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家賊 綠綠!

第20章 家賊 綠綠!

這幾個小傢伙,終於到手了。

雲揚按照風尊那本《山海異獸圖志》上面所記錄的驗證了一番,揪耳朵,看肚皮,翻眼皮,看鼻孔,看喉嚨,輸入玄氣查看……連續十幾種驗證方式,無不符合標準!

終於確定,這正是九品初階玄獸吞天豹的幼崽無疑!

吞天豹,行走如風,善隱匿,獵殺迅速,向來有「玄獸中的刺客」之稱。成年後,可吞金玉為食,銅皮鐵骨,堅不可摧。

雲揚更加的樂瘋了。

但同時心中也有一個疑惑:八哥風尊,他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八大家族的西門家族之中的人,加上西門萬代的同伴,定然也是分量差不多的公子哥兒,還帶着他們的隨從,也個個都是高手。

他們居然連懷疑都沒有懷疑過;而自己只是按照一本書上所說的,就能輕易的認出來,而且能夠鑒定!

八大家族每一個都有千年以上的底蘊,但他們的見識,居然不如風尊隨手放在枕頭邊的一本書!?

就算是術業有專攻,但,也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雲揚將這個疑惑壓在了心底。

八哥的身份,是必須要搞明白的,八哥的所有一切沒有完成的事情,都將由自己替他不折不扣的去完成!

但前提條件是……自己先要恢復傷勢,再將修為提起來,以應付這無窮無盡的敵人!

「公子,你這是……」老梅傻眼了。

在前天,公子出去了一次,回來的時候,就有一個猴子跟了來。額,還有一個活蹦亂跳的女人。

今天,公子又出去了一次,回來的時候,帶回來了五隻貓!呃,還有一個半死不活的男人。

老梅很是有些好奇:公子您下次出去,會不會帶回來成百上千的狼群啥的?或者再帶回來一大群男男女女?

「嗯,沒啥,幾個小寵物。」雲揚道:「你再通知馬秦他們,晚上到雲府來一趟,咳,告訴他們這次有好事。」

老梅一頭黑線。

還給他們下通知?

他們還敢來?

那幾個貨應該有心理陰影了吧?

「沒事,這次他們肯定來。」雲揚肯定的說道。

「……」老梅滿頭霧水,剛要退下,卻見雲揚從懷中一掏,拿出來一個小袋子,遞給了自己:「這裏面一點修鍊物資,你拿去修鍊。若是能夠早日突破到第六山,就更好了。」

老梅接過袋子,一頭霧水的去了。

等到離開了雲揚的視線,打開袋子一看,忍不住猛地驚叫一聲。

手一抖,險些將小袋子扔了出去。

只見裏面光華璀璨,靈氣氤氳;竟然是五十枚玄石,還有十枚玄晶!

這可是輔助修鍊的無價之寶!

「公子從哪裏搞來的?竟然有這麼多。」老梅想着想着,忍不住心中就湧起來一股熱流。自己卡在第五山的瓶頸,已經卡了四五年。

如今有了這些東西,一定可以突破第六山的!

武者修鍊,想要到達真正的高手之列,先有一個前提,便是:六竅天開不為奇,踏門可進玄者席;天定三分恆命數,自主七成萬世基。

也就是說,必須是天開六竅以上的稟賦,才有可能進入玄者這個層次。而天開六竅,只是上天賜予的稟賦,不努力一樣什麼都沒有。

然後才是……功品十二山,一山一重天!

先賢有說道:武者修鍊,便如負重登山;登上一座山的山巔,才能夠看到,下一座山峰在哪裏。

在一個人的眼前,永遠都存在一座最高的山;在登上這第一座高山之前,你永遠不會知道,這世上,還有比你眼前這座山更高的山。

這種未知,稱之為識障。

所以又有一句話稱之為:欲要登天,先登一山;一山過後,為一重天。

意思便是:只有登上這一座山,你才能看到另一片新的天地。

所以說,功品十二山,一山一重天;先過十二山,再論九重天!

看起來淺顯易懂,而且多少有些惡俗的趣味,但卻是一條循序漸進的大道!

……

「我回來了!」計靈肩膀上扛着一隻小小的怯怯的渾身銀白色的小動物,興沖沖的一路沖了進來。

「看,銀月天狼,我買回來了。怎麼樣?你看看是不是這個小傢伙?」

雲揚上前一看,連連點頭:「不錯不錯,就是它!姑娘運氣可真是不錯,這麼長時間居然還沒有被人買走。」

計靈頓時眯起了眼睛,口中卻道:「這還真是多謝你,整個市場現在都在談論你那驚天一賭,誰還有心情做買賣……」

「哈哈……」雲揚大笑兩聲,道:「明天開始給你調、教寵物。」

「那今天……」

計靈沒說完,就被雲揚毫不客氣的轟走了。

「今天我還有事,沒見這裏還有重傷員么?」

「這混蛋真是沒有半點男人風度!對待美女居然如此粗魯如此毫不讓步!」計靈喃喃自語,氣憤的跺着腳,噘著嘴走了。

這句話聲音不小,雲揚自然聽到了,嘴角不由露出來一抹有些不屑的笑容。

男人風度是什麼?能吃嗎?為什麼對待美女就需要有男人風度?就需要讓步?若是這個美女最終能成為這個男人的老婆,讓一步也無所謂。但,並不是所有女人都能成為一個男人的老婆吧?

那麼,憑什麼要給你讓步?

就因為你是女人?

那叫犯賤;並不是叫做男人風度!

雲揚這番心裏話並沒有說出來。當然,若是被老梅知道了雲揚這種想法,定然會捶胸頓足:公子,您都十九了還單身絕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

雲揚走進了廂房。

在往裏走的過程中,他隱隱感覺了有什麼地方不大對勁。但,一直沒想起來。一直走到了那垂死之人的病床前面的時候,他才想起來。

咦……

我懷裏怎麼不斷地往下掉粉末?

下意識地往懷裏一抓。

突然「嘶」的抽了一口氣,隨即就刷的一聲,將懷中一個大包裹揪了出來。

只是……原本莫大的包裹,居然已經縮水了一半還要多。

雲揚的眼睛頓時變成了兩個銅鈴:這咋回事?

打開包裹一看,沒毛病。這裏面,正是今天剛剛贏過來還新鮮火熱的玄石,玄晶,玄丹。

玄丹還是好好的,兩枚,這沒錯。

只是……玄石呢?怎麼少了二百?剩下的,怎麼也貌似是縮水了?

玄晶呢?一共三十枚一枚不少的啊,我給了老梅五枚,應該還有二十五枚啊,現在怎麼還有……十三枚?

那十二枚哪裏去了?

此外,包裹中還有無數的碎碎的粉末……

雲揚看了一眼,剎那間就有些頭暈眼花。

我消失的那些玄石、玄晶……不會都變成粉末了吧?

這西門萬代難道給我的是假貨?可是我明明驗證過了,我就算再瞎,也不至於認錯啊。

難道是……

雲揚心急火燎的進入了意識空間,一看,只見那生生造化蓮嫩綠的葉子在搖曳著,顯得很是歡欣的樣子。

雖然第二片蓮葉並沒有長大。但,很明顯的看出來,葉片顏色變深了;肉眼可見的粗壯了許多……

在生生造化蓮的根部,有一些晶瑩的凝成實質的霧氣,雲揚一看,頓時心疼的一個哆嗦。

這……這不是玄晶和玄石之內蘊藏的最精純的玄氣?

我說怎麼都變成了粉末……原來是……都被偷來了!

「可惡的小偷!」雲揚瞪着眼睛看着這幼苗,幾乎抓狂。

機緣巧合之下,得罪了西門家族,才搞來的一點修鍊資源,居然就在這麼短短的時間裏,被這生生造化蓮吞了一半!

似乎感覺到雲揚的怒意,小嫩芽兒輕輕的搖擺了一下,虧心一般捲起了葉片,居然……有些害羞的樣子。

似乎一個做錯了事的小孩子在撒嬌認錯:哎呀呀,人家錯了啦……

雲揚頓時被萌了一下,剎那間感覺一肚子火氣不知道跑到了哪裏去了。

「前幾天,我的脖子上的,胳膊上的,枕頭下的,書房的……那些鎮定心神的寒冰玉,是不是也被你偷了?」

小嫩芽兒葉子卷的更緊了,幾乎成了一個長條,輕輕搖晃。

雲揚又好氣又好笑,終於明白過來。

看來這小傢伙,也並不是單純的需要不平之氣才能生長,這些天地靈氣,天材地寶之氣,它也是一樣需要的。

只不過,區別是,不平之氣可以讓它產生新的葉片,加速往前晉級;而天地靈氣,以及天才地寶玉石靈氣等,卻能讓它更加茁壯一些。

「嗯,就好像是小孩子,既要長高,也要長得壯……」雲揚明白了:「好啦,以後別偷偷的,光明正大拿就是了。不過我有需要的,你可不能給我動,要不然,以後統統不給你吃!」

嘩的一聲,葉片一下子舒展開來,嫩芽兒藤蔓歡快的搖曳,居然像是在慶祝跳舞一般。

雲揚能清晰的感覺到,嫩芽兒身上傳來的歡喜,忍不住嘴角也勾起來一抹笑容。

嗯,一棵能夠聽懂我說話的……荷花?

想了想,雲揚都有些忍俊不止的笑出來。

說出去,誰會信?

似乎是作為獎勵,雲揚只看到藤蔓一抖,一點綠色光芒飛出來,一下子鑽進了雲揚的經脈之中。

雲揚頓時只感覺到渾身一陣清涼,一股難言的蓬勃生命力,充斥進自己的經脈之中;自己剛剛承受西門萬代的那一掌所受的傷,頓時無影無蹤。

同時,精神振奮,腦筋也似乎無比的清明起來。

嗯,這傢伙能讓我恢復?雲揚頓時心中一喜,問道:「能不能讓我的修為儘快的回復到一年前?」

對於實力,雲揚渴望已經太久!

沒有實力,什麼都不能做啊。

嫩芽兒緩緩搖曳,似乎在搖頭,又似乎是在不屑……

雲揚連續問了半天,才終於搞明白。

那些修為,恐怕是回不來了……

蓮子融進了自己的血脈之後,將自己渾身修為全部吞噬,才萌發生機;等待不平之氣,水到渠成的發芽……

而且,嫩芽兒還有另一層意思:你原來的那些力量,簡直太垃圾了……還不如不要呢……

雲揚哭笑不得。

也罷,就從頭開始吧。

「天天叫你嫩芽兒,或者造化蓮,都有些太拗口,要不我給你重新取一個名字吧。」雲揚商量的說道:「你藤蔓的形狀,還有花有葉子;叫藤藤?蔓蔓?花花?葉葉?蓮蓮?綠綠?」

嫩芽兒只是一個勁兒搖擺不同意。

但,等到最後一個名字「綠綠」出現的時候,卻是停止了搖擺,半晌之後,居然點了點芽梢兒。

居然認可了這個名字?

雲揚一陣牙疼。

這麼多名字,他認為最不好聽,最不容易被接受的,恐怕就是綠綠。

所以才放到最後一個。

哪想到居然就是這個自己感覺難聽至極的名字,反而被認可了。

綠綠……

「呃……我的天哪……綠綠……」雲揚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一臉無語:「我這是取了一個多麼噁心的名字……」

識海中,綠綠快樂地舞動,一條細細的須藤,被它蜷曲成了各種形狀,以示慶祝自己終於有了名字。

「綠綠!」雲揚崩潰的道:「你得想辦法,我房裏面那個人得活過來呀。」

綠綠愣了一下,隨即須藤又是一陣舞動。

「沒問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家賊 綠綠!

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