的CEO认为竞争犹如隔岸之火,不会波及自己;而逆境中的CEO认为竞争就是伸进自家院墙的魔爪,危险近在咫尺。

顺境中的CEO志在拓展市场,而逆境中的CEO志在赢得市场。

顺境中的CEO能容忍员工因为努力创新而产生的小偏差,逆境中的CEO则对此绝不姑息。

顺境中的CEO总是心平气和,而逆境中的CEO几乎都用高八度的嗓门说话。

顺境中的CEO竭力弱化矛盾,而逆境中的CEO总是竭力让矛盾升级。

顺境中的CEO总是广开言路,而逆境中的CEO总是独断专行。

顺境中的CEO会确立有风险、有创新的宏大目标;而逆境中的CEO则忙于真刀真枪地迎击对手,顾不上看那些纸上谈兵的顾问们写就的管理学大作。

顺境中的CEO通过员工培训来确保他们的工作满意度和职业发展,而逆境中的CEO通过员工培训来教会他们如何在竞争中不被踢出局。

顺境中的CEO会放弃那些没能在业内占据领先地位的产业,而逆境中的CEO还没奢侈到把生意分成三六九等的程度。

CEO可以兼具两种管理能力吗?

CEO们能不能手握一把尚方宝剑,在顺境和逆境中都能游刃有余呢?

可能有人会说,我在逆境中的管理是成功的,而在顺境中的表现却是失败的。约翰钱伯斯能够出色地带领思科公司在顺境中发展,但是在遭遇劲敌Juniper和惠普之后,他的表现却差强人意。史蒂夫乔布斯则展现出典型的逆境管理风格,他于20世纪80年代辞去苹果公司CEO一职,在公司平稳发展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缺席,直到10多年后于危机时刻重返苹果,尽情施展他的一番雄才伟略。

我认为CEO在顺境和逆境中都有可能有所作为,但是难度很大。掌握顺境和逆境中所需的不同的管理策略,意味着你必须深谙管理之道,清楚自己什么时候该坚持,什么时候该妥协。

要知道,管理学书籍大多是由那些管理顾问创作出来的,他们的观察和研究多半以公司平稳发展期的情况为基础,因此,书中描写的主要是顺境中的管理经验。事实上,除了安迪格鲁夫的著作,我还没见到哪本管理学书籍能教你如何在逆境中当好CEO,就像史蒂夫乔布斯和安迪格鲁夫那样。

回到起点

其实,少许的逆境模式恰恰是谷歌在完成管理权交接后持续发展的根源。在给所有的谷歌产品刻上个性化烙印的过程中(例如,安卓操作系统的问世,谷歌眼镜的诞生),佩奇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起到了极佳的促进作用。有时,你需要在管理中添加一点儿逆境模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传记纪实 创业维艰·如何完成比难更难的事
上一章下一章

顺境中的CEO和逆境中的CEO

82.35%
目录
共3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