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二十四章

24.第二十四章

?“智慧是进步的阶梯,智慧是照亮前进方向的明灯,智慧拥有无限的可能性……”我一脸严肃庄重,向奇犽和小杰宣扬智慧的哲学,主要是跟奇犽说,小杰太不捧场,依旧一副半死不活失魂落魄的样子,阴郁的就要长出蘑菇,痛苦的快要窒息。

“……”

“武力是下下策,滥用暴力更是糟糕,凭借我身为长寿种的知识见识眼界经验以及智慧,轻轻松松放倒奇美拉蚁王,不费吹灰之力,这就是智慧的力量。被自己的眼界局限住,把自己困在一小方世界中,连努力一下都不肯,打倒你的不是现实,是你自己。事实胜于雄辩,事实是最强有力的证明,机智如我,站着不动都能放倒奇美拉蚁王,还是他自己上赶着被我放倒的。”我依旧严肃庄重脸,看着前方,眼皮都不眨一下。

“……”

“那些可不是普通的羽毛,虽然叫做羽毛,长着羽毛的样子,跟鸡鸭鸟类的羽毛完全不一样,首先,天使的翅膀构造完全不一样,全都是羽毛构成的,不会掉了毛看起来就像鸡翅,所以羽毛末端没有扎进肉里稳固羽毛的部分,对,就是没有羽根。然后是羽片,根本构成完全不一样,主要是魔力经络,天使的翅膀是重要部位,可以储存魔力,增幅魔法,吸收空气中游离的能量等等,翅膀上布满了魔力经络,可以说是身体上最为敏感的部分,每一根羽毛都是活生生的,虽然没有羽根,绝对不会出现一扇翅膀羽毛满天飞的情况。不要因为叫做羽毛,看起来像羽毛,就以为跟鸟类完全一样。”我还是看着前方,保持视线,不动如山,力求表现出高深莫测。

“……”奇犽死鱼眼。

“为什么不说话?你不说点什么吗?你不觉得你的心态很不对劲吗?”我神情凝重,心里又开始酝酿一番充满哲学的话语,孜孜不倦不厌其烦,试图向奇犽传授我的智慧跟哲学理念。

“……你可以闭嘴了,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听你说废话。”

就算不扭头看我也知道,奇犽现在肯定顶着死鱼眼面无表情,仿佛之前的暴躁用光了他的热情跟活力,只剩下平静,也可以说他终于从落入敌人手里的过度紧张情绪中冷静下来,声音里依稀透出几分颓废。

“我都放倒奇美拉蚁王了,你怎么还这么颓废悲观,你之前是多么机警勇敢的boy啊!”我对奇犽的反应表示痛心疾首,“这种时候应该高兴才是,大笑三声,接下来我们就要扬长而去了,拉着一张脸多扫兴!”

“你是笨蛋吗,这样要怎么扬长而去?”奇犽音量陡然拔高,事实证明他刚才不是不暴躁不抓狂,只是强忍住而已,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一个不小心就要人头落地,我们现在更加危险了!”

红皮肤大汉长出好多只手,每只手前面部分化作尖锐的刀刃,奇犽脖子边架着一把,小杰脖子边架着一把,至于我的脖子旁边,刀刃多的刚好环绕成一朵花,只要稍微动一下就会碰触到刀刃。大汉站在我身后,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我能看到蝶男的表情,那种仿佛恨不得neng死我的表情,俊俏的脸蛋被扭曲的异常恐怖,可谓是面目狰狞,目露凶光,完全破坏了他的气质。猫女正在给奇美拉蚁王检查身体,只能看到她半张脸,神情凝重,面部表情没有那么丰富,不过能感觉出她的情绪跟另外两个差不多。

护卫军散发出的冲天杀气让气氛紧绷到极点,似乎一触即发。

“不用在意这种细节,奇美拉蚁王被我放倒了,护卫军肯定治不好,接下来还不是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对奇犽的担忧表示嗤之以鼻,完全没有把红皮肤大汉的威胁放在眼里,用刀架在我脖子上又怎么样,就算多围两圈,围成重瓣花,我眼皮都不眨一下。

我的话貌似刺激到红皮肤大汉了,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他粗粝的声音恶神恶气,饱含杀气跟怒火,“我要把这两个小子剁成肉酱!”

情绪一激动,手上就容易失控,架在奇犽跟小杰脖子边的刀重重压了压,在他们白皙的皮肤上划出一道血痕,鲜红的血液渗出来。

还是蝶男阻止了大汉。

蝶男在等待猫女做出结论,期间一直用他的眼神狠狠剐我。

猫女的特殊能力明显是用于治疗,大大的人偶浮在半空,从猫女的尾巴上延伸出来,人偶比例头重脚轻,腹部能够伸出数条手臂,每条都有一个工具,一看就知道,她的这个能力倾向于做外科手术,对内伤大概不怎么擅长,否则当初奇美拉蚁王被雷元素反复施加伤害的时候,她怎么会走投无路到对我苦苦哀求。

“等等,别冲动。”蝶男脸色阴沉。

想必大汉也是明白自己不善于思考的弱点,对蝶男十分信任,听到他这么说,架在奇犽跟小杰脖子边的刀往旁稍微移了移,鲜红的血痕格外刺眼。

“……我就知道会这样。”奇犽低声自言自语,他一动不动,连抬手捂住伤口都不敢,浑身僵硬。

猫女她大约是知道自己不行了,面色沉重难看的对蝶男摇了摇头。

蝶男那一瞬间脸色难看极了,看我的目光如同眼中钉肉中刺,如鲠在喉。

“我才想抱怨,要不是你们两个拖油瓶,我早就扬长而去了。”我目视前方,试图研究面前这棵树的树皮纹路,无视猫女跟蝶男之间的举动,也无视了蝶男看我的目光。

我就这么随口一说的,没想到奇犽还没说什么,一直沉浸在自己世界中失魂落魄的,痛苦绝望的快要窒息的小杰却对这句话起反应了,大颗大颗泪珠滚落,像断了线的珠子。

“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太没用,是我太无能……是我连累了你,连累了奇犽,连累了凯特……”小杰低着头,泪珠不住滚落,他哽咽着,声音充满悔恨痛苦以及绝望,“凯特死了,凯特恢复不了了……明明我在心中发誓,一定要让凯特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我一定要打倒彼多,让她治好凯特,但是……现在已经没用了,凯特已经无法恢复了,他已经……他已经……呜呜呜呜呜呜……”

“小杰……”奇犽愣怔怔,看到小伙伴这么痛苦,他于心不忍,不想小杰这么自责。“你已经很努力了,非常努力了……”

“全都没有用,我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小杰狠狠一捶地面,完全无视大汉架在他脖子边的刀,痛苦的无法自拔,手使劲的捶地面,捶地皮破血流,鲜血淋漓,“凯特无法恢复过来,我的努力都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再多的悔恨跟痛苦,都是我应该承受的惩罚,是我太无能才导致这种结果!!”

奇犽刚想劝说,蝶男一脚踩在了小杰的脑袋上,踩的他脑袋撞到地面,撞出一个凹洞,蝶男眼神阴沉凶戾,小杰的悔恨痛哭让他非常不愉快,大概是联想到自己身上了,此刻的他何尝又不痛苦呢。

奇犽差点跳起来,大汉骤然压紧的刀让他不得不按捺住,他咬紧牙关,强忍住心里的冲动。

“痛苦吗?绝望吗?悔恨吗?就算这么做也缓解不了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刚才那些话稍微修改一下,完全适用于你们任何一个护卫军,小杰说出了你们的心声,真是天道好轮回哦~~”我说完,丝毫不管脖子边骤然收紧的刀刃,对蝶男露齿一笑。

蝶男放在两边的手狠狠握拳,简直恨不得立马neng死我,他深呼吸,调整情绪,不愿意气势上落了下风,做出一副风度翩翩的优雅模样,好像忘记脚下还踩着小杰的脑袋一样。

“如你所见,王陷入昏迷中,一切原因是吃了你拿出来的羽毛之后,我想,你一定知道原因,也知道怎么治疗吧?”虽然是疑问的语气,蝶男笑容优雅,脚下稍微使力,仿佛威胁我如果不能给予他满意的答复,小杰的脑袋就要像西瓜一样被他踩的粉碎。

“有问题只管说,你这样,很容易激化矛盾的。”我挑挑眉头,对眼中难掩暴戾的蝶男语重心长道,“我有说我不救奇美拉蚁王吗,我留在这里就是为了他啊,不然他倒下的时候我就可以扬长而去了,反正那个时候你们大概没空管我,心心念念都是奇美拉蚁王了,空子好钻的很,我这么有智慧,想走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蝶男额头暴起一个青筋,他忍了。

“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我不紧不慢的说。

蝶男单刀直入不说废话,一个字,言简意赅,“说!”

“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不准奇美拉蚁王再缠着我。”我严肃的提出条件。

这个可是我选中的T啊,不跟人类掐架,一个劲儿盯着我是什么事儿。

“王的意志……”

按理说,现在护卫军差不多病急乱投医了,有什么条件不是一口答应下来,蝶男却犹豫了,因为涉及到干涉王的行为,对于护卫军来说太过于逾规越矩。

蝶男大概是护卫军中的军师一类角色,他不发话答应,猫女跟大汉都不说话。

“我跟你说说奇美拉蚁王吃的都是什么吧。”我慢悠悠的说,不怕护卫军不答应。

“首先是龙鳞,这个是神圣巨龙的鳞片,蕴含龙之力,龙之力十分霸道,脆弱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住。一般来说,身体素质首先会有一定程度的增幅,接着,身体就会开始崩坏,龙之力不断侵蚀同化身体,致使肉体崩溃。”

“白色羽毛是圣天使羽毛,黑色羽毛是堕天使羽毛,两者属性相克,能量又很纯粹,放到一起很容易诱发元素湮灭,传说光元素跟暗元素是混沌分离的结果,当光暗在一起产生元素湮灭其实是回归混沌失败的结果。”

“三种能量在奇美拉蚁王体内,大概会发生这种反应,龙之力强化他的肉体,暗元素破坏他的身体,光元素修复他的身体,听起来好像是三足鼎立,达成一种平衡,实际上,龙之力具备的侵蚀性质并没有改变,只不过因为暗元素的出现,一个侵蚀,一个腐蚀破坏,龙之力很霸道的,完全不允许暗元素抢地盘,有冲突,就互相干了起来,光元素跟暗元素属性相克,会自动净化被暗元素腐蚀破坏过的部分,并且修复,当然了,龙之力也容不下光元素,也干了起来,光元素净化修复的时候被龙之力针对了,不会没反应的,所以呢,光元素跟龙之力也干了起来。奇美拉蚁王的身体里呈现出这样一种状况,龙之力强化身体,然后跟光元素暗元素掐,暗元素腐蚀破坏身体,然后跟龙之力和光元素掐,光元素修复身体,然后跟龙之力和暗元素掐……”

“我估摸着,以鳞片跟羽毛里面蕴含的能量,掐上一阵子消耗光了就会停止。”

“要多久?”蝶男眼前一亮。

“二百五十年左右吧。”我回答。

“……”蝶男面容扭曲。

“不过那个时候奇美拉蚁王大概也化作一滩血水了,魔抗这么低……根据我的推测,应该先是浑身毛孔冒出血珠,接着内脏一点一点变得千疮百孔,从内里一点点化作烂泥,接着融化……”

我话还没有说完,红皮肤大汉的哭声赫然响起,哭得肝肠寸断,哭得声嘶力竭,仿佛已经看到奇美拉蚁王在他面前一点点化作血水的样子,架在我们脖子边上的刀刃唰收回去,大汉飞扑到奇美拉蚁王身边,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哭得涕泪横流。

“王!!!!!!”

“选择题做成了送命题,要怪,就怪你们奇美拉蚁一族渴求进化的野心,是你们的野心葬送了王的性命。”我撇撇嘴,“我算是已经弄明白了他的能力,所以,你们之前其实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跟窃喜的吧,等到王苏醒,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但是很遗憾,这个能力有个致命的缺点,如果被吞噬的东西远远超过本身所能承受的极限,只会要了王的性命,贪心不足蛇吞象,所以说,克制是美德,忍耐是必修课。”

蝶男呆若木鸡,他似乎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眼泪已经开始哗啦啦流。

猫女同样满脸空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

奇犽趁机一脚踹向蝶男,这一脚出乎意料竟然这种目标,把蝶男踢的跌倒坐地,他赶紧扶起小杰,发现他脸上虽然脏兮兮的,沾着泥巴,但人没有事。

“不可能!”蝶男终于反应过来,他不能接受,抱头,歇斯底里大喊大叫,“不过是鳞片,还有几根羽毛,怎么可能有这种威力!!!”

他双眼赤红,恶狠狠瞪我,“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玩游戏赢来的。”我轻轻勾起一束自己的头发,捻了捻,“赢了就给我一根羽毛,输了我拔一根自己的头发给对方。我准备多攒一些好做羽毛扇的,龙鳞的话串起来做凉席。”

“可恶!王才是站在所有生物顶端的王!其他的生物……其他的生物……!!!”蝶男歇斯底里,身体扭来扭去,终于还是神经质发作了。

我把目光投到猫女身上,三个护卫军有两个在哭,一个哭得肛肠寸断撕心裂肺,一个神经质歇斯底里,只剩下默默流泪的猫女看起来还能沟通。

“如何?”

猫女跪地,深深俯下身,“我明白了,如果这个是出手救王的要求,我答应你。”

“看起来你才是最明白的那个,蝶男看起来挺冷静,关键时刻根本派不上用场。”

“我会带着王离开这个国家……”

“不可以!”奇犽脱口道。

我跟猫女都看向他。

奇犽咬牙,“王不能离开这个国家。”

猫女深深看一眼奇犽,“我知道人类准备对付王,也做出了计划,准备期间哪怕我们对人类进行筛选也不打算为了阻止我们而提前出手,如果我们离开这个国家,人类大概会苦恼吧,但是,这是我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我知道,猫女这句话有试探我对人类态度的意思在内。

奇犽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他紧张的看我,就是没有开口请求什么。

“嗯……那这样好了,只要别再一见面就对我打打杀杀的,奇美拉蚁王爱呆在哪里就呆在哪里。怎么样,条件够优惠吧?”

我说就算什么条件都不答应,我也会救的,不就显得太奇怪了吗,我怎么会真的让选中的T这么挂掉呢,只要有奇美拉蚁王存在,就是对我最天然的掩护,一直揪着我不放这点太讨厌了。

“……是。”猫女可疑的停顿一下,眼神复杂古怪的看我一眼,好像放松下来了的感觉。

我知道我的条件很优惠,但是她这种反应略奇怪啊。

我:⊙_⊙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之妖精[综]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王之妖精[综] 王之妖精[综]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24.第二十四章

1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