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吾為東道主(六)

第九百三十六章 吾為東道主(六)

從光陰長河中走出,青同定睛一看,疑惑道:「怎麼沒有直接返回鎮妖樓?是寶瓶洲這邊還有山神要見?」

陳平安搖頭道:「我也不曾來過此地,只是有人臨時起意,讓我算是幫忙待客一番,來這邊為某人送客。」

青同愈發疑惑不解,誰能夠對你指手畫腳?

遙見不遠處有一處波光粼粼,一片樓閣掩映在綠樹蔭中,依稀聽到樓上數聲悠揚清磬。

陳平安說道:「我們去前邊守株待兔。」

走近了,是一處規模頗大的祠廟,榜額汾河神祠,門前有兩株古槐,門外是一口大池塘,楊柳依依,繞水而栽,門外有幾匹青驄馬系在柳蔭中,又有一輛綉幃馬車,停在廟牆角根,應該是有錢人家的內眷,年老車夫穿着厚重棉袍,攏手在袖,迷迷糊糊,正打着盹兒。

青同跟着陳平安步入祠廟,由於是大年三十,自然香火一般,暫時未見來此敬香的善男信女身影,唯見大殿外的廊道中,有幾個道童裝束的孩子,蹲下底下丟擲銅錢玩耍,見着了陳平安他們,也只是抬頭一瞥,並不出聲招呼。

兩側有月洞門,要想去祠廟後殿遊覽,是必經之地,陳平安站在大殿門檻外片刻,便走向月洞那邊,未見人影,先聽一陣環佩聲響,清脆悅耳,迎面走出兩個花枝招展的女子,一婦人,挽朝雲髻,斜著兩個翠翹,身穿一件素雅的紡綢大衫,身邊跟着一位妙齡少女,約莫是那位婦人的貼身婢女,藕白衫系蔥綠裙,一雙略舊的繡花鞋。

還有個老嫗,穿件竹葉對襟道袍,手執玉如意,多半是這座汾河神祠住持庶務的廟祝。

陳平安立即挪步讓出道路。

為首婦人目不斜視,徑直走去了,妙齡少女與那香客男子擦肩而過時,卻忍不住用眼角餘光打量了一番,此人頭別玉簪,青衫長褂布鞋,瞧著倒是乾淨清爽,三十歲的年齡,就是與書上說的那種「顧盼不凡,丰神澄澈」,差得有點遠了,算不得一位出色人物,不出意外的話,是個縣城裏邊的貧寒士子,尚無功名在身,便來這兒燒香祈願,好求個金榜題名?

青同忍不住輕聲問道:「我們是在等誰?」

走出月洞門的這三位,顯然都只是肉眼凡胎的尋常人。

陳平安以心聲說道:「陸沉。」

青同臉色微變。

實在是不想與那位白玉京三掌教有任何牽連。

只是就目前形勢看來,想要不與陸沉碰頭都難了。

寶瓶洲夢粱國內,距離汾河神祠並不遠。

一個行走在山野小徑的年輕道士,頭戴一頂蓮花冠,手中有幾本不告自取的地方縣誌,抬頭看了眼如飛鳥掠過的一條渡船。

道法有深淺,眼力有高低,地上的道士看得見對方,渡船卻未能發現下邊的年輕道士。

年輕道士輕身舉形,蜻蜓點水,一路飄蕩遠遊,有那「無風水面琉璃滑,不覺船移」之感。

這年輕道士稍作停步,再次抖了抖袖子,好似有千絲萬縷的絲線,或遠或近,紅塵萬丈,此線名為「因果」,伸出雙指,輕輕一扯其中絲線,遠處似有迴響,動靜很小,幾乎可以完全忽略不計,只是這位頭戴蓮花冠的道士,道法足夠高,舉目遠眺,看中一人,便循着一份冥冥中自有天意的淡薄道緣,來到這夢粱國境內,最終在一處山野村落的村口處,瞧見一個孤零零的孩子,年輕道士湊上前去,停步后,一個彎腰,一個抬頭,雙方對視片刻,孩子羞赧,低下頭去。

之前走了一趟豫章郡採伐院,與林正誠道別過後,沒有直接返回青冥天下,反正白玉京有餘師兄坐鎮,出不了紕漏,如今天外天鎮壓化外天魔一事,又有師尊親自收尾,要不是文廟催得急,陸沉真想在這浩然天下多待幾年。方才御風遨遊飛升天幕之際,陸沉突然道心微動,尋其根本,原來是在這夢粱國地界,似有一人一事,幾乎同時觸動心弦,便改變主意,先去了一趟附近的雲霞山,只是這次沒有現身,耕雲峰的金丹修士黃鐘侯,很快就會成為雲霞山的新任山主了,雲霞山如今因禍得福,已經有了一份宗門雛形氣象,萬事俱備,就只欠一玉璞了,舊山主,綠檜峰蔡金簡,黃鐘侯,都是有希望的,百年之內,宗門可期。

男子借酒消愁,若與天祿緣深,成就一個痴情人。

不知道下次與那位深陷情網不得出的黃山主喝酒,又是猴年馬月了。

陸沉低頭看着那個並無修行資質的孩子,開口道:「你倒也不怕生,約莫是貧道生得面善,婦孺瞧見了,難免心生親近的緣故?對了,你會不會說大驪官話,最不濟,能聽懂官話?」

孩子點點頭。夢粱國與青鸞國,雖然都已脫離大驪藩屬身份,但是大驪官話,如今就是一洲雅言,而夢粱國君臣,推行雅言,可謂不遺餘力,許多學塾的教書老先生,為此抱怨不已,一大把歲數了,不曾想還要給那些年紀輕輕的縣教諭當學生。

陸沉蹲下身,說道:「貧道看你骨骼清奇,龍吟虎嘯,鳳翥鸞翔,有猛烈丈夫之大氣象。」

孩子一臉茫然。

對牛彈琴了。

陸沉微笑道:「修道之士,就像那山上的茶樹,野者為上,園者次之。」

顯然在陸沉眼中,如園中花木的譜牒修士,是不如那些山澤野修有靈氣的。

陸沉問道:「上過學塾嗎?」

孩子搖搖頭。

陸沉指了指孩子腳邊,地上有些「鬼畫符」,「那這些是跟誰學的。」

孩子老老實實回答道:「上山放牛,石頭上邊都有,會經常看到。」

陸沉笑問道:「你家裏還有牛可放?」

孩子說道:「給村裏人幫忙。」

陸沉恍然道:「忙活半天,可以蹭頓飯吃?」

孩子赧顏一笑,黝黑的臉龐,消瘦的身材,身上那件縫補厲害的破舊棉襖,靠着蹩腳的針線,才沒有棉絮翻出。

陸沉抬了抬屁股,伸長脖子,望向那座山頭,既無山神,也無崖刻,卻是塊風水寶地,山中有一口清泉,久旱不幹,久雨不盈。

曾有個不知姓名的道士,在此修行。

難怪會被蠻荒桃亭一眼相中,又被身在大驪豫章郡內的自己遙遙感知,此山道氣,積澱已久,山中孕育有一條法脈仙緣,即將有那流溢而出的跡象了,故而每一次道氣牽動山根水脈的震動漣漪,宛如一聲心跳。

只是這種被譽為「天地共鳴」的心跳聲,動靜極小,卻間隔極長。只是剛好被那位乘船路過的嫩道人撞見,不然就算是個飛升境,在這兒待上一年半載的,也只會將此山當做一處尋常的道場遺跡。

陸沉小有意外,再掐指一算,嘖嘖稱奇,很不俗氣了,雖說在此地「證道」之人,當時練氣士境界不高,離開山中那處石室洞窟之時,只是個金丹地仙,但是此人沒有師傳,沒有任何仙家機緣,只憑自悟,就修出了一顆澄澈金丹,這種人,在山上被稱之為「天地青睞,無運自悟」,要是福緣再好一點,成就會很誇張的。

不談與凡俗夫子的比例,只說練氣士的數量,修道之人,多如牛毛,登山一途,如鯽過江。

能夠走到山頂的得道之士,來來去去,終究是鳳毛麟角的那麼一小撮,你方唱罷我登場,各顯風流,又被風吹雨打去。

陸沉嘆了口氣,站起身,朝那山中崖壁間的「洞府」,打了個道門稽首。

因為已經猜出對方的身份了。

只不過陸沉的這個禮數,卻不是因為對方是誰,而是對方做成了什麼。

慧劍揮時斬群魔,萬里誅妖電光繞。

依稀可見,當年有中年容貌的道士,名為呂喦,道號純陽。

在此結金丹,于山中留下一部直指金丹的道法劍訣,靜待後世有緣人。

下山時,手攜紫竹杖,腰懸一枚大葫蘆瓢,頭裹逍遙巾,背劍執拂,衣黃衫麻鞋,就此雲遊四方。

這位不知名道人留下一句讖語,「異日此地當出金仙,他日聞鐘聲響處,乃得聞金煉之訣,煉陽神,完玉煉,結道果。」

在山腳處遇到一位入山的採藥人,問話不答,道人只說四字,「謝天謝地。」

那個孩子見這位年輕道長如此作為,猶豫了一下,也面朝山中,有樣學樣,懵懵懂懂,行了一個大禮。

陸沉見此情景,嘆息一聲,「與道有緣,與我亦然,難怪貧道會被你一線牽引至此。」

對待修行一事,山上尋常的仙府門派,看中實打實的修行資質,畢竟萬法無常,福緣一事太過虛無縹緲,難以揣度,但是對久在山巔的大修士而言,卻是重視緣法大過資質。

而眼前這個孩子,就是無修行資質,卻有一份慧根,就像曾經某人的境況,後者本命瓷一碎,等於手中無碗,就接不住東西。

陸沉重新蹲下身,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孩子答道:「只有個姓,沒有名字。姓葉,樹葉的葉。」

「好姓氏,一葉浮萍歸大海,果然我們仨,都有緣分。」

陸沉笑道:「至於有姓無名一事,有好有壞,不用太過傷心。我認識一個朋友,他那才叫慘,長得那叫一個相貌堂堂,學問才情也好,修行更是厲害。孫道長是雷打不動的天下第五人,此人卻是板上釘釘的墊底第十一人,湊巧次次都不用入榜,跟那雅相姚清是至交好友,他給自己取了一大堆充滿仙氣的道號,比那皚皚洲韋赦只多不少,你猜他的本名是什麼?」

孩子搖搖頭。

陸沉捧腹大笑,「叫朱大壯。」

孩子看着那個年輕道長笑得都快喘不過氣了,也不知道有什麼可笑的,有個這樣的名字,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再說了,好歹有名有姓的,多好的事情。

至於那些聽不懂的內容,孩子覺得像是在聽天書呢。

陸沉好不容易停下笑,揉了揉肚子,「不過如今曉得他這個名字的人,不多了,貧道湊巧就是其中之一。」

此人是市井屠子出身,登山修行之前,便有句口頭禪,活夠一百年就可以殺了吃肉嗎?

等到此人得道,身居高位,也還是個秉性難改的火爆脾氣,遇到不順眼的人,不痛快的事,不過是將「百」字修改成了「千」。

而且與人切磋道法的方式,在青冥天下都是那邊獨一份的,要麼你打死我,要麼我打死你,就是他選擇先站着不動,任由對方轟砸術法,直到靈氣耗竭,徹底技窮了,他才動手。而且只要對方不點頭,他就不動手,所以有一場架,打了足足三百年,前者開始只是個仙人,硬生生在鬥法途中,打成了一個飛升境修士,結果到最後,三百年的朝夕相處,如影隨形,就那麼被硬生生逼瘋了。

饒人不是痴漢,痴漢不會饒人。

陸沉撿了一根樹枝,絞腕畫符,筆搖散珠。

神意出塵外,靈怪生筆端。

陸沉一邊「鬼畫符」,一邊隨口問道:「知道自己是個傻子嗎?」

孩子視線低斂,神色黯然。

只聽那位年輕道長安慰道:「哪有傻子知道自己是個傻子的道理,你自己想想看,是不是這麼個道理?」

之前被某人路過此地,給孩子輕輕一拍後背,幫忙拍散了那些不堪重負的「舊賬」,如老黃曆翻篇一頁。

孩子好像就一下子開竅了。

陸沉丟了樹枝,拍拍手掌,微笑道:「傻子大致分兩種,都可以視為『白痴』,首先聲明,與你說好了,這不是一個貶義詞,也不是一個褒義詞。聽不懂褒義貶義的意思?那麼往簡單了說,就是沒什麼好話壞話的區別,就只是一句家常話。」

「一種就是以前的你,迷迷糊糊,就像獨自做夢,這場夢,只有你自己知道,對夢外人事,就一無所知了,所以會被夢外人,當做一個傻子。」

「還有一種白痴,就是修道之人,也就是書上所謂的山上神仙了,他們為了證道長生,追求壽與天齊,不得不摒棄了我們生來就有的七情六慾,與之交流者,唯有天地,只有道法,再不是身邊人了,在貧道眼中,這屬於一場天下共夢中,所有人都在做同樣一個夢。既然是生而有之,那麼摒棄情慾,此事即是『天予不取』,當然了,也有人視為一種還債,唯有債務兩清,才能清清爽爽迎接『天劫』,因為在這些人看來,破境的天劫,就是老天爺放租多年,要收取利息的。」

所謂的天生道種、仙胎,幾乎都有一種共性,那就是……不近人情。

許多自幼就登山修行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帶有這份仙氣,眼神是冷的,氣質是冷的,骨子裏是冷的。

遠離紅塵,離群索居,在那方丈之地,或一張小小的蒲團,或一座小小的心齋,修個金枝玉葉,煉個肝腸如雪。

能夠將天下修道之士說成都是「白痴」的,估計真就只有陸沉說得出口了。

反正從來不怕被打。

陸沉挪了挪屁股,又將先前丟出的樹枝撿回來,在地上寫了一個字,「郎」,稍作猶豫,又添了一個字,「覺」。

陸沉笑問道:「你覺得哪個字更有眼緣?」

孩子神色認真,低頭看着那兩個字,不願說謊,抬頭后,一臉難為情道:「看着都好。」

又認得兩個字了。

陸沉哎呦喂一聲,笑道:「很好很好,名字就是葉郎,將來踏上修行路,連道號都有了,就叫『后覺』。」

都是槐安未醒人,只看大夢誰先覺。

「睡覺之覺,覺醒之覺。不同口音,一個字,兩種意思。」

陸沉拎着樹枝,指了指那個「覺」之,微笑道:「只憑這個字,咱們就要給老祖宗磕一千個響頭。」

看着眼前這個孩子,讓陸沉很難不想到那個泥瓶巷少年吶。

想必對他們來說,清明節上墳,中秋節賞月,大年三十年夜飯,都是三大心關吧。

陸沉嘆了口氣,「江山風月,本無常主,今古風景無定據。只有古樹,只見大樹。我們又何曾聽說古草,見過大草?」

「草木秋死,松柏長存,這就是命。芝蘭當道,玉樹生階,這又是命。人各有命,隨緣而走,如一葉浮萍入海。」

孩子眼神熠熠光彩,聽是全然聽不懂的,只是覺得聽着就很有學問,好像比村塾裏邊的教書先生還要有意思,故而十分仰慕,輕聲問道:「道長,你懂得這麼多,當過學塾先生吧?」

陸沉連忙擺手,「當不來,當不來,我比你好不到哪裏去,你只是在家鄉蹭吃蹭喝,我不過是在異鄉騙吃騙喝,道法淺薄,豈敢以先生自居。」

如果只是傳道授業解惑的那種先生,當然不是陸沉當不來,只是不屑為之。

白玉京五城十二樓,各有主人,只有三掌教陸沉,幾乎從不為誰傳道,喜歡走門串戶,去別處旁聽。

偶有例外,可惜不足為外人道也,卻是那頭戴蓮花朝北斗,吾為星君說長生。

只是陸沉對「先生」一語,自有註解。三花聚頂僅是真人,五氣朝元才是天仙。先生?卻是「先天地而生」吶。

孩子問道:「道長叫什麼名字?以後我能不能去找道長?」

受人恩惠,總是要還的,能還多少是多少,而且只能多不可少。

至於這個道理是怎麼來的,孩子從沒想過,也未必會去多想。

陸沉會心一笑。

何謂道,何為理?就是我們腳下行走無形之路,口不能言卻為之踐行之事。

所說與人說道講理,才會那麼難,只因為道不同不相為謀。

陸沉笑道:「我的名字,可就多了,買櫝還珠的鄭人,濫竽充數的南郭,『遍身羅綺者』的羅綺,『心憂炭賤願天寒』的幸憂,『十指不沾泥,鱗鱗居大廈』的陶者,不過今天呢,貧道的名字,就叫徐無鬼,大年三十嘛,很快就要辭舊迎新了,討個好兆頭,希望天下再無一頭孤魂野鬼,天外天那邊也無一物,生有所依,死有去路。而且徐無鬼這個名字,是貧道編撰的某本書上的一個人物,曉相術,精通相馬,最擅長挑選千里馬了。農夫下田,商賈掙錢,徐無鬼相馬,都要起早。」

孩子被年輕道長的這番言語,給結結實實震驚到了,「徐道長還寫過書出過書?!」

村塾先生們都只能教書呢。

陸沉洋洋得意,揉了揉下巴,笑眯眯道:「好說好說。」

遙想當年,有一種差不多的眼神,原來道長除了擺攤算卦坑錢,還會開藥方?

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不堪回首的書簡湖,大概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條徘徊不去的泥瓶巷。

唯有落魄處是吾鄉,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對桃花醉臉醺醺,淚水稀里嘩啦。

「天打雷,轟隆隆。」

陸沉微笑道:「抬頭。」

言出法隨,空中驀然響起一聲晴天霹靂。

孩子被嚇了一跳,聞言茫然抬頭,望向這位年輕道長。

陸沉雙指併攏,輕輕一敲孩子眉心處,嘴上念念有詞。

為這個孩子如開天眼。

從這一刻起,這個姓葉的鄉野孤兒,大概就算正式走上修行路了。

只等自己離開后,再學了地上那道符籙,那麼孩子今後一雙眼眸,如得了一門望氣術神通,可以看得清楚他人的祖蔭陰德與福報氣運,比如市井流傳一句老話,說一個人氣數已盡,即是此理,形容一個人鴻運當頭,也是如此。又比如那種「碧紗中人」,當然就會官運亨通。

陸沉再手腕擰轉,雙指一搓,如點燃一炷清香,孩子頭頂即香爐,好像敬奉那頭頂三尺有神明。

又是陸沉贈送給孩子的一張護身符,是一張天書符籙,如同賜名「無鬼」。

陸沉蹲在地上,雙手籠袖,身體前後一下一下搖晃,微笑道:「以後哪天離開家鄉了,就去找一個叫神誥宗的山頭,等到見着了那個叫祁真的道士,你就說自己是陸沉讓你登山的,讓他傳授你仙家術法。」

孩子點點頭,只是又好奇問道:「道長又改名啦?」

陸沉站起身笑道:「三日宴,百日宴,終究沒有不散的宴席,就此別過,後會有期。」

孩子好像有千言萬語都堵在嘴邊,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是想起先前那個禮數,與這位學問恁大、還曾出過書的年輕道長,再次行了個道門稽首。

陸沉站在原地,受了這份禮后,大步離去,頭也不回,只是與孩子揮手作別,年輕道長左右張望幾下,走到村邊,一個彎腰,將一隻雞抄手而起,揣在懷裏,飛奔離去,幾下功夫就不見人影了。

只留下一個目瞪口呆的孩子,那道長偷了雞就跑,自己算不算是幫忙望風之人?

————

鎮妖樓,梧桐樹下。

這青同真身,姿容俊美,雄雌難辨。

出竅陰神,便是跟在陳平安身邊那位,頭戴冪籬、身穿碧綠法袍的模樣,身姿婀娜,也難怪會被誤認為是一位女修。

而另外一副陽神身外身,則是滿頭白髮魁梧老者的相貌。

此處青同收攏了陽神,至於出竅遠遊的陰神倒是享福了,當下在穗山那吃過了一碗素麵,只是不知為何,多跑了一趟汾河神祠。

青同閑來無事,雙手反覆擰轉鬢角一縷青絲,發現小陌一直保持那個抬頭姿勢,雙手按住橫放在膝的綠竹杖,怔怔望向天幕,好像那份思緒一直朝着天幕蔓延而去,心神沉浸其中。

青同很有自知之明,不認為小陌是將自己當成了朋友,才會如此分心,以至於連那尊法相都顯得有幾分獃滯。

這就說明,小陌在想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可是對如今擔任陳平安身邊死士的小陌來說,眼下能有比護道更重要的事情?

只有兩種可能,鎮妖樓之外,有強敵試圖窺探這邊,伺機而動,並且是連青同都無法察覺到蛛絲馬跡的那種大修士。

還剩下一種可能,就是小陌陷入了一種類似破境契機的靈犀境地。

小陌確實是在神遊無窮遠,這位萬年之後身處人間的妖族劍修,想到了萬年之前的諸多畫卷,或慘烈且壯觀,或古怪詭譎或神異萬分,畫面最終定格在那座還算熟悉的飛升台,神思所至,小陌如同故地重遊,沿着那條道路,視線一直攀升而去,最終心中不可抑製得生出一個念頭。

我在此遞出一劍,就等於鋪出一條道路。

最終這條劍光,就是登天之路。

這份劍氣之長,在我酣睡於明月皓彩之中的後世人間萬年,應該從未有過?

故而這就是一條自己躋身十四境的道路。

小陌有此心念之後,並且愈發堅定,人身小天地之內,便是異象橫生。

根根筋骨如山嶽,千山拜草廬,條條血脈如江河,浩蕩百川流。

各大氣府,經脈,劍氣,劍意,「道路」,就是劍道,就是大道,都開始有那天地共鳴的跡象。

一粒心神芥子的小陌,來到一處自身天地的空虛境界中,不再是那黃帽青鞋的裝束,而是如外邊的法相,手持一劍。

因為一旦踏足此路,走此大道,就意味着小陌沒有回頭路了。

一旦失敗,後果極重,一著不慎就會重傷根本,甚至有可能直接跌境。

這就是為什麼飛升境圓滿的山巔修士,為何會將一步之隔的十四境視為天塹。

也是為何會有一些名動天下的大修士,閉關閉關,就再無出關之日了。

不然就是像那韋赦,破境不成,道心蒙塵,從此意志消沉,一蹶不振。

否則任何一位飛升境修士,哪個沒有大毅力,道心之堅韌,個個超乎常人想像。

委實是此道,不同於尋常的登山路。

青冥天下的那位道號復勘的女修朝歌,還有那個陳平安曾經在河畔議事中見過一面的女冠,她名為吾洲,道號「太陰」。

吾洲的合道之法,曾被吳霜降稱之為「煉物」,又被陸沉比喻為「支離」。兇險程度,只是旁人聽說,就知道。

她們之所以會被誤認為已經不在人世,就在於閉關太久。

但是就在此刻,小陌的心湖之中,突然響起一個嗓音,對方先喊了小陌的一身真名,然後說道:「喜燭道友,晚了,恐怕你得換一條路走才行。」

那人繼續說道:「其實比那先行一步的某位劍仙,你晚了沒多久,也就相當于山中人打個盹的功夫,甚為可惜。好個『倚天萬里須長劍』。」

小陌雖然已經知曉對方的身份,卻仍是問了兩個問題。

「此人是已經十四境,還是尚未十四境?」

「以及此人是否與我家公子是山上好友?」

如果不是公子的好友。

對方尚未真正躋身十四境,我小陌管你是否一隻腳跨入十四境的門檻?

即便對方已經是十四境,無妨,那我們就來一場大道之爭,雙方等於遙遙問劍一場。

結果那人笑道:「實不相瞞,他已經是十四境了,只不過數座天下暫時只有三人知曉,而且此人恰好與陳平安還是忘年交,喜歡稱呼陳平安為陳小友。」

小陌當然不會認為對方會在這種事情開玩笑,先與那位可算半個「故人」的存在,由衷道了一聲謝。

既然率先走出這條道路的,並且已經成功,是那位玄都觀的孫道長,那麼小陌就只好更換道路了,不然就會大水沖了龍王廟,只會兩敗俱傷。

小陌嘆了口氣,只得強行壓下那份氣勢磅礴的大道氣象,收起一粒心神,退出小天地。

黃帽青鞋的小陌,雙手按住橫放在膝的綠竹杖,臉色微白,喉嚨微動,硬生生咽下那口鮮血。

青同神色驚恐,道心震顫不已,問道:「怎麼回事?!」

難道就在這鎮妖樓,就有強敵隱匿其中,自己卻渾然不覺?

而且此人還傷了小陌?

小陌原本懶得搭話,只是一想到對方陰神,還處於與公子聯袂神遊的境地,這才開口說道:「至聖先師就在此地盯着我們。」

難怪先前會覺得有一絲不對勁,卻找不出半點痕迹。

整座天下就是一人之道場,加上這位讀書人,又是十五境。

遠古天庭,五至高,俱是後世練氣士眼中的十五境。

結果那場水火之爭,導致其中兩位至高神靈,各自金身出現了裂縫。

持劍者叛變,使得披甲者如獨木支撐將傾之廈。

但是所有親身經歷過、或是作壁上觀卻算親眼目睹過那場戰事的修士,誰都心知肚明,唯一的、真正的變數,其實只有一件事。

是那天庭共主,不知所蹤。

在那場「翻天覆地新人換舊主」的大戰中,從頭到尾,這位天上天下的至高共主,竟然都沒有現身。

而昔年天下,也有一個流傳不廣的說法。

那位存在的境界,可能是在十五境之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劍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劍來 劍來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三十六章 吾為東道主(六)

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