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不识离别苦

第一章 少年不识离别苦

更新时间:2012-11-25

题记:水蓝大陆,大晋帝国,兴安郡,南溪镇,这些地方都很大,而我却只看到巴掌大的天。

白云之上有天,白云之下有院。院中青石之上,独坐一少年。这少年约**岁,青衣麻布十分简朴,脸虽稚嫩亦有坚毅,胳膊顶着膝盖,手掌托着下巴,眼神凝重宛若老学究,他在思考什么?是天有多高,地有多广,人类历史有多悠久,还是天外之天可有神仙?不知,不知……

突然,这少年站了起来,伸开懒腰,眉开眼笑,似若想通的是人类永恒的命题,否则他怎会这般高兴?!

此时从厨房中走出一位美貌少妇,虽无粉黛,难掩俏丽,小腹微鼓,似是有喜。这少年突然跑了起来,冲到这妇人身边,一把被妇人抱在怀里,抱得甚紧。少年很是享受,说道“妈,闻到你做的饭菜我就饿了。咱们什么时候吃饭?”

是的,这少年所想的真的是人类永恒的命题:人为什么要吃饭,活着是为了吃饭,还是吃饭是为了活着?!看来他已经想通了。

还未等妇人回答,就听到一阵清脆的童声,“雷皓不害羞,这么大了跑到妈妈怀里吃奶!”声音落地,一位四五岁的女孩出现在了旁边,一身红衣,梳着两个羊角辫,水灵灵的大眼睛,长得甚是可爱。

雷皓听到妹妹的话,脸猛地一红,忙从母亲怀里挣脱。不过母亲李玉芝倒是神情自若,女儿出格的言语并没有惹她生气,看向儿女们的眼中满是溺爱。儿子大了会离开身边,要是他们长不大,一直待在身边该多好啊。

李玉芝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赶紧向菩萨祈祷,“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啊,请您一定要听听我的祷告!弟子刚才是胡说的,算不得数,您可一定要保佑我的儿女一辈子都能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弟子保证以后会做更多的善事,还请菩萨您多多保佑!”

在母亲沉思祷告的时候,雷皓也没有闲着,很是严肃的对着妹妹雷敏说道,“妹妹,我不是给你说过很多次了,不要直呼我的名字,要叫哥哥,下次能记住了吗?!另外我要对你说的是,我刚才在妈怀里是在给咱们小弟打招呼,咱们小弟虽小,比你都有礼貌,一见面就对我说早上好,前面还不忘加上一句‘亲爱的哥哥’。哪像你,都四岁了,还这么不懂礼貌!”说话的同时,手背到身后像极了书舍里的老先生。不过雷皓脸虽是板着,心却在暗自庆幸,终于把小丫头糊弄住了,要不然哥的光辉形象就毁了。

雷敏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冲到了妇人的怀里,呜咽着说道,“妈,你看哥又欺负我,当着你的面就这样欺负我。妈,上次说哥欺负我,你不信,这次您可是亲眼所见,您可得为我主持公道啊!”哭是哭了,可是不知怎地未见眼泪。犹如天上阴天,却未下雨。

雷皓听到之后,觉得妹妹的话意有所指,可是一想她也没多大啊,应该懂不了这么多,不能被她吓唬住,于是更加理直气壮的说道,“小妹,咱们说话可得凭事实、讲道理,你好好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雷敏从母亲怀里挣脱,仰头看着雷皓,噘着小嘴说道,“反正我觉得你就是在欺负我,你自己好好说说有没有欺负我?!”

雷皓一听,心中愈发觉得小丫头了不起,越来越难缠了,比她哥还要聪明,长大后指定也是读书的好苗子。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不能说假话,这让我怎么回答,还是转移话题吧,于是说道“小妹,你以后说话要条理清晰,一是一,二是二,不能胡搅蛮缠!”

雷敏看着哥哥的眼睛左右转动,不敢直视自己,想起来每次哥哥骗邻居家的小孩都是这样的眼神,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哼,你就是在欺负我,不止欺负我,还骗我,不信问问咱妈,看谁占道理!”说罢,拉着母亲的袖子说道,“妈,你评评看,是不是我占道理!”

妇人看着两个人吵来吵去,脸上满是幸福。正听得起劲,忽然听到女儿要评理,结果还是儿子输了阵仗,是很意外,雷皓这么聪明竟然斗不过自己妹妹,真的是一物降一物啊,赶忙说道“算了,皓儿给你妹妹赔个不是。另外,饭菜已经差不多了,你赶紧去田里叫你爸回家吃饭!”

雷皓极不乐意的对妹妹说了句“对不起”。

雷敏很是干脆的回道,“没关系,我原谅你了!希望你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说罢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脸上满是胜利的喜悦。

雷皓心说,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下午就要走了,还是不提前告诉你吧!给母亲打了声招呼,雷皓风一阵似的跑出了院子,没跑了多久慢了下来,因为身后的“小尾巴”又长了出来。妹妹雷敏在身后喊道,“哥,你等等我,等等我!”这样的场景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雷皓却从未觉得厌倦,可惜时光却已厌倦了我们。

雷皓停住了脚步,过了一阵,妹妹雷敏就追了上来,跑到雷皓面前伸开双臂拦住了去路,很是幽怨的说道,“哥,你怎么不等我啊,上次就是这样。”

雷皓回道,“下次我一定注意。”说罢,绕过妹妹继续前行。两人一前一后,向前走着。家里的田亩并不是很远,路尽头转个弯就是。抬头望去,小路的尽头已经在向二人招手。

这条小路曾无数次走,乡间的宁静让人感觉天地是如此的纯净,世界没有太多的纷争。邻里间的吵闹已算的上最大的喧嚣。一家人在一起很好,这种宁静的田园生活很好。

可是鹰总要飞上天空,否则何必要生翅膀。郡试还是要参加的,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我总要出去看看才能知道。

躬耕三亩农田,

整日粗茶淡饭,

简简单单重复,

终非吾之所愿。

外面的世界虽然很精彩,可是雷皓隐隐觉得,那时候心灵不会再像今天这样宁静。可另一方面雷皓却不想失去如今的幸福,觉得这幸福像阳光,暖洋洋的,想把它抱在怀里,想把它塞进脑海,却不知道能持续多久,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紧时间享受,哪怕兄妹之间的吵架也是一种享受。

“啪”,雷皓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是妹妹雷敏。“哥,你怎么了,生气了?”

“对,哥生气了,你都这么大了,还老是不懂事,真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我哪有啊?!哦,不就是在妈面前说了一下你吗,还记着呢,真小气,小气鬼。”

“这么说,小妹已经长大了,懂事了?”

“是啊,我哥真聪明,一猜就对。”

“那以后,你当姐姐了,知道让着弟弟了?”

“这还用说吗?必须的,绝对比哥你做的还要好。”

“那你说,哥对你怎么样?”

“还行吧!”

“那你说哥哪里做的还不够好?你说了我一定改。”

“其他还行,就是别人家的哥哥进城回来都会给自己的妹妹买东西吃,你连糖葫芦都没有给我买过!”

雷皓沉默了,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抬头看路,就快到了尽头,淡淡对妹妹说了句,“走快点,就要到咱家地里了。”其实他想对妹妹说的是,我也想啊,可是没钱啊。如果我能早一点挣钱持家,就有能力给妹妹买糖葫芦吃了吧?!郡试的时候一定要考个前十,这样学费不愁,其他的就是小问题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挣很多个大子。

想到这里,雷皓顿时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走路也快了许多,不过此时他反倒没有妹妹快了,雷敏拉着他的袖子一边跑一边喊道,“哥,你快看,我看见爸爸了。咱们快点!”

雷皓远远望去,只见视野中有一名男子,身影有些模糊,正挥舞着锄头在田里除草。推拉,扬起,落下,一下又一下。这就是农夫的生活吗?这种平凡真的不是我所想要的。

总说江湖难闯,总要试过才知道。即便未来的路上有高山万丈,我也毫不退让,要闯就闯出个响当当的名堂。想到这里,雷皓不由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人都知道自己会死,却无人安心等死,欲望是人进步的原动力。可惜的是,靠之进步的许多人小有所成后都已迷失在自己的某种欲望当中停滞不前。而雷皓的明天又能走多远呢?不知,不知。

等到雷皓兄妹走到父亲身边时,父亲已经收拾好了行头,只等着和他们一起回家了。

雷皓的父亲名为雷辰,是一名退役的兵丁,故而生活中还残留着许多军队的作风。他走路总是昂首挺胸,连自家人一起吃饭也是挺直了腰杆。对于过往的生活,没有听父亲提及,问了几次都是语焉不详,雷皓也就知趣的没有再问。

回家了,回去的路上,妹妹骑着父亲,父亲提着锄头,雷皓挎着杂草。回到家中,母亲已经摆好的碗筷,饭菜飘溢着诱人的香味,虽无大鱼大肉,粗茶淡饭亦甚是满足。

席上,本着寝不言、食不语的原则,一家四口并无太多言语,但在雷皓心中这就是安稳,这就是幸福。虽然觉得人世间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此,但年少的心总是躁动不安,仗剑江湖是青春最好的归宿,于是雷皓郡试的目标依旧是安庆学院,相信那里会给自己提供一个足够大的舞台。

吃过午饭,雷皓和父母打过招呼,抱着小妹在院里跑了一圈。环顾四周,茅屋青石篱笆,山羊鸡鸭,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一切是和昨天是那么相似。青山绿水,生活宁静,但愿这里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此处,炊烟袅袅唤我归来。远方,白云飘渺邀游天下。虽然满心不舍,也还是坚持了最初的选择,走了。雷皓走了,带走了无限嘱托与希望,留下的则是更多的思念与牵挂。

背起包裹,挥一挥手,离家而走。是日二月二,龙抬头,入城求学,少年远游。

ps:修订版。求评价,求红票。已经签约,保证完本。

本书的背景是古代,是一个灵石匮乏的星球,所以修仙呢比较困难。这也是修仙特困生,这个书名的由来。

主角呢,是一个天资聪颖,心地善良的人。本书中的故事设定,会做到有理有据,杜绝胡编乱造。这本书讲述的就是修仙特困星上的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少年修仙的故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修仙特困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修仙特困生 修仙特困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少年不识离别苦

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