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往常一樣)

第一百四十五章(往常一樣)

第一百四十五章

271

湖聲,通往臨湖小築廚房的路上。

「蘇曉,聽說你每日都有機會接近掌門,不如和我們師兄弟說一說他的喜好,你要是這樣做了,我給你臨澤城最好看的胭脂,不然我就讓其他婢女好好欺負你。」

幾個男弟子圍住小姑娘。

「若是付曉回來,我們會不會被罵?」

「你怕他?我可不怕。同為二脈,他難道比我厲害那麼多?」

說着那名男弟子取出湖聲長劍,在曉曉姑娘耳邊響起刺耳的雜訊,讓她捂起耳朵。

「我聽說啞巴對於聲音格外敏感,也許你說了我會開恩讓你聽一聽我們的劍鳴!」

「停下。」錦繡從廚房跑出來。

「不過是個小雜役,也來管閑事?」

「你若是不走,我就和湖聲所有的下人都說一遍你做的惡事,名聲遲早傳到掌門耳里。寧惹閻王,莫惹小人,這句話你還沒聽過嗎?」

272

「謝謝你,小風哥哥。」曉曉用手語向他比劃。

錦繡大概明白她的意思。

蘇曉這小丫頭從小就被伺候掌門的嬤嬤收養,時常自由出入掌門在望湖山頂的小院。等到大些時候,就開始幫忙,最後更是攔下給掌門送東西等等小活計。

平日裏有大量空閑時間,因為是啞巴不愛說話,就幫大家做各種事情。人們也愛和她說些心事,成了所有下人里最受歡迎的人。

至於錦繡,也就是小風,人勤快又長得乾淨好看,做起事情又快又好,溫和的像世家大家的公子,也很受歡迎。

兩人很快發現彼此的優點,總是呆在一起。

對於錦繡來說,曉曉就像是他的親人一樣,錦繡天生的懂得她比劃的手勢。對於一個曾經的瞎子來說,手語也許是一種更直觀的語言了。明明知道仇人就在不遠的地方,偏偏還要壓抑自己,這種感覺讓他覺得奇怪。

時間沒有讓他的仇恨消失,但是卻讓他更有耐心。倘若真的做到了,他反而會覺得迷茫。錦繡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還是錯。

把復仇當作人生和命運的人,該是多麼的凄涼。他是錦繡,即便死去的是愛着他、他愛着的父親。他清楚的明白。

但沒有人知道,蘇曉的手語是舒掌門暗中教授的。

「你看小啞巴又在跟着小風了,以後叫她小尾巴好了。」

「小啞巴,你不會是想當小風的小媳婦吧?」

「小啞巴快來,你別老纏着他了。」

「你看曉曉和小風兩個孩子多好。」

……

日子像三月的車馬,載着春風一去不返。

如今是四月,芳菲盡的時候。

小風似乎真的是小風,平平凡凡,和其他普通人一樣的普通。

但他經常接住幹活時的便利接近那些練劍的弟子,看他們出劍,看他們比武。

偷聽湖聲那些師叔師伯的指導。

掃台階的落葉時,給弟子們端茶送水時,替他們拿劍時。

錦繡偷偷學到太多東西了。

比如湖聲弟子又專門的劍音學室、養劍學室、藏劍閣。

養劍真的是一門學問,不同的劍鞘,劍油,磨劍石都有選擇,讓錦繡對着自己的劍有些羞愧。

藏書閣里還會有劍的結構解析,甚至普通湖聲制式劍的結構圖譜,打造方法。

小風能看到,是因為他們這些人的命和湖聲聯繫在了一起,一輩子被束縛在了這裏。而即使泄漏出去也沒關係,法不傳六耳,那些前輩高人辛辛苦苦的努力,都是一代代的延傳,門派真傳的奧秘不會輕易讓你知道的。

那些形形色色的弟子們會研究出各種稀奇古怪的劍音出來,有些甚至讓人頭痛欲裂,而有些則是美妙絕倫卻無半點殺傷。

又有意思的一位弟子和錦繡的關係很好,因為這位弟子不老實的學習那些能匯聚脈力的劍招,不好好琢磨劍上音竅的改動,而是把劍真的當作樂器,琢磨出好幾套劍譜。

與其說是劍譜,不如說是幾首曲子。

也只有錦繡和曉曉會笑着看他在那裏自舞自樂。

273

「小風哥哥,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啞女曉曉穿着淡黃色的衣裙,比着手語,然後拉着錦繡往外跑。

兩人在灌木林里穿行,望湖山並不算太大,兩人只不過是到了一處隱蔽處,這裏是在樹林灌木的掩映中,一處小斷層。

這裏有一個破損的古井,可以看到潮濕的苔蘚和水滴匯聚,腳下甚至也是滑膩的石塊。

「你帶我來這裏時幹嘛?」

「嗯?你是來帶我聽音的。」

錦繡按照曉曉的指示閉上眼睛,那些從破碎出流出的水,滴落在不同的石頭凹槽里,發出幾種叮叮噹噹的水滴聲。自然又神奇。

當然七音落井台這裏算是很難找很荒廢的地方了。

湖聲派有專門的回聲石,弟子們喜歡到這裏練劍,能更清晰感到劍法里蘊含的力量。他們也好更快的運用招式調用脈力來護住自己的耳竅,感應每一招每一式力度的應用。

曉曉帶着錦繡去了很多聽聲的地方,比如望湖山上的一處亭子能夠感受到湖風的吹拂,八角的亭翼也會發出嗚嗚的響聲。

藏劍閣的劍有一些很奇形怪狀,被組合到一起湊成一個編劍之鐘,只是敲一敲就會讓錦繡能感受到他們的震動。

還有灶房的聲音,切菜的聲音,洗衣的聲音….

已經說不清是曉曉帶着阿風,還是阿風帶着曉曉了。

274

「你在煎藥?」

「給誰?」

「你病了么?不對,這味道里的藥材都是治內傷,活血化淤,降噪生肌之類的。我其實一直很好奇你把葯都送給了誰。」

曉曉把他拉住,只好告訴他。手指了指望湖山頂。

「掌門?」

「阿風哥哥,你說掌門的病會不會好?」

小風皺眉。

「從藥量來看,其實越來越嚴重。我想要知道,他還有什麼表現嗎?」

「有啊,那次我看他吐血,但是我一點也沒辦法。」

曉曉哭着,看起來非常難受,她把腦袋放到小風懷裏。

對不起,錦繡的心裏充滿抱歉。

小風和錦繡同時閉上了眼睛,不敢看曉曉。

275

「聽說你和一個小風的雜役走的很近。」

「一定是嬤嬤說的。」

「她也說很喜歡這個年輕人。」舒聽懷躺在躺椅上,緩緩的搖動着。看起來一點事情也沒有。然後淡淡的開口,「這樣吧,你告訴他,如果他想學武,我破例答應他入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錦繡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錦繡刀 錦繡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五章(往常一樣)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