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四十八章

48.第四十八章

?长长的一张会议桌,新任的猎人协会会长奇多尔·约克夏坐在一端的主位上,十二地支的成员在两边的座位上依次落座。虽说是十二地支,实际上少了两个人,算上既是会长又是十二地支之一的奇多尔·约克夏,只有十个人,外加一个长着圆圆脑袋没鼻子没耳朵看起来有点萌叫做豆面人的秘书。

他们全都陷入昏迷,趴伏在桌子边缘,豆面人原本是昏倒在地上的,我把他拖到一个空的座位上。

我坐在奇多尔对面的座位上,手里捧着平面电脑聚精会神地玩游戏。

整个会议室,乃至猎人协会总部都陷入死一样的安静,此起彼伏的铃声无人接听。

“唔……”

陷入昏迷的人渐渐清醒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脑袋好疼……”

“我感觉浑身都不舒服,很沉重……”

“……突然就失去意识了,怎么回事……?”

“大家感觉怎么样……?你……!”

刚刚苏醒过来的人一个个迷迷糊糊,脑子里浑浑噩噩一片,困惑身体为何这么难受沉重。奇多尔第一个发现了我的存在,大概是因为位置问题吧,从她的位置,抬头往前看时第一眼就会看到我。

“你好。”我头也不抬,眼睛紧紧盯着平板电脑屏幕,“身体感觉怎么样?沉重难受很正常,因为你们都中毒了,本来昏厥过去之后基本就不可能再苏醒过来,悄无声息死于剧毒。整个猎人协会总部里充满了剧毒,虽然猎人的身体素质通常比普通人强很多,但是对于剧毒的免疫……你们感受了吧?”

“是谁?!”

哐当一声,貌似是反射性想跳起来,却因为身体虚弱重重磕了一下桌子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你说整个猎人协会总部充满剧毒是什么意思?”奇多尔抓住重点直奔主题,急切的声音难掩虚弱,“到底是什么时候?竟然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你是谁?太可疑了!突然出现在这里,突然跟我们说总部里充满了剧毒,既然如此,为什么你没有事?难道接下来你想说这是你下的毒,因为事先吃了解药所以没事?”桀骜不驯的声音里满是暴躁,要是没有中毒身体虚弱沉重,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跳到我更前。

“问题一个个来,不要慌张。”我看也不看说话的人,分出一点注意力颇为敷衍的说道,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到手中的平板电脑上,“这种毒你们应该知道的,贫者的蔷薇所附带的传染性剧毒,对你们下毒的是奇美拉蚁王的护卫之一普夫。他有个能力,可以把自己的身体分裂成无数肉眼无法分辨的分裂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应该明白了吧?用脑子随便想一想就懂了,是普夫暗算了你们。”

“蚁王的护卫军……竟然是护卫军……”奇多尔的声音充满震惊,不可置信,“除了王以外,护卫军也没有死,在那种轰炸下居然……”她的声音顿了顿,深深的喘息声,几个呼吸之后,似乎调整过来,奇多尔竭力保持平静,“你刚才说我们本来昏厥过去之后就不可能再醒过来是什么意思?如果真的是贫者蔷薇的剧毒,的确……我们连什么时候发生的都不知道,中了这种毒无声无息死去一点不稀奇。你的意思是,你救了我们?”

“也不算救,只不过让你们暂时不会毒发身亡而已。”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猎人协会总部大楼被我的魔法封住了,剧毒不会散播出去,里面所有人都在我的魔法之下暂时不会毒发身亡。一旦我解除魔法,这座大楼里的人都会毒发身亡,被封住的剧毒顺风飘到外面去传染普通人,只要有一个成了传染源,就会传染一批人,互相交叉感染,从中毒到毒发所需要的时间很短,也许很快就会把这座城市变为死亡之城。人类还真是发明了可怕的东西,能伤害敌人,也能伤害自己。”

“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奇多尔声音冷静的出奇。

“你不生气吗?”我诧异,抬头看了一眼她。

“虽然很不幸,但你说得的确是事实。阻止了贫者蔷薇的剧毒在城市中蔓延开,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奇多尔捂住嘴虚弱的咳嗽几声,脸色憔悴,看起来就是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如果护卫军没有死在轰炸之下,感染剧毒后为了报复人类特意潜入猎人协会总部散播剧毒,理论上完全说得通。人类虽然制造出了这种武器,却没有蚂蚁那么强的抗性,很快就会死去,就算是猎人也一样。”

很冷静的在思考,分析情况,并没有因为身中剧毒而失去了理智。我这样想着,低下头,按着平板电脑屏幕上的触屏按键,气氛紧绷的会议室中,游戏背景音乐特别响亮。

“还有什么疑问赶紧问吧,问完了,我也说说我的想法。今天来这里,没别的目的,就是想要跟你们交流交流。”

“切!”讽刺的一声哼,十分不耻。

“你说是蚁王的护卫军普夫暗算了我们,你有什么证据?这种时候来这里的你,又是什么立场?趁火打劫吗?”语气十分不爽,沉声质问。

“要是不想跟我交流,我现在马上就可以走。”我玩着游戏道。

“你!”刚才质问的那个人顿时气结。

“至少把电脑放下吧。”女人的声音响起。

“你们昏迷的时候,我总不能傻坐着等吧,等我这把玩完了先。”我不做点什么打发时间,一直傻坐在座位上看他们昏迷吗。“有什么问题,现在问也可以,现在可是紧急情况,外面都快变天了。”

“什么意思?”奇多尔连忙问。

“因为继猎人协会总部之后,其他国家也被散播了同样的剧毒,都是政要聚集的首都,他们可没有你们这么好运,有我的魔法保护,暂时不会死,也阻止了扩散。具体是什么国家,你们可以看看电视,估计工作人员要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才能工作,不过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会采取封闭措施吧,消息乱传去只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刚开始爆发,事态还没那么严重时的新闻,以猎人的情报渠道,应该可以找出来看看。”

会议室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好半晌,奇多尔才颤抖着声音,“蚁王的护卫军为了报复人类,故意四处散播贫者蔷薇的剧毒?他难道想要……跟人类同归于尽吗?简直是……简直是……太疯狂了!”

“报复社会是肯定的。”这一局终于结束了,我关掉平板电脑,反扣在桌子上,抬头看向奇多尔,本就难看的面色此刻更是死灰一般,“是人类一手教会了他什么叫做阴险狠毒,在牵涉到种族的生存之战前,没有卑鄙,只有你死我活不是吗。”

“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

我知道他们一时之间很难接受,太突然了,就像睡了一觉发现突然天要变了,那么多政要如果真的一口气都死光光,不知道要引起多大的动荡,而他们自己也踩在这死亡的边缘。

“你们可以调查,调查完了,确认了,我们再好好谈谈怎么样?”我对他们微笑,“但是要尽快,时间拖得越久,牺牲就越多。”

奇多尔神色一怔,突然睁大眼睛死死盯着我,摒住呼吸,“你……”最后她还是没有说出来。

在坐诸位都不是那种轻信于人的类型,这么大的事情,不亲自确认一番哪里会信,恐怕就连我对他们说的话,都是半信半疑的。

但是无所谓啊,反正我不着急,急得只会是他们而已。

我把反扣在桌面上的平板电脑翻过来,继续打游戏。

豆面人是最后一个苏醒的,他刚醒过来就迷迷糊糊的被奇多尔命令查找新闻。

以猎人协会的情报渠道,想要获得这些信息的确很快,对普通人封锁了的情报都能快速获得,掌握第一手情况。虽然剧毒来势汹汹,传染了一大批人,毕竟距离变成死城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发现凶险之后采取措施还是很快的,只要别让被传染了的人到处乱跑散播剧毒,交叉感染,至少可以控制蔓延形势。

为了选举而聚集的猎人大部分都在这座城市里没走,因为帕里斯通爆出来的消息,外加他的煽风点火推波助澜,鼓动了好些不知内情的猎人脑子发热想要参与到消灭奇美拉蚁王的行动中去。待在总部大楼的都中了毒,在外面溜达的暂时因为魔法隔离进不来,但通讯是正常的,猎人协会的成员并非全都是猎人,也有许多普通的工作人员,世界各地都有分布,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都快把总部的电话打爆了。

“可恶!”黄头发的那个人狠狠一拍桌面,暴躁愤怒道,“这些该死的东西!”

“情况紧急,没想到事态竟然会这么严重,已经不能简单的把奇美拉蚁护卫军当作危险物种来看待了,对方完全是有意识的制造动荡,对人类示威。”戴着牛角帽一只眼睛还画着黑眼圈一身奶牛装的男人面色深沉,眼神凝重,“时机刚好是在选举结束之后,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希望是我想多了,奇美拉蚁王……该不会是看了最后的那一场选举直播,知道自己未死的消息被帕里斯通泄露,预计协会很快又会采取行动,所以先下手为强吧?”

“我也有这种感觉……”戴着兔子耳朵的可爱少女趴在桌子边缘,手里抓着手机,一副难受的快要死掉的样子,喃喃自语,“会跑到猎人网页上看直播,学习力跟之前捕获的那些奇美拉蚁完全不一样……一想到对方或许已经学会上网,利用人类创造的现代化工具,我就感觉……特别糟糕……”

“说不定还看电视剧研究人类呢。”我随口接了一句。

“……别说了,感觉更加糟糕了。”戴着兔耳朵的女孩愁云惨淡的捂住耳朵。

“为什么?感觉到威胁了?人类并不是特殊的,人类能掌握的东西,其他生物也能掌握,属于人类的优越感被冲击了的感觉?”我问道。

“唔……好像有一点。”兔耳朵的女孩想了想,回答道。

“别擅自跟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交谈起来。虽然她说是奇美拉蚁的护卫军散播了剧毒,说不定凶手其实是她呢。我们的情报里面,完全没提到犯人究竟是谁。”头上戴着一个金箍造型眼熟的人面色不善的看我。

“不,犯人的确最有可能是普夫。”奇多尔脸色严肃的开口,她看着我,抿抿唇,“关于普夫的能力,前去讨伐的莫老五提交了报告上来,里面有提到过。”

“奇美拉蚁的抗毒这么强吗,感染了贫者蔷薇的剧毒都能安然无恙,还能反过来传染给我们。”黑头发的女子皱眉道。

“或许是护卫军跟王特别一些,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现在无从得知,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应对剧毒扩散的问题。”奇多尔像刚才那样死死盯着我,想要从我脸上的细微表情判断真假一般,她沉声问道:“你有办法?”

“如果我说有,你们会跟我好好交流吗?”我对她微笑。

“当然。”奇多尔冷静道,“如果不是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可以更好的谈一谈。”

“你们协会内部,不是对我有很大争议吗?”我不置可否。

奇多尔沉默一下,“关于这个,我无话可说。”

“说起来,那家伙去哪里了?帕里斯通怎么不在?”有人终于想起来了。

“他呀,”我笑眯眯,“看到你们咚咚咚倒了下去,气息逐渐衰弱,愣了一下后,微笑着写了一封辞职信,走了。”

“那家伙!!”黄头发暴跳如雷,恨得咬牙切齿。

“辞职信就在他自己办公室的办公桌上。”我补充一句,放下平板电脑,拍拍手,“好了好了,我们现在进入主题吧,因为你们这些人的警惕心,已经浪费了好些时间。”

“这个会议就叫做,自然与和平研讨会吧。接下来我跟你们要讨论的就是自然与和平的哲学问题。”

“这可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啊,关乎到许多人类的生死存亡呢。”

“虽然不知道具体想说什么,但是这场交涉,从我们确定了现在的情况起,就落入了下风,除了给出你想要的答案,没有其他选择,因为交涉失败的结果,我们承担不起。”奇多尔冷静指出道,“这场交涉,一开始就只有一个答案。”

“别说得这么委屈嘛,我不喜欢无谓的纠纷,一直想要跟你们好好谈一谈呢。以你们的立场来说,太好了不是吗,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有根救命稻草塞到自己手里。当然了,你们也可以很有骨气的说,就算是死也不会让我得逞。反正一死,哪管他洪水滔天。”

黄毛的小个子一听又要炸。

“够了,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头上顶着鸟羽的女子一拍桌子,有气无力的,一点气势都没有。

“那我们进入今天的自然与和平主题吧。”

“我要特别声明,我们妖精族是十分爱好和平的种族,崇尚自然,热爱生命,追求艺术。”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之妖精[综]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王之妖精[综] 王之妖精[综]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48.第四十八章

3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