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二十二章

22.第二十二章

?我發現氣氛更加奇怪了。

不回頭我也知道,犀利凌厲的彷彿要刺穿我的目光肯定屬於護衛軍,有殺氣。

至於奇犽跟小傑,嗯……我回頭看一眼,那表情眼神真是一言難盡啊,高山仰止都不為過。

奇美拉蟻王不愧是王,有氣度,夠鎮定,泰山崩於眼前而面不改色,我騎在他肩頭唱小毛驢又怎麼了,大王他完全沒放在眼裏,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蟻。他目不斜視大步流星向前走,光腳踩在厚厚的落葉上發出細碎聲響。

或許是不久前地勢發生過劇烈變化的緣故,森林裏死一樣安靜,就連蟲子都老老實實蟄伏,沒有發出一點響,走在靜謐的林間小徑難免產生壓抑感,至少我是很不喜歡的,同行的一個個都不出聲,我高歌一曲活躍一下氣氛,還都不捧場。

「我從剛才起就覺得奇怪了,為什麼小傑一直瞪彼多?小傑跟彼多有深仇大恨,此仇不共戴天?」我身體往後仰,倒掛下來,視線中眾人都是倒著的,「連掩飾一下都不肯,真是個耿直的boy,誰都看得出來。用這種眼神注視別人,完全是挑釁,會出人命的哦。」

奇犽臉皮抽了抽,被抓做俘虜讓這個機警的boy非常緊張,精神繃緊到極點,那種散發出來的個人情緒都能影響到別人啦,不過現在看我的眼神表情那都是非常的一言難盡。我找出的這個話題似乎刺激到他的神經,不怎麼願意回答的樣子,猶豫謹慎的看了看身邊一起走的小傑,嘴唇抿緊,綳成一條直線。

「你知道嗎?」我問貓女彼多,被怨恨的一方總該有點頭緒吧。奇美拉蟻不是善茬,這是一種骨子裏包含暴戾跟野性的生物,如果剛才我不是被奇美拉蟻王纏住腳以至於無法離開一直逗留原地,他們兩個追着跑過來,很大可能會被就地擊殺。

「嗯?」貓女尾巴優雅的搖擺了下,大大的貓眼漫不經心瞥一眼小傑,倒是沒有拒絕回答我的問題,聲線天生透著俏皮靈動,「大概……是因為我曾經殺死他的同伴?嗯……我有點印象,就是這兩個小孩子,那個時候逃掉了呢,最強的那個留下來。真是愉快的戰鬥~~但是好可惜,被我玩壞了,我遺憾的不得了,一直想再次體驗那種愉快的感覺,終於讓我想到。」貓女尾巴優雅的搖擺一下,沒有說想到什麼,跳過這一段,惋惜道,「但是完全不行,壞掉了就是壞掉了,就算修理好也是個沒用的東西。」

被迫一起走的小傑突然停下腳步,他低着頭,放在兩側的拳頭狠狠握緊,血液一滴一滴滲出來,滴落到地面,就算看不清他的表情也能感受到那種強烈的憤怒以及深沉不可調節的負面情緒。

任誰看到小傑的樣子都知道,他已經在爆發邊緣,貓女的話狠狠刺激到他,這時候誰說什麼恐怕都勸不了。

「小傑,冷靜點!」奇犽臉色非常難看,顯然清楚知道究竟有多麼糟糕。

「冷靜?」小傑的聲音緩緩響起,短短的兩個字彷彿從地獄中飄來,這麼說也沒錯,他的情緒就如同置身於地獄之中,他抬起頭,眼睛已經失去焦距,空洞深沉的可怕,被負面情緒凝結的鬼怪附身般。「我怎麼冷靜的下來,那個是凱特啊!凱特他……變成那個樣子,變成那個樣子……凱特死了,壞了?聽到這種話,為什麼奇犽還能叫我冷靜,因為跟自己毫無關係嗎?」

奇犽眼底閃過受傷神色,但他還是咬牙,「笨蛋,我們現在是俘虜,亂來只會讓處境更加糟糕!」

「死了?壞了?」小傑空洞深沉的視線釘在貓女身上,逼問,「是什麼意思?」

大家步伐都停下來,就連奇美拉蟻王也沒有繼續向前走,而是微微側頭,以眼角的餘光投以關注,小傑突然爆發似乎引起了他的興趣。

貓女原本不在意的,尾巴優雅的翹著,看到奇美拉蟻王在關注,終於認真了一點,回答道,「就是字面意思。那個人類早就被我殺了,哦~聽意思,你看到他現在的樣子了?那個只不過是被我的能力操作著而已,一旦解除就會變回屍體。」

小傑爆發出可怕恐怖的氣勢,完全無法想像他的身體里竟然蘊含這樣強大的力量,朝天翹起的頭髮竟然開始生長,孩童的身體似乎也在某種力量作用下抽條生長,這種現象絕對不正常。我敢肯定,小傑所用的絕對不是變身魔法,反倒像是透支身體的邪惡秘法,可以暫時獲得強大的力量,但需要支付的代價也是很可怕的,得到的越多,付出的就越多,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用。

他的目標非常明顯,就是貓女彼多,那種刻骨銘心的憎恨跟殺意化作猶如實質的氣勢,充滿孤注一擲的決絕。

事發突然,然而結束的也很突兀,奇美拉蟻王出手了。

小傑的一擊還沒有發出,奇美拉蟻王風馳電掣的一拳,強大的念力混合雷電,直接把小傑從這邊打飛到另一座山的山壁里,深深的人形凹洞,扣都扣不出來。

「小傑!!!!」奇犽撕心裂肺的喊,這一刻,他完全無視了護衛軍帶給他的威脅,第一反應就想趕去小傑身邊,瞳孔劇烈收縮,表情都空白了。

當然,他走不了,三個護衛軍在身邊,要是被他給跑了那可就不是丟臉的問題,可以直接抹脖子了。

我目瞪口呆,望着小傑飛出的方向,以及山壁上那個人形的洞,多麼似曾相識的畫面。

……要不是奇美拉蟻王及時收拳,那個時候我就要挨上這一拳了。=_=|||

對小傑的這一拳完全沒有手下留情,奇美拉蟻王也是個隨心所欲的耿直boy啊。

奇犽被紅皮膚大漢抓在手裏,我隱約聽見骨頭斷裂的聲音,他噴出一口血,裏面似乎還混了什麼細碎的東西,也許是內臟碎片,觸目驚心

一言不合就動手的風格就是這麼簡單粗暴。

我沒有呵斥紅皮膚大漢,完全沒意義啊,誰知道我就因為無聊找話題問了一句話,結果引發出一場流血衝突,小傑耿直到當場爆發,連累了奇犽。

小傑耿直,貓女耿直,奇美拉蟻王也耿直,錯了,應該是小傑是個耿直boy,奇美拉蟻一個賽一個耿直,都跟爆竹一樣,一點就爆。

我拿出一顆魔水晶,「放開。」

紅皮膚大漢眼神請示了一下奇美拉蟻王,發現沒有反對,張開手,任由奇犽掉到地上,發出落地的沉悶聲。

我把魔水晶催動,治癒的光芒照耀奇犽,被硬生生捏碎骨頭絞碎內髒的致命傷消失了,徹底恢復成沒受傷之前的樣子。

「還有那個,麻煩了。」我沒有指名道姓,但是在場的都應該能理解。

護衛軍自然是不樂意被我指揮,但是奇美拉蟻王並沒有反對,似乎是默許了,蝶男大概是最會察言觀色的,張開蝴蝶翅膀向小傑飛去。

就算我魔力透支身體被掏空,不代表我就完全沒其他手段了,我放任奇美拉蟻王,只是因為懶得動,反正他又沒有對我打打殺殺,這種事情擱在妖精王國,必須得睡上一睡啊,如果一睜眼發現睡了一百年兩百年什麼的,我的計劃不就全都泡湯了,所以寧願無精打采懶洋洋也要維持清醒,能不動手就別動手。

蝶男把小傑撈回來,我把他也治好了,真是命大,或者說,那一刻爆發出的力量的確夠強大,能夠抵抗住奇美拉蟻王混合了雷系魔法的一擊沒有當場斃命,讓我有時間搶救。

這個小插曲之後,小傑和奇犽待遇就變了,嗯,都有了坐騎,被紅皮膚大漢一手一個抓在手裏,就跟抓了兩個大號的娃娃一樣。

我不敢跟他們搭話了,要是不小心又引發流血事件,會心塞死的,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適合跟他們聊天什麼的。

「你不會在打什麼奇怪的主意吧?不管你想做什麼,都是徒勞的,就算趁着我虛弱綁架我也沒用。」我把注意力放到奇美拉蟻王身上,從我失控用了王族妖精技能之後,他就很奇怪,賢者時間什麼的,我騎在他肩頭也當作什麼事兒都沒有,若無其事。

「不準離開朕的視線範圍。」

出乎我的意料,一直高冷不愛說話的奇美拉蟻王竟然回答了,就是說的話讓我有點發愣。

好像某種程度上跟我不謀而合了,我會一直關注他,看他跟人類掐的,他是被我選中的T嘛,但奇美拉蟻王這麼說,我就不懂了。

「所以你果然在打奇怪的主意是吧?」我懷疑道,從鼻子裏哼出一聲。

「朕不準人類覬覦這份力量。」奇美拉蟻王聲音不緊不慢,沒有任何情緒。

「那還真是委屈你了,要這樣那樣委曲求全。」我挑眉,雖然我心裏根本不是這麼想的。

「縱容……嗯,這種行為叫做縱容,朕想這麼做。」

你這樣說讓我不知道該怎麼抬杠了好嗎,我要是繼續,不就顯得我無理取鬧恃寵而驕?

我:=_=|||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2.第二十二章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