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二十章

20.第二十章

?我騎在奇美拉蟻王肩頭,不能落腳休息,我也是沒辦法啊。

只要我想蹬他頭,纏住我一隻腳的尾巴就甩甩,重複幾次后,感覺特別沒意思,腎虛乏力身體被掏空我還是去休息吧,妖精癱一動不動什麼的最適合犯懶啦,然後問題出現了,腳被奇美拉蟻王的尾巴纏着,活動範圍只在他尾巴能夠到的範圍。

賢者時間的奇美拉蟻王太心無旁騖,無論我怎麼折騰,他都不鬆開尾巴,坐在火山洞口邊緣雷打不動,我使勁往上飛,不是奇美拉蟻王被我拖成吊墜,是我被他纏成風箏,尾巴就是那根風箏線,掙扎無果,我更加累了。

走不了,又想休息,我是該像他一樣席地而坐呢,還是坐他頭上坐他腿上坐他肩頭上?

不讓我走,別怪我拿他當肉墊,膝枕我直接排除掉,剩下幾個選線中,我選擇了坐他肩頭,對,像小孩子騎在爸爸肩頭那樣,兩條腿夾着他的脖子,沒想到這樣了他還是不動。

我是蒼蠅嗎?!

兩腿交叉收緊,勒住奇美拉蟻王的脖子,我兩手抱着他的下巴使勁往後掰。

大殺招對奇美拉蟻王完全沒用,他連尾巴都懶得甩,我感到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心塞塞的。

我想到了啥,我想到了高僧跟磨人的小妖精_(:3」∠)_

明明奇美拉蟻王才是天生暴戾冷酷無情殺性深重的那個,我是愛好和平的妖精啊,賢者時間心無旁騖的奇美拉蟻王何止靜若處子,他還像高僧一樣高深莫測不為外物影響,看他現在的樣子,誰還能跟食人種族聯想到一起,欺騙性MAX,任何打攪他思考的都是浮雲,比如我,任由我騎在他肩頭作威作福,眉頭都不皺一下。

哼!

當奇美拉蟻王的三個護衛趕過來,齊刷刷從天而降,我正在給奇美拉蟻王塗指甲,我抓着他的一隻手,細細的給指甲塗上顏料,在指甲上作畫。

我扭頭看背後,跟他們對視一下,清楚看到護衛軍表情扭曲的整個過程,最後一致化作針對我的惡意,紅皮膚大漢凶神惡煞,簡直想一巴掌把我拍成小餅餅,蝶男一臉屈辱,眼角泛著淚光,貓女的表情算是最冷靜的,不過也蠢蠢欲動,但是甭管他們心裏怎麼想的,表情多麼豐富,殺氣騰騰惡意快溢出來,試圖用眼神殺死我,落地后看到奇美拉蟻王安然無恙,第一反應是恭敬下跪,我順便也享受了一把他們的跪地禮。

「王,突然發生劇烈的地勢變化,到處都是即將噴發的活火山,屬下擅作主張前來尋找,還請王責罰。」蝶男恭恭敬敬道,他低着頭,或許是不想眼中的殺氣向我衝來,順便衝撞了奇美拉蟻王。

安靜等了一會兒,奇美拉蟻王完全沒有反應。

「王?」蝶男有些慌了,他慌忙抬頭,迎上的是我的目光,表情頓時有一瞬間猙獰,很快收斂起來,注意力全都投到奇美拉蟻王身上。

「王,您在看什麼?」貓女發出疑問,看似冷靜,尾巴透出她的不安。

奇美拉蟻王還是沒有反應。

最後是紅皮膚大漢,他急了,粗糲雄厚的聲音充滿急切,大著嗓門問:「王,請下命令吧,如果是這個雌性對您做了什麼,我們護衛軍一定饒不了她!」

即便是護衛軍,也沒能讓奇美拉蟻王給予關注,他老僧入定般看着下方岩漿池裏沸騰的火紅色。

「放棄吧,我騎到他肩頭作威作福都沒什麼反應。」我撇撇嘴,扭回頭,繼續給他的指甲上顏色。

「王究竟是怎麼了?」貓女立馬問。

就算不回頭,我也知道,貓女問的時候,蝶男肯定狠狠瞪她一眼,這個神經質又敏感的護衛軍對於同伴一而再疑似向敵人示弱的行為一定很不滿,之前貓女求我就是前科。

「親眼看到活火山地震帶是怎麼形成的,大為震撼,進入了賢者時間。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才會放下吧,不過我猜他應該是在重組世界觀。」我一邊給奇美拉蟻王的指甲塗上顏色,一邊說,「雖然不知道征服世界統一物種的使命感從何而來,看到這個,一定動搖了吧。」

「胡說八道!」蝶男憤怒,如同信仰被玷污了,怒髮衝冠,「王就是王,作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王誕生!只有王才是真正的王,其他都是冒牌貨,清除偽王,君臨天下,是理所當然的,沒有什麼能夠動搖王!」

「我說,該不會是你這傢伙一直喋喋不休不厭其煩的給奇美拉蟻王灌輸這種思想吧?」我停下手上的動作,扭頭,懷疑的看向蝶男。

「這是我們一出生就知道的事情,當然,王也一樣。一出生便站在所有生物頂端的王,自然天生就該統治世界。」貓女說道,語氣神色都那麼理所當然,就像認定了世界的真理。

「哦。」我表示了解,「眼界決定了你們對世界的認知,奇美拉蟻王的強大僅僅是建立在你們認知到的所有生物頂端。成長期很容易犯這種毛病,自我意識過剩,以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從一個種族來說,也是探索世界決定未來發展的重要環節,當自我膨脹因為碰壁戛然而止,開始學會思考暴力以外的東西,標誌着種族面臨巨大轉折,要麼蛻變成功,走向成熟,要麼痛死在蛻變中。這可真是一個高深莫測的問題,難怪奇美拉蟻王思考的這麼投入。」

我看到護衛軍的表情好像想罵,一口氣不上不下,憋的臉一陣青一陣紫。

「王?王?!」紅皮膚大漢愣怔一下,好像完全沒聽懂,一看就知道是個頭腦簡單肌肉發達的傢伙,聽不懂當然不會糾結,鍥而不捨的呼喚奇美拉蟻王,沒有得到回應,對我怒目而視,「你對王做了什麼?」

地面被他抓出深深的抓痕,明顯怒氣值上漲中。

我對他,勾勾手指。

紅皮膚的護衛軍皮膚看起來更加紅了,怒氣暴漲,但是下一秒漏氣似的癟了,他沖我大吼,「有什麼沖我來,不準騎在王的肩頭!」

「我又不是自己想騎他肩頭。」我不樂意了,兩手環胸,展開妖精翅膀飛起來,露出被尾巴纏住的腳,「這樣讓我怎麼走?怎麼走?!我不就蹬了他的臉!!」

最後一句話捅了馬蜂窩,三個護衛軍表情都變了。

「竟然膽敢對王如此無禮!」蝶男氣得要炸。

貓女表情猶如護崽的母親一樣,她俯下身,「王,請恕屬下冒犯。」行動派,猛然竄過來,對我揮出爪子,毫無意外撞到被動防禦壁,她靈活一個後空翻,拉開距離。

紅皮膚大漢的攻擊隨之而來,同樣被格擋下來,倒退幾步。

貓女質問,「既然還留有這個程度的力量,為何掙脫不開王的尾巴?」

「哦,原來是有想法的動手。你們的王不是一早得出結論,這個防禦壁跟我的意志沒有關係。」我一挑眉,騎回奇美拉蟻王肩頭,身體往後,倒掛着看他們仨,「你們在這慢慢等吧,就是不知道奇美拉蟻王不吃不喝會不會餓死,反正我餓不死。」

貓女跟大漢不約而同動了,然而不是向我撲來,而是反方向,火山頂還沒隆起的時候被清場過,光禿禿一片什麼都沒有,變作火山口了以後,就算火山沒有噴發過也是光禿禿的,他們跳入下面的森林裏,老鷹捉小雞似的分別捉著一個人出來,我一看,竟然是奇犽和小傑。

小傑被大漢提在手裏,他表情很不對勁,眼神深沉的可怕,絲毫不管自己被大漢提在手裏,死死盯着貓女,奇犽被貓女抓着,似乎比起自身的安危,他更加在乎小傑。看起來好像在互相關注對方,但我怎麼感覺小傑的視線不太對,他應該不是因為關心奇犽才仇視貓女的吧?

「你們怎麼在這裏?看吧,被抓做儲備糧了。」我奇怪的看了看小傑,又看了看奇犽,小傑正在失控中啊,那種眼神和質問奇美拉蟻王的時候一毛一樣,倒是奇犽還保持冷靜。

他們被狠狠丟地上,護衛軍完全不怕兩人會在他們眼皮底下逃走。

小傑爬起身,跟奇犽背對背,對護衛軍跟奇美拉蟻王都很戒備,以及,似乎也在戒備我。

「你才是,打着打着騎到蟻王肩頭?」奇犽抿抿唇,眼中透著懷疑。

好吧,我翹起被尾巴纏住的腳,「喏。」

我發現時間彷彿凝固了,在我的注視下,清一色留下鼻血。

啊?

我朝他們的視線看去,因為翹起了一條腿,所以裙子有半邊滑下來了,露到腿根,貼身的褲褲也有一部分露出來。

我:=_=|||

我默默放下腿,把滑下來的裙子撩回去。

貓女不可思議的捂著鼻子,蝶男整個蟻都不好了,表情恍惚,紅皮膚大漢茫然的一抹鼻血,表情呆愣。

「……笨、笨蛋!」奇犽捏著鼻子,聲音透著濃濃的鼻音,臉紅的冒煙,目測還在升溫當中,不可描述的內心戲想必很豐富。

小傑似乎從某種偏執情緒中回神了,不過還是死死盯着貓女,捂著鼻子的貓女不經意跟他視線對了一下。

「小朋友,知道的太多不好啊。」我語重心長道。

小傑:⊙_⊙?

奇犽:(゜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0.第二十章

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