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40.第四十章

?我掌心亮起一个光球,柔和的光亮驱散黑暗照亮车内空间,照在每个人神色复杂的脸上。小小的光球颤悠悠悬浮起来,像升空的气球一样顶着车顶,带来源源不断的光亮。

大家全都一言不发,气氛安静的诡异,相比带车上天时的震惊,此刻他们看起来一脸麻木,仿佛受惊过度大脑当机了,也像是接受的信息量太大思考超负荷一时反应不过来。

诡异到压抑的安静中突然响起一个天真可爱的声音。

“孜婆年,把中指的指甲给我。”亚路嘉的笑容天真无邪,跟其他人不同,他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自己乘坐的车子竟然潜入了地下深处这一现象带来的,三观都被震碎裂的震惊跟不可置信。

啊?我对这奇怪的要求感到莫名其妙。

亚路嘉话音刚落,大家仿佛触电般纷纷回神,不由自主高度紧张起来,不经意的细微动作泄露出他们的情绪。

被关注的中心之一孜婆年对亚路嘉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犹如一个慈祥的老婆婆宠溺的满足小孙孙的撒娇要求,“是,乐意之至。”

然后,她面不改色生生拔下了左手中指的指甲,指甲跟肉分离的声音十分清晰,闭上眼仿佛能通过这声音想象出指甲是如何从手指上剥离的。

猝不及防目睹如此凶残的画面,我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左手中指都疼了。

孜婆年将指甲抛向奇犽,带着一脸笑容,谨慎的保持距离。

奇犽抬手接过抛来的指甲,放到亚路嘉伸出的双手中。

拿到孜婆年中指指甲的亚路嘉笑得一脸满足,随即再次提出要求,“孜婆年,把无名指的指甲给我。”

“好的,举手之劳。”孜婆年始终挂着宠溺的笑容,言语里没有一丝不乐意,满满的溺爱。

眼看孜婆年一脸微笑的拔了自己的无名指中指,我不禁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指甲,一脸微笑的拔了自己指甲什么,果然赶脚瘆得慌,对自己狠才是真的狠啊。

拿到孜婆年无名指指甲的亚路嘉毫无预兆来了一次变脸,跟戴一张面具一样,眼睛和嘴巴的位置黑漆漆的,其他部位是惨白色。

“你们在做什么?”我问。

一个个都安静的看,明明很紧张很关注,却都没有做出阻止,似乎这是一场十分重要的,不可打搅的仪式。

“这是……”奇犽神色凝重,眼神复杂的看着孜婆年,心事重重满腹纠结,仿佛想说什么,但在口中碾碎舌尖上绕了绕,很明显忌惮什么没能说出口。

我看了看孜婆年,她依旧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注意到我的目光,还对我微笑着对我点头,好像是一个特别好说话的慈祥老人,如果真是这样,奇犽又怎么会对她如此忌惮,很明显的,就连他并不怎么信任的亚麻音都远远排在了孜婆年之下。

车内陷入压抑的安静,谁也不说话,仿佛以奇犽为首的三人正在跟以孜婆年为首的两人对峙,亚路嘉不在状态。

“……想要……什么?”

诡异的气氛中,安安静静的亚路嘉突然对我说话了,声音纤细柔弱,却如同炸雷一样直接叫车内气氛都不一样了,孜婆年差点维持不住亲切和蔼的笑脸,奇犽额头甚至开始渗出冷汗,高度紧张戒备的瞪着孜婆年跟亚麻音。

“什么话都别说,到地面上去。”奇犽浑身紧绷到极点,看架势若是此刻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就会破窗而出,然而车子正在地下深处,他哪里都去不了。

“你不是要躲避伊尔谜跟西索的吗?跑到地上会被发现的哦,在地底下移动的话,谁都看不到我们现在的位置,可以无声无息潜回到医院。”我对奇犽的这个决定感到意外,我是无所谓啦,但是我对奇犽突然做出这个明显对自己不利的决定感到好奇。

一定是有什么更紧迫的因素促使他放弃地下潜行的优势返回地面上,他们都在知道,只有我不知道,而他们正是因为这个而突然对峙起来。奇犽不能告诉我,他忌惮孜婆年,十分惧怕她会因为他的泄露做出某种不好的行为,为了预防,或者说,为了真的发生冲突时能够逃跑,必须要到地面上,在地下深处这车内狭小的空间不利于他行动,一有冲突就会被瓮中捉鳖。

我这么推测,目光落到了亚路嘉身上。

“……想要……什么……?”感受到我的目光,亚路嘉再次出声询问,他甚至从座位上站起来,试图走到我更前。

“拿尼加!”奇犽大惊,慌忙伸手一把拉住他,紧紧抱在怀里,看孜婆年的眼神紧张戒备到极点,满脸恐惧,仿佛只要一松手,他就会失去怀里的人。

孜婆年微笑,但我感受到她看我的目光带上了某种深意跟审视,虽然本来就有,但现在更加浓了。

奇犽一声“拿尼加”把最后的拼图送上来,我已经完全明白了。我站起来,趴在了驾驶座的靠背上,对奇犽抱在怀里的拿尼加笑得荡漾,“给我一个爱的飞吻~~拿尼加~~~!”

拿尼加呆了,他似乎被难住了,发出一声疑问,“……爱?”

“就是这样。”我抬起右手轻轻一吻指尖,向拿尼加抛出一个粉红色的爱心,魔法制造出的爱心飞到拿尼加脸上轻轻碰了一下,软软的一弹,消失了。

拿尼加顿悟,两手抬起,轻轻一吻指尖,捧着一个爱心往前一送,一模一样的粉色爱心飞过来在我脸上轻轻一碰,消失了。

脸部惨败眼睛嘴巴漆黑的模样消失了,他挂着天真无邪的可爱笑容,向我伸手,“夸夸我嘛快夸夸我!!”

“拿尼加超级可爱,好孩子有奖励哦~!”我向他伸出手,掌心开出一朵粉红色的花,笑眯眯道,“给~”

“哦——”拿尼加一脸兴奋,挣扎着想要花。

不知名的古板执事君伸出长手拿走我手里的花,恭恭敬敬的递给奇犽。

奇犽看了眼他,拿过花递给拿尼加。

拿尼加开心的捧着花朵,鼻子凑到花瓣前深深吸一口气,露出幸福欢快的笑容。

车内压抑紧绷的气氛不知不觉消失了,奇犽狠狠松一口气,放松紧绷的身体,看我的眼神格外复杂,他抿抿唇,压低声音道,“谢谢。因为一些原因,我不能说……刚才真是帮了大忙。”

看他们刚才那么紧张就知道这个话题最好到此为止,反正我本来就不感兴趣,什么稀奇古怪的能力我没见过,多一样不多,少一样不少。

“我的这个魔法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出人意料?真不知道那两人会是什么表情,一脸自信的以为成功追到了,分分钟被打脸,不能看到他们现在的表情真是可惜。”

奇犽神色一怔,他果然是个机智的boy,立马顺水推舟接上话题,装作自己额头未干的冷汗不存在。“是啊,我也很想看看伊尔谜现在是什么表情,恐怕做梦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到嘴的鸭子飞了。”

神态中微妙残留的不自然心有余悸之色随着他转换状态消失殆尽,此刻看起来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自动倒带到车子刚刚陷入地下深处。

“你这家伙真是太厉害了,越来越让我吃惊!这个能力用来潜行太棒了,谁会注意到自己的脚下深处啊!”

“是吧是吧!比起天空和陆地,还是地底下最适合躲藏!这是我自己发明的魔法哦,小时候第一次离家出走就是靠这个魔法,谁都没有发现呢!”我得意洋洋道,成功瞒过了当时负责监护我的长老,想想那时候我才多大,长老又是什么水平。

“哇哦!”

“……但是之后家里人有所防备,就再也瞒不了他们了。”我得意洋洋的表情垮了下来,说起这个就感觉特别悲愤,“我在外面玩了五年才回家,然后才知道,跟我组队一起冒险,我特别信赖的队长原来就是我的一个长辈!”

奇犽顿时露出同情目光,心有戚戚焉。

“我前脚刚出妖精王国,我家里长辈就已经预言出我未来的主要经历,并做出了一系列安排,我什么时间会在哪里遇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情他们全都一清二楚。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回去,他们却连我哪天哪时哪刻会回妖精王国都知道了。”

我无力挂在驾驶座的靠背上,两手垂下来,整个人仿佛抽空力气一般软成一滩,一脸生无可恋,“你能想象我当时的心情吗?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什么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越,自由的芬芳就是那么美好,压根就是我的错觉而已!”

一想起来就有种爆粗口的冲动。

我愤愤道,“最讨厌这些开挂的挂逼了!”

奇犽看我的目光顿时好微秒,槽多无口。

“哦对了,你那只眼镜能摘掉吗?我几乎能感受到一个痴汉般的视线透过你的眼镜传到我身上,害得我浑身发毛。”我目光一转,落到孜婆年身上,一脸困扰的说,“很恶心。”

“什么!”奇犽顿时目光移过去,瞪着孜婆年的单片眼镜,惊疑不定,“这个镜片……”

都是机警的人,我一提就自动产生了许多联想,并且迅速做出结论。

“难道是那个死胖子?!难怪,路线明明是保密的却被伊尔谜知道了,原来是孜婆年的眼镜暴露了我们的位置吗!”奇犽气得要命,他大喝,“孜婆年!”

“不可以,奇犽少爷。”孜婆年苦笑一声,“没想到要经过别人的提醒才发现,原来是我暴露了奇犽少爷的行踪……恐怕这个眼镜会把我看到的东西都传到夫人那边,糜稽少爷做了手脚,让伊尔谜少爷也能看到。但是就算发现了也没有办法,没有夫人的命令,我不能摘下这个镜片。”

奇犽恨恨咬牙。

“那现在车内的场景,都被看到了?”我一挑眉头。

“是的。”

“要是能透过窗外黑漆漆一片掌握到我们现在的位置,那可真是值得夸奖了。”

奇犽神情放松下来,“是呀,不可能发现的。”

“我都不知道我们现在是在哪个位置。”我不屑的说。

沉默片刻,奇犽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吼,“你说什么??!!!”

话音落下,一直前进的车子猛然撞到什么里面了,然后被卡住了,停止前进。

车顶漂浮的光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穿透车前的挡风玻璃照到外面去。

视线看不清楚,光亮照不到的地方黑漆漆一片,但是的确能看到车子前面没有泥土,被照亮的地方空荡荡的。

不一会儿,几条鱼游到了车窗前,受自然之力的吸引丝毫不害怕,鱼嘴好奇的轻轻一碰一碰驾驶座前的车头挡风玻璃。

我:→_→

奇犽:(⊙﹏⊙)

亚路嘉:↖(^ω^)↗

亚麻音:(>Д<)

孜婆年:O_O

原司机小朋友:⊙◇⊙

不知名古板执事君:=_=|||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之妖精[综]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王之妖精[综] 王之妖精[综]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40.第四十章

2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