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翩然而至

第293章 翩然而至

竟也忘记该如何躲闪。他无法以力破巧,将易浊风震开,心念电转间,他的身体一颤,便将那股的强大魔光冲散涣开,而后反击了出去才得以脱身。

易浊风正色道:“你的武功很高,你到底是什么人?”

敖进的眼中满是嘲讽,厉牙道:“我是谁你管不着,总之你杀了史庄主我就要取你狗命!”

易浊风的心沉了沉,仿佛在寻思着什么,却见敖进再一起身,恍如怒起的雄狮般再次扑向他!

顷刻,易浊风再提真气,涌起手心幽骇的蓝光,随性地向着前方逼近的敖进一罩!

只差毫厘,他便取了敖进的性命。

敖进圆睁怒眼,有些不解:“为什么不杀了我?”

易浊风收手,淡道:“杀你?懒得费我力气。”

敖进的嘴边抹过一丝古怪而又懊悔的笑容。

一旁的史如歌疲惫而又绝望地支起了身子,自嘲一笑:“他根本就不屑于与你动手,他要杀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易浊风的脸色黯然变化,冷笑道:“多谢抬举。”转而又对身后三名随从道,“你们三个找块安静的地儿,先把史庄主给埋了。”

三名随从俯身正欲扶过史如歌怀中的史乘桴,不料手才沾上史乘桴的衣裳,并被史如歌凌厉的目光给慑了回来。史如歌双目瞪得老大,怒斥道:“住手!谁也别过来!”

易浊风错愕呆住,怔怔地看着她,道:“你守着的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史如歌没好气地瞟他一眼,道:“不用你管!”

易浊风苦笑:“你这又是何必啦。”口中微微叹息,又示意随从们退了下来。

史如歌痛苦地摇了摇头,带着那种厌恶世俗的嘲讽:“爹没了,这世上一切美好的事物对我来说都已失去了从前的意义。”

“可你还有一一一”易浊风转身正准备再说些什么,却忽然发现周遭空气暗波涌动,一道深不可测的内力似秋水般流动着慢慢向他袭来。他没有再动,外运体内真气。

来者武功极高,看易浊风轻敛眉目,史如歌不禁心一宽,暗道:难道是金戈到了?

泛着古香的室内乌光溢转,敞着的大门发出簌簌声响,而后并被一股强烈的劲风逼催,顷刻化为木屑。

是剑气,浓烈的剑气充盈整个空间。倒转的空气中,只见一位青衣少年凛然孑立。

金戈俊稚的脸上蕴藏着无尽的悲怒,但又极力控制着使它不露出言表。他俯身扶起史乘桴的遗体,点头对身边史如歌和敖进道:“我们走。”

易浊风高大的身子孤傲伫立于大门前,拦住其出路。

金戈冷厉的目光横扫向他,道:“我只问你一遍,我师父死了,事先,你知情吗?”

易浊风犹豫了好久,才转身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金戈冷笑出声,目光再滞于易浊风的脸上,整个氛围顿生浓烈杀意,漠道,“那你让开!”

“先杀了我,再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易浊风淡然道。

敖进观望着金戈,愤慨道:“少爷,我断定庄主的死与他脱不了干系,跟他还是少废话的好!我们联手,杀了他!”

金戈紧握赤霄剑柄,眼中的戾气化作杀机,却迟迟未动。他在想:敖进是怎么来到这天绝殿的?他又凭什么说师父的死和易浊风脱不了关系?几日不见他的武功为何进步神速?而眼前易浊风挡道,自己已负内伤,即使加上敖进,也未必是他的对手,要怎样才能安然逃离?

而史如歌精致的小脸却是凝住前方孤立的易浊风。她总觉得,他的肩膀是那样高不可攀;他的心,恍若深海般无法估测。而她曾经深爱着的,却也是这样的一个他。

可是,他到底爱过自己吗?爱,他为了救自己不顾一切;不爱,他会嫌弃自己是个随意的女人。可是,她做的牺牲却也是为了救他,难道他不知道吗?心底凉凉一笑,她知道他知道的。

只是,他不是她想得那番完美。

如今,她的父亲在他的眼皮底下被杀,他真的不知情吗?还是,在伪装?或许,他一直都在伪装。

她就这样痴痴地看着易浊风,心中有百来个问题想求他解答,却发现,一个都问不出口。

喧嚣的沉默中,金戈瞑目思考着,浓烈的赤霄剑气已积聚在他身体周围;易浊风提剑,承影剑上的蓝光如雪般散漫开。

两人僵持着,谁也未曾先出手。却听得一声悠悠的叹息自远方响起,伴随着一股强绝的力量飞出,千丝万缕般卷住了金戈握剑的手腕,它拖着他的身子向着前方的易浊风飞袭!

如携涌着千军万马之力,整地一扫而过,瞬间便见得前方的三名随从僵木倒地。

金戈无法抗拒,任由这股气力带至着他。仓促间,却见易浊风手心蓝光闪动,不等金戈逼近,承影剑已出鞘,向着他周边那道神秘的力量横扫而去。

因被溥侵的冥环神功震伤内力,金戈周边凝形的赤霄剑气有了罅隙,恍然,便见承影剑上斜射出一道直长的蓝光,恍如尖针,它透过剑气屏障的罅隙,从金戈肋下刺入,瞬间便穿过了他的身体!

直透心底的疼痛令金戈麻痹,在空中一个筋斗,他的身子便如失重般往下坠落。

情急中,史如歌起身,轻飘飘地飞向前去。她想用自己瘦小的双臂接住金戈下坠的身体。不料这时,又有一股足以撼动天地的掌力向他们袭来。

掌力的强大,史如歌从未见过,她想过躲闪,但只要一躲,她身前的金戈便会死在这刚猛的掌下!于是她凝聚真气,无暇思考便奋不顾身地迎了上去!

却见易浊风的眼中冒出了无名的怒火,是妒恨?是忧惜?不容他动辄,那宏大的一掌便已打在了史如歌的身上。

剧烈的痛疼直达心底,史如歌只觉全身麻痹了一番,大口鲜血呕了出来。

金戈和史如歌断续坠地,不及多想,金戈屏气凝神,勉强将赤霄剑气提升到了极限,他想要抵挡暗处的这个人,却发现刚被承影剑所伤的肋骨处疼痛钻心,完全力不从心。

“易浊风,杀了他们!”隔空传来一冷硬男声,颁布着这道死死的命令。众人耳怯,闻其声却未见其人。

易浊风怔于原地,凝目仇视着前方的金戈以及重伤俯在他怀中的史如歌,却迟迟未动。

“如果不杀了他们,后患无穷。易浊风,杀了他们!”那声音又如逐魂令般响起。

史如歌面带惧色,挣扎着支起了身子,竭尽全身力气,一把将金戈推了开:“你快走,不用管我!”

“史如歌,你胡说什么啦!”金戈静坐着运功,看去有些憔悴。史如歌的举动让他更加不安,他怎么可能丢下她?即便要他死,也不可能……

想着想着,体内乱窜的气流似要冲破他的骨肉一番,看着他的脸色由绿变红,又由红变黑!

“少爷,我助你!”见此情形,敖进起身,蹲坐于金戈身后,双手合闭后又撑开,积蓄磅礴能量的一掌向着金戈的肩背重重击去!

金戈直觉体内真气翻江倒海般流动着,大口的鲜血已涌至咽喉,就要呕沥而出。

却见敖进再次运功,顷刻,浩淼的真气笼罩着两人的身体。

“原来是你。偷走泉池溶洞内仙葩草的人!”易浊风默叹,即刻便拨动了手中的承影剑,霎时,幽魔一般的剑伴随着暴涨的剑芒向着前方的两人劈去!这一剑的力量,恍若惊动了苍穹一番,致使整个大殿摇摇欲坠!

“不要一一不要一一”史如歌腾身,向着持剑的易浊风的身体扑去!

有如苍劲的鹰,史如歌朝易浊风猛扑过去。来势如此突然,他左手上的那一掌还未来得及发出,整个身子便被她两臂环抱着箍住。

“金戈,你们快走!”史如歌嘶声呼喊。却见一旁的金戈和敖进依然默契运功。

易浊风好不耐烦地扭转着身体,直想挣脱史如歌的束缚,将她甩开。而心底却又不停地嘲笑着自己,换做别人,还未等其接近他,他的内力便早已将其震开,甚至抛到千丈之外。可现在,缠着他的是虚弱无助的史如歌,所以,他舍不得运功。即使是在这被监视的情形下。

可是,他与她,终究不在同一条线上。

连心底对自己的那丝嘲讽都变得苦涩无比。他一倾身,便将史如歌扑倒在地。

手中的承影剑光芒四溢,他想站起来,而固执的史如歌却死不认输,依然紧紧地箍着他的身体。

就这样,两人在地上折腾着滚了几圈。

易浊风终于耐不过,突地一折,支身便将地上的她死死地按了住。史如歌也拗不过,身体痛到极点,疲惫的她正缓缓地闭合着双眼。

她要死了吗?易浊风的神色黯然变化,惊惶失措。猛地一把又将奄奄一息的她扶了起来。

他轻拍着史如歌的肩背,不动声色地将体内真气涌出,源源不断地灌入她的身体。良久后才见得史如歌惨白的脸有了些许血气。

“易浊风,放开她!”身后,敖进突然一跃而起,凝聚大半功力的一掌直向易浊风的后背击去!

毫无戒备下如此剧烈的一掌,顿时牵住了易浊风全部的心脉,剧烈的疼痛恍如身体被撕裂,一口鲜血也随之喷出!

地上,承影剑光照亮了他们的脸。易浊风本可以放手跃开,可是他真气一断,史如歌必死无疑。但他若不放手,敖进便会接二连三的向他进攻,如此一来,他活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踟蹰不定,猝然,金戈身躯弹起,雄浑的内力涌出便将易浊风和史如歌震了开!他道:“易浊风,多谢你不惜一切地为史如歌灌输内力。不过”金戈并不多说什么,也并不多做什么,飞上前一把将史如歌抱了过来。

“我们快走!”点头示意后,敖进也跟着抱起了史乘桴的遗体。

一时间,他们的身影便如疾风般向着门外飞驰!

天绝峰巅,仍是秋月骏赏,霜露沾衣。

平日威严肃穆的天绝正殿,此刻却弥漫着一股肃杀、凄厉的寒意。周遭空气如被凝滞,已容不得一丝气息的介入。除非走进者有种深厚的内功底子,不然便会马上死于这强劲的肃气之下。

金戈等人仓惶逃出溥侵寝宫,便又进入天绝正殿这层层包围圈中。

因被敖进偷袭而负伤的易浊风咬牙起身,挣扎着追赶仓惶逃离的金戈、史如歌和敖进。

天绝殿,溥侵站在上方巨型檀木椅前,黑影人岿然立于门前!

瞠目一看,两人拱手发功,黑白两道气流交汇于大殿正中,僵持着。

便也是这两道气流,将一切动态的事物羁绊!

一见金戈,黑影人别嘴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喊道:“金戈,快杀了他!”

金戈仰头,看到天绝殿上的溥侵眉目紧蹙面红耳赤,便知他处于下风。

对,此时不杀他,还待何时?

金戈扬剑,涌出了体内全部真气,向着殿上的溥侵劈去!

一道粼光,折射到溥侵头顶!

溥侵曝目,却被黑影人牵住。如他停止与黑影人对峙而去回击金戈,黑影人高深的内力不说将他震死,至少也是九死一生。如不回击金戈,赤霄剑就要了他的命!

怒火弥漫着,溥侵一松,反手一掌向着前方攻进的金戈击去。

与黑影人的较量让他消耗了大半的功力,这一掌并不高深,金戈身子一偏,便成功躲开。但它恍如带着斥力般,足足将赤霄剑排斥在丈来远外而不得已入内。

赤霄剑没有伤到溥侵,黑影人的掌风便如意料中那番重重地击在了他的胸口!

溥侵只觉胸前血浪翻滚,四体分裂般的痛!

他的身体重重一坠,跌落着倒向身后的檀木椅。

他的嘴角有鲜血溢出,他磨牙,厉道:“金戈,你好卑鄙,居然趁人之危!”

金戈笑得有些冷漠,道:“卑鄙?你说我卑鄙?你杀了我爹、我娘、我师父、反倒说我卑鄙?”

溥侵扭头,漠道:“史乘桴不是我杀的!杀你爹金胤全因他该死!”

“你给我闭嘴!”金戈说。他眼中的怒火,燃烧得很是旺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芫莨诀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芫莨诀目录 芫莨诀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3章 翩然而至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