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王法不殺我來殺!

第8章 王法不殺我來殺!

英雄已經流血沙場,家人不能再受欺負。連些微麻煩,也要避免。

在這一點上,雲揚絕不退讓。也很謹慎。

正如他對娟兒說的那句話,從此以後,再也無人敢欺負犧牲將士的家眷。

有多少,我就殺多少!

……

雲揚仰頭長長吸了一口氣,喃喃道:「大哥,我終於知道了,你那句話的意思,也明白了,你為何讓我回來,做一個法外執行者……原來,這世間,終究還是有這麼多的骯髒醜惡……而這些……所謂官府王法,也不可能打得盡的……」

「英雄流血,就不能再流淚了。你說得對。」雲揚喃喃道:「大哥,您放心,您的話,我記住了!」

雲揚剛要轉身,突然渾身一震,立即停下。因為……他清晰地感覺到,又有幾股微弱的玄奧氣息,從王豹等四個人身上散發出來,被自己吸收而來……

「果然如此。」雲揚神識沉入識海,看着那一株小小的蓮芽,正在輕輕搖曳,而且,似乎是……長大了一些?

「果然,這吸取人間不平之氣,能夠讓蓮葉生長,我的猜測沒有錯。」雲揚思忖著:「這麼說,我殺的惡人越多,這生生造化蓮的成長也就越快?而這生生不息神功,進步也就越快?」

「天下間,居然還有如此奇異的事情,如此符合我心意的功法!」

「這種渣滓,就算沒有這樣的功法,我也要殺的!倒是廢物利用了……」

夜已深。

雲揚收拾了一下,消失在夜幕之中。

那所謂的青蛇幫,居然有王豹這等喪盡天良的東西存在,九爺我就去看看這青蛇幫到底是一幫什麼貨色。

若是上下皆是一丘之貉,那麼,我說不得要做一個斬草除根的事情了。順便,為生生造化蓮提供些養料……

……

青蛇幫的總舵中,還有七八個人在座,商議着什麼。

昏黃的燈光下,顯得幾個人的臉色都是猙獰可怖。

所謂的總舵,不過就是一個早已經被廢棄的院子,被這幫混混佔據。

「如今,大戰方歇,國家必然會對這幫當兵的重點照顧,發放撫恤銀兩;這,就是一大筆意外之財呀。」

青蛇臉上的刀疤抖動着:「搶劫那些身強力壯有武功的,我們自然不行,但,就如以前一般,搶劫那些在戰場上殘廢了的……難道我們還搶不了幾個殘廢?這些錢,簡直是帝國發給我們的啊!」

幾個混混同時目光大亮。

這事兒已經干過不少,的確是簡單容易啊!

「這幫殘兵,每個人都已經拿到一大筆銀兩回家的……」青蛇的口水都要流了出來:「據我所知,就在這幾天裏,今年的撫恤又該到手了……等他們拿到這筆銀兩,就是我們出動的時候。」

「大哥實在是高瞻遠矚。」幾個混混同時露出垂涎之色。不錯,搶劫幾個殘廢,有什麼難的?尤其是那些斷了腿的……讓他們追都追不上!

這主意實在是太好了……

「李三兒,你那邊那片有幾個,趕緊去查清楚了;獨頭,孫五,你們也都各自去查一查,等開始行動的時候,各自交換邊界去做,你做他的,他做你的,這樣子,不容易引起懷疑。」

青蛇指揮若定。

「恩,咱們兄弟們,眼看就是一場大富貴啊!」幾個混混兩眼放光。

「王豹那混蛋怎麼到現在還不來?」青蛇不滿的說道:「這麼重要的時候,還出去鬼混,那王八蛋早晚死在女人肚皮上。」

砰!

一聲巨響。

大門突然在這一刻完全碎掉,一個黑衣人驀然現身,如同一個黑夜中行走的幽靈一般,緩緩走了進來。

在這人手中,一把刀寒光閃爍。

青蛇等人大吃一驚,同時跳了起來:「你是誰?混賬東西,居然敢來找爺爺的麻煩,不想活了么?!」

雲揚來到其實沒一會,只是聽了青蛇安排的最後幾句話,就是再也忍耐不住。

為國征戰而殘疾,這幫混蛋不知道尊敬感恩也就罷了,居然想着搶劫殘軍!如此垃圾,簡直是天理難容!

乾脆就直接沖了進來。

「抓住他!」

青蛇怒吼一聲。

門邊,兩個混混大吼一聲,就撲了上來。

雲揚一言不發,一步步往前走,目光幽冷。

兩個混混已經到了身前。雲揚嘴角殘忍的一勾。

刀光一閃。

兩顆人頭突然衝天而起,兩道渾圓的血柱從頸腔噴出來,雲揚一腳一個,噗噗兩聲將兩具沒頭的屍體踢開一邊,沉默著繼續走來。

每走一步,青蛇就感覺到,死神就近了一步。

一時間臉色都嚇得煞白,身邊五六個人也都是渾身顫抖,目光驚懼的看着眼前的黑衣人。

這是什麼人,如此兇殘?!

進來就殺人,居然連話都不說一句。

「你是誰?你是誰?」青蛇魂飛魄散,狼狽後退:「好漢,有話好好說……我……我不知道是哪裏得罪了好漢……」

雲揚一言不發的走來,目光森冷。空氣之中的凶煞之氣,隨着他的前行,逐漸幾乎要凝成實質一般。

門邊兩個混混嚇得心膽俱裂,一個轉身就要逃跑。

雪亮的刀光在空中驀然又閃了一下,正在狂奔的兩個混混的人頭就飛了起來,身子兀自往前跑了三步才摔倒在地。

青蛇嚇得下身前後一起失禁,篩糠一般的哆嗦起來:「好漢……好漢……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是誰?這……這都是為什麼啊……」

雲揚依然是沉默著,一言不發的往前走,手中一把短刀上,鮮血淋漓的往下滴。

噗,噗,噗……

這是刀身的鮮血順着刀鋒滴落下來的聲音。

卻如同是閻王爺的催魂令,壓抑的人根本喘不過氣來。

房中剩下的三個混混恐懼的叫了一聲,突然噗的一聲跪下:「好漢饒命……大俠饒命……可憐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孩兒……」

雲揚臉色冷然,無動於衷,手中刀刷刷落下。

三個人的腦袋如同打翻了的西瓜一般滾了出去。

房中,就只剩下青蛇一人。

雲揚從一進門就開始殺人,一言不發,沒有任何間斷,已經殺了七人。所謂青蛇幫,雲揚拷問出來的消息就是一共只有十二個人。

加上先前死在他手中的四個人,現在,人已經全了。還活着的,就只有這位青蛇幫幫主青蛇一個人。

噗,噗……

雲揚的腳步一步一步的到了青蛇面前。

青蛇癱軟在地上,嚇得渾身酥軟。根本想不到,自己乃是什麼時候什麼事情得罪了這樣一個殺神?

自始至終一句話都不說的殺人。

他看到雲揚的鞋子,已經到了自己眼前,知道自己絕對沒有任何活路,這一刻,青蛇突然歇斯底里起來。

雲揚的刀已經舉了起來。

「且慢!」青蛇悲憤的大叫道:「這……這天唐城,可是有王法的地方,我等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所犯罪過依律絕不致死!你,你拔刀殺人,難道,就不怕王法么!」

王法?

雲揚眼珠子轉了轉,一臉漠然。

手中刀提起。

青蛇眼淚都流了出來:「你……你就算是要殺人,就算是要殺我,但……總要給我一個理由吧?這,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雲揚停了停,淡淡道:「你有個手下,是叫王豹吧?」

青蛇睜大了眼睛,眼珠子幾乎凸了出來:「是……有……」

「恩,王豹欺凌孤兒寡母……所以,我就來看看別人是不是也一樣。」

青蛇的身子一下子僵住,眼中的悲憤幾乎凝成了實質,冤枉至極的大叫一聲:「這……這王豹欺負孤兒寡母……你就來殺我……」

突然歇斯底里的叫一聲:「……那……那關我屁事啊……」

「我冤枉……」

還沒有說完,一道寒光閃過,青蛇的腦袋已經落在地上,滾了兩滾,兩眼朝天,一臉悲憤憋屈。

他到死都沒有想通,王豹欺負人家孤兒寡母,跟我有啥關係?幹嘛要來殺我?

雲揚就在屍體上,將自己的刀擦了擦,收了起來。

看着這滿地的屍體,雲揚目光閃過一道冷光。

「王法……這幫雜碎居然還跟我談王法。」

雲揚喃喃說道:「國難當頭,此等內亂流氓,已無良知,按王法刑律,罪不致死,但欺凌傷殘將士,卻該殺!必殺!」

「你說的不錯,這城中,是有王法;按照王法刑律,你的確是罪不至死!王法不會殺你,但我來殺你!」

雲揚淡漠的轉身,剛要起步離去。

卻驀然感覺到,天地之間,又是有幾股奇妙的力量,一下子鑽進了自己的身體。

識海中一片震動,雲揚驚訝的發現,那生生造化蓮的那一片小小的嫩芽,居然在搖曳之中,迅速的長大……

「十惡不赦莫能容,一刀誅絕快意行,收進人間不平氣,造化金蓮一葉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章 王法不殺我來殺!

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