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陪她上玄武

第七章 陪她上玄武

鱼水之欢匆匆而逝,今日的赵观星兴致并不高,他合衣而起一步步走向窗柩处,信手一推窗户自两边打开,便可见闯窗外残阳如血,崇山峻岭连绵而去,视线的尽头是那浩瀚无垠的繁华帝都!

床榻上的凝华真人见赵观星眺望山外,轻轻揽了霞帔披在身上,步履轻盈走过来自身后将赵观星拦腰抱住,额头轻轻依偎在他的肩头,低声道:“遥哥,没事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万无一失!”

赵观星浓眉紧蹙长叹一声道:“想必这时候太子府和将军府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咱们这边你也要尽早安排,轩辕望一死,龙骧军虎符握在我手中,我才能踏踏实实的睡一觉”。

凝华真人松开了赵观星的身子,不悦道:“难道你还想我去陪那老色鬼不成,明日定要叫他死掉,到时候我们的儿子坐拥整个大夏江山,你我才能快活!”

赵观星沉声道:“也不知和左无邪讨价还价我们有几分胜算,只怕等博一登基,这老家伙又妄想染指帝国”。

凝华道:“左无邪心大的很,只怕一个大夏皇朝他还不看在眼里,等这边一消停,盟威道的道统势必席卷整个帝国,我看左无邪接下来就要对付西漠的和尚和南源的妖精了,你可别忘了,那五岳封天阵法已经不堪一击了,到时候只要中荒的妖魔出来,可够他应付一阵子的”。

赵观星若有所思道:“为今之计,也只有先迎合这老贼,再图东土了”。

凝华道:“可不是吗?浑水摸鱼,坐山观虎斗可是我们遥哥最喜欢干的事儿,有谁会相当东土燕国隐世不出的帝王此时正将这大好江山尽收眼底,燕国的老祖宗忙活了好几辈子的事情,现在看来也抵不过遥哥儿十年的功夫”。

赵观星神色一敛正色道:“若非我燕云赵氏数十辈耕耘,也不会有我赵逍遥今日,如今燕祖那边久久没有消息传来,多半与左无邪有关,事不宜迟,我们必须赶在左老儿回过神来,先将大夏皇朝收入囊中,成败在此一举,凝儿你不可大意,尤其是山上那个人一定要除掉”。

凝华一抿嘴唇道:“杜鹃出手,你还不放心吗,他手底下可还没有过活人呢”。

赵观星道:“的确,杜鹃是一把利剑,可我近日心有不安,总觉得那人还活着,便有变数发生,你要知道嫣然和师尊可都败在他的手里”。

凝华道:“不错,此事我会亲自督查,逼不得已我会上山一趟,你也别太担心,毕竟在山上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

赵观星摇头道:“不,今日轩辕望必须死,免得夜长梦多”。

“放心吧,我都准备好了,今日你我都在这正元道太阴峰上,谁又敢将太子府的袭杀与你我牵连在一处呢,况且今晚杜鹃也去了,遥哥儿你还不放心吗?”

凝华说着嘴唇轻轻搭在赵观星耳畔,胸前一双雪兔饱满起伏,言下已是*微微,渴望至极,香气袭来,赵观星由不得身子一挺,转身将美人横抱出去……

便在这斜阳落尽、夜幕西来之时,帝阳城东南太子府已燃起了熊熊大火,惨叫声、厮杀声连成一片,千年古殿倏然间化为尘烟烬土!

那倒在血泊里的孤胆老臣,忘记了伤痛,忘记了身后塌落倾覆的宫殿楼宇,目光死死地望向帝阳宫,含着血水低语道:“殿下,只要你活着,这大夏便还是轩辕的大夏!”

只是他不知道他此番设下奇谋,拼死护主,留着一个假的太子认人袭杀,那真的太子此时却也无路可逃……

轩辕望像是发疯了一般,在阡陌纵横的大夏皇宫地道中仓皇奔走着,但无论他逃向哪里,他都知道自己身后的那人如影随形,他是逃不掉的,可是他不想死。

“你是谁?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是太子,将来大夏的皇帝,你不能杀我……”

轩辕望披头散发发疯似地嚎叫着,回头望去,漆黑如墨的甬道里空空如也,可他清楚地听到似有在耳边说,我要你的人头!

“你背后要杀我的人是谁?你叫他来,我和他说,我什么都能给他?荣华富贵、仙丹妙药,什么都可以……”

忽的他不跑了,他猛地回过头去,在他眼前的路口出现了一抹水蓝色的流光,那流光渐渐炽盛起来,映出一道人影,一把长剑!

刹那!他瞳孔睁大到了极点,他认出了那把剑,那把他做梦都想拥有,那把曾放在大夏皇朝宝库最高层中五一无二的剑,那把傲视天下的神兵,那把人皇祖爷爷手中饮血千里、伏尸百万的神兵,那把蓝凌、帝尊!

“不!这不可能!”轩辕望的嘴唇在渗血、在颤抖,最近他听到了这把剑的消息或者说关于那个人的传说,他叫六剑剑魔,他的第六把剑便是轩辕人皇曾经的佩剑蓝凌帝尊,他与妖王桑陌在昆仑大雪山决战,拿出了这把剑,用的是人皇的杀伐大术,凌天决!

轩辕望看不清那人的身影,只是眼前的水蓝色的流光愈发炽盛,他惊恐的吼叫起来:“六剑剑魔,我知道你!你不能杀我!别人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恍然间,他清晰地看到了那人冷峻的脸庞,那白皙的如画一般的冷酷脸庞,还有最后那一抹水蓝色擦过脖颈的流光!

“你错了。我不是六剑剑魔,我叫杜鹃,你的护卫不错,逼我用了五把剑,我有个习惯,杀人时用过的剑从不用第二次,你有幸见到了它”,杜鹃说话的时候,轩辕望自头颅处分成了两半。

杜鹃很巧妙地接住了坠落地头颅,一眨眼消失不见,他轻轻的离开,仿若来时一样。

接下来他要去的地方叫玄武山,他熟悉那里的一草一木,而现在,他要去杀个人,那人叫荆叶,听说很难缠,当然还有两个人他不想再见。

无月夜,云淡风轻,星辰万盏,玄武山的山道透着沁人心脾的凉意,刚好可以洗去他身上的血腥气。

他像是羽毛一般轻盈,黑色长衣好似张开的翅膀一般,几个纵跃之间已将一段段山道甩在身后,玄武山十万里天道,于他不过只在举步之间,不过今夜他走得可一点也不快,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他必须要见到那两人了,那两个曾对她无比关爱呵护的人,那两个亦师亦友的人,他不想与他们刀剑相见,所以有些犹豫,不急着上山。

思绪很久远,像是眼前的飞瀑,他蹲在崖畔下意识地洗着他的六把剑,一边下意识的盘算着与他们动手自己用那把剑才好,思索间他抬起头向着山上望了望,忍不住自语道:“鸯,你手中的剑可曾放下,你曾说一个剑客若是有一日丢掉手中的剑,便与死尸没什么区别,那么你呢?鸳,你的七香夺命针是否也在山上,若是你敢淬毒,那说不得我要用第五剑无痕了,不过这一次你们也休想见到帝尊”。

杜鹃狠狠说着,颇有些孩子气,与他冷峻白皙的脸庞格格不入,忽的他的目光落在了山道上,像是发现了什么,而后低声念了一句:“是她?”

两字还未落地,他的人已出现在了目光所及的山道上,长风如舞,风冷似刀剑剔骨,那一袭纤弱的身影踉踉跄跄的似乎就要倒在那里。

他回头向着山下望去,粗略一算,这三万里天道,那女子已然过半!

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杜鹃有些心慌。

眼见着那人就要跌倒,素来冷血的他不知为何下意识的便冲了上去,那纤弱的几乎奄奄一息的身影就这般凭空落到了他的怀里。

他的心愈发慌了,有些手足无措,然后他木讷的扯下自己的外袍裹在她身上,双指并拢便向着她输送元气。

那女子倒在他怀里,倒不曾昏厥过去,反倒眼眸瞪得大大地望向他先是一阵惊喜,忽而又有些落寞,欲言又止,最后便只剩下三个字:“你是谁?”

杜鹃微微一愣,下意识的答道:“是我,你忘了我了,我们见过的”。

“见过的?”那女子若有所思,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与眼前这个长得和妖帝云主一般男子会有过交集。

杜鹃猛地摇了摇头,跟着道:“那时候,你还小”,说完这句,又补充道:“我也小,在大夏的皇宫里,我杀了人,你照看过我的”。

“我照看过你?”身上真正暖意传来,轩辕若双顿时恢复了几分生机,忽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便道:“你是说,你是那个小太监?”

杜鹃连连点头,忽而又摇了摇头,详装镇定道:“我不是太监”。

说这话的时候,他白皙的脸庞微微泛出红晕,好像这件事很令他高兴来着。

轩辕若双还躺在他的怀里,暖暖的,跟着道:“你都长这么大了,还是个小白脸,生的可真好看”。

杜鹃不知如何搭话,他本来就不擅长说话,只有面对他的剑,他才有千言万语。

漫漫山道,偶然遇到了一位熟人,轩辕若双一下子来了神气,追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问完这句,她豁然开朗,微微一笑道:“哈,我知道了,你是来寻宝的对不对,一定是听多了那些牛鼻子的话,我告诉你,山上可没有宝贝,只有一群无聊的人,还有一位……”

说到此处,轩辕若双神色透出些许落寞,话锋一转道:“小太监,你可别听信了谣言,这山路危险的很,你上不去的,快快下山去,还能好活几十年”。

杜鹃一怔,随即道:“我不怕”。跟着又道:“走,我背你上去”

轩辕若双微微一呆,被已被杜鹃背在了身上,一步十丈,直上玄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黎天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黎天记目录 黎天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陪她上玄武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