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2.第二章

?我看着蝶男仿佛看到世界末日了一样在岸边哭叫,泪水真的像断线珠子,随着他歇斯底里的摇头晃脑四处飞洒,他看着我,嘴里不知道在叫着什么,我猜可能是“有什么冲我来”“放开那只小奶猫”之类的,表情眼神肢体动作都特别到位,猜错了也无所谓。

大概是因为看到我的无动于衷,蝶男表情更加绝望了,眼泪哗啦啦,开了水龙头似的,还情不自禁张开翅膀飞到空中,蝴蝶翅膀很漂亮,五彩斑斓光华流转,还闪烁着星星点点。刚才站在岸边像歇斯底里症发作,飞起来后漂亮的蝴蝶翅膀给他狠狠加了分,扭动着身躯如同在半空翩翩起舞,看到这画面,我不由自主想起了……垂死的天鹅,虽说他是蝶男。

我低头一看,拼命挣扎扑腾的一白一红两只猫大概是没力气了,动作没有刚才那么生龙活虎,不管中了变形术之前多么厉害,变形后身体素质不会带过来,变成什么就是什么的数值。

两个泡泡包裹住它们,从水里浮出来,沾湿皮毛的水自动脱离,湿漉漉的猫咪变得毛绒蓬松,它们闭着眼睛,无意识吐了几口水出来,软趴趴的一动不动。

当我抬头看,发现周围漂浮着星星点点,阳光照耀下这些光点本来很难被察觉到,但是点点星光闪烁被柔和的自然之风挡住无法靠近我,而光点逐渐汇聚,就变得显眼了。蝶男半空翩翩起舞似的歇斯底里哭叫其实是掩饰,他的翅膀散播出细细的磷粉,自己在半空神经质又抓狂的打着转,用翅膀扇出气流,把磷粉吹向我。

磷粉的话,或许是有毒……我看了看手里捧着的小猫,哎呀,它看我的眼神真的超级冷,于是我又把它撸了一把,捏耳朵,撸脖子上的猫,挠下巴,揉捏软软的小肉球,果然,蝶男原本为了掩饰做出的神经质举动变成了真的。

只要眼睛不瞎,看到被自然之风挡住而停滞在一定范围外,逐渐变多变成十分不自然的星点地带,就该明白偷偷洒磷粉的动作露馅了,蝶男果然没有再做无用功,被抓包似乎让他非常恐惧,眼睛紧紧盯着我手里的小猫,连一眼都不施舍给另外两个同伴。

所以,我有人质在手,投鼠忌器之下,蝶男的磷粉应该不是含有剧毒的,万一把脆弱的小猫也毒死了呢,也应该不含有某种攻击性,如果是为了救出人质,最有可能是控技,普通点的,说不定是催眠,特殊点的就难想了,毕竟,光我会的控技就有好多种呢。

蝶男那种已经濒临爆发边缘的气场显而易见,眼神表情都变了,虽然脸上还挂着眼泪,但泪痕让他看起来更加疯狂,像最虔诚的信徒被触犯了逆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为了维护心目中的信仰不顾一切的气息,也似乎在指控谴责我竟然如此无理取闹。

我做了什么吗?

我默默思考,除了把蝶男的同伴变成猫,没做什么了啊,而且,明明还是他们先动的手。用控技一举掌握住全场形势,我可就住手了,还救了蝶男的同伴,三条命都是因为我的善心而得救的,不然就要淹死在水潭里了。

我不禁感到委屈,于是,我把手里的绿毛小奶猫塞到了胸前的沟里,让它只露出一个脑袋,两手叉腰,对着蝶男一挺胸,从眼神到表情,从肢体动作都气场,完美表达出我此刻的意思,不需要任何话语,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来。

来呀~来打我呀~~朝着胸口打,保证不反抗!

蝶男眼睛没瞎,所以他看懂了,受到一万点伤害,表情格外扭曲,深深透出那种被抓住弱点的忌惮之色。原本想豁出一切为信仰而战的气势漏气似的瘪了个彻底。

我就喜欢看他想打死我又不能动手的憋屈表情,心里的小委屈顿时就消散了。

我轻蔑的看一眼蝶男,蹲下身,从水潭里摸出几块鹅卵石,朝着蝶男扔过去,扔到了他的脑袋上,蝶男一脸生无可恋,一动不动,没有躲避。

切,在我思考哲学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一副来者不善的架势,我才倒霉好吗。

控技是有时间限制的,施加到三个位置生物身上的变形术时间快要到了。

空气中一个泡泡成型,我把放在胸前的小奶猫拿出来,随手放到泡泡里,风将三个泡泡送到蝶男身边。蝶男看到泡泡中的小奶猫,喜极而泣,跪下来,想要碰触又不敢动,满脸不知所措。

等到变形术失效,现场就会恢复一对四的形势,趁着现在开溜会不会比较好?可我感到不甘心,趁机跑了显得好像我害怕对方一样,这样不会太憋屈了吗。

让别人憋屈,跟让自己憋屈,我果断选择让别人憋屈。

我的控技还有好多没有施展出来,看我放到他们知难而退。

于是,变形术失效的瞬间,我果断给了他们一个定身……呃,绿色的那个动作好快,竟然躲了过去,估计是因为刚才的经历让对方心生警惕了,瞬发技能并不是无声无息,到底是以施术者为中心,施加到某个目标上,理论上来说,感知足够灵敏,动作足够快,是可以闪开的。

对方躲开的瞬间立即朝我冲来,一尾巴横扫,狠狠撞到了一层防御壁。这个是王族妖精的天赋被动技能,大自然的力量自发保护王族妖精,跟我的意志没有关系,至于强度,跟受到的攻击力度有关系,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正如我所料,对方果然是个近身战的好手,爆发力十足,尾巴撞到防御壁上爆发出激烈碰撞,我趁机瞬发控技,又被闪开了。

呃……难道是我技术下降了?

我立马抛开这个念头,是对方太敏锐了。刺客的突击,盗贼的灵敏,狂战士的爆发力,以及超强的灵敏感知,这家伙太作弊了!如果我不是开了挂的王族妖精,那一尾巴的横扫大概就能把我拿下,法师被近身了通常就是这个后果。

对方再次对我发出攻击,瞬间爆发的力量刷新高度,拳头竟然让防御壁出现了一丝裂痕,虽然很快修复了,但是自然能量自发形成的被动防御壁居然没能跟上对方的速度跟瞬间爆发的力量是事实。

我乘着风往后退,张开翅膀极速拉开距离。

到底谁才是作弊开挂的那个,王族妖精这个设定是游戏公司脑洞大开的产物,现实中有这么犯规的家伙,说实话,我三观都要碎了,这是跑到一个什么世界了啊!

这个皮肤颜色分布挺有规律的家伙是什么生物?

因为被打的出现过裂缝,被动防御壁的强度很明显提升了,对方一时攻克不了防御壁,我的控技打不中对方。虽然我很努力想提高精准度,但对方移动速度太快,凭借我的动态视力跟反应速度难以锁定目标,所以我闭上眼睛,放弃用眼睛锁定目标,聆听自然之声来捕捉目标。察觉到我的变化,对方的闪避也在逐步加强。

这么耗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打消耗战可不适合我啊,作为法师来说。

当点对点的控技派不上用场,这种时候就要换成范围型控技,以对方的攻击手段来看,只要以我为中心释放就行了,当对方一头撞入范围就会立即中招。范围型控技比点对点控技消耗大很多,需要读条,还有那么一点延迟,考虑到对方的敏锐感知,做点什么吸引注意力才行。

于是,我冲对方撞了过去。

我的速度跟力气当然不够对方看的,如果真心想躲哪里会闪不开,但是对方果然没有躲开。凭借我们之间的近战能力差距,如果连我这种程度的速度力气都要躲避,就是对自身实力的一种侮辱,对方显然非常有自信,因为如果没有被动防御壁,我这种行为无异于自杀,我猜那家伙是这么想的。在密不透风的攻击中,我只展现出被动防御壁,动态视力跟反应能力远远不及那家伙,也没有强大的攻击力,看起来十分被动,唯一能用来制服对手的能力还因为无法锁定目标而打不中。

就是因为这么自信,所以对方中招了。

我想那一瞬间对方肯定是不可置信的,竟然被个近战渣渣近乎贴身的情况下定身了,这就是灯下黑啊,对自己太过于自信,反而因为惯性盲点露出破绽。我用事实说明,控技是不能硬扛的,中了形势马上反转。

而我因为冲过去的惯性收势不及撞到了对方身上,别说,真硬。

还闪到了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之妖精[综]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王之妖精[综] 王之妖精[综]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2.第二章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