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三章

第五百五三章

小狐狸和小灰灰个头小,本事大,乐韵留下他们照顾药植园是绝对放心的,对于小兽兽们花数个月就将药植园搞得像模像样的成果也非常惊喜。

小狐狸和小灰灰事无巨细的叙述,在海蜗牛汤快出炉前十几分钟才说完,也说得口干舌燥,香喷喷的海蜗牛汤也成了最好的解渴汤。

为了慰劳小兽兽们,乐小同学煲了三大锅海蜗牛汤,还热了两大锅的驼兽肉和鱼肉。

小狐狸不怕烫,汤刚出炉,他一口气喝光了一锅,再狂啃零食,啃掉一只驼兽,又一口气喝光一锅汤,再啃鱼,最后一锅汤先喝掉大半,只留下少量配着鱼,一口汤一口鱼,惬意的享受着狐生。

小灰灰个头不大,但是,她是只筑基猴,能吃,一口气吃了一腿驼兽肉,吃了几十条大鱼,喝了大约一桶量的汤。

吃完美食,喝完汤,小灰灰跳小姐姐肩头蹭了蹭小姐姐香香的粉脸蛋,再跳下地,自己爬回移动洞府,往角落里一躺,翻着肚皮呼呼大睡。

小狐狸将最后一盆汤和十几条鱼干掉,也溜回移动洞府就地一趴,开开心心地冬眠。

两只小可爱吃饱喝足就去补觉,乐小同学收拾好盆钵刷洗干净,再给锅里放药植物和兽肉,做了两锅焖羊,两锅焖驼兽,一只锅煲鱼头汤。

再给灶里添加了够量的无烟煤,小萝莉悄悄留出洞府,踩着飞剑,趁黑夜飞上峰顶,拿出一只吞天螺给山顶实施人工降雨。

她到达药植园时已经半下午,煲汤花了好几个小时,小兽兽吃的也是晚餐。

冬季本来光线不好,夜晚更黑,到处黑漆漆的,峰顶积雪的亮光也仅只是照亮了山峰附近小片区域,照不到山脚的狭谷平原。

小萝莉不怕黑,也不怕冷,踩在飞剑上,扛着海螺给积雪层表面降雨。

夜晚的气温低,水滴在雪层表面很快就凝固,与雪层融为一体。

乐小同学在将山移出来放在盆地里记录过永久性积雪层的厚度,也研究过在自然条件下雪融化的速度。

她离开后,峰顶的积雪在最炎热的季节融化一点点,那些雪水渗入了泥土层,有一条山谷已经形成细细的水流。

南疆盆地干旱,自然降雨极少,如果不给补充雨水,人工移来的大山峰顶的积雪因为夏季融化会越来越薄,如果地球持续升温,永久性的雪层也终有一天会全部消失。

虽然,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乐小同学还是未雨绸缪,给峰顶人工降雨令雪层增厚,重点关照雪线上下范围。

扛着海螺的小萝莉,在冷风里呆了两个钟才收工,也因气温低,她的头发和眉毛上都结了冰。

回到洞府外,先抖落一身的冰渣子,再回到自己的地盘烧锅热水,痛痛快快地洗个澡,吹干头发才坐着修炼。

乐小同学打坐了半宿,清晨便神采亦亦的,去了洞府前的平台,拿出一座洞府放大,进洞府再拿出木棚,在木棚里摆开一百多口灶,生火做灵食,制熏鱼。

小狐狸睡到中午才醒,找到小丫头,跳她肩头蹲着。

小狐狸醒来了,乐小同学又给他煲一锅海蜗牛汤。

小灰灰也睡到自然醒,她醒来时也成功赶上晚饭,饱搓一顿又安心睡大觉。

小狐狸没再冬眠,他跟着小丫头,当小丫头晚上去山顶人工降雨,他留在洞府里管火。

乐小萝莉不急着回家,就呆在药植园做药膳灵食,给雪峰降雨,偶尔到处溜跶,看看药植园里的草木有哪些能在南疆生存。

为了药植园的安全,在沙漠线之内再设第二道保护阵,也给外面的保护阵重新添加些符箓法宝。

一连换了三次药膳,时间也到了12月28号。

已至月末,小萝莉也该准备回家,她将做好的药膳收起来,移走锅,用灶火熏烤熏鱼。

鱼熏烤了一天一夜,于29号的上午也全部下架。

小萝莉收起灶炉和新鲜出炉的熏鱼,等到天色黑下来,关上洞府的门,飞出药植园,再乘坐飞行器飙上高空,往家的方向急驰。

耗费了大量的灵石,乐小同学花了两个多钟成功抵达家乡九稻,在荒无人迹的偏僻区降落,再拿出行李背包,沿城乡公路进九稻乡。

她回到梅村时还没到十一点,还些人家亮着灯。

悄咪咪溜回村的乐小同学,到了自家门前的园子前的路道口才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通知老爸和凤婶自己回来了。

乐家人还没睡,乐善刚洗了脚烤干,准备去睡觉。

乐爸接到电话,跳起来就往冲,大狼狗先一步冲到堂门口,待门一打开,先一步蹿出门就冲出去,跑到村道上迎接小姐姐。

乐善知道姐姐回来了,趿上鞋子就跑。

柳少嫌乐善跑得慢,他追上去抱起乐善。

蚁老岩老:“……”

黎照也喝了一坛醋,麻溜地跟上柳帅哥的脚步。

周秋凤也没朝外跑,她赶紧找还有什么青菜。

打了电话塞好手机,乐韵就见大狼狗冲来,抱起大狼狗开跑,跑到楼侧,放下大狼狗,自己跳老爸背上当粘人精。

乐爸背着带着一寒气的小棉袄,回身走了几步看到冲出来的柳帅哥和黎先生,对儿子憨憨地笑:“乐善,你姐姐累了。”

被柳帅哥抱着的乐善,看到爸爸背着姐姐,眼睛闪光着,咧着嘴笑着点头:“嗯嗯,我知道。”

乐韵趴在老爸背上开开心心地笑眯眼,走到柳帅哥前时,伸出被风吹得僵硬的手揉了揉弟弟的小脑袋。

柳帅哥走后面,等乐叔背着小萝莉回了堂屋,他才关大门。

乐爸将自己的小棉袄背回伙房,搬个小椅子放好。

享受了爸爸的疼爱,乐韵满足的从爸爸背上爬下去,将背包一扔,坐着歇气,空中飞人真不是那么好当的,飞行器速度快,就算她不怕冷,因飞行时间太久,她也快被寒风吹成腊肉干啦。

周秋凤问了孩子知晓她吃过晚饭,也不热饭菜,上锅熬驱寒暖胃的姜汤。

蚁老岩老瞅着小丫头乐呵,看那小丫头的样子,像是刚从冰窖里出来似的,一身寒气。

乐善被抱回伙房,搬个小椅子坐姐姐身边,伸出小手给姐姐捶肩。

柳少看得目瞪口呆,乐善也太暖了吧,妥妥的是个超级小暖男。

享受着超级小暖男弟弟的关心,乐韵笑得合不拢嘴,待烤了火,身上寒气被驱走,一把抱起可爱弟弟狂亲。

乐善得了姐姐一连串的香吻,咯咯笑,也在姐姐脸上亲了几口。

缓过气儿来,乐韵才有力气关心家里最近在忙什么,问蚁老岩老和黎先生有关弟弟的学习情况,有没淘气。

“姐姐,我很乖的,没淘气搞破坏事。”乐善窝在姐姐怀里,像只小萌猫一样乖。

“嗯,乐善不乖,姐姐就会动手揍弟弟。”乐韵抱着又乖又萌的可爱弟弟,心头软软的。

“乐善没淘气,就是拆坏了一台车。”乐爸忍不住拆儿子的台。

“爸爸,我那是研究。”乐善理直气壮。

“别人研究是制造出新东西,你研究是将新东西拆成一堆废铁。”

“不研究怎么制造?”

“你连制造这个词的词意都未必懂……”

父子俩开启斗嘴模式。

蚁老岩老见惯不怪,看父子俩斗法。

黎照和柳少更是乐得看热闹。

乐韵也不偏帮,让老爸和弟弟辩扯,有争议才有进步嘛。

周秋凤也不管,熬好了姜汤,再放了蘑菇,给小棉袄装一大碗姜汤,给其他人一人一小碗。

斗法没斗出结果的父子俩也喝汤。

喝了碗姜汤,浑身都暖了起来。

因为不早了,老少们赶紧去睡觉。

飙车似的飞了两个多钟,乐韵也被风虐得不轻,为了安慰自己的辛苦,抱着弟弟美美的睡大觉。

睡一觉起来,果然风呀雪呀带来的伤害都烟消云散,她又是那个水灵灵、活蹦乱跳的小仙女。

值日12月30日,上班族们还没放假,农村人也没全歇冬,白天气温回暖,很多村人都去翻地,或者趁着天晴去打柴。

乐小同学早上去看了看中稻的稻苗,收集到了数据,让老爸有空将枯老的苗割掉,回头就去看弟弟拆成零件的儿童车配件。

还甭说,她家弟弟真是个拆车小专家,拆工非常了不得,将能拆的全给拆散了,因为儿童车的零件不少,他准备不足,拆前没有做记录,以致拆了装不起来。

乐同学检查了一下零件没缺,先不管它,等到上课时间爬南三楼给弟弟授课,让黎先生休息几天。

黎照也没客气,他和柳少外出转悠,采购回十几只鸡和几十斤鱼,自己动手剖杀处理。

周奶奶半上午才知道小乐乐回家了,她姑娘和乐清上午出去做活,她也没去串门,等小两口回来,她和曹婆婆才过乐家。

曹婆婆家的房子外墙已经刷好,内部也刮好腻子,再放置几天就可以装水电,然后搞好卫生,再搁置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入住。

九稻小学的工程也完工,前两天开始装水电,周哥与留在最后的一批建筑工人们不管水电和刮腻子,他们于12月的中旬就去了房三中做工。

家里有两位老人负责接送曹冰月,也没什么事要操心,李女士也夫唱妇随,与周哥去了县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五三章

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