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第二十一章(捉蟲)

21.第二十一章(捉蟲)

?我跟奇美拉蟻王的戰場是天空,天雷把他劈下地,不可能還在剛才我休息的地方附近,再說平底變高峰,地表面積增加,無形中拉遠距離,奇犽和小傑兩個人不應該在這附近,除非他們是刻意追着什麼跑過來,要麼是追着天空中的我和奇美拉蟻王,要麼就是後來到的護衛軍,看小傑仇恨值高漲牢牢鎖定貓女的樣子,我認為後者可能性高。

「我說你們兩個,留在原地不就好了,眼巴巴跑過來,被抓了吧,我現在可沒力氣救你們。」說着,我有些憂心忡忡,要是護衛軍不是抓來當儲備糧的,直接當着我的面把他們倆嚼吧嚼吧吞掉,那就太慘絕人寰了!

我憂鬱的瞅了瞅死瞪着貓女的小傑,又看了看額頭冒汗渾身警惕戒備的奇犽,或許是我眼中的意思太明顯,正跟我眼神對視的奇犽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這真是一個機警的boy。

「他們是人質,如果你的回答不能令我們滿意……」貓女面無表情,長得萌萌噠,說出的話一點都不溫柔,「只好用他們的血漿染紅你的衣裙。」

「貓還真是善變啊!」我不由感嘆,目光移動,紅皮膚大漢果然一臉恍然大悟,果然不是因為有什麼思量才動的手,是發現有人靠近下意識這麼做了。

不過等等,血漿?

我愣一下。

「為了王,我什麼都願意做,什麼都能做。」貓女立場堅定,沒有一絲動搖,王就是信仰,就是底線,就是堅持。

「所以,之前可以為了王跪在我面前苦苦乞求,甚至不惜自殘傷害自己的身體,現在可以抓人質威脅我?那個血漿,是我理解的意思嗎?」我沒有因為貓女的決意生氣,本來立場就不同,不會因為貓女曾經在我面前跪下乞求過我而變得有什麼不一樣。

「你似乎很討厭血液和腦漿。」貓女冷靜的回答道。

「正確說,我討厭屍體。」我乾巴巴的說。

雖說不是被當作儲備糧,但如果對方翻臉,下場好像也沒好到哪裏去,要真的被糊了一身血液腦漿,我會睡不着覺的,傷害不了我就用這種方式威脅,也是機智。

「你問吧。不過我話說在前頭,我說了實話你們自己不信,那就跟我沒關係了,是你們自己的問題,我跟他們的感情還沒有好到為了保護他們求你們的地步,保不下就算了。」我妥協了,但是也先把話說清楚。

「即使他們的血肉腦漿沾滿你的身體也無所謂?」蝶男一派優雅文質彬彬,看起來很有氣質,不神經質發作的他看起來很有派頭。

「就算我一腳踩到你們王的臉上也無所謂?」我從鼻子裏哼出一聲,鄙夷的反問。我妥協了不代表我是要忍氣吞聲,不就聊兩句嗎,得寸進尺那就不行了,別搞得好像只有你們人質在手似的,我不能對奇美拉蟻王怎麼樣,我還不能踩他臉?問誰的人質最有分量,當然是我壓着這個。

護衛軍臉色變得很難看,恨不得一口咬死我的表情。

蝶男強忍住怒氣,問,「王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奇怪道,「我不是早說了嗎。」

「跟王一起的只有你而已,請敘述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剛才那些只是你的判斷而已,我們想要知道事情經過,自己做出結論。」蝶男每說一個都彷彿在考驗他的耐心般。

「哦,這個啊……奇美拉蟻王又挑戰我啦,說是測試一下最近實力漲得怎麼樣,然後我們就打起來啦,飛到空中,跳過無聊的開場直接進入主題,銜接上次的戰鬥,我放出了雷雲,一口氣把他轟到地面。沒想到最近實力果然長得飛快,綁了個竄天猴都沒這效果,是坐了火箭啊,不但防禦住天雷,還吸收了一部分化作自己的力量,把我給嚇到了,不由自主用了大招,把他給嚇到了,接着就是你們看到的樣子啦!」

省略掉中間被打暴衫的一段,我拒絕去回憶!

「胡說八道!」蝶男當場怒了,「你在侮辱王嗎?!」

「話我已經說了,整個過程就是這樣,信不信由你。」我不高興了,不耐煩的說。

護衛軍全都不相信奇美拉蟻王是被嚇成這樣,一時間氣氛劍拔弩張,夾在中間的奇犽和小傑承受了護衛軍散發出的三份氣勢,臉色難看,搖搖欲墜。

「……我來問一下,」奇犽強撐著身體,顫顫悠悠的出聲道,「究竟是什麼樣的大招能把蟻王嚇……能讓蟻王不顧一切進入思想的殿堂?」

「你們不是看到了嗎,我們腳下這個島嶼上生活的所有人都看到了。」我瞥一眼奇犽,果然是個機警的boy,如果我跟護衛軍話談不攏,中槍的是他跟小傑,為了小命着想自然要努力當一把溝通的橋樑,護衛軍問不出的話,他來問。

「整個島嶼……」奇犽喃喃自語,突然臉色大變,兩眼發直,似乎也快要進入思想的神聖殿堂,夢囈般,「讓平底變作高峰,火山噴發?波及範圍是整個島嶼?!」

「只有一座火山噴發,中途戛然而止,其他火山都已經被安撫下來,雖說整個島嶼乃至周圍群島都成了活火山地震帶,其實火山已經不會噴發,也不會地震。」我想了想,補充一句,「如果沒意外的話。」

「這個就是你的大招?這種招數在戰鬥中有什麼用,你們都在天上飛的話……?」奇犽的機警沒有被震飛,一語切中重點。

「所以我是被嚇到了嘛。」我理所當然的說。

「就算是因為被嚇到,果然太奇怪了……」奇犽驚疑不定。

「我還是個寶寶……控制力不好不是很正常。」我眼神飄忽。

「……」奇犽徹底無語,一臉不敢置信加不可思議。

「你們想知道的我已經說了,我能理解以你們淺薄的眼界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憑藉一己之力竟然能夠改變地形地貌讓一個地區變作活火山地震帶。不要自己做不到,就以為別人也做不到,短壽種族經常犯這樣的錯誤,把世界局限在自己的認知當中,就像蜉蝣根本無法理解百年是怎樣的概念,它的壽命太短暫了,最短只能看到一天的光景,一天所見的眼界造就了它的局限。」

「哼哼哼哼哼……」

啊?

護衛軍對我怒目而視的表情頓時變成驚喜。

「王!」蝶男欣喜若狂,激動的留下淚水。

真是個感情充沛又神經質的傢伙。

「王!」貓女同樣欣喜若狂,眼睛都亮了。

「王!」紅皮膚大漢興奮極了,粗啞的聲音激動不已。

「哼哼哼哼哼哼……」坐在火山洞口跟老僧入定一般完全擯棄外界干擾進入賢者時間的奇美拉蟻王發出低沉的笑聲,他慢條斯理站起身,轉過來,大步流星向前走,完全無視因為他的靠近戒備緊繃到極點的奇犽和小傑,他只有一身我給他硬套上的妖精族服飾,沒有鞋子,白里透綠的腳踩在地面對比鮮明。

之前奇美拉蟻王是坐着的,我身體往後倒下來,有一部分是在地面的,他站起來后,我真的倒掛了。

我支起身體,踢踢被他尾巴纏住的腳,「鬆開。」

「王,這裏已經不適合作為新的巢穴,到處都是隨時可能噴發的火山,地震或許也會隨之而來,如果把新的巢穴選在這裏,恐怕……」蝶男畢恭畢敬的進言道。

奇美拉蟻王停下腳步,目光落到蝶男身上,語氣淡淡,「火山不會噴發,地震也不會到來,不是已經這麼說了嗎。」

「話雖如此,但對敵人的話應該保留幾分,她自己也曾言,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蝶男憂心忡忡。

「不必多言,現在沒有比這裏更加合適的地方。」奇美拉蟻王語氣加重,充滿不容置疑,若是繼續糾纏不休,大概就要發火了。

「……是。」蝶男只好遵命。

「喂,不要忽視我啊!」看他若無其事的跟屬下對話,好像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肩頭坐着個我,我憤怒的張開妖精翅膀,剛要一腳踢上他的臉,纏住腳的尾巴甩甩甩……

我該慶幸他沒有纏着我的腳把我整個妖精往地上摔嗎?

那畫面太兇殘了,我覺得奇美拉蟻王就是那種蟻該怎麼破?

雖然他沒有說什麼,但是意思很明顯了,他要帶我走。

比起被摔得滿身狼狽,我還是自己識相一點。

我一把揪住奇美拉蟻王的辮子,然後抱着他的腦袋,重新騎在他肩頭,他真的不甩尾巴了。

我還能說什麼呢,誰讓我現在腎虛乏力身體被掏空啊,完全木有話語權。

「那個,也帶上。」奇美拉蟻王頭也不回說了一句,然後向前大步流星,「走了。」

雖然沒有指明什麼,任誰聽了都知道是指奇犽小傑,沒有當然啃了他們真是太好了,雖說俘虜也不怎麼樣,今天不啃,明天也可能嚼吧嚼吧吞了。

這種待遇也沒誰了,我有坐騎,其他都是用走路的,奇美拉蟻王不着急,慢慢走,護衛軍自然不會沒眼色的催促,這種小事怎樣都無所謂,他高興就好。

一伙人走在林間小徑,誰也不出聲,氣氛僵硬沉悶,我覺得這樣不行,應該調一下氣氛,太沉悶了我無聊啊,總不能把奇美拉蟻王滿頭的辮子解了再扎一遍,一直重複做同樣的事情也好無聊的,我剛才太無聊已經扎過一遍了。

此時此景,我不禁想高歌一曲。

「我有一頭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

奇美拉蟻王:O_O

蝶男:╰_╯#

貓女:╰_╯#

大漢:╰_╯#

小傑:⊙ο⊙

奇犽:(゜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1.第二十一章(捉蟲)

1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