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車後日常

番外(三)車後日常

昨晚與姐姐長達半小時的戮戰,貼身肉搏,動靜雖然不大,但甚為激烈。書書網更新最快秦澤提着長槍蠻橫的沖入嚶嚶怪陣營,光速qa,一秒五刀,充分展現出他驍勇不可抵擋的無敵風采,最後嚶嚶怪授jing而逃(**在v群里)。

第二天早上六點,他起床晨跑,映着寒風奔跑在人跡罕至的小區和車輛稀疏的街道,身邊沒有了一直陪着他跑過近兩年時光的王子衿,秦澤至今還沒適應一個人晨跑。

在附近公園打了半小時小學生廣播體操第二套,他在家附近轉了一圈,發現很多早餐店都關門歇業了。漫無目的跑了十分鐘,終於找到一家早餐店。

這兒離家已經有點遠了,店裏生意冷清,就幾個阿姨在操持着。

秦澤進了店,要了一籠小籠包,兩根油條,想了想,道:「有豆腐吧?」

「有的。」阿姨說。

「給我來一碗.....」秦澤想起王子衿,想起她鍾愛的甜豆腐腦,改口道:「一碗甜豆腐腦。」

記不得哪本文青書里說過,愛一個人,就要吃她喜歡的東西,愛她愛的人,受她受過的傷。

秦澤覺得自己至少可以做到前兩條,王子衿喜歡吃甜豆腐腦,他今天就吃一吃。王子衿愛的人,秦澤當然也愛自己。

最後一條就有點難了,受她受過的傷.......破gua之痛,秦澤委實沒辦法體驗。

這麼想着,阿姨把小籠包和油條、豆腐腦端上來。

豆腐腦白花花的,騰著熱氣,表面蓋着一勺白糖的量,新鮮出爐的豆腐腦,它自有的氣味中夾雜着白糖的甜膩香味,湧入秦澤的鼻腔。

秦澤深吸一口,做出陶醉狀,昨晚和姐姐激烈運動,早上又堅持晨練一個小時,早已飢腸轆轆。

他迫不及待的挖了一勺豆腐腦,白糖將化為化,塞入嘴中,豆腐腦的嫩滑口感和白糖的甜味在味蕾中炸開,他享受的閉上眼睛,微微點頭:「嗯,甜黨果然是異端,確認一生黑。」

秦澤把吃了一口的豆腐腦推到桌邊,再也不碰,轉而狼吞虎咽的吃起小籠包和油條,順便讓阿姨再上一碗咸豆腐腦。

剁椒、蝦皮、蔥花、醬油、醋、榨菜沫......以及嫩滑的豆腐腦,這才是正確的豆腐腦打開的方式。

......

秦媽早上八點做好早餐,小米粥配幾碟家常菜。先去兒子房間喊人,發現秦澤早已經起來了,房間沒人。再去女兒房間,沒敲門,徑直擰開門把手進去。

空調溫度不高,女兒蜷縮在被子裏,臉也藏在被子裏,就露出半個腦瓜。

「寶寶,起床洗漱,吃早餐。」秦媽喊了幾聲,她也不見起來,被媽媽推了幾下,反而把腦袋往被窩裏縮了縮,悶悶的抱怨聲:「哎呀,媽你別吵我,早飯不吃了啦。」

「早飯不吃對胃不好。」秦媽蹙眉道:「你昨晚不老早就睡了么。」

昨晚.......

秦寶寶回憶一下,心說,還不是因為昨晚被你寶貝兒子折騰慘了。

老娘的腰子,虛弱的很吶。

秦寶寶長長呼出一口氣,慵懶的語調:「阿澤呢,媽你先去叫他吧,他肯定也在睡懶覺。」

別看老弟昨晚勇猛精悍,那出貨也多,這會兒肯定在補覺。

秦媽沒好氣道:「你當他是你啊,阿澤起的比我早,估摸著跑步去了。」

「......」秦寶寶氣道:「起來就起來了,反正我還要睡,你別吵我啦。」

秦媽無奈,正要離開,突然瞥見床頭櫃邊丟著一條藍色蕾絲內褲,頓時皺了皺眉:「跟你說幾次了,換洗的內衣放到浴室籃子裏,別到處亂扔,這麼大的人了。」

說着,俯身去撿。

內褲.....

迷糊中的秦寶寶猛的一個激靈,睡衣頓消,用力做起,尖叫道:「媽,放着我來。」

她說話的時候,秦媽已經撿在手中,嗔道:「總算還知羞,下次別亂扔了。」

秦寶寶先是緊張的看了媽媽手裏的內褲幾眼,跟着反應過來了,昨晚老弟扒掉她內衣時,他們還沒有大戰三百回合。

不能被媽媽看到的是白天他們在卧室里做完留下的那條,而那條濕漉漉見光死的內褲已經被秦澤偷偷摸摸洗乾淨了。

「知道啦,下次不亂扔。」秦寶寶被子一蒙,床上一倒,繼續睡。

秦澤回家后,秦媽和老爺子正吃着早餐,秦媽招呼他一起吃。

「媽,吃過了。」秦澤換上棉拖,脫了外套掛在衣架,笑道:「我姐呢?」

「懶床。」秦媽嗔道:「我是叫不起來,你去。」

秦澤想了想,昨晚洗完澡回房間,好沒到一點,現在九點了,睡眠時間很夠。便點點頭,向房間走去。

進了姐姐的閨房,秦澤特意沒關緊門,虛掩著,她果然還在睡,孩子一樣蜷曲的睡姿,蓬鬆凌亂的秀髮擋住白皙俏臉。

秦澤也掀被子鑽了進去,手伸進姐姐睡裙里。

冰冷的手刺激著細膩的肌膚,秦寶寶猛的驚醒,睜開惺忪睡眼,看到身邊的弟弟,先是鬆口氣,繼而嗔怒:「幹什麼呀,一個兩個都不讓人睡覺是吧。」

「睡久了長肉,晚上還容易失眠。」秦澤捏了捏姐姐的軟綿綿的臉蛋,疑惑道:「你最近特別嗜睡。」

自打姐姐變老婆后,他就特別喜歡逗弄姐姐,捏捏臉,捏捏屁股。

「不管,我就要睡,」秦寶寶把腦袋埋弟弟懷裏,像個小女人那樣撒嬌:「都是你害得......」她突然推開弟弟,怒道:「沒脫衣服你就上我床?滾下去,滾下去。」

秦澤嘿嘿道:「這不好吧,剛睡醒又想要了?那你起來,我們站牆邊去。」

秦寶寶鼓腮瞪眼:「穿着衣服別上我的床,臟死了,快下去。」

兩隻小手使勁推搡秦澤。

秦澤抓住她兩隻手,「起來吃飯,早起午睡,這才是養生之道。」

秦寶寶蹙眉:「別煩,再睡半小時.......唔.....」

嘴已經被秦澤含住,他把姐姐壓在床上索吻。

秦寶寶用力掙開,嗔道:「我還沒刷牙。」

「沒事。」

秦澤再次低頭咬住姐姐的唇瓣。

「嗯......嗯......」

秦寶寶閉着眼,睫毛顫抖,發出細碎的呻吟。

秦澤手又伸入姐姐的睡裙,秦寶寶驚了一下,夾緊腿,按住他的手,然後腦袋後仰結束了親吻,瞪眼兒,小聲道:「作死呀,爸媽在客廳。」

「沒,我聽着你,他們沒過來。」秦澤說:「我也沒要那個,就是早上吃的太清淡,現在想吃點豆腐乳。」

「豆腐乳?」秦寶寶茫然。

很快秦澤就告訴她什麼是豆腐乳,他掀起姐姐睡裙,一直擼到胸口,兩隻軟白軟白的兔子就暴露在空氣中。

秦澤二話不說,低頭含住。

「唔....嗯.....」

秦寶寶鼻腔里發出羞恥的呻吟,眼波迷離,雙手下意識抱住弟弟的頭。

吃豆腐乳四字真訣:吸、舔、吮、咬!

姐姐的嬌軀漸漸火熱起來,雙腿不自覺的夾緊,摩擦。

秦澤抬起頭,眼神熾熱:「姐,用手幫我。」

「.......」秦寶寶媚眼如絲,扭捏道:「不會。」

「我教你。」

「我才不要。」

「嘖,學會自上而下的擼法,是妻子的自我修養。」秦澤低聲道:「別不好意思,你覺得不好意思,是因為你還把我當弟弟看......你還是把我當弟弟看吧,好刺激的樣子。」

「刺激......」秦寶寶微怒道:「你回了家就特別要,是不是在爸媽眼皮子底下做那事,特別刺激?」

秦澤:「瞎說,我是那樣的人?如果在咱們家裏,你已經下不了床了,我已經很克制了。」

秦寶寶糾結片刻:「那你教我。」

秦澤握住姐姐的手,授人以柄。

「慢一點,就是這樣一上一下,」秦澤嘶一聲:「都說了慢點,你想把它擼脫皮啊。」

「我.....我怎麼知道力道。」

幾分鐘后。

「還沒好么?我手酸了。」

「現在可以加快速度,累的話就換隻手。」秦澤說:「青春修鍊手冊: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右手左右慢動作重播。每個人都會唱,但大多數人都不懂這句話的內涵。現在我教你。」

大概十分鐘。

秦澤感覺越來越強烈,這時,他聽到輕盈的腳步聲從客廳那邊過來,朝房間這裏走去。

媽來了!

這個念頭閃過的同時,小蝌蚪們像是一大群脫韁的野狗,在被窩裏噴薄。

噴在被子上,噴在姐姐的小腹上,以及她的手上。

秦澤來不及享受餘韻,一個翻轉下床,拉上褲子,順手蓋好被子。

恰好此時,門開了,秦媽站在門口,看見把通紅的臉蛋藏進被子的女兒,以及站在床邊的兒子。

「有這麼起不來的么?阿澤。」

秦寶寶頭藏在被子裏,聲音透過被褥傳來:「起來了起來了,我要穿衣服,媽你和阿澤先出去。」

秦澤配合著把媽媽推出門。

聽見關門聲后,秦寶寶一腳蹬掉被子,先把睡裙拉下來,擋住修長曼妙的身段,接着從床上一個虎跳下來,抽出床頭的紙巾,擦手、擦小腹。

床單和被單也得洗了。

「秦澤王八蛋。」秦寶寶大喊。

「又怎麼了。」秦媽推開門。

「沒,沒事.....」秦寶寶慌亂的握緊手裏的紙巾,撲倒床上擋住濕跡,揚起小臉,強笑道:「我就是氣嘛,不讓人家睡覺的。」

「哦,」秦媽說:「趕緊換衣服,吃早飯。」

「嗯嗯。」

ps:我開了個微信公眾號「賣報小郎君」,以後番外就發那裏了,完結作品vip章節不能更新,很多書友看到更新卻找不到章節,蠢哭!

開車番傳v群,很多普群的人不滿了,想了想,乾脆也直接傳公眾號,這樣大家都可以看。

姐姐這本書,完結的很無奈,有些東西我還沒寫,結尾有點倉促,有時間我會慢慢寫的,統一發公眾號。

之後就是裴南曼的番外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三)車後日常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