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她是朕的皇后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她是朕的皇后

黎明月从二楼走下大厅,所有的人都是石化的状态。

这样的目光他早已习惯,出了客栈就向皇宫的方向走去。

左岩说的果然没错,那些训练有素的侍卫将皇宫围了三层,层层都是铁甲加身,手持长矛,这只是他看到的,恐怕他看不到的还有更多。

看来要想进到皇宫里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黎明月心中自有一番打算,没有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

左岩一直跟在黎明月身后,看到主子如此,他也难受,他真不明白主子为何要为凤姑娘做到这种地步。

主子再怎么对凤姑娘好,她也是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用感情回报。

主子这是何必呢?

“主子打算何时潜进宫中?”左岩问道。

黎明月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收起你的心思,我一个人去,你留在客栈不许跟着。”

“主子……”

“不用说了,就这么定了,人多反倒容易暴露目标。”

他当然知道左岩的心思,只怕是知道他何时动身,左岩定会先他一步进宫打探。

夜微凉,浓如墨。

念语宫,凤轻语终于将之前心血来潮,中间有搁置很久的小肚兜给绣好了。

虽然比不得宫里绣工精致的绣娘,好歹是她的一番心意。

“小姐,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叶秋拿过凤轻语手中的小肚兜,仔细端详,缺失比之前的那个好了太多。

小蝶有些心虚,小姐还说要跟她比划死,不过她只绣了那一天便再不可碰一下。

“那是当然,本小姐只是不想绣,真绣起来你们都比不过。”

凤轻语呵呵笑,毫不谦虚的夸赞自己。

门外,轩辕璃夜驻足,听见里面的笑声,蹙眉。

她从未再他面前笑得这般开心。

猛地推开门,轩辕璃夜踏进来,身后的门因他的大力而不停摇晃。

叶秋和小蝶目光一凛,跪在地上,“参见皇上。”

“出去!”

“是!”

叶秋和小蝶起身,担心的看了小姐一眼,他们似乎觉得皇上的心情不好,脚下却不敢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屋子,还不忘将门关上。

“因为何事笑得这般开心?”

语气冰冷,亦如之前你。

凤轻语将手中的东西拿给他看,“今天才将小肚兜个绣起来,明日得空了再为你绣荷包。”

荷包?

他怎么会带那种东西?

轩辕璃夜走过去,坐在凤轻语的身边,手自然而然的拿过她手里的东西,“这是你绣的?”

可真丑!

不过他每说。

“嗯,以前夫君还夸我绣的十分好看,缠着我非要我帮你绣一个荷包。”这话她可没假说。

轩辕璃夜微怔的样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夫君喜欢什么颜色?”

凤轻语知道他喜欢穿墨色的衣袍,她总不能绣一个黑色的荷包吧,想想都觉得好笑。

“紫色。”

他几乎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

凤轻语低头看着身上的衣服,“是这样的紫色吗?”

她也喜欢紫色,所以她的衣裙大都是紫色的。

轩辕璃夜才发现她身上穿的正是紫色,压下心中的疑惑,只应了一声。

凤轻语立刻就在针线篓里挑拣不同颜色的丝线,想着绣些什么好,璃夜是皇上,最好还是要绣龙。

不过以她的绣工,绣龙恐怕有些困难。

轩辕璃夜夺过她手中的东西,不愿让这些琐事占据了她的心思。

“明日跟朕出宫一趟?”

“出宫?去哪里?”凤轻语疑惑不解。

轩辕璃夜抱起她走到床边,“明日你就知道了。”

凤轻语躺在床上思索,如果可以她不想他离开皇宫,这里就像是一个小小的牢笼,将他们圈禁在此,出了皇宫,她总怕事情不似自己想象中那样。

“为何还没入睡?”

轩辕璃夜侧过头,看着她。

借着外面清冷的月光,凤轻语能够清楚的看清他的每个表情,“今天下午已经睡过了,不是很困。”

她最近也不是十分瞌睡。

所以此刻正精神着。

“不是很困?正好。”

“什么正好?”凤轻语微怔。

轩辕璃夜翻身,眼神幽暗,血红的眸子在清冷的月光下尤为可怖,他俯身,唇落在她的耳侧,用很沉很磁性的嗓音说道,“我想要你。”

凤轻语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只是在通知她,并不是询问她的意见。

手下的动作毫不犹豫,甚至带着几分急切的扯开了她的衣带,将她所有的衣衫剥落,扔在地上。

炽热的吻像是雨点般落了下来,细细密密,从她的颈间滑落一直往下蔓延。

凤轻语眸子闪动了一下,看来不依着他他是不会罢休的。

“你轻些……”她的声音轻若细蚊。

火热的舌钻进的她的口中,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大手用力的抚着她的腰身,激情的火花在寂静的夜晚燃烧。

那醉人的芬芳几乎吞噬人所有的理智。

轩辕璃夜就像是着了魔,不肯停歇的要她,理智渐失,却仍记得不能伤她分毫。

与此同时。

皇宫的一个角落,一道黑色的人影悄无声息的进了宫,直奔念语宫的方向。

身形隐在黑夜中,黎明月一身夜行衣,带着银色面具,在皇宫中穿行,自从腿好了之后,他一直苦练武功,如今已是个中佼佼者。

如他所料,他虽进得了皇宫却进不了念语宫。

念语宫外的侍卫更加的密集,每个三步就是一人在守卫,实在没有丝毫的空挡,他到底该如何进去,顿时犯了难。

黎明月的身子隐藏在一座假山后,借着月光仍旧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轩辕璃夜是万万惊动不得。

这可如何是好。

黎明月一直注意着那些铁甲侍卫的动向,看了一眼天边,子时已经快要过去,这些侍卫也该交接了。

可以趁着交接的空挡潜进念语宫。

连老天都在帮黎明月的忙,不远处打更的太监吆喝几声,立刻就有大批的侍卫前来换岗。

黎明月正好藏在一处假山的缝隙之间,月光根本照不到他的位置。

一队侍卫路过他身边,最后一人路过假山的时候,黎明月快如闪电,伸手捂住那侍卫的口鼻将他拖进假山中。

侍卫的双手不停地比划,挣扎,黎明月一个手刀劈在他的身后。

所有的侍卫都走了,黎明月才拖着那人从假山后出来,一路急掠,躲过层层侍卫的巡查,飞出了皇宫。

宫外。

左岩正心急如焚的等在原处。

主子本来是让他在客栈里等候,他实在不放心,可又不敢贸然进宫扰了主子的计划,所以只能在主子回客栈的原地等候。

老远就看到了主子的身影,左岩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主子,申请进行的可顺利?”

黎明月见左岩在此就猜到了他可能是不放心。

“念语宫守卫森严,我进不去,不过有了此人兴许能打探到消息。”黎明月将背上的侍卫扔在地上。

左岩一看此人的衣着就猜到是宫里的守卫。

他拿出一瓶药膏放在那侍卫的鼻子上轻晃了几下,侍卫悠悠转醒。

双眼猛地睁大,四处打量着,才知道方才那个黑衣人袭击他,现在已经出了宫。

一把银亮的刀横在此人的脖子上,黎明月踩在他的胸膛上,语气清冷,“说,念语宫如今是什么情况?”

念语宫?

那不是皇后娘娘的住处吗,此人到底是谁,为何打听皇后娘娘的事情?侍卫的心中千思百想。

刀子又逼近了他的脖子一寸,“说!如若不然,你的命就留在此地!”

黎明月现在没有心情跟此人周旋。

那侍卫吞了一口唾沫,“我说……我说,念语宫如今的情况除了皇上谁也不知道,我等只能在念语宫外巡逻,不可踏进念语宫一步,若有违者,杀无赦!”

他根本就不知道念语宫的情况,让他从何说起。

“好汉饶命,我……真不知道。”他几乎是带着哭腔说的。

黎明月的眸子凝聚,手下的力度却是重了几分,“那轻……皇后娘娘呢?”

“皇后娘娘……我这几日在念语宫外巡查的时候,并不曾见皇后娘娘出来过,所以不知……”那侍卫战战兢兢的说道,生怕刀剑无眼,一不留神自己的小命就没有了。

凤轻语这几日确实没有出过念语宫,也难怪侍卫不知道她的消息。

黎明月拿下刀,飞踢一脚,那侍卫便昏了过去。

“此人说的话应该是真的,看来轻语的处境……”

黎明月收回刀,转身往客栈的方向走。

“主子,属下以为凤姑娘应该是无事,若是出事了,该是早就传了出去,现在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见黎明月皱着眉,左岩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轻语应该还在念语宫。”

可是他不见她一面,总归是不放心。

左岩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过去的侍卫,“主子,那侍卫不杀了,等他醒来会不会向别人高密,到时只怕主子会有危险。”

他不能留任何对主子不利的隐患。

黎明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月亮,摇头,“不会,第一,那个侍卫没有见过我的样子,就算他说了也无人知道事是我做的,第二,他自己失职让人捉了去,此事若是传了出去,轩辕璃夜不会留着他的命,他才不会这么傻。”

他就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没有杀了那人。

回到客栈,黎明月只是休憩了片刻就醒来了。

原因是左岩暗中守着宫门,得了消息,说是轩辕璃夜离了皇宫,凤轻语应该也在马车上,他当然坐不住。

马车里。

凤轻语睡得正香,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一旁的轩辕璃夜无事可做,双眸只锁在某人的身上,昨夜,她确实累着了,虽然他未完全尽兴。

若是让凤轻语知道了他心中的想法,定会气得牙痒痒的。

睡了好大会儿,直到周围的嘈杂声渐渐大了起来,凤轻语才皱着眉醒过来。

愣了有三秒钟,她才发觉自己是在马车上。

“夫君,我们这是去哪儿?”

见她醒了,轩辕璃夜别过脸去,随手拿起一本书,“到了自然知道。”

凤轻语看着他冷酷的样子,也懒得再多问,毕竟问了他也不会说一个字。

起身,撑着自己酸疼的腰,她的眉皱得能夹死苍蝇,心中不知将某人骂了多少遍,搁在以前,他哪儿会不顾及她的感受。

肚子也有些饿。

凤轻语抿唇,看了他一眼,“我的婢女呢?”

“朕将她们留在皇宫了。”他不喜欢看着那些人围着她转。

凤轻语顿时气了,“那谁伺候我?”难不成让他亲自伺候,想想都觉得不可能。若是平常也就罢了,她怀着孕,很多事情不方便做。

轩辕璃夜见她气鼓鼓的样子,不说话。

随即马车停在一处客栈门前,轩辕璃夜下车,顺便将凤轻语抱下来。

她身子酸软,挣扎不得才被他一路抱进了客栈,一个眼神,身边的侍卫立刻上前吩咐了店小二一声。

瞬间,整个客栈的客人全部被清空,掌柜的更是吓得跪了地。

红眸,墨袍。

虽然他没有见过皇上,但是这样的标志只有皇上才会有,顿时脸色苍白,想要逃离。

侍卫站在掌柜的面前,“立刻吩咐厨房,做一桌上好的膳食,皇上和娘娘要享用,若是慢了,仔细你们的脑袋。”

凤轻语这才知道他是带她吃早膳,心中的怒气瞬间消散了几分。

不过用个早膳而已,用不着这么大费周章吧。

不仅把客栈的人都赶走了,还将掌柜的、店小二吓成这个样子,实在是罪过。不过那侍卫确实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果然是璃夜培训出来的。

片刻的功夫,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精致的菜肴,小粥,还有各种点心。

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这么多的东西实属不易,估计厨房的师父也是被逼得急了,毕竟现在的轩辕璃夜太过可怕。

稍有不慎,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凤轻语低头喝粥,看着轩辕璃夜也在慢条斯理的吃着,跟以前一样优雅。

“夫君,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这样霸道,你看那些人的目光,都是惧怕,这样不好。”她不想他成为别人眼中恐怖的人。

轩辕璃夜周身的气息,瞬间冷了几分。

啪!

筷子拍在桌上上,格外的响。

跪在地上的掌柜的,店小二浑身一颤,差点尿了裤子。

他们不知又是哪儿招惹了皇上。

轩辕璃夜血眸盯着凤轻语,“朕做事,轮不到你说!”声音比之任何时候都要冰冷,将凤轻语浑身的血液都凝结了。

扔下筷子,轩辕璃夜起身出了客栈,直接踏上马车。

凤轻语苦笑一声,她都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看着轩辕璃夜吃剩下的半碗粥,她垂下眼眸,低头吃着手中的包子,却是怎么也吞不下去,像是有什么梗在喉咙一样难受。

一口一口,像机器一样嚼着。

身后一片浓重的阴影袭来,凤轻语转头看见轩辕璃夜正站在她的身后。

他眸中复杂的神色她看懂。

“用个早膳用的这样慢,你倒是有本事,竟然让朕等着你!”

“我又没有让皇上等我。”凤轻语低头嘀咕了一句,继续慢慢吃自己的,嘴角却是微微扬起。

他到底是担心她的。

轩辕璃夜索性坐在一旁,等着她。

凤轻语可以说吃得格外的漫长,每一口都细嚼慢咽,像是故意拖延时间。

她本来就是故意的,这样的感觉她喜欢。

轩辕璃夜虽然不耐烦,却也没有说什么。

一顿饭终于吃完了,凤轻语抚着肚皮,吃得格外高兴。

“吃完了就上马车,一会儿误了时辰,朕饶不了你!”

轩辕璃夜站起身,就等着她。

凤轻语摸了摸肚子,抬头看着他,“我吃的太饱了,走不动了。”意思很明显,她需要免费的“软轿”。

一只手臂横过来,凤轻语立刻腾空而起。

轩辕璃夜抱着她上了马车。

隐在人群中的黎明月恰好看到了这一幕,心猛地一抽,却是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滋味,堵得难受。

原来轩辕璃夜真的变了。

他比以前更加嗜血,无情,就算是这样,轻语也不愿离开,依旧愿意在他怀中笑。

如此,他还有什么不死心的。

马车已经走远。

左岩看了一眼,又转过头看着自家的黎明月,“主子,我们还要继续跟着吗?”

他们亲眼看到了,凤姑娘很好很安全,轩辕璃夜也没有将她怎样,而且她还怀了身孕,主子也该死心了。

黎明月低沉着眸子。

“先看看他们去哪里吧。”反正他也无事,反正他来了东璃。

左岩似乎叹了口气,主子到现在还惦记着凤姑娘。

轩辕璃夜带着凤轻语来了郊外的军营。

这是飞鹰骑驻扎的地方,凤轻语之前已经来过,“夫君来这里做什么?”

轩辕璃夜挑开马车的窗帘。

“当然是亲自查看他们训练的如何,这些士兵可是我东璃的精锐之师,保东璃帝业千秋万代当然需要他们,朕的宏图霸业也需要他们。”

轩辕璃夜看着宽阔的校场,霸气的说道。

凤轻语的心中却是有些后怕,幸亏如今已经天下一统,否则以璃夜现在的心思估计整个天下都会不得安宁。

若是以前,他根本不会将天下放在眼里,更不会担心东璃千秋万代屹立不倒的问题。

他果然还是变了许多。

“你怎么不说话?”

“我认为皇上说的对。”为避免他再出况状,她只能如此说。

轩辕璃夜笑了,他就知道她是懂他的,果然不假。

蒋飞虎正在校场上训练新一批的飞鹰骑,侧眼时看到一辆奢华的马车,一眼便认出了那是爷的马车。

飞鹰骑的军营是一个完全封闭的训练基地,对于外界的任何消息他们还不知道。

当然不知道如今的轩辕璃夜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轩辕璃夜。

蒋飞虎飞快跑过来,走到马车旁。

“恭迎皇上。”

轩辕璃夜走下马车,顺便将凤轻语抱了下来。

蒋飞虎这才看见凤轻语,立刻道,“参见皇后娘娘。”

“免礼。”

蒋飞虎看到轩辕璃夜血红的眼眸时,瞬间愣神了,军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到底是强大的,只有一瞬便恢复如常。

“你就是训练飞鹰骑的将军?”轩辕璃夜问道。

蒋飞虎更加迷惑了,爷怎么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

“正是。”虽然如此,但还是压下心里的疑惑,回答了。

轩辕璃夜飞起一脚,踹在蒋飞虎的胸膛上,蒋飞虎被踹倒在地,嘴里一阵腥甜。

“太弱!”

丢下两个字,轩辕璃夜继续往前走。

凤轻语看着倒在地上的蒋飞虎,有些担心,这个时候,璃夜正在一旁,她也不便解释什么,只能凭蒋飞虎自己领会了。

蒋飞虎咳了几声,从地上起来。

刚好看到凤轻语的目光,他也是心智过人,心中有了几分思量。

轩辕璃夜一直走到校场中央,看着场中一群精神抖擞的士兵,他们穿着银色的战甲,胸前刻着威武的雄鹰,比宫里的铁甲侍卫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参见皇上!”

全部的人跪地,洪亮的声音响彻云霄。

“你们,全部来,朕要看你们真正的实力。”

场中的飞鹰骑愣了,他们没听错吧,在场的少说也有两三百人,皇上就是厉害,可双拳难敌死守啊。

“你们是没胆了?若是如此,全部离去,飞鹰骑中不需要废人。”

轩辕璃夜站在中央,眼扫四方,有着睥睨天下的气势。

士兵的志气一下子被激起来了,他们还不信这么多人打不倒皇上,只要皇上不追究他们的责任就是。

不知是谁先飞起与轩辕璃夜对打,所有人一拥而上,目标仅仅是轩辕璃夜一人。

凤轻语却是一点儿也不担心轩辕璃夜。

她反倒有些担心那些士兵,她怕那些激起了璃夜的杀心,再造成血流成河的场面。

所以她的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墨色的身影,心高高的悬起。

蒋飞虎悄悄走到凤轻语的身后,轻声说了一句。

“皇后娘娘,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情况以后再说,璃夜他如今失了心智不记得任何人,你让手下的人都机灵些,不要随意招惹。”

此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凤轻语只是寥寥数语让蒋飞虎明白意思就好。

说话的时候,轩辕璃夜已经将场上所有的士兵都打趴下。

所幸没有人死亡。

凤轻语彻底松了一口气。

“你们,太弱。”

轩辕璃夜冷冷地说道。

他的身后倒了一堆人,颇为壮观。

那些士兵都叫苦连连,他们每个人的身上几乎都被轩辕璃夜打上了,起初还以为皇上是在开玩笑。

现在他们算是知道了皇上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

简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军营里自然没有金碧辉煌的宫殿,有的只是驻扎的营帐。

不过轩辕璃夜的营帐也堪比一般富人的府邸了,里面应有具有,就连御书房里常用的书架这里都摆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凤轻语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向来知道轩辕璃夜是个会享福的,以前是,现在,更是。

“传膳!”

早晨从皇宫出来的,如今已经快到晌午了。

侍卫亲自端了菜肴上来。

轩辕璃夜不知在想着什么,对于眼前美味的菜肴竟然视若无睹。

凤轻语识趣的没有多问,只低头吃自己的。

用过午膳,轩辕璃夜将上午那些训练的飞鹰骑全部聚集在校场中,他负手而立,站在高台上。

“现在,你们自行分成两队。”

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飞鹰骑还是快速的分成两队,站成两排。

“很好,你们现在两两对打,至死方休,活下来的人继续留下这里!”他倒要看看他们的真正实力到底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至死方休?岂不是要逼得他们杀死自己的兄弟。

大家在一起训练了几个月,早就有了感情,彼此之间就像亲兄弟一样,他们无论如何也下不去那个手。

若是比试可以,但杀兄弟的事,他们不能做。

“怎么?当朕的话是耳旁风?”轩辕璃夜扫了他们一眼,血红的眸子尽是蔑视,“既然如此,那就都去死!你们的家人也因此会受牵连,到底怎么做划得来,你们自己考虑,朕可没有太多的耐心。”

邪肆的唇角微勾,仿佛在看一场戏。

蒋飞虎远远地就看见到校场上的情况,心中不由一凛,他不知道爷为何会变成这样。

“娘娘,还请您劝一劝皇上,他要让那些士兵自相残杀!”

蒋飞虎顾不得许多,直接到营帐里找凤轻语。

凤轻语端着茶杯的手猛地一顿,里面的水险些洒了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爷下令,让飞鹰骑分成两队,让他们自相残杀,活的人才能留下来。”他着急地说道,这会儿,估计已经开始了。

凤轻语站起身,出了营帐,果然看见校场那边尘土飞扬。

轩辕璃夜正站在高台上,看着他们的动作。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已经答应了她不再随便杀人吗?上午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变成这样。

凤轻语加快脚步走到轩辕璃夜身边。

注意到凤轻语过来了,轩辕璃夜的眉豆没皱一下,眼睛一直盯着台下的士兵,似乎对于他们的表现不甚满意。

“夫君不是答应我不再随意杀人吗,又为何下这样的命令。”

这不是逼得他们不得不杀吗。

对于凤轻语所说的话,轩辕璃夜不以为意反倒轻笑,“你可见朕杀人了?”又不是他亲自动的手,自然算不得他杀的。

又道,“朕这是在训练他们的实战经验,若是不用真刀真剑,他们如何会提高实力。”

凤轻语看着场上的那些人,他们谁都不愿意真的下狠手,他们都是讲义气有血有肉的人。

她不愿再看下去,也知道自己劝不了他,索性转身离开了。

回了营帐,她拼命的安慰自己,轩辕璃夜的做法或许没有错,她前世被训练成杀手之前也是这么真刀真剑的与人拼杀过来的。

她也杀了不少人。

或许是现在心境不一样了,才会有些接受不了。

闭着眼睛,逼着自己不去想那些。

军营的侧边忽然一阵异动,凤轻语猛地睁开眸子,“谁!”

一个白色的身影窜到她的面前,凤轻语正准备还手,那人开口。“轻语,是我,明月。”

此人正是前来的黎明月。

凤轻语停手,虽然他一身白衣,戴着银色的面具,凤轻语还是认出了,他是黎明月。

“明月?你怎么在此?”

她的首先反应就是千万不能被轩辕璃夜发现了。

“我是到东璃来办事,听说了轩辕璃夜的情况,有些……担心你,所以就前来看看。”他轻声说道。

凤轻语以为他是在东璃巡查天下第一庄的产业,却不知他是特意为她而来。

“不过,你来看我也就罢了,为何戴着面具?”

黎明月笑了,“这不是为了方便行事吗?”

他总不能说是怕别人认出他来。

黎明月想了一下,到底还是打算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轻语,你若当我是朋友,就听我一句劝,跟我走吧。”

在凤轻语错愕的目光下,他继续说道,“方才的事情我都看到了,轩辕璃夜已经不是以前的轩辕璃夜,他迟早会伤害你。”

现在还真是杀别人,或许有一天就会将刀放在轻语的脖子上。

轩辕璃夜似乎根本不将轻语的话放在眼里。

“轩辕璃夜的眼中已经看不见任何的东西,他依然成魔。”黎明月的脸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虽然凤轻语看不到面具后的表情,却能猜到。

她皱着眉,虽然璃夜确实如他所说,但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他不好的言语她就是会难受。

黎明月犹豫着伸手,拉着她的胳膊。

“轻语,你就跟我走吧。”

营帐外一阵脚步声,凤轻语的心顿时紧了。转身对着黎明月,“你的好意我知道,但是我是不会离开的。”

轩辕璃夜挑开帘子走了进来,与此同时,黎明月从后面离开。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

凤轻语此刻正站在离软榻不远处的桌边。

“没什么,就是渴了,过来倒杯茶。”以他的性子,若是知道她见了明月,估计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轩辕璃夜走近桌子,拿起桌上的茶杯,倒了一杯茶。

眉头微蹙,“这里可有人来过?”

“蒋飞虎来过,他是来找你的,见你不在又走了。”凤轻语说完,走回软榻上坐下。

轩辕璃夜轻啜了一口茶,“他?来找我何事?”

“兴许是为了飞鹰骑的事,不清楚。”

她此话也不算说谎,因为蒋飞虎确实来过营帐。

轩辕璃夜血红的眸子一寒,盯着凤轻语,“不是他,还有其他人!”

他的耳侧一阵异样,身形一闪,已经从营帐的后面冲了出去,凤轻语的心中已经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只能期盼明月已经离开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外面已经传来打斗的声音,黎明月怎么可能是轩辕璃夜的对手,她不免担心。

“你到底是谁?来此有何目的?”轩辕璃夜飞快出掌,黎明月根本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手的,他的掌风已经扫了过啦。

砰!

不过一招,黎明月就被打倒在地。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轩辕璃夜的实力到底到达了怎样的地步。

恐怕是别人修习一辈子也无法抵抗的。

轩辕璃夜飞快的出手又补上一掌,手却在中途停了下来。

只因凤轻语挡在黎明月的面前,“你不能杀他!”她回头看了一眼黎明月,就知道他已经受了伤,“他是我的朋友,此次不过是来看我。”

“你为何要瞒着朕?”

他凝眉看着挡在身前的凤轻语,胸腔里的怒气越来越盛。

她竟然敢欺骗他,甚至用身体挡在别的男人面前,这个认知几乎让他发狂,眼中的血红越凝月深,仿佛要滴出血来。

连凤轻语看了也不免心里一阵发颤。

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璃夜杀了明月,明月是无辜的。

“我怕你生气,才会瞒着你。”凤轻语走近他,握着他的手,“不要杀他。”

这个女人竟然不让他杀了那个男人,怎么可能。

轩辕璃夜随手一甩,他的理智已经被怒气吞噬,丝毫没有想到凤轻语怀着身孕,哪里经得住他的力气。

凤轻语立刻向后倒去。

“轻语,小心!”

千钧一发之际,黎明月从地上跃起伸手接住她的身子,才避免她摔倒在地上。

轩辕璃夜反应过来时,眼眸虽然沉了一下,当他听到那个男人叫她轻语,手还放在她腰间的时候,彻底疯狂。

一把将凤轻语拉过来。

“她是朕的皇后!”

只是他一个人的。

所以,今天,这个男人必须死!

凤轻语才刚从方才的惊吓中回过神,心里一阵慌乱,她抚着肚子,还好孩子没事,若不然她定然要心痛死。

“今日,朕一定要杀了他!”

凤轻语已经完全乱了方寸,她不知该如何做才能让轩辕璃夜止住怒气,更加不知道该怎样才能保住明月一命。

轩辕璃夜飞起,一掌已经运集了千钧之力。

他要让这个男人从此消失。

凤轻语闭着眼睛,催动意念,控制住轩辕璃夜的身体,将他定住,随即凤尾银针自袖中飞出,刺入他的穴位。

然后,收回意念。

虽然她只用了不过三秒,脸色已是苍白了许多。

轩辕璃夜倒在地上,眼睛看着凤轻语,充满恨意,“朕要杀了你!”

说完,昏了过去。

银针上,凤轻语已经涂抹了最强劲的迷药,以轩辕璃夜现在的实力,估计只有三个时辰的效力。

她早猜到会有这么一天,她为了保护孩子自然要留些手段。

本以为不会用在他身上,却没想到……

泪眼朦胧,凤轻语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轩辕璃夜,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转身,扶起地上的黎明月。

她现在却是不得不离开了,轩辕璃夜醒来一定会杀了她,为了孩子,她必须离开。

“明月,能不能帮我将宫里的叶秋和小蝶接出来,还有通知木雨他们一声。”凤轻语现在十分疲惫,说话都得费些力气。

她怕轩辕璃夜醒来后见不到她会迁怒叶秋小蝶,还有木雨她们,毕竟是璃夜知道他们是她的丫鬟和侍卫。

轻叹了一声。

她恐怕等不到速风了,也等不到爹娘了。

“好,我立刻让左岩去办。”

“多谢。”

黎明月轻咳了一声,扶着凤轻语离开军营。

方才的事情,蒋飞虎已经知道,他立刻派人去雇了一辆普通的马车,让凤轻语他们离开。

凤轻语看着蒋飞虎说道,“帮我照顾好他,有消息立刻向我汇报。”

黎明月方才车帘,让她靠在软垫上休息。

虽然他不知方才轻语是如何做到让轩辕璃夜动弹不得的,可是她的疲惫他是看在眼里的,自然也就没有多问。

现在最主要的是离开帝都,离开东璃,不能让轩辕璃夜找到轻语。

“轻语,我们可以先回天下第一庄,方才轩辕璃夜并未见到我的容貌,自然不知我是谁,回天下第一庄是最安全的。”

毕竟那里机关重重,一般人根本就进不去。

就算轩辕璃夜找到了,也能保轻语的安全。

“听你的。”

凤轻语闭着眼睛靠在车壁上。

黎明月看出了她的伤心,不舍,可是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她,毕竟此事算是因他而起。

出了帝都,左岩带着叶秋和小蝶站在城外,旁边还有一辆马车停着,还有木雨,两只手,一手扶着奔雷一手扶着烈电。身后还站着一个尚斌。

一帮人,像逃难似的。

他们好歹是当当四大护法,却落得如此地步,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见凤轻语的马车过来了,叶秋和小蝶上凤轻语的那一辆。

知道他们主仆在一起,轻语的心情会好些,黎明月走下马车,骑上马。

木雨则是和奔雷、烈电他们上了另一辆马车,毕竟他们二人的内伤没有痊愈,骑不得马。

“小姐,你没事吧?奴婢还以为你……”叶秋几乎是带了哭腔。

那个左岩,说话也不说清楚,害的她们以为小姐出了事。

“我没事,不用担心,休息一会儿就好。”

凤轻语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淡淡道。

见她脸色苍白,叶秋和小蝶依旧担心不已。

马车外,黎明月说道,“快些启程,不能在耽搁了。”

T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耽美同人 璃王宠妃之绝色倾天下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 她是朕的皇后

100%
目录
共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