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十一章

11.第十一章

?飛回之前休息的地方,狠狠泡了澡,洗刷刷洗刷刷,渾身上下打理的乾乾淨淨,我終於舒一口氣,往吊床上一躺,軟的好似沒有骨頭。

突然,我唰的一下坐起來,張開妖精翅膀,飛向被奇美拉蟻王打斷的其中一棵樹旁邊,目光尋找,果然看到三隻奄奄一息的小雛鳥。當時因為情況緊急,為它們治療一番后慌忙放到地上,沒有被戰鬥波及到真是太好了,不知道是被拋棄了,還是成鳥遇到不測,周圍沒有疑似雛鳥父母的成鳥,只有三隻可憐兮兮的躲在樹葉下面。看到我飛過來,一隻對我發出稚嫩嬌弱的鳴叫聲,十分虛弱,另外兩隻蜷縮著,一動不動,眼瞼半闔,還沒有死,但是快要不行了。

應該不是受傷的關係,我猜是餓的。

伸手捧起這三隻奄奄一息的小雛鳥,掌心釋放生命魔法,為它們補充體力滋養精神。

姑且默認沒有出現的成鳥事遭遇不測,我當然不會親自撫養,為了不讓雛鳥被餓死,只能給它們找一個新家庭。養父母的種類要跟這三隻一樣,如果窩裏有自己的雛鳥,出殼時間最好要差不多。

這種鳥類在附近貌似挺多的,很快我就找到了合適的領養者,窩裏突然多出三隻嗷嗷待哺的雛鳥,撫養壓力會大很多,作為感謝,我祝福了這一對願意領養的成鳥夫婦,讓它們變得更加強壯,飛的更快,生存能力更加強。

領養了雛鳥的成鳥夫婦對我發出喜悅的清脆鳴叫聲。

我飛回來,將斷裂倒下的大樹恢復成原來的樣子,這下終於沒有事情了。

我躺回吊床上,久違的感到疲憊。

洗澡之前,我在周圍都佈下了魔法防禦,添加多種陷阱,將這裏改造成一個魔法陣地。奇美拉蟻王的傷勢只會比我更重,就算他恢復力驚人,之後又中了我一記雷擊,一時半會兒恐怕緩不過來了,我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我閉上眼睛,身心放鬆,將自己融入自然,我再次感受到自然匯聚而來的力量,溫柔撫平我的傷痛。

這一覺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我蘇醒,因為雷系魔法造成的負面狀態一掃而空,全面恢復到最佳狀態,精神奕奕,不由自主張開妖精翅膀飛到空中盤旋轉了幾圈,當作舒張筋骨。

不經意一瞥,我瞧見了奇美拉蟻王身邊的護衛之一貓女,她守在魔法結界外面,蹲在一棵樹上一動也不動,直勾勾盯着這邊,興許是感覺到我的視線,貓女猛然抬頭一看,彷彿就為了等這一刻,撲了上來,啪一聲撞到魔法結界,滑了下去。

我覺得好奇怪,因為附近只有貓女一個,奇美拉蟻王跟另外兩個護衛都不在。

就算我飛在半空,實際上依舊在結界裏面,貓女能夠看到我,不代表能撲到我。事情發展出乎意料,貓女撞到魔法結界后沒有死心,又一次朝天空中的我飛撲,滿臉焦慮,好像快哭了。看她一次又一次撞到魔法結界,就像飛蛾撲火似的,撞得頭破血流還在一遍遍重複,感覺不到疼痛一樣。這次我設下的魔法結界不單單有防禦力,還能反彈物理攻擊,也就是說,貓女是被自己的力量弄傷的,她撲的多用力啊,搞的跟撞牆自殺一樣。

奇美拉蟻王不在,另外兩個護衛也不在,要說來者不善完全不對,貓女根本沒有攻擊,就是自殺式的不斷撞結界,她不會是打算死在我家門口吧?

我的好奇心被勾起來,飛過去,看到我,貓女終於停下來,滿頭藍紫色的血液,看着觸目驚心。

我話還什麼都沒說,貓女對着我噗通跪下來,把我給嚇到了。

「這次是我擅自行動,普夫跟尤匹都在王的身邊。」貓女立馬聲明道,聲音隱隱顫抖,似乎極度壓抑著情緒,額頭的血沿着臉往下滑,滴落到地面厚厚的枯葉上,雙眼濕潤泛著淚光,萬念俱灰一片絕望,泄露了她的情緒。

「然後?」看到貓女這副模樣我有種奇怪的錯覺,又是撞破頭,又是下跪,好像是我持強凌弱一樣。

「護衛軍只忠誠於王,也只對王下跪,為了王,我願意放下所有的尊嚴跟堅持。」貓女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身體在顫抖,眼淚滑落,她似乎沒有察覺到自己在流淚,眼睛直視我,哽咽道,「我的能力治不好王,已經無計可施……」

雖然貓女一副受驚過度的樣子很可憐,讓我不由自主想擼貓……呃,想摸摸她的耳朵,但是這話我就不明白了。

「你不會想求我給奇美拉蟻王治療吧?」我不可思議的問。

「我從來沒有這種想法,這種無理請求肯定不會被接受,我只希望您能夠提供…一點幫助。」貓女焦急惶恐的說。

「呃?」我茫然,暗暗琢磨,難道奇美拉蟻王的傷勢比我想像的還要重,讓護衛軍無計可施到不得不放下尊嚴堅持冒險求我?

「我嘗試過用自己的能力為王治療,但是無效,王的身體沒有任何外傷,但是王確確實實受了重傷,只有您昏迷時聚集過來的能量能夠治療王。那天您離開后,王很快陷入昏迷,我發現王的傷勢更加重了,有一種力量在王的體內持續對王造成傷害。王的身體一邊恢復,這股力量一邊破壞王的身體,不斷反覆……該如何治療王,我們完全無計可施。」

「王陷入昏迷后一直沒有醒來,這樣下去,就算以王的身體,最後也會因為重傷而亡的吧。」貓女眼淚流得更加凶了,眼淚混合血液沿着下巴滴落,瞳孔收縮的很緊,精神緊繃,抓緊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般。

「護衛軍為了王而誕生,我們卻救不了王……為了王,我願意做任何事情!」

「普夫跟尤匹以為我去狩獵稀有種,他們並不知道我來這裏。我在外面守了兩天,終於等到您。」

貓女深深低下頭,聲音深深透著祈求,「什麼都好,請您……給予一點幫助。」

我若有所思,那天最後看到奇美拉蟻王,好像精神頭還很不錯,有能力纏着我再來一發,應該不是逞強裝作若無其事,怎麼會在我離開后很快陷入昏迷,難道我一腳蹬的地方是要害?應該不是吧,如果是要害,奇美拉蟻王不會這麼疏於防範,應該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原因。

我的沉默不語貌似讓貓女產生了誤會,她突然抬手,狠狠折斷自己的右臂,骨折的毛骨悚然聲音嚇得我回神,驚悚的看她。

「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太過於厚顏無恥,但是為了王,我只能一試。您對王的不滿,請全都發泄到我身上吧。右手不夠的話,還有左手,兩手不夠的話還有雙腳!,雙腳不夠的話還有……!」

「停!」我急忙叫停,說風就是雨的,說着說着竟然真的要折斷左手,行動力要不要這麼強,嚇死我了。

還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就被貓女的急不可耐打斷思路,我要好好的理清前因後果,推斷出是怎麼回事。

「先等一等,傷得這麼重,超乎我的預料,我還有一些不解的地方,需要想一想。」我對貓女說,希望她安靜。

貓女安靜了,眼巴巴看着我。

雷系魔法的確有一定持續傷害的特性,但是讓奇美拉蟻王陷入昏迷……

根據貓女說的,對方是在我離開后很快陷入昏迷,也就是說,不是我那一腳把他給蹬昏了。

我回憶了一遍跟奇美拉蟻王的戰鬥,又仔細琢磨了琢磨,注意到一個地方。

奇美拉蟻王最後頂着雷擊聚集起全身的力量攻擊我的被動防禦壁,成功破防,一掌貫穿,把雷擊帶給了我,這次不是貫穿我的胸口,而是腹部,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奇美拉蟻王最後是沒有他那一層力量保護的,他把所有力量都用作破防了,那一瞬間他整個暴露在雷擊之下。

雖然因為超強的身體素質,硬扛了雷擊,但是體內因此積累了大量的雷元素,這些雷元素狂暴不穩定,肯定讓他很不舒服,從我身上蹭到自然能量剛好安撫了雷元素。

想到這裏,我對奇美拉蟻王陷入昏迷的原因有了數,估計是我走前那一腳再次朝奇美拉蟻王體內打入了雷元素,引動了那些原本被安撫下來的雷元素,致使暴走,持續反噬傷害。

我當然不認為那一腳有錯,要怪只能怪奇美拉蟻王魔抗太低,所以體內積累了太多雷元素之後無法通過魔法抗性排除掉,暴躁不穩的雷元素無法離開,堵在他的身體里亂竄。

我的魔法攻擊強,魔防高,但是物理攻擊弱,物防低。

奇美拉蟻王物理攻擊強,物防高,但是魔法攻擊無,魔抗低,他身體上那一層力量姑且算作魔防。

還真是,完全相反。

貓女根本不知道自己泄露了什麼重要情報,大概以為那種現象就是我的能力,其實只是巧合而已。感覺get了新技能啊,先打入元素,再引動元素暴走,這種技能沒學過呢,還讓我發現了奇美拉蟻王的弱點。

魔抗跟魔防是不一樣的,魔抗是身體內部對魔法的抗性,魔防是外部對魔法的防禦力。

雖然貓女病急亂投醫,但是問我的確是問對了。

雷元素跟電流可不一樣,不是插根電線就能導走的,如果不能依靠自身的魔抗排除雷元素,就要採取一些措施幫助排除。

我從地上撿一片枯萎的葉子,綠色的光芒流過葉脈,枯黃的葉子逐漸恢復生機,不一會兒變成一片鮮嫩的葉子,彷彿剛從樹梢摘下來,表面泛著綠色的暈,充沛的生命氣息肉眼都能看出來。

遞給貓女,「放到奇美拉蟻王身上就行了,記得退遠點。」

貓女激動,還有些不敢置信,伸出左手,「這就是……?」

「就是那天匯聚到我身上的那種能量。」我隨口說道,貓女大概只是想要確認一遍而已,其實已經認出來了,不然不會這麼激動。

「萬分感謝!」

貓女小心翼翼捧著葉子,一刻都不肯多留。

我看着貓女離開的背影。

這個魔法就當作是貓女無意間把情報泄露給我的交換,只是平息穩定暴走的雷元素,要是奇美拉蟻王傷好了故態復萌,我就可以再次引動雷元素把他放倒。

慢慢熬著吧,說不定熬著熬著魔抗就上來了呢。

我發過誓的,要讓奇美拉蟻王跪下叫爸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11.第十一章

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