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二十八章

28.第二十八章

?“朕只有一个问题。“奇美拉蚁王的声音缓缓响起,平板无波,缺乏情绪起伏,任何外物都影响不到他的心灵,堪称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的典范。

他是一个耿直又单调的boy,从我们第一次见面起,就没交谈过几句,通常都是打打打,撕逼掐架,当然,每次都是我让着他的,我认真起来自己都害怕,我是有原则的。

像我这个等级的通常都有自己的原则,不会轻易动真本事,不然大家一言不合就掐架,个个日天日地,其他种族还有活路吗,大陆也迟早要给玩完,所以有一套潜规则,必须懂得克制。

左手放一道闪电劈裂大地,右手一个火球把陆地炸上天,再来一道海啸淹没一切,狂风怒卷,撕碎所有碰到的物体,植物孢子充斥空间,似跗骨之俎如影随形挥之不去,疯狂吸取生物的能量。这种规格,起码得是跟我同级的对手才能享受到,碰到个谁就直接马力全开,那不是搞事嘛,嫌大地太脆弱了捅个窟窿出来,到时候还不是要我收拾,专搞破坏不符合我妖精族爱好和平的设定,唯恐天下不乱是恶魔一族的嗜好,只管杀人不管埋,一个不注意能捅破天,犯众怒了大家联手一起揍。

看看洪荒神话的故事,龙凤麒麟之战,还不是个个觉得自己最牛逼,谁也不服气谁,想搞事就搞事,非要争个高低,最后都成什么样了,还有那个巫妖大战,下场都不好。

对于这条潜规则,我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真是太睿智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潜规则,也是有原因的,不是每个种族都像妖精这样爱好和平立志于当个艺术家。

众种族第一次因为群体掐架引发毁灭性战争时,唯一的神被吵醒了,把大家摁地上痛揍一顿,站在生物顶端的种族被揍的格外凄惨,包括那些高高在上自喻为世界支配者对其他种族不屑一顾优越感倍儿强的神族,神以揍这些种族为主,收拾其他的种族为辅。

第二次因为群体掐架引发世界范围的战争,神又被吵醒了,跟第一次一样,又是连坐,如法炮制,专揍站在生物顶端的种族,我们就是天塌了顶着的那些高个儿呀。

第三次……第三次大家学乖了,眼看着事态又要朝着不可收拾的地步发展,连续一起被神揍过两次的顶端种族惺惺相惜,联手把战争压了下去,神果然没有醒,真是逃过一劫!

创造了世界的神平息战争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但是效果非常好,从此以后顶端种族再也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或者日天日地的搞事,就算某个不怕被神揍,其他的也不想被揍,一定会联合起来镇压的。

我想起来了一个实验,把几只猴子关在笼子里,笼子上面挂一串香蕉的那个实验,神的思路简直一毛一样!

扯远了,奇美拉蚁王这么耿直单调的boy,一直以来展现的设定就是高冷、好战、自信以及学习力强,除了未开化,基本没啥缺点,作为一个T最重要的是拉仇恨以及耐打能力,这两个条件他都满足,他的耿直单纯作为一个T绝对是加分项,我不需要一个有心机有城府又有实力的家伙给我玩三分鼎立,就是这样一来感觉很容易被人类搞死,现代化大型武器杀伤力堪比禁咒的威力,没想到他自带升级能力,简直惊喜,我只要稍微配合一下下就行啦。

奇美拉蚁王如此正经耿直的人设,竟然破天荒地问了一个很八卦的问题,我认为他是在八卦。

“没有性别如何繁殖?”奇美拉蚁王问。

这个问题太有哲♂学了,我转回身,第一眼直奔奇美拉蚁王下三路。

不会是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因为岩浆带来的伤害坏掉长不出来了吧?!

这个推测太丧失,刚冒出来就让我惊悚了。

我只看到了岩浆,然后反应过来,奇美拉蚁王好像没有性别特征啊,虽说我认为他应该是雄性,真要造成这种不可挽回的伤害,我相信任何一个雄性都不会这么淡定,会直接暴走的。

奇美拉蚁王目光直勾勾盯着我,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我反应过来,他说的这个“没有性别”是指我。

我面无表情了。

奇美拉蚁王表情很认真,就像专心听课的学生,眼底是满满的求知欲。

你确定要问这种问题?

你确定要一边泡着岩浆一边问我妖精族的繁衍问题?

你吃饱了撑着啊突然问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是可以止疼还是能提神?

我简直想抓着奇美拉蚁王的肩膀狂摇晃冲他大声咆哮。

他一个奇美拉蚁的王,问我妖精族没有性别如何繁殖,这个算八卦吧,绝对是在八卦!

我拒绝去想他是怎么发现我没有性别的。

妖精族都是从树上结的果实中蹦出来,不用合体也能繁衍族群,性别完全是多余的,这条设定很符合逻辑,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妖精族一出生就没有性别,需要后天蜕变出来,那么问题来了,因为先天因素的关系,妖精族性别意识很淡薄,如果自身没有想要强烈蜕变出性别的意识,身体就不会发生变化。

因为不需要合体就能繁衍族群,所以没有性别。

因为没有性别,所以没有青春躁动期。

因为没有青春躁动期,所以妖精们心如止水。

从生理到心理,妖精缺乏对欲念的渴求。

王族妖精本身繁衍能力无限接近于零,基本没有指望,加上妖精族的这个普遍情况,所以是不孕不育的最佳代表,个中翘楚,普通妖精也繁衍极度困难,是因为妖精之间通常是纯洁的爱情,连性别都没有光靠精神恋爱能生得出来才奇怪,除非进化出单体繁殖的能力。

对依靠母树繁衍的妖精来说,生孩子是个什么情况,肚子里长了一个肿瘤么?好口怕!

我可以自豪的拍拍胸脯,我一定是妖精族最有性别意识的,所以我自行蜕变出了女性的身体曲线,也是王族妖精中唯一一个进行了蜕变的,虽然这种变化只完成了一半。每当要被关小黑屋的时候,只要我捂着胸口西子捧心泫然欲泣仿佛刚死了情人,就可以成功逃过惩罚,百试百灵。

不过严格来说,只完成一半蜕变的我本质上依旧是没有性别的。

奇美拉蚁王的这个问题,可以是学♂术,也可以是八卦。

我是不是应该相信奇美拉蚁王展现出来的耿直boy人设,相信他是纯学术的发问?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奇美拉蚁王已经清醒过来,相信以他的机智一定能发现岩浆池对他的作用,我可以功成身退了。

然而就在我准备撤退的时候,我看到有个人站到火山口往下看,那是一个穿着蓝白色T恤衫和蓝色短裤的老人,T恤上印着一个“心”的汉字,亲切的方块字,让我连带对穿着这件衣服的老人生出三分好感,他扎着一个冲天辫,胡须浓密,头发胡子都是白的,耳垂拉长挺有弥勒佛的感觉,脚上穿着一双袜子,这让我惊讶了,这是直接空投下来的,还是会飞?不穿鞋子直接跑到深山老林了来,不太符合人类的习惯啊。

他站在火山口,笑眯眯望着岩浆池里的我跟奇美拉蚁王,还很有心情的挥手打了个招呼。

“哟~~”

他摸摸胡子,乐呵呵的像邻家老爷子,特别八卦,“我打搅到你们了?”

我觉得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虽然看起来是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子,我能够感受到他浑身紧绷蓬勃的力量,笑眯眯的眼中精光闪烁,证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老人。

这种时候特意跑来找奇美拉蚁王,对方的身份昭然若揭。

“猎人协会没人了?派出的不是小孩子就是老人,我说你不会打着打着中途闪到腰吧?”我张开妖精翅膀飞起来,跟老人齐平对视,狐疑道。

老人差点拔掉自己的胡子,嘴角抽一下,“我想,我应该不会这么差劲。”

“哦。”我点头,决定不泼凉水,关爱老人,从我做起,和颜悦色的鼓励道,“梦想永不终结,挑战极限的热血无关年龄,只要有心,不过也要量力而行,别太勉强。不用担心,我就在旁边看着,闪到腰了说一声。”

老人的表情简直就像便秘,不不,说便秘不太好,老人家肠道不好,说不定真的便秘呢,他的表情就像牙疼,满脸无可奈何。

“要不要先做下热身运动?伸展运动,踢腿运动什么的,要是突然抽筋就不好了。”我关怀的说。

老人表情简直纠结到一起,好半晌,“我看起来真的有那么糟糕?”

这不是废话吗,一脸的老橘子皮,虽然身上看起来挺有肌肉的,但我鼻子里充斥着一股老人身体腐朽特有的气味,不论他曾经多么强大,老了就是老了,对待老人要像春风般温暖,要不是怕打击到他的自尊心,我其实想说,老爷子你还是回去玩孙子吧。

不知道是从我的表情里看出什么,老人哽住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之妖精[综]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王之妖精[综] 王之妖精[综]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28.第二十八章

1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