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屠狼疯子

第十三章 屠狼疯子

永昌山位于安庆的东北方,是永昌州的中心,和安庆的武圣塔一样,是永昌州的标志物。

一夜之间,雷皓从安庆府的地域一下子杀到永昌州,地跨三千里。等到雷皓从杀戮中醒来,他的心情除了震撼就是震惊。

本来以为中了狼神诅咒武圣真言的传承受到了限制,没有想到竟然还会出现如此癫狂的状态。十个时辰,不眠不休,辗转三千里地,这种事情就算雷皓没有受到诅咒也办不到。

看来狼神诅咒也不是一无是处,除了能够感知狼群的位置,还能够让人超常发挥。当然这些不是优点的优点也不过雷皓的自我安慰而已,想一想雷皓所失去的东西:武圣真言、七情之道、武学天赋、武道感悟,简直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哎,倒霉!

可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除了接受现实,勇于面对,苦中作乐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呼!

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闭上眼睛,雷皓细细感受周围的动静,如果能够感受到什么意外之喜就好了。

嗯,方圆十里之内已经没有了狼群。

嗯,方圆百里之内似乎也没有狼群。

咦,东北方上百里之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

唰!雷皓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光射向东北方。

此时此刻,雷皓也不急着赶回德安,毕竟离所谓的挑战差不多还有九天的时间。就算再跑上几千里,到时候也赶得及。

拿定注意,雷皓不再耽搁。兜里下稍微变换了容颜,提着剑,继续进发。

几百里外,似乎有一群黑点待在那里不动。而此处,雷皓如同敏捷的猿猴穿梭在山林之间。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辗转山林五百里,雷皓终于感觉到了狼群的存在。

“嗷……”雷皓的大嚎响起,继续对狼群发出挑战。

接下来的时间,一如昨天的杀戮。一剑杀一狼,片血不沾衣。

半个时辰之内,雷皓在疯狂的杀戮。和昨天有所不同的是,今天雷皓数着野狼的数目。围攻自己的三群狼,最终杀戮的数目是七百二十三。

虽然今天在杀戮野狼的时候,脑海中的狼神血云依旧是在疯狂的转动,依旧在缓缓的膨胀,雷皓却察觉到今天的头痛好像小了许多。

想到这里,雷皓喜不自胜,为自己祝贺道,“加油!有志者事竟成,相信自己可以很快适应狼神诅咒的!”

于是,雷皓心中又充满了动力,开始了新的杀戮,方向依旧是东北方向,因为雷皓发现玄之又玄的感觉还待在遥远的东北方向。

两个时辰后,又是一场杀戮。

五个时辰后,又是一场杀戮。

十个时辰后,又是一场杀戮。

……

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五天,从永昌州已经追了上万里的路程,中间越过了三个州,已经到达了永安州——大晋西部的中心。

追了上万里,外出已经六天,如果再没有找到目标的话,雷皓只有放弃了。好在,他的努力并没有白费。

永安城外三百里处,一处无名山谷,雷皓的目标便在这里。

午后的阳光显得如此的燥热,而雷皓的心却是出奇的冷静。

雷皓吃饱喝足,休息完毕,朝着几里外,大嚎一声。

“嗷……”

这是愤怒,是挑衅,是宣战。

雷皓一身白衣,手持宝剑,等待的对手的来临。

也没有让雷皓等太久,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十几道青影就已经出现在了雷皓的面前。

这一共是十六头青色的巨狼,每一头都有五尺高,牛犊大小。这赫然是几天前围攻雷皓的妖狼,一阶妖兽。

这十六头妖狼的的确确参与了德安官道上围攻雷皓的战斗,说它们是幸存者、逃跑者也不为过。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眼红的不仅仅是雷皓自己,就连这些妖狼也是这样。那一战,妖狼可是失去了不少的同伴。

雷皓要为自己报仇,这些妖狼又何尝不想为自己的同伴报仇。于是乎,双方更没有了逃避的理由。

没有多少的前奏,雷皓手提宝剑,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妖狼杀去。

当!

剑砍在妖狼的身上,依旧像是砍在石头上。只不过这一次,雷皓是毫无保留的攻击。

咝!

宝剑划过坚硬的狼皮,留下三寸深的伤口,迸发出深红色的鲜血。

剑虽然锐利,但是失去了七情之剑的霸道,对于妖狼的伤害着实有限。今天的雷皓已经不复当日的神勇,对付这么多的妖狼已经显得有些吃力。

一剑,又一剑,转眼之剑已经砍了六剑,妖狼身上的伤口已经是横七竖八,狼血已经染红了皮毛,可是它依然顽强的或者。

嘭!雷皓躲闪不及,被另外一只狼近身,危急之中拿宝剑格挡,狼牙撞在剑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这一番碰撞,直把雷皓震退了两步。

几天前对付这些妖狼,那是一刀一个,如同砍瓜切菜,而今天失去了超人的武学天赋、失去了逆天的爆发力,雷皓对付这些比自己等级还低的妖狼,只能陷入苦战。

呼!雷皓长呼了一口气。一番周折之后,终于搞定了一头狼,足足砍了十几剑。

今天可是用了十几剑,如果是几天前,用上七情之剑,就算是一剑杀死几条巨狼也不是痴妄。如今,战斗力只相当于几天前的十几分之一。

如此惨痛的现实,让雷皓如何不心伤。

此刻,雷皓心中的愤怒越发的旺盛。不知不觉中,右手的剑每挥洒一次,都增加了几分力道。紧握着左拳,雷皓在心中一次次的召唤武圣真言,找寻曾经有过的武道感悟。

可惜的是,狼神诅咒对于雷皓来说就是一座大山,任雷皓召唤的头痛万分,脑海中的剑山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反倒是在妖狼之血的刺激下,脑海中的狼神血云更加的猖獗。

杀!我杀!

此时此刻,雷皓身上的白色衣衫已经成了一件血衣,有好几处地方都已经被妖狼发出的攻击刺破,露出了里面的铠甲。

杀!我杀!

雷皓在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屈服,决不能屈服,大不了就是惨烈的死去。

杀!雷皓挥舞着手中的宝剑不停的杀戮。

似乎在雷皓疯狂的斗志中,宝剑也跟着锋利了几分。即便不能超速吸纳灵气,手中的剑依然不减它的锐利。

似乎是愤怒成了杀气,杀气代替了灵气成了杀戮的主力。

杀,雷皓一剑一剑的砍在妖狼的身上。而上千斤重的妖狼则是如同罡风,不时的划过雷皓的身边。

妖狼身上有伤口,雷皓身上也不例外。如果不是雷皓有作为法器的铠甲在身,他的下场绝对不会比妖狼好上多少。

这一场战斗,不再是一边倒,而是鏖战的胶着。

你砍我一剑,我咬你一口,纯粹是以伤换伤。

……

这一场战斗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从午后一直杀到日落,雷皓才杀尽最后一只妖狼。

残阳如血,红霞如血,雷皓身上也满是鲜血。

“终于结束了!”

雷皓看着满体狼尸,不住的感叹。追踪了五天,上万里路,终于结束了。

举起手中的剑,雷皓狠狠的砍向最后一只狼的狼头。嘭的一声,剑折弯了,也不错是砍下一指深的伤口。

哎,雷皓很是受伤。就算是大仇得报,也没有多少的欣喜。妖狼虽然死了,神选者虽然死了,可是他们留下的狼神诅咒却会纠缠雷皓一生。

夕阳下,山风起,偌大的山林满是忧伤。雷皓也不愿在这样的环境里久待。

用剑挖出两颗狼牙,雷皓便转身离开。

接下的时间,没有多少的心意,无非是赶路而已。这个时候,就算前方还有狼群,雷皓也没有心思。

和狼群比起来,几天的后的对手才是真正狡猾、残忍的家伙。虽然不会取人性命,但是若让他们得势,其结果绝对是生不如死。

*******************************************

永安通往德安的官道上,一名头戴斗笠,腰挎宝剑的侠客骑着黑色骏马奔驰。如果有人仔细观看的话,就可以发现,这骏马没有缰绳没有脚蹬,健步如飞,而马背上的人却没有任何的不适。

这侠客自然是雷皓。

屠杀完十六只妖狼,刚刚下山,雷皓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安庆附近,有专门屠狼的疯子,一夜之间辗转三千里,从安庆跋山涉水地跨万里一直屠杀到永安。对于这样的狂人,有着不同的猜测,其中一种看法就是三刀盟主本人出手。

不要看三刀盟主有着如此大的名气,那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潜力大而已,随便来一个地脉境的个高手都能够把他灭了。

雷皓自然知道目前自己的处境,故而乔装打扮成了世俗间的侠客。而所骑之马也不是一般之物,是有着妖兽血脉的汗血宝马。日行两千里,不是什么问题。

这骏马其实是荒原上的野马,是雷皓在归途中忍不住出手屠杀了一个狼群解救出来的。

骑着马,雷皓朝着安庆进发。

从来不骑马的雷皓竟然开始假借于物,这不得不说狼神诅咒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在失去很多东西之后,不得不尝试着去做一个普通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修仙特困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修仙特困生目录 修仙特困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屠狼疯子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