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三十七章

37.第三十七章

?藝術家是寂寞的,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有創作靈感過。

我在走廊雪白的牆壁上進行創作,藝術家敏感纖細的內心世界通過作品投射到現實中,形成獨一無二的藝術結晶,既有畢加索的抽象,又有水墨畫的寫意,完全跳出了妖精族尋常的藝術風格。

就在我為藝術如痴如醉時,一個聲音傳過來。

「喂,不要亂摳醫院走廊的牆壁。」

我扭頭,揚起腦袋看他,面無表情強調,「這是藝術。」

「……藝術?」他獃滯一秒,目光落到牆壁上看了十秒鐘,一臉嚴肅,「就算是藝術,也不能摳醫院的牆壁。」

「靈感來了不趕緊抓住就會跑掉,創作就是要隨時隨地。」我扭回頭,指甲繼續摳牆壁,白色的粉末沾滿指尖。

他沒有繼續阻止,而是站在我旁邊看了一會兒,好半晌才緩緩響起他的聲音,「……你創作的藝術在表達什麼?」

「展現出我此刻的內心世界,現實與心靈衝突的矛盾,追憶過去的記憶與情感,在真實與自我之間掙扎糾結的混亂,從內心深處發出一聲疑問:我是誰,我來自哪裏,我要去哪兒。濃烈的感情與冰冷的現實交纏到一起,批判與自我批判,扒開一層層心理,探究心靈深處最強烈的渴望,追尋打開心靈密碼的鑰匙……」

「……沒聽懂。」

「沒事,我就是想撓牆。」我輕描淡寫道。

啊,暴露了。

「我聽見了。」對方乾巴巴的陳述,似乎頗為躊躇的猶豫了下,「你也是小傑的朋友嗎?」

「你現在進去的話,或許就能看到小傑坐起來,見證奇迹的一刻。」我堅持不懈的撓牆壁,在上面刻畫出一條條凌亂的痕迹。

「謝謝。」

我撓牆壁的動作停了一下,「為什麼跟我道謝,或許是在騙你。」

「這種謊言沒有意義,而且我不認為你在說謊騙我。一句道謝是應該的,謝謝你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

我扭頭看他,對方長著一張不怎麼友善的臉,「沒想到你挺有禮貌,跟外表看起來完全不一樣。」

臉長得凶,配上這個髮型,看起來就更加不和善了。

「進去吧,我不是在安慰你。」

若不是把我那句當作安慰話,他怎麼會這麼平靜,除非其實壓根不關心小傑的死活,如果是刻意跑來醫院表現,哪裏會這麼不走心。一句安慰話當然沒有什麼謊言不謊言的,一個願意說,一個願意聽,他謝得是這份心意。

對方詫異,半信半疑的,最後還是心裏對小傑的關切佔了上風,走向病房的腳步無意識流露出幾分急切跟迫不及待,他刷一下打開門。

「小傑!!」雷歐力的聲音猛然傳出來,緊接着是抑制不住的痛哭聲,嚎得特別大聲。

站在門口的男人慌忙進去。

「小傑!小傑!」雷歐力嚎個不停。

「閉嘴雷歐力!」奇犽咆哮。

「嘶好痛!我這不是太高興了嗎!」雷歐力痛呼一聲。

「你叫得讓人還以為小傑怎麼樣了!」奇犽大聲咆哮。

「竟然這麼對我說話,我可是救了小傑的大功臣!」

「……少得意忘形!」

「哈哈……沒話說了吧,以後對我尊敬一點啊。」雷歐力得意洋洋的都快飄起來。

「哼!」

「拿酷戮怎麼了?一直站在那邊。」莫老五的聲音變得輕快很多。

安靜了一會兒。

然後爆發出比雷歐力要更加強烈大聲的嚎叫。

「小傑!!小傑!!太好了!你這小子擔心死我了!」狠狠吸鼻涕,一邊哽咽一邊嚎叫,「你怎麼能那麼衝動!看到你一動不動的樣子,嚇得我心臟都快停了,你知道我心裏有多難過嗎?!大家都擔心死了,尤其是奇犽,簡直……簡直……!!」

「好了你也閉嘴!」奇犽惱羞成怒的大聲咆哮,「快點鬆手,不要抱得這麼用力,你鼻涕都蹭到小傑身上了!」

裏面一陣兵荒馬亂。

病房裏一片喜極而泣,走廊上的我默默用力撓牆。

羨慕,嫉妒,恨。

空虛,寂寞,冷。

嚶嚶嚶……

_(:3」∠)_

我悄悄扒著門探頭向裏面看,玻璃窗旁邊的門開着,大家都圍在小傑旁邊……我被小傑現在的模樣辣到眼睛了,太丑了!跟扒了繃帶的木乃伊一樣,毀容毀得特別徹底,完全找不到以前的影子,畢竟身高體型都不一樣了,這樣都能抱着哭,必須得是真愛啊。

生命之泉拯救了小傑的生命,但沒有把他恢復到以前的樣子,因為分量太少了吧,只有那麼一點點,因為嚴重透支生命而造成的後遺症都可以通過生命之泉進行恢復,被生命女神祝福了的泉水囊括許多效果,同時因為用途太多,沒有哪一種顯得特別出彩。

就小傑現在這種情況,多喝點生命之泉可以恢復他的青春,但沒有返老還童酒來得立竿見影,而且只需要一點點就夠了。還有毀容的問題,多喝點生命之泉,注意好好休息,溫養個一陣子也就能恢復。

想要通過生命之泉祛除一切毛病,只靠一小瓶絕對是不夠的,生命之泉勝在溫和,沒有副作用,溫養滋潤生命體,只要情況不好了,沒有針對性措施時喝生命之泉總沒有錯的,可以說是萬金油。

明明是我的生命之泉救了小傑,為什麼我要這麼偷偷摸摸的看?

……大概是因為氣氛吧,剛才那麼瀟灑的走了,總感覺現在搭不上話。

我幽幽的扒著門框,感覺自己這樣太沒出息了,跟個痴漢一樣,腦袋縮回去,然後不由自主又探頭看。

我這樣悄悄偷看果然太奇怪了吧。

真是一群感情泛濫的傢伙,還沒有完全好呢……

目光不經意跟莫老五碰上,我僵硬了,差點沒忍住立即縮頭躲開的衝動,不就是偷看被抓包,沒什麼大不了的,小傑能得救還多虧了我呢。

我扒著門框目光不躲不閃,跟莫老五大眼瞪小眼。

他的舉動引起諾布的注意力。

然後,兩個人一起走到我的跟前。

「關於帕里斯通副會長提交的東果陀共和國特殊瀕危動物保護申請……」莫老五一張嘴就是我最不想聽的這個話題,這傢伙,真是鍥而不捨。

「……好好看下氣氛啊,我跟你說,我也是會發火的。」我實在不理解莫老五為何這麼執著的想要跟我說這個話題,我表現的夠明顯了吧,不至於太高深莫測叫人無法理解吧。

明知道我不樂意聽還要談論這個話題,吃力不討好。

「東果陀共和國向獵人協會遞交了危險生物的聲明書,要求協會派出支援,對出現在東果陀境內的不明危險生物予以滅殺處置,協會內部對此爭論不休。原本提交了保護申請的帕里斯通副會長突然一改態度,親自壓下了申請書,讓爭論進一步升級。支持的人認為,帕里斯通副會長的態度是默認了東果陀共和國聲明書的合理性,畢竟他是主要負責人。反對的人認為,目前尚未完全確定其危險性,雖然副會長是主要負責人,會長也親自接觸過,並沒有做出極度危險的判斷,需要仔細斟酌,不能輕易下定論。」諾布扶了扶眼鏡,語氣冷淡的說。

「東果陀共和國的總帥聲稱不明危險生物對他下了邪惡的詛咒,如果不消滅,將會危害到整個世界,東果陀地形驟變就是神靈降下警示告訴世人的證明。」莫老五的語氣聽起來頗為不以為然,但撇開某個胖子自吹自擂的話,他神色變得嚴肅起來,「小傑跟奇犽說他們親眼見到平地變高峰,周圍化為火山帶的瞬間,告訴我們,那是你的力量,協會裏有很多人不信,認為是小孩子判斷力不足被蒙蔽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力量,完全超越常識,向傳說中的神話邁進。」

「我相信奇犽跟小傑。」莫老五一臉嚴肅,語氣鄭重,言下之意就是相信我真的擁有神話級別的力量。

說着,他目光瞥了一眼身邊的諾布,

諾布扶了扶眼鏡,不經意泄露的細節展現出他的緊張跟凝重,「我也相信他們。」

莫老五語氣誠懇,「所以我希望能夠跟你好好談談,如果能通過溝通達成共識最好不過。」

我不禁認真的看了看他,比某個自以為善良友好的金毛順眼多了,那傢伙存心是在挑戰我的忍耐力。

「哦。」我不置可否的隨便應了一聲。「你們是希望我講什麼呢?絕對不會危害人類,還是絕對不會跟獵人協會為敵?太傲慢了,達摩克里斯之劍可是會掉下來的。」

莫老五眉頭蹙著,諾布緊抿著唇,明顯並沒有準備好措辭,我今天突然出現太出乎他們的意料。

我丟下他們兩人,刷一下飛到病床旁邊,一把緊緊抱住奇犽,「小傑你終於醒了!」

「……放手!你瞎嗎我是奇犽!」奇犽掙扎。

「太丑了沒有抱的勇氣,這裏奇犽最可愛了!」我臉貼上去狠狠蹭了蹭。

「笨蛋放手!」

「可惡!我也想要漂亮的大姐姐抱!」這個聲音是雷歐力,他似乎現在才反應過來,「你是妖精嗎?貨真價實的妖精?!」

我愉快的把奇犽埋胸了,果然小朋友最好玩了,越掙扎越想逗他。

「唔唔唔……」奇犽拚命掙扎。

「噗——」雷歐力噴著鼻血倒下了。

奇犽掙開一點空隙,咬牙切齒,「你這傢伙!」

兩管鼻血嘩的淌下。

奇犽臉頓時青一陣紅一陣。

拿酷戮:=_=|||

小傑:⊙_⊙

「奇犽你腦門上有根刺你不覺得難受嗎?」

「胡說八道什麼……」奇犽憤憤的擦鼻血。

我順手一拔,用事實證明他腦門上的確有根刺。

奇犽渾身一顫,眼睛睜得很大,瞳孔不住收縮,顯然情緒波動劇烈。

我是不是觸動了什麼奇怪的開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之妖精[綜]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王之妖精[綜] 王之妖精[綜]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37.第三十七章

2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