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捉蟲)

3.第三章(捉蟲)

?只聽到輕微的咔嚓聲,我感覺腰上沒力氣了,閃的不嚴重,但是腰上沒力氣整個人感覺都不對了。下意識伸手就近扶著一個啥,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腰。

身嬌肉貴如我果然不適合近身戰鬥啊,懷中抱妹殺竟然把自己的腰給閃到了,被定身的這個該有多鬱悶……呃,我抬眼一看,果然,我扶著的是被我定身了的這個傢伙。對方保持着一個姿勢,一動不動,紫紅色的眼睛冷冷看着我,啊,不應該說是冷冷的,是如同冷血動物一般毫無溫度,這麼近距離對視,簡直透心涼,被獵食者盯上的毛骨悚然讓我都快冒出雞皮疙瘩。

這是一個真正的異族智慧生物,冷酷的,殘忍的,且毫無憐憫之心。

我的腰只是輕微閃到了,一開始有異樣,很快就恢復過來。我放開扶住自己腰的手,收回扶在這個未知生物身上的手,對方的皮膚觸感怎麼說呢,很微妙啊,有點像硬殼,又帶着皮膚的柔軟,我被對方近距離看過來的目光嚇到,總感覺觸摸過對方的手沾上了什麼甩不掉的東西似的,大概是觸感殘留的原因吧。

我張開背後半透明的妖精翅膀,身體浮空,對着自己使了一個魔法,沾濕衣服以及頭髮的水立即化作一顆顆水珠脫離衣服,在我周身半空漂浮,待沾濕衣服的水分都脫離,所有水珠一切落下。四個不速之客突然從天降臨,然後對峙啦,放魔法啦,我都忘記自己身上還濕淋淋的。

有三道目光一直盯着我看,憤恨,戰意,還有赤果果的殺意。

唉,這些個傢伙真是不友好!

我看出這四個未知生物的奇怪組合是怎麼回事了,綠色皮膚的最強,是老大,那三個是小弟,從外表上來看是四個不同的種族,找不出共同特徵,但我作為妖精的直覺告訴我,這四個就是同族。感覺超級奇怪的,都不知道給怎麼給他們分類了。

有着獵食者的眼神,肯定是肉食系的……他們突然從天而降,不會是想吃我吧?

雖然我是一個嬌弱的草食系沒錯,但我不是普通的草食系!

如果我真的想弄死他們,這四個傢伙已經死兩次了,中了控技的時候我隨即追加一個致命的魔法就能要了他們的命,我可不是只會控技。

沒等我想出該怎麼處置才好,控技時間就快到了,控制技能的時間通常不會太久的。

我在控技效果消失前,輕盈的飛到水潭另一邊去。

如果這次對方又對我發動攻擊,我可要認真了,不會再只使用控技。

出乎意料的,控技效果消失后,綠色皮膚的生物沒有再發動攻擊,對方甩了甩尾巴,就地坐下來,左腳屈起,左手放在屈起的膝蓋上,右腳盤坐,右手隨意一放,身後的尾巴高高翹起,坐在水潭的那一邊,眼睛就這樣直勾勾盯着我看。

……這是獵食者的死亡盯梢?

我收起妖精翅膀,坐在水潭岸邊,光着腳浸入水中,腳上沒有鞋子,只有做工精美的腳環,微涼的潭水很清澈,溫柔的貼着我的腳,輕輕流動,輕輕摩挲。微風吹拂,水潭旁邊的樹林發出悉悉索索細碎的摩擦聲音,不知道從哪裏吹來少許花瓣,落入水潭,蕩漾開一層淺淺的漣漪,花瓣在水面漂浮,如同小小的扁舟。

風兒打着卷,在我周身縈繞盤旋,金色髮絲被輕輕撩動,風中送來簡單的信息。

奇、美、拉、蟻……

原來如此,坐在水潭對面的生物是奇美拉蟻王,旁邊三個是蟻王的護衛。

風中不會蘊含太複雜的信息,想知道的更加詳細也不是不可以,但對我來說知道這些就足夠了。

突然,我感覺腳上有些發癢,低頭一看,原來是水潭裏的小魚兒群正圍着我的腳嬉戲。奇美拉蟻王安靜坐下來直勾勾盯着我看,他的三個護衛也就沒有做其他舉動,忠誠守候在一邊,水潭裏劍拔弩張的氣勢消失了,水潭裏的小魚兒群被妖精族的氣息所吸引,忍不住游過來親近。

小魚兒群蹭的我腳發癢,我忍不住笑起來,抬腳踢了踢水,小魚兒群追着我的腳游來游去,鍥而不捨,我把手伸到水裏面,立馬有一波小魚兒群分出來,游到我的手邊,小小的魚嘴對着我的手輕輕一碰一碰,好像在親親。

奇美拉蟻王沒有動作,一直盯着我看,如有實質的獵食者目光存在感非常強烈,我完全沒法忽略,水潭這一邊跟水潭那一邊完全是兩個畫風啊。

突然,奇美拉蟻王說話了。

語言不通,我原本應該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是妖精族有特殊技能可以跟自然界任何生物溝通,動物植物都可以,這個技能通常是對沒有智慧無法用語言溝通的生物用,對智慧生物也可以,語言不通的情況下用這個特殊技能就能消除語言障礙。

奇美拉蟻王在說:朕餓了。

說的時候目光完全沒有離開我,一邊盯着我看,一邊說餓了是幾個意思?!

聽到這句話后,三個侍衛都下意識看了我一眼是幾個意思!!

貓女對着奇美拉蟻王恭敬的微微鞠躬行禮,表示馬上為王帶回獵物。

我還以為貓女會跳到水潭裏捉魚呢,魚肉也是肉啊,心裏嚴肅的掙扎一下要不要阻止,雖然是正常的食物鏈,肉食系不吃肉難道是素嗎,但是我果然不想看到這種畫面。動物掙扎痛苦的聲音我都能聽懂,植物瀕死的聲音我也能聽懂,聽不懂只是無意義的聲音,聽不見更加沒有意義,聽懂了意義自然就完全不一樣。

結果貓女頭也不回朝林子裏一躥,沒過多久,果然帶着獵物回來了,是一個人類!

我驚悚了,然而更加驚悚的在後面。

奇美拉蟻王瞥一眼貓女帶來的人類,用興緻缺缺聊勝於無的姿態隨意抬手摘下屍體的腦袋,血濺了一地,他抓着那個腦袋跟扒柚子皮似的把頭骨扒開,手指沾了一點腦漿送到嘴邊,輕輕舔舐一口,看錶情完全是意興闌珊。

貓女向他請罪,表示附近找不到稀有種。

奇美拉蟻王隨意嗯了一聲,無聊的舔舔手指上沾的腦漿血液,期間目光一直盯着我看。

吃肉也就算了,竟然生吃!

生吃也就算了,竟然生吃人類的腦子!

這驚悚的畫面是任何恐怖片都比不上的,沒有恐怖的音樂烘托氣氛,我已經被嚇得懵了。

這時候,奇美拉蟻王突然起身一個衝刺,尾巴對着我狠狠一掃,毫無意外撞到被動防禦壁,我毫髮無損。

「無效嗎?」奇美拉蟻王目光瞥一眼水潭,圍在我腳邊轉悠的小魚兒群已經被他嚇跑了。

我回神了,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瞬間理會奇美拉蟻王的意思。他坐在水潭另一邊觀察,尋找我的防禦弱點,如果是主動技能,發動必然是有一個反應時間,發現小魚兒群不會被防禦壁所阻攔,而我此時被他生吃腦漿給嚇得懵逼了,正是攻擊的好時機。

事實是他的攻擊再次被擋住了,所以才會發出此言。

我是坐着的,奇美拉蟻王是站着的,他手上還沾著一些腦漿血液,近距離看在我眼裏,噁心的不得了,可惜我吐不出來。

我怒了,感受被草食系所支配的恐懼吧!!!

鏈接魔法既不是控技,也不是攻擊技能,僅僅能讓不同個體產生某種鏈接而已,就算有所防備,這個魔法也是難以抵抗的。我把自己的感覺跟奇美拉蟻王連接到一起,我的感覺單方面傳輸給對方。

我手裏抓着一個地獄無敵辣魔鬼椒,張嘴咬一口。

魔鬼椒從哪裏來的?

為什麼會有魔鬼椒?

在妖精族的植物魔法前,完全不是問題,這很魔法。

一口咬下去,魔鬼椒的味道在口腔里炸開,如同生吞了一口燃燒的火焰,火辣辣的疼。

我被辣哭了。

淚眼婆娑,視線模糊朦朧,我看到奇美拉蟻王眉頭都不皺一下,只是困惑的抬起沾著腦漿血液的手輕輕捂住嘴巴。

難道不辣嗎?

難道還不夠辣嗎??

狠狠心,我又咬了一口地獄無敵辣魔鬼椒,1+1>2的味道在口腔里炸開。

我是誰?

我為什要生吃魔鬼椒?

我瘋了嗎我?!

奇美拉蟻王一時間沒搞清楚為什麼口腔里突然有這麼一種奇怪的感覺,還以為剛才吃的腦漿有問題,舔一口手指上還沾著的腦漿血液,沒有任何問題。他低頭看一眼被辣得淚流滿面的我,似乎頓悟了什麼,他什麼表情都沒有,就這樣看着我,紫紅色的眼睛裏明明連嘲笑諷刺都沒有,我卻覺得我被王之蔑視了。

我丟掉魔鬼椒,吐出舌頭猛呵氣,我懷疑舌頭被辣腫了。

可惡!

地獄無敵辣魔鬼椒這麼辣竟然都不行!

竟然讓我看了一把生吃人類腦漿這麼重口辣眼睛的畫面,我一定要讓奇美拉蟻王一點顏色看看!

辣其實是一種疼痛,魔鬼椒的辣讓他連眉頭不皺一下,說明他忍痛能力很強。肉食系肯定不吃植物果實,或許不論哪種果實的味道他都不喜歡,植物中的暗黑口味那麼多,一定有哪種能打敗他!

看誰的黑暗料理才是最強!

先吃個榴槤壓壓驚。

我才吃了一口榴槤,奇美拉蟻王一尾巴掃過來,抽飛了我的榴槤。

榴槤這麼好吃,為什麼要這樣對它?!

我抬眼怒視,發現奇美拉蟻王目光格外微妙,冷血動物一般毫無溫度的眼睛在這一刻格外生動,情緒外泄。

為什麼要吃shi?

怎麼能吃shi!

不準吃shi!

感覺被強行喂翔了的奇美拉蟻王伸出尾巴,一把捲住我的腰,將我卷到他面前,伸出還殘留一點點腦漿血液的手,捏着我的下巴,他伸出舌頭在我臉上舔了一口,露出沉思的表情。

我震驚了,被動防禦竟然沒有發動,說明對方沒有攻擊我傷害我的意思?

「完全沒有食慾。」奇美拉蟻王面無表情得出這個結論。

「大概因為,我是個蘑菇。」我皮笑肉不笑的說,這一刻,我的表情一定是猙獰的。

我腦袋猛然撞向奇美拉蟻王,被動防禦立馬出現,奇美拉蟻王的嘴角被撞出血來,血液不是紅色的,近似於藍色跟紫色之間的顏色。

我的被動魔法防禦撞破了奇美拉蟻王的物理防禦。

嘗到自己血味的奇美拉蟻王眼中露出錯愕神色,完全沒想到我會來這麼一出,也沒有想到竟然會被撞破嘴角。

如果他打算一直守在水潭旁邊,我不會懼怕的。

感受被草食系支配的恐懼吧!

這次我是說真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第三章(捉蟲)

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