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三十一章

31.第三十一章

?輕輕洗去身上的藍紫色血污,鼻間縈繞的淡淡血腥味被沐浴露的芳香取代,我舒一口氣,背部靠着浴池內壁,放鬆身體,享受泡澡的舒適感。金色長發浸在水中,似水藻一樣柔柔搖曳,胸前沒到水面的髮絲被氤氳熱氣熏蒸的泛著濕氣,脖頸耳根有少許髮絲在濕氣作用下貼著皮膚。

被奇美拉蟻王吐了一身污血的衣服隨意丟在浴池邊,雖然衣服還好的沒有破損,有被動防禦壁保護,即使浸泡岩漿也無妨,但沾了血,我就不想再穿了,反正只是魔法變成出來的,再變一身新的更換就是。

換下的衣服不能亂丟,燒掉吧。

浴池邊燒起一小撮火,只在衣服上燃燒,絲毫沒有沾染半分衣服下面的枯枝落葉,衣服被燒成灰燼,風一吹,便什麼都沒有殘留下。

我靠着浴池內壁仰望天空,漫無邊際的發散思維,神遊太虛。

奇美拉蟻跟人類的矛盾衝突發展到這個地步,算是進入一個小高峰吧,真正的對決還沒有到來呢,就算獵人協會的會長尼特羅是世界第一高手,現在時代不同,人類的真正力量是科技兵器,打通了這關,種族之爭才是真正搬上了舞台。

在這場衝突中,我所扮演的角色因為失控使用了天賦技能產生極大偏差,但是對總體並沒有影響,只不過提前進入人類視線範圍中,讓他們提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抬手摸摸戴在頭髮上的枝葉頭飾,這是只有王族妖精才能佩戴的頭飾,也是身份的象徵,這一截枝葉是從孕育了妖精族,庇佑妖精王國的巨樹最頂端摘下來,是妖精族的至寶。給奇美拉蟻王用掉了半片葉子,我對奇美拉蟻一族的扶持夠多了,接下來不需要再多關注,靜觀其變。

這樣想着,我的腦海里不由自主浮現出奇美拉蟻王被頭槌撞得頭破血流的模樣。

自從遇到奇美拉蟻王,我變得暴力很多。

他被我頭槌撞得頭破血流卻始終面無表情看我,一臉無動於衷,從額頭淌下的藍紫色血痕左一道右一道,新舊交錯,全都不是嚴重的傷勢,看起來視覺衝擊力較大而已,在他的一言不發下,襯托得我格外凶暴,我彷彿感覺自己是在家暴,而奇美拉蟻王默默承受一切,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把沉默是金貫徹到底。

到底誰才是那個冷酷無情兇狠殘暴的獵食者,他還吃腦漿,我是個性格溫柔友善愛好和平的妖精,愛森林,更愛自然,妖精要是殘暴,還有和善的種族嗎?!

就算有着能夠日天日地的本事,也從來沒有主動搞過什麼事兒,蹲在妖精王國中沉迷於藝術。就因為這種阿宅屬性,還被神拉出去揍了一頓,這才不情不願的參合到各大頂端種族的維和約定中去,再也不能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大長老多心塞知道嗎?作為開天闢地誕生的第一個妖精,也是第一個王族妖精,他被神揍得哭天搶地鬼哭狼嚎,妖精族優雅的形象碎一地!

二長老多憂鬱知道嗎?被神教訓過一頓后還要被大長老折騰,因為大長老沉迷於藝術,把一切事務交給了二長老。

三長老多暴躁知道嗎?因為二長老沉迷於追求詩跟遠方,離家出走很多年,好不容易回來一趟卻是被神從犄角旮旯里挖出來按在地上揍一頓,接着被還要被大長老折騰,走之前他把所有事務都交給了四長老。

四長老多委屈知道嗎?沉睡一千多年,突然從夢鄉被叫醒,劈頭蓋臉一頓打,他睡個覺做錯什麼了啊,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他怎麼知道,沉睡前他全權交給五長老了啊!

五長老多無辜知道嗎?四長老突然風風火火闖進來,害他不小心把自己跟四長老,還有屋子一起炸上了天,作為一個難得不愛追求藝術喜歡研究魔法的王族妖精,屋子裏放着的可都是他多年的心血,就是有點亂,除了他誰也不知道滿地亂丟的是什麼,或許是廢紙,或許是靈機一動剛畫好的魔法陣,或許是咒語的縮減改進版草稿,連同這些一起炸上天後,就跟放煙花一樣,噼里啪啦炸成花,沉迷於魔法哪裏有空打理妖精王國的事務,所以,一切都交給六長老了啊……

一番細數下來,我發現個個不務正業沉迷於夢想與藝術,妖精王國這樣都沒有亂……啊,就是這樣有理想有原則有毅力的妖精,誰能有妖精族友善,誰能有妖精族愛好和平,誰能有妖精族團結和睦!

被妖精王國諸位王族妖精的畫風凌亂一把,我晃晃腦袋,身體往水裏沉了沉,水淹沒脖頸,淹沒嘴巴鼻子,淹沒頭頂,整個浸泡在水中。

最後,我還是用必殺絕技懷中抱妹殺掙脫了奇美拉蟻王,遇到他之前從沒覺得這招這麼好用過,大概是因為只對他用過,百分百生效。

名字什麼的,其實我不怎麼在意,自我介紹的必要環節,但是奇美拉蟻王卻對名字那麼重視,那個眼神,語氣,甚至給我一種莊嚴鄭重的錯覺,交換名字被瞬間附加上更加深刻的含義。有什麼東西變得不一樣了,我從他的眼底看到了理性,看到了感性,只是簡單一句話,讓我感受到了從野蠻到感悟知性的跨越。

有些東西,只要跨出第一步,意義就完全不同了。

當我意識到背負一整個種族重量的奇美拉蟻王覺醒了自我,那一刻湧上的情緒讓我不知所措,甚至是羞愧的,我只是想要利用他吸引火力而已,他的鄭重莊嚴襯托出了我的心思不單純。

為了掩飾內心的窘迫,給了他一個頭槌。

以懷中抱妹殺掙脫后,我幾乎是落荒而逃的吧。

不過羞愧什麼的,也就只有那麼一瞬間,背負了一整個種族重量的王是這樣一個天真無邪的耿直boy,簡直就像懵懂無知還不知道世界多麼惡毒的小羊羔啊,草霸霸我不禁憐愛三秒,不見經歷風雨怎麼能見彩虹,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些吧咩哈哈哈哈!

我猛然坐起身,鑽出水面,水聲嘩啦嘩啦響。

護衛軍我幫他保下了,樹人真是我貼心的小棉襖啊,獵人絲毫沒能在樹人手裏討到便宜,還硬生生給磨光了力氣,反正我改變策略了,我決定讓全世界都知道森林被我承包了,我的小弟分分鐘遍佈天涯海角!

耿直的奇美拉蟻王喲,請自由的,盡情的,跟人類掐架吧!

我發現挑釁的,對,我懷疑是在向我挑釁。有這麼一個傢伙在森林裏四處遊盪,招惹樹人,被憤怒的樹人圍毆追打之後絲毫不知悔改,繼續招惹樹人。森林是樹人的主場,但樹人其實跑得不快,體型擺在那裏,能成為樹人的基本都是百年以上的老樹,潛行的時候無聲無息,適合偷襲,但移動速度並不快,故意招惹樹人的那個傢伙跑得比兔子還快,一旦成功激怒樹人就會飛快跑掉,多次之後,樹人也不耐煩了。

因為之前樹人把想要趁機殺死奇美拉蟻護衛軍的獵人給打了,我懷疑這個人很可能是獵人協會派出來的。

當他被憤怒的樹人抓住后,我親自去看了看,第一眼見到的時候,腦海里飛快閃過「啊這個時候終於還是到了」的念頭,雖然對方一臉爽朗的笑容,見我飛過來,禮貌紳士的向我打招呼,氣場閃亮得彷彿自己不是被樹人捆住,而是站在萬眾矚目的舞台上,騷包的不得了,我還是聞到了人渣的味道,真特么虛偽。

「你好啊,美麗的妖精小姐,我是獵人協會的副會長帕里斯通。」

金色短髮,西裝筆挺的男子笑容可掬,即使被一圈圈的樹藤捆得只露出腦袋,絲毫不露出狼狽神情,更加沒有淪為階下囚的自我意識。

「這次,是特意為了見妖精小姐才來的,能夠見到你真是太好了,因為實在太難找,森林的守護者果然厲害,不過多虧了他們,妖精小姐才注意到我,這些看起來醜陋蠢笨的傢伙果然很受妖精小姐的關注,希望妖精小姐能夠原諒我的魯莽。」

「那個,能先放我下來嗎?」獵人協會副會長帕里斯通對我露出一個閃亮迷人的笑容,「請不要誤會,我是懷着獵人協會的友善而來,希望能夠跟妖精小姐好好談談。」

別人看到這個自稱獵人協會副會長帕里斯通的傢伙是什麼感受我不知道,我被他虛偽的渾身一個哆嗦,我最討厭這種時時刻刻掛着笑容,特別是看起來非常真誠爽朗,閃亮到會發光的類型了,整一個笑面虎。

獵人協會還真是跑來了一個討厭的傢伙。

一照面就給我設了一個語言陷阱,如果我真的一聲令下讓樹人放下他們,展露出可以任意差遣樹人的能力,豈不是側面表示,從獵人手裏截胡保下護衛軍很有可能是我的手筆,然後就有理由懷疑我說不定是站在奇美拉蟻這邊的,不然幹嘛不讓殺護衛軍,一旦有了這種嫌疑,就沒法洗去,以後樹人有什麼動作,都會跟我掛鈎。

我絲毫不懷疑帕里斯通爽朗笑容下的惡意。

「大長老說不要隨便跟人類說話,會被抓去賣掉。」

「請等等!別走,我不是壞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1.第三十一章

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