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等着赔药钱吧,你们!

066 等着赔药钱吧,你们!

066等着赔药钱吧,你们!“这个……”那个汉子犹豫了一下。

夏贝贝还真的说对了,就是他带着林子上山的,可是,他这不也是一番好意嘛,谁知道林子那么不听话,硬是一个人跑到远处去了。

被大蛇给缠上了,还咬了一口,幸好,那条蛇不是条毒蛇,不然,命就没了。

“哼,这位叔叔,你这是不想自己承担责任,都推给我一个小姑娘了,是不是?”

夏贝贝不客气地问道。

“我……我这也是……”他这不是没有办法嘛,林子那个媳妇,厉害着呢,能治得了的人,就没几个,而且又怀着孩子呢,谁敢动她啊。

也就夏贝贝一个人敢抬手就打了。

“你没办法是不是?”夏贝贝挑眉问道。

那汉子连连点头,他要是有办法,夏林子一家也不会闹到这里来了啊,他劝也劝了,阻也阻了,那个女人,就是软硬不进啊。

以后啊,他绝对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没办法,那我夏九娘就有办法了吗?一个个的,都当我夏九娘是冤大头吗?”夏贝贝瞪了他一眼。

都是一些欺软怕硬的家伙,以为她夏九娘年岁小,家中的老奶奶又年纪大了,就好欺负了,什么事情,都想让她担着。

有这个可能吗?当然没有,谁愿意无缘无故就做了别人的冤大头?

“不过我啊,还真有办法,瞧,这不就好了,下次谁要是再来闹事,就不是扫把的事情了,我直接拿菜刀砍!”她转着,阴森森地看向那个刚被人给扶起来的女人。

“夏九娘,你这是什么话,难道我们找你,还不对了吗?本来就是你出的主意。”那个女人是没有被打疼,还犹自嘴硬着。

伸着手指着夏贝贝,就要破口大骂。

“什么人,在九娘家闹事?”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骂出口,便听到外面传来了鲁师香的声音。

她顿时赶紧捂住嘴巴,不敢再作声,这夏家村里面,谁都知道,村长不厉害,村长媳妇才是个厉害的角色。

“都杵在这里干什么,家里都没事可做了?全都该干嘛就干嘛去。”夏古纯抬手,拨开人群。

众人见状,纷纷就转身就离开了。

“哎哟,这门咋了,还倒地上了?”等人都清干净之后,鲁师香看了一眼那扇孤零零地倒在地上的院门,那火爆脾气,顿时就上来了。

“谁?你们谁砸的?”她指着林子家的爹和弟弟,这里,除了这两个人,也没人会冲到九娘家砸门了,肯定是受了他家儿媳妇的怂恿了。

听到她的话,老头子就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了。

“怎么着,敢做不敢认啊,我告诉你们,今儿这门破了,你们必须给赔!必须给人家装上一扇新的!”鲁师香可比夏贝贝要霸道多了,直接不是修门,成了换新的了。

“师香姐,凭什么啊,要不是这个小……小丫头出的什么坏主意,我家林子,能受伤吗?”女人立即说道。

本来就是一扇破门,踹坏了就踹坏了,能值几个钱啊,还让赔新的,她说什么也不会赔的。

“哟喝,还长能耐了,是不是?夏何氏,你今天在家里吃着芋头的时候,怎么没说九娘出的是坏主意?你家林子昨天进山之前,你怎么就没跟他说,这是九娘出的坏主意?”鲁师香两手一叉腰,指着夏何氏就开始了骂声。

“你早干嘛去了?没脸没皮的东西,嘴里吃着九娘施舍的东西,还敢闹上门来的,你还要不要自己那张脸?有本事,你别吃啊,要么把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我……”夏何氏张了张嘴,完全说不出来话。

“林子,别以为我不知道,跟着你一起进山的几个汉子,都找上我家当家的了,你自己不听劝,非得一个人吃独食,一个人跑到偏远的地方去,这能怪谁啊?”

夏古纯也对着夏林说道。

他今天是有事,没有进山去,要不然,哪里还有这样的事情啊。

“出了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可是,你家媳妇要到九娘家里来闹事,你怎么不知道劝着一些?她脑袋里面进了水,难道你也是?”

“村长,我没有想来九娘家的,可是……我拦不住她,哎。”夏林被夏古纯说得一脸地尴尬。

整张脸本来还是苍白着的,现在被夏古纯说了一通,竟然也透着一丝血气,实在是难堪得不得了啊。

他叹了一口气,他又能再说什么呢?

他都已经跟家里人说了,是他自己太贪心,没听人劝说,怪不得谁,夏九娘这里,就更怪不上了,人家都跟他不认识。

“都给我滚,以后谁再敢来这里闹事,别怪我不客气。”夏古纯一甩手,冷声说道。

“村长,这哪能成啊,九娘那个小丫头片子,还打了我家媳妇儿呢,你可得让她赔药钱啊。”那扶着夏何氏的老婆子,赶紧说道。

夏古纯眼神一厉,顿时瞪向她,“这也就是在九娘家,要是搁我这里,我打死她个没脸没皮的东西!”

还有脸说被打了,被打残了,都是活该,全村人,都得感谢九娘的活命之恩,竟然还有脸上门来闹事。

“村长,你咋能这么说呢,我家林子被大蛇给咬成这样,还不能找地方说理儿去了?”夏何氏仗着自己怀着孕,觉得谁都不能真的跟她怎么样。

刚才夏九娘还不是不敢对她的肚子下手。

“你要找地方说理去?”夏贝贝斜着眼一瞪夏何氏,冷笑了一声,“行啊,你要找地方说理去是不是?现在就去,要不要我职前你去县衙里头告上一状,看今天这事,是谁的错,是谁该去蹲大牢啊?”

“夏九娘,你嚣张个什么劲儿,要不是你,出的什么破主意,馊主意,我家林子能出事吗?”夏何氏一挺自己还没有鼓得多少大的脖子,叫骂着说道。

“林子媳妇,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九娘好心好意,给大伙儿支个招,还好心办出坏事来了?”一个汉子听到她的话,也听不过去了,站出来指着她,有些不平地说道。

要是他在山上发现了食物,早就一个人藏起来了,还会告诉大家吗?

“对啊,林子媳妇,做人得要有良心,你这黑白不分的,以后谁还愿意做好事?你是想让村里人都饿死才甘心吗?”另一个妇人也走了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

“这里有你们啥事啊,你们操心个啥,是想让我到你们家里头去闹,是不是?”夏何氏叉着腰,野蛮地问道。

“你——”那两个人听到她的话,也是脖子一缩。

夏贝贝听到她那种我就是来讹银子的口气,眉头紧拧了一下。

转身,朝着她家的奶奶使了个眼色,经过了这几天与夏贝贝的相处,夏桑氏的性子,也发生着一些改变。

“哎哟,我……我的老腰啊,疼,九娘,疼,疼,疼死我了。”夏桑氏接收到自家孙女的眼神,一下子就扶住了厨房的门框,慢慢地往地上坐了下去。

“奶奶,您这是怎么了?”夏贝贝心里虽然暗笑着,但脸上却急得很,冲上前去,就在夏桑氏的面前蹲了下来,半扶着她。

“哟,桑婶,该不是刚才被推了一下,扭伤了腰吧?”吉婶也不是个吃素的,立马接话道。

吉婶因为家里头院子里想要种菜,时不时地就要来问夏贝贝问题,所以两家人走得比较近。

“这可如何是好,年纪那么大了,要是扭伤了,可不容易好啊,村长,您赶紧给想个办法吧。”

说着,她便看向夏古纯。

“我瞧瞧。”鲁师香甩了甩手,也走了过来,走到夏何氏身边的时候,还冷瞪了她一眼,“等着赔药钱吧,你们!”

“你说,刚才还好好的呢,怎么就闪到腰了呢?桑婶,您怎么样,当家的,你还站在这儿干什么,去请个郎中来啊,还要我去请吗?”

“哎哟,师香啊,不用,不用,忍忍就好,家里也没铜钱去请什么郎中。”夏桑氏赶紧拉住鲁师香,这一去请郎中,就不穿帮了嘛。

可是,夏古纯可没被她给拉住,转头就出去了。

“桑婶,瞧您这说的,谁推的人,就谁付钱呗,那么喜欢作,我们难道还能阻拦着她不成?”

“你……你们分明是讹人……她刚才还没事呢,怎么现在就……”林子老娘指着夏桑氏,明明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什么事儿都没有,怎么这会儿才知道痛了,知道自己的腰被闪了?

“桑婶,这闪了腰,可不是小事,起码得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的,您年纪又大了,更马虎不得了。”鲁师香像是没有听到林子他娘的话似的,继续对着夏桑氏说道。

“师香姐,她明明是装的,你怎么就……就相信她了呢?”夏何氏见自家老娘的话,都没有听到,以为是她说得太轻了,便扯着大嗓门,着急地说道。

鲁师香那话是什么意思,还得让他家赔药钱?她才不会赔呢。

可是,现在村长都站在夏桑氏和夏九娘那一头,只怕闹到最后,吃亏的,还是他们啊。

“娘……”夏何氏朝着身边的老娘崴了一下手肘。

本来是她也就是看着夏桑氏都有钱买那么多粗布,肯定身上有铜钱,上门来要求夏桑氏赔药钱的,可是现在这闹的,究竟谁赔谁,不是明显着嘛。

她可不能让人家占了便宜去。

老婆子也看了一眼自家媳妇儿,然后陪着笑脸,看向鲁师香,“师香啊,你看,我家林子受伤,也不让她夏桑氏赔了,这事能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说啥,算了?”鲁师香一听,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脸色黑黑地看着林子他娘。

“你家林子被大蛇咬了,那是你家自己的事情,本来就不关人家九娘什么事儿,可是现在,你也看到了,桑婶被你家媳妇给推得闪了腰,这事要想蒙混过去,门儿都没有!”

现在知道求饶了,门都没有,要是那么轻松就让他们走了,将来还不更加无法无天了吗?

“师香啊,算了,算了吧,这年头,谁都不容易,我不过就是闪了腰,在床上躺几日就能好了。”夏桑氏被夏贝贝和吉婶给扶着,慢慢地站了起来。

“奶奶,这哪能行?您这都……”夏贝贝一脸地不愿意,看了一眼林子老娘。

“我说行就行,九娘,你少说一句。”夏桑氏打断夏贝贝的话,转头看向鲁师香。

“桑婶,这整个村子里啊,就您待人和气,这要是换了别人啊,没事都能给找出事儿来。”她略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夏何氏两人。

“行了,既然桑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哎,好,师香姐,谢谢你。”夏何氏赶紧道谢。

夏桑氏,还算你识趣,哼,要是真让她出银子……她一个铜钱都不会出的。

“谢谢我什么啊,要谢就是桑婶,是她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鲁师香说道。

“不过,这院门可是你们踹破的,必须给我赔,我给你们两天时间,把它给装好了,必须装得跟原来一模一样,夏叔,您听到了没?”她说着,便看向一直站在那一边,连句话都没有说的夏老头。

要说这家人,本来也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怎么就娶了这么个爱惹事生非的媳妇儿呢,不过啊,这都是人家的事情。

“好,好。”夏老头赶紧应声。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夏老头领着一家人,灰头土脸的就走了。

夏古纯倒是请了村里的郎中过来,只是没领进夏贝贝家,而是直接去了林子那里。

再怎么说,也是被蛇给咬伤了,得治伤啊。

“老吉,林子那伤,究竟是怎么伤的啊?”等他们后,夏桑氏被她们给扶了起来,鲁师香不由地问一旁的吉婶。

“嗨,他啊,自己作孽,哪里是被大蛇给咬伤的啊,就是看到大蛇了,心里害怕就在山里头乱跑,被树枝给刮伤的,而且摔了一个大跟头,就伤得重了一点儿。”吉婶说道。

这是她家当家的说的,因为那时候她家当家的正在附近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巧姻缘,勋王的田园公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巧姻缘,勋王的田园公主
上一章下一章

066 等着赔药钱吧,你们!

100%
目录
共6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