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十一章 思念人

第三百十一章 思念人

今朝的“凌云派”,大势趋向衰退,九峰之上共分正、魔、鬼三道,如此形势极为不利,怕只怕魔道与鬼道联手,攻下凌云,再战天下其他正道门派,那么终将天下大乱、世道变迁,生灵涂炭,一切不可转圜。

今日的“秋水峰”,被淡淡雾气笼罩着,却是有教人赞叹朦胧之美。

只见二道人影落往“秋水峰”,由于雾气所盖,倒是看不清楚具体落在何处。

清幽筑,出现了二人身影,二人步伐轻巧,在门口处驻足,不贸然打扰筑中之人,礼仪至上,杜秀道:“秋水峰门下大第子杜秀,得知高人击退鬼道邪徒,前来拜访,还请侠士现身一见。”

过了片刻,不见有任何回应,二人面面相觑,疑惑不解,不知是没有听见还是刻意不见?

“杜师姐,来都来了,也不必多礼多拘,我们直接进去一见便是,再说了,此乃秋水峰,你我更是此系弟子,是主不是客嘛。”说罢,丁许带前进去。

“哎……”杜秀未及叫住,只好随后进去。

筑中依然如初,绿水映荷花,水阁路桥通。

二人边寻边问,筑中除下寂静,更无其他人语声。

杜秀纳闷万分,道:“清幽筑是本峰主领之地,二位侠士不在此处,又能在何处?”

丁许稍作思忖,道:“师姐,大侠定然不喜高位,清幽筑是本峰主地,高处不胜寒嘛,人家可能一步都没踏入清幽筑中。走,跟我走,他肯定在那里!”

杜秀半信半疑,不知丁许有何见得,便罢跟随而去。

第子宿舍区,几排房子错落有序排着,令人不禁又想起当初的时候。

丁许与杜秀并没有每间房子去找,丁许则是带着杜秀来到一所房子后面,躲在一旁树后,盯着那扇窗。

这个情景,仿佛再一次呈现,不过只有丁许心中清楚。

不久,窗子被打开,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在窗处逗留片刻,又去观看屋中其它摆设。不到半柱香,他又逗留于窗处。

他这是在干什么?房中每一处,每一物,甚至每一角落,他都没有放过,睹物思人!

“狂煞他……?!”杜秀不禁轻声惊语,隔着淡淡雾气,她依能一眼认出。

丁许忙“嘘”,示意不要出声,却还是未能逃过对方的耳朵。

“什么人?”只闻窗处传来话声,那人影已于窗中消失。

“杜师姐,快闪!”丁许心知他定是追了过来,忙不迭拉着杜秀逃跑。

辗转几个弯,已离“秋水峰”山门不远,二人更是加紧脚步,只要踏过门庭界,即可御剑而去。丁许心中只怨茹心主座,前不久在秋水峰上设了御剑禁制,若不然早就御剑而去了。

门庭一侧,一位身着红裳的倩影,悠然自得坐在一块假石上,听到二人脚步声,转过脸来,无奈摇摇头,略显等的不耐烦。

二人不得不停住脚步,犯于进退两难地步。

花零起身走上前,边道:“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秋水峰的大弟子和小弟子,跑的真慢,本姑娘都等好一会儿了!”

这话把二人听得耳畔热乎乎的,尤其是“大弟子和小弟子”,丁许本想大声反驳,但抬眼一见,不紧道:“你是香缥绫?好久不见啊!”

杜秀同样认为,义愤填膺,直言不讳道:“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女贼,盗了先龙剑派的龙灵元珠,而间接造成先龙剑派破灭,现在想来,也不足为怪了,魔道贼子,人人得而诛之,若是郁师兄碰上你,便可亲手替先龙剑派的师兄弟们报仇!”

花零脸色一冷,道:“首先,本姑娘不是什么香缥绫,也不认识谁是香缥绫。其次,本姑娘名叫花零,常伴狂煞左右,身在魔道,却不与魔道同流合污。第三,本姑娘早已遇见郁鹏程,他可是未问半句,想必他一眼识得本姑娘并非那个什么香缥绫。最后一点,请你们弄清楚自身处境,再询问多余之事,不然会害人害己,得不偿失。喏,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二人这才注意到她右脸上有着一个红色胎记样物,但她酷似香缥绫。二人半信半疑,但闻她话说完,也知道那个人已至。

只听身后传来话声:“你们不用怀疑了,她叫花零。说吧,二位擅入秋水峰,所为何事啊?”

什么叫擅入?此话听起来特别别扭!杜秀道:“擅入?谈不上吧!我乃秋水峰一系弟子,身为凌云剑派,想来便来,倒是你们二人,非本派系弟子,而上了秋水峰,这可又是擅入或是擅闯呢?”

狂煞不多与之口舌之争,道:“好了,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回去吧,转告四位主座,我不与鬼道邪徒一窝,也不与魔道一路,秋水峰有我,他人休想夺走。”

二人听了此话,心里一暖,互视一眼,丁许开口请求道:“我知道,二位有心,在此先谢二位夺回秋水峰,凌云剑派之众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望二位能就此机会降妖除魔,替天行道,凌云剑派正缺乏像二位这样的人才。只要二位出手相凌云剑派化险为夷,一切好谈!”

狂煞明白拉拢之意,想起当初的种种,便特别反感,甚至痛恶,毫不客气的道:“什么都好说?行啊,我要掌门之位呢!”见二人顿时哑然,“在我没改变主意之前,请抓紧时间离开,恕不远送!”

二人听此言意,万般无奈,只好准备离开。

“等一下!”花零叫住道。

丁许暗自一喜,终于有机会说出未说之话,心思一转道:“不知花姑娘还有何事?”

一听这个称呼,花零心中极不是滋味,自己感情专一不二,是那种水性杨花之人吗?即道:“什么花不花姑娘的,请叫我花零!”

丁许忙陪个笑,道:“哦是是,那花零姑娘还有何事吩咐?一切照办!”

“吩咐嘛倒是不敢!”花零又问:“你们凌云剑派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今朝怎么会到处求人?哦也是,碧琼掌门失踪了,嗯,那你们可以去把太乂真人请回来啊,你们凌云剑派不是还有那个什么天地正气之阵的撒手锏吗?五峰五主就位,八方正气凝聚,不就可以降妖除魔,一网打尽了?”

狂煞知晓“凌云剑派”的“石林迷阵”厉害,倒未听说还有其它什么厉害法阵,但听花零如此之言,似真不像假,更不知她怎么知晓这么多。

杜秀自当略听师父说过正气之阵,合八峰之力、九峰共鸣,威力无穷,但启动此阵,反噬之力也是强横,至今没有见过此大阵开启过。

丁许在来“秋水峰”之前就得一个人的消息,想方设法将太乂真人的处境告于狂煞,此刻有机会,自然言无不尽了,道:“花零姑娘有所不知,太乂掌门退位碧琼之后,就闭关于西南的落霞峰了,四峰主座又不可离开凌云峰,众弟子又无人去过落霞峰,所以请不来太乂掌门,大阵无法启用。”

“那……”花零还想说些什么,则让狂煞打断:“花零,我们回去。”

“啊?……哦!”花零便罢不说,立马到他身边,“走吧,我只是想给他们提个醒而已。”

“多事!”狂煞轻斥一声,即缓步而去。

花零强颜欢笑一声,三步并作两步,抱着他的右臂膀,同他走去。他这恰似温柔的喝斥,在她听来是带有无比关心,当然毫不客气近他、随他。

狂煞对她的性子、态度,早已习惯,任由她这般“缠着”、“黏着”,仿佛间,她就是香缥绫,他渐渐的喜欢上了这“错爱”的感觉。

“秋水峰”的小湖畔,碧水清彻,波光粼粼。

狂煞独立湖中小亭,眼神中流露着无比忧愁与不尽的思念。回忆片时,他从怀中掏出一个晶石之物,这是当初香缥绫所炼化的传音石。

他轻轻地一触,传音石亮了起来,太极图案转动后,呈现出“金木水火土”字样。他想试试,首先联络起香缥绫,只见晶石上的“金木水火土”五字转动,太极图案却毫无反应,自然是没有联系上。迟疑了一会,他又试着联络陆晓雪的那块传音石,一看有了反应,他心头大喜,而又莫名一怔,可惜对方切断了连线。

这是为什么?谁动了她的传音石?莫非天魔仙君拿去了?那为什么不接受联络,而且切断了?再者,就算传音石落入他人之手,不通其中秘法,根本无法打开啊,他有点迷茫了!

“这是什么东西,好漂亮呀!”花零出现在他的身旁,惊喜的道,“狂煞,这是什么法宝吗?给我看看,挺好玩似的!”

狂煞没有多说什么,任其拿去传音石,而他眺望远方,心思远去。

花零拿过传音石左瞧右看,爱不释手,边道:“这块晶石,内蕴通灵,世上罕见,应属东海水晶石,后天经人炼化,施加了秘法,可供灵力相通,应该不止这一块。狂煞,这是谁给你的?这石头可以千里传音,彼此互视,犹如身在眼前一般。”

狂煞没有回答,则道:“花零,走吧!”

“去哪?!”花零一脸好奇。

“落霞峰。”

“哦。”花零应道,仍不死心的问:“这传音石是香缥绫给你的?哎,等等我啊,走那么快干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真元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真元变目录 真元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十一章 思念人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