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1章 封界十萬年!(終)

第1821章 封界十萬年!(終)

「聶天!」

這一刻,有無數道目光,彙集在他身上!

「啊!」

突然間,天地間至強的那些存在,便驚叫起來。

眼前的聶天,他們只是凝視着,時間稍稍久一點,便覺眼睛刺痛,腦海都一片渾沌。

猶如,去參悟他們鑽研的大道至理,生出晦澀難懂,不可捉摸的感覺。

望着聶天,如仰望大道,如膜拜法則。

那是一種無比玄妙的體悟。

陷入困境的趙山陵,黝黑的眼瞳,驟然如黑洞深陷下去。

眼瞳內,一點極深極深的黑色光爍,倏然一亮。

僅僅一霎!

趙山陵轟然巨震,以略顯狼狽的姿態,尖叫:「本源!還是黑暗本源!」

轉世為人族,在魂魄的印記覺醒之後,納黑暗魔氣入丹田,締結出魔丹的他,無需黑暗血脈,也能嗅到黑暗本源的氣味。

聶天身上,或者說靈魂、血脈內,赫然就存在着黑暗本源的氣息。

這讓他茫然地,生出了錯覺,「聶天,你……是在它的幫助下,以黑暗大道又成就為至尊?」

聶天旁,有黑玄龜,有狂暴巨獸,連那五大邪神散逸的,都是黑暗氣味。

那些,原先的血脈,本就對應着黑暗。

趙山陵也因此而誤認為,渾沌中的那片黑暗,可能放棄了董麗,轉而造就聶天,成為另一個黑暗之王。

「呵,你再看呢?」

聶天微微一笑,身上散逸的氣息,瞬間變幻。

他這具未顯出源生之體的身子,時而身披璀璨星辰,時而金光燦燦,時而寒冰徹骨,時而似流淌著時間能量,時而又彷彿在體內穴竅,開闢出一片片微小的空間……

這是,比起當初的乾魔大尊,更徹底的變化。

在場的所有人族強者,獃獃望着聶天,都有些失魂落魄。

他們之中,有如袁九川般,修雷霆大道,有游奇邈般,修火焰、寒冰力量,也有祖光耀之類,感悟星辰至理。

可幾乎所有人,都在聶天的身上,感應出他們畢生追求的大道!

彷彿,眼前的聶天,就是他們的終極大道!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

「不可能!在一個人身上,不可能集中如此多的屬性氣息,且每一種都對應着本源,為道之至強!」

「我一定是生出錯覺了!」

那些人族的神域、聖域強者,得了失心病般,喃喃低語。

「少主!」

雷魔袁九川,目光熾烈,喝道:「我能有今日一切,都拜少主所賜,少主你不贊同魁首提議,可是有別的想法?」

此言一出,議論紛紛的眾人,突然回歸現實。

他們強行逼自己,不再想剛剛產生的感悟,都一瞬不移地看來。

留八階以下,斬之上的異族,從而確保人族至高無上的地位,乃滅星海秦堯的方針,也是他們權衡之後,點頭同意下來的策略,聶天難道要推翻?

「所有人族,回歸人界。人界,才是人族的歸宿。至於墟界,靈界,十萬年內,人族不可涉足。」聶天漠然道。

「什麼?」

「為什麼?」

「憑什麼?」

四大古老宗門的強者,頓時炸開鍋,梵天澤差點暴跳開來。

但,待到他們看到聶天背後,尹行天、俞素瑛、血靈子,還有狂暴巨獸、黑玄龜和五大邪神后,又都強行冷靜下來。

「少主,您?」袁九川也呆了。

「聶天!」趙山陵喜不自禁,「為何?」

墟界的魔族、白骨族和冥魂族族人,也茫然失措。

「這,就是新的規矩,不論你們同意與否,就是如此。」聶天平靜地說道。

此話一落,天生巨變!

湧入墟界的,在魔族、冥魂族、白骨族領地散逸開來,掠奪靈材,燒殺搶掠的那些二流宗門的鍊氣士,忽然間靈魂失控。

在那些人族鍊氣士周邊,有空間縫隙綻裂,他們似牽線木偶般,靈魂被強佔地,茫然不知地一一踏了進去。

不論是什麼境界,都沒絲毫還手之力。

而人界,隕星之地的幻空山脈中,條條綻裂的空間縫隙內,被甩出了一道道身影。

皆是人族族人。

那些人族族人,不久前還在墟界,在靈界,在滅星海和死星海活動着,卻莫名其妙,瞬間被丟在此地。

七星界海。

坐鎮於此的,神火宗和御獸宗的聖域強者,忽然發現海島內,通往墟界的界門,無聲無息地爆滅,化為漫天的光雨。

「界門爆碎!」

與此同時,在死星海和滅星海之間,人族和靈界、墟界接壤之地,忽有燦燦光河,似由刀芒凝鍊而成。

光河內,流轉着時間和空間之力。

如隔絕兩片天地的屏障,令人界和墟界,和靈界之間,再難通行。

有修為通天者,看到刀芒從墟界白骨族領地劃出,橫跨無垠虛空,直接於那兩處出現。

滅星海。

秦堯和聶瑾兩人,駕馭著虹彩舟,就要入墟界。

刀芒,攜帶時光和空間之力,驟然於此變化為一條絢爛光河,將滅星海到墟界的必經之路,都給擋住。

「魁首!這,這是少主之前釋放的力量啊!」

雪魔看着那條光河,感受着其中的力量,輕聲喝道。

「小天回來了!」聶瑾喜極而泣。

秦堯虎目深處,有點點星芒,璀璨而出,他望着眼前的,令他都不敢逾越的光河,暗自動用神力,以魂魄嘗試着,去聯繫星辰本源。

很快,就有了回應……

秦堯猛然一震,周身突然有星光,如沙河流淌下來。

他靜靜地,站了一會兒,便點了點頭,輕聲說:「一切,都依你。」

話罷,他揮手,示意虹彩舟掉頭轉向,然後下達命令:「從此刻起,十萬年內,墟界和靈界被封閉。我們,不再涉足兩界。」

「魁首,為何?」

「即使,不將那些異族趕盡殺絕,我們也要霸住墟界和靈界啊!」

「魁首,發生了什麼?」

滅星海的那些邪魔外道,都在嚷嚷,顯然很難理解。

秦堯並未給出解釋。

……

死星海深處,有眾多殘存的古獸族、擎天巨靈,御動着星河古艦,四處躲避著人族的追擊。

物換星移,時空倒轉般,他們忽然就發現,他們已被送往靈界和死星海接觸之地。

而那裏,則是莫名地,多出一條絢爛的光河。

由時間和空間之力,匯聚而成的光河,隔絕至尊之下,所有的強大生靈!

一艘殘破的獸骨戰艦上,失去血脈的冰鳳斯黛拉,忽聆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那聲音,在她的靈魂響起。

她聽了一會,忽朝向寂星海那邊,以鳳鳴嘶嘯。

寂星海,乃靈界和墟界連通之地,並未被隔絕封閉。

冥冥中,有一隻手,允許兩界異族互通。

「冰鳳大人,怎麼了?」

「從今以後,大家不必繼續躲藏,告訴所有族人,我們可以回家了!」

「大人,我們豈能回家?」

「人族,已無法踏入。進入的那些人族強者,都被驅逐,被拋回人界。就連我們靈界,遺失的天地能量,也將慢慢地,再次匯聚。」

冰鳳斯黛拉,如此說道。

她銀白眼眸中,有淚光泛出,她在心中輕聲說:「謝謝,謝謝你聶天。」

……

墟界。

梵天澤等人族強者,看着聶天取出那柄,將靈界血父斬殺的時空之刃,劃出了兩刀。

兩刀,分別落向滅星海和死星海,刀光凝成天地屏障,隔絕兩界。

那兩刀,展現出來的神奇和恐怖,比聶天在幽暗之地轟殺靈界血父,不知道玄妙厲害了多少倍。

至尊級別的靈界血父,都能被斬的魂飛魄散,如今更強的一刀,三界何人能擋?

本來還想要一個答案,要聶天交代一二的,都噤聲不語。

「不相干的,都走吧。」

聶天趕蒼蠅般,揮揮手。

只見人族那些聖域級別的,不屬於四大古老宗門,包括四大古老宗門的,連人帶領域,都飛入綻裂的空間縫隙。

那些空間縫隙,乃趙山陵開闢,本是溝通墟界隱僻之地。

可在那些強者逸入的那一霎,空間縫隙就突現奇變,導致人族的那些來客,直接就從墟界,未跨滅星海,未跨七星界海,順間落回人界。

三界壁壘,無垠空間,只在聶天彈指之間。

便是精通虛空力量,打造出虛空境的趙山陵,便是虛空靈族歷史上,最強大的族長,都做不到。

然而,聶天卻信手拈來。

隨着那些人族的族人,一一被送離,這一塊還剩下的,只有那些最頂尖的強者。

或四大古老的決策人,或游奇邈、雷魔之輩,還有便是趙山陵,墟界三大族碩果僅存的幾位大尊。

眾人噤聲。

聶天所展現出來的,超越所有至尊,比靈界血父和生命古樹不知恐怖神秘多少等級的統治力,震撼了所有人。

天地眾生,望着他,都自然而然想要匍匐在此,向其膜拜。

連在場的神域後期,大尊,也只是憑藉着大毅力,剋制着內心這樣的衝動。

怎會這樣?

古往今來,何等存在,能達如此高度?

他們有心追問,想得到一個答案,可偏偏都在沉默。

「好好看。」

聶天伸手驀然地,劃出第三刀,刀光頃刻間,似化作貫穿未來的,一條最玄奇莫測的溪河。

溪河流淌著,最神秘的,乃時光之力。

但內部,又混雜着更多的,其它本源的氣息。

一幕幕畫面,就在其中浮現。

呈現的畫面,彷彿是未來,又彷彿是聶天的推演,是他感悟到的,即將發生的事實。

畫面中,失去血脈的異族眾生,因至強消逝,淪為奴役,再也無法威脅人族的霸主地位。

未等那些異族,尋找到新的修行方式,強大起來,就被人族紛紛滅掉。

終於有一天,所有異族絕跡,僅剩下沒智慧的蠻獸還能活下來。

人族,則是在墟界、靈界落地生根,人族恐怖的繁衍能力,失去天敵之後,就此爆發。

三界中,越來越多人族出現,越來越多人族成為鍊氣士,浩瀚的人族族人,無處不在。

人族族人,蝗蟲般,密密麻麻地在任何一個沒死寂的域界星辰出現。

他們吞吐著天地能量,將天地初開起,三界孕育的所有天材地寶,都開墾採摘一空,使得靈脈斷絕,域界星辰,接連死絕。

在眾人眼中,失去天敵的人族,猶如病毒般,在三界擴散,瘋狂繁殖。

直至,三界的千萬域界星辰,都淪為死星。

人族內部,永遠都在相互廝殺,那些激烈的衝突,廝殺,殘酷血腥程度,比這次對異族的清洗還要誇張。

人族自己,毀去了自己,也毀去三界萬域。

畫面末段,天地間皆成為灰色死寂。

「看明白了嗎?」

許久后,在眾人還在沉默時,聶天再次開口。

尹行天緊了緊衣襟,道:「很冷。那個群星暗淡,一片死寂冰冷,再無生機,再無活力的未來,真的很冷。」

莫珩輕輕點頭,「看明白了。」

連梵天澤,都臉色陰鬱,道:「那,就是最有可能的未來?」

「我沒插手的話,我推演的未來,就是那個樣子。」聶天認真地說,「沒有天敵的人族,掌控三界的人族,比墟界的異族,還要恐怖千萬倍。人族,在沒有外力干涉,沒有外敵時,會毀滅一切。」

眾人再次沉默。

「回吧。」聶天輕道。

梵天澤、游奇邈之類的,人族的佼佼者,似被聶天一言蠱惑,主動進入那些綻裂的空間縫隙。

就此消失。

「趙山陵,是為人,還是為魔,你自行選,選了,就不能改變。」聶天道。

「我留在墟界。」趙山陵表態,他知道這個決定一下達,十萬年內,都不可更改。

「好。」聶天點頭。

「你,究竟成了什麼?」莫珩道。

尹行天,趙山陵,都愣愣地看着他。

「成了什麼?」聶天愕然,「我也說不清,可能是天地規則的最終制定者,所有本源的意識集合體,我……也是在尋找答案啊。」

「都各自回去吧。」

他輕呼一聲,尹行天、俞素瑛之類,去了人界。

五大邪神,逗留於墟界。

閻魔大尊,還有炎龍阿加斯,則是去了靈界。

狂暴巨獸和黑玄龜,分別在滅星海和死星海,最為恐怖的地區浮出。

聶天,則是去了靈界。

他在靈界木族域界出現,一落入,所有枯萎的植物,靈草,樹木,就神奇地再次發芽。

木族的域界,因他到來,再現生機。

靈界,也神奇地,時空逆轉般,從廣袤無垠的星海內,再次滋生出繁雜而又混亂的各類能量,那些能量又能被域界星辰納入。

天地能量的歸流,使得萬千域界星辰,重燃生機,再現活力。

「十萬年時間,望你們以全新的方式,站在人族面前,有正面對話的資格。」聶天輕聲呢喃,「十萬年後,兩界解封!」

所有曾經的異族至強,人族神域,不論在何處,靈魂都聽到了這個聲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域之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域之王 萬域之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21章 封界十萬年!(終)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