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也沒見過!

第25章 我也沒見過!

一般像雲揚現在這樣沉穩的表現;計靈搜遍了自己的所有記憶,也只有幾個人可以相比擬。

自己家族的幾位老祖宗,還有公認智力超群,經受了無數紅塵磨礪的長輩,還有就是各大家族的智囊型人物。

這樣的人物,絕對不多。

但計靈很清楚,這些人能夠有現在的成就,是如何歷練得來的。那是無數的生死戰鬥,無數的生離死別,無數的心靈割裂,無數的絕望死境……

才能歷練出一個人無論面對什麼,都雲淡風輕,不管面對誰,都是不卑不亢;不管面對什麼事情,都是深謀遠慮,無論順境逆境,都能心如碧水深潭,深不可測。

但,雲揚也只有十九歲!

他是如何做到的?

對這一點,計靈充滿了好奇。

雲揚身上,似乎充滿了秘密。

年紀不大,但沉穩睿智如千年老妖,風采氣度無懈可擊;待人接物完美無瑕;只是從談吐,氣度,風采,氣質……上沒有人能夠找得出雲揚哪怕任何的一點點缺點!

「……我等這次來,一來呢,是想要見識一下雲公子的風采。」那邊,真正的話題終於開始了,北野青空率先開口:「二來呢,自然也是有些好奇之心。雲公子那天驚天豪賭,直接祭出九品玄獸幼崽為賭注,驚呆了世人。」

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搓搓手:「……說來慚愧,我等雖然出身於世家大族,但卻從來沒有見識過九品玄獸幼崽呢。」

這句話頓時引起了其它三大公子的贊同。

「對啊,我也沒見過。」

「九品玄獸,太神秘了,好想見識一下……」

「哎,若是沒有這個,本公子那天也不會輸得那麼慘……怎麼能不見見。」

西門萬代最後出口,唉聲嘆氣。

聲音中,隱隱有幾分無奈。

若是有可能,他真的想自己來。

但,另外三個傢伙卻是死死地跟住了他,說什麼也不讓西門萬代自己前來吃獨食。要不是這幾個拖油瓶礙事,恐怕西門萬代在賭輸了的當天下午,就跑來了。

幾個公子哥兒話說的喜笑顏開,但,空氣中的氣氛卻是瞬間變得壓抑起來。

計靈在窗口也摒住了呼吸,不知道雲揚怎麼樣回答。

別看這幾個傢伙笑語晏晏,和藹可親,但,只要雲揚拿不出九品玄獸幼崽,恐怕就在今天,這整個雲府就會從這世界上抹掉!

絕對不會有任何僥倖。

這幾個人其實就是來興師問罪的。

或者說是來分贓的!

雲揚拿不出九品玄獸幼崽,死定了。拿出來,也死定了!

只要拿出來,就肯定會引起四大公子的搶奪。不管落到誰的手裏,雲揚這個原主人,都絕無活路!

這些人現在的溫和,只不過是暴風雨的前奏而已。

「九品玄獸幼崽啊……」雲揚微笑起來:「的確是好東西啊……四位公子沒看過,我有些不相信;呵呵……不過,雲某卻是的確沒有看到過,乃是真的。」

隨着這句話出口,頓時,院子裏的氣氛變得一片冰寒!

空氣也幾乎凝固。

四大公子每個人的臉色,都變了!

你沒見到過?

!!

西門萬代頓時一張臉就變成了豬肝色,目光也頓時變得瘋狂起來,深深吸氣,陰森森的說道:「雲公子這句話,本公子有些聽不明白了。既然雲公子並沒有見到過九品玄獸幼崽,那麼,與我賭的,又是什麼?」

其他三大公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雲揚。

「賭輸了,我自然能拿得出來。」雲揚安然自若,甚至還帶着些挑釁:「不過現在我贏了,我說一聲沒見過,又如何?」

西門萬代只感覺一股火氣衝上了腦門:「你沒見過,就是沒有九品玄獸幼崽,那你憑什麼賭?」

雲揚微笑:「憑着……第一,我能贏。只要我贏了,就足夠。第二……西門公子,誰告訴你,沒見過,就代表着沒有?」

這句話,讓眾人有些懵。

連見都沒見過,居然不代表沒有?

東方明天臉色一變,收起了那冰寒的笑容,瞬間就是春暖花開:「雲兄,呵呵呵……難道雲兄還有別的解釋?我等倒是想要聽一聽了。」

雲揚淡淡的笑了笑,端起茶壺續茶,道:「本來呢,這件事情,我是不需要解釋的。」

「若是與一般人打賭,贏了就是贏了,輸了就是輸了……自然沒有這麼多的事情。不過幾位公子既然找上門來了……雲某不解釋,怕也是麻煩一樁。索性,就多費些唇舌。」

西門萬代面如豬肝色,道:「本公子也不是輸不起,但卻最恨被人欺騙。」

「欺騙這句話就有些過了。」雲揚正色道:「若是西門公子贏了,在下拿不出九品玄獸幼崽,那才是欺騙;但現在的問題是,西門公子並沒有贏。」

「恩,這件事其實不重要。」

雲揚道:「請,請喝茶……恩,所謂賭博,須有賭資;沒有賭資,就屬於詐賭。西門公子擔心的,想必是這個。」

眾位公子都在心裏暗道:「不擔心這個誰來啊……這不廢話么?」

「雲某的確是沒有見過九品玄獸幼崽。」雲揚用一句肯定句說道:「的的確確,自幼年到現在,都沒有見過。」

轟!

頓時又炸了。

說一千道一萬,你他么還是沒見過啊……

「不過!」雲揚加重了口氣,道:「雲某卻有一枚九品上階玄獸蛋,正在孵化之中。」

「呃……」西門萬代只感覺自己全力揮出一拳,打到了空氣里。一時間那個難受就甭提了。

「那玄獸蛋在哪裏?」南宮不敗眯着眼睛問道。

雲揚淡淡的笑了笑,看了他一眼。

四大公子心中也明白,這等事情,人家怎麼會輕易說?

「雲公子不肯說,不會是真的沒有吧。」北野青空陰陽怪氣的說道。

「北野公子也不需要激我。該說的,我自然會說。」雲揚微笑:「只不過,不想與各大家族起了衝突,或者說,不想諸位公子前去送死……」

「送死?」西門萬代嘿嘿冷笑:「雲公子,這口氣也有些太大了。」

雲揚別有意味的看了看西門萬代:「西門公子可願意與我再賭一次?」他的眼中,有睥睨之意。面對四大公子,居然有一種隱隱的居高臨下的挑釁。

「呃……」

西門萬代臉色一陣青白。

再賭一次?

再賭一次若是又輸了……自己可就真的沒法活了。

東方明天趕緊打圓場,哈哈笑道:「若是再接着賭,咱們可就真成賭徒了哈哈……雲兄,咱們既然來了,你也別賣關子了。大家都是想要與雲兄交個朋友,萬一真的起了什麼誤會,對雙方都不好你說呢?」心中卻在想;這貨是在威脅我們?他哪來的自信?

雲揚微笑中含着深意,道:「不錯,萬一起了衝突,對誰都不好。」

「九品玄獸幼崽這件事,乃是我衝動了。」雲揚慢悠悠的說道:「話出口,我就後悔了,當時就想跟西門兄認個慫,不賭了……就說我沒有,這事兒也就那麼過去了,也沒有這麼多的後來風波……只可惜……」

眾人的目光都看在西門萬代臉上,頓時將他看得滿臉通紅。

當時正是他堅持要賭,一聽九品玄獸幼崽眼珠子都紅了……

「這牽扯到我們雲家的一個秘密。」雲揚道:「具體我就不多說了,這九品玄獸蛋……是一枚金翅鳥的蛋……」

金翅鳥的蛋!

四大公子人人呼吸都急促起來。

相傳,天地間最強大的神獸之一,就是大鵬金翅鳥。法力無邊,可以毀天滅地。當然只存在於遠古傳說之中,從來沒有人見過。

而這金翅鳥自然不是大鵬金翅鳥;而是具有稀薄的神獸血脈的一種超階玄獸。一旦長成,妥妥的九品上階!

最難得的是,這是飛行玄獸!

「我師父一直想要為我尋覓一隻強大些的玄獸幼崽,一來呢,陪伴我成長,二來,在他老人家離去之後,讓我也能自保……」雲揚慢慢的說道。

臉上帶着淡淡的乳慕之情。

「你師父?」東方明天敏感的抓住了這個重點。

「敢問雲兄的師父是?」東方明天問道。

雲揚沉吟了一會兒,伸手入懷,取出來一塊黑色的小木牌,輕輕放在桌上。

眾人注目看去,只見這黑色的小木牌通體漆黑,但仔細看去,似乎是隱隱有光澤,再繼續看下去,卻似乎星光淡淡閃耀;似乎是遠古的星空,在最遙遠的地方,似有似無的閃著光彩……

「星辰黑木?」東方明天渾身一顫。

「不錯,正是星辰黑木,又稱為……星辰黑幕。」

雲揚口氣有些刻意的淡漠的說道:「這上面,有我師父寫的字,諸位公子看到,還請留在心裏。今日被逼無奈,出示此牌,已經是對我師門的莫大侮辱!若是再傳揚出去,恐怕我師傅會非常的生氣呢。」

四大公子都感覺到了雲揚話語中的一種毫不掩飾的威脅。

莫名的感覺到一陣壓抑。

似乎這小小的黑木牌,重於千斤;充滿了無盡威嚴。

自從雲揚拿出來這一枚小木牌,東方明天等人心中其實已經沒有了什麼疑惑。

星辰黑木,乃是天下奇珍;而且,最難得的是,這個世上,千萬年來,只出現過一棵。

而擁有這棵樹,並且使用這棵樹的人,只有一個!

除了這個人,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接觸到星辰黑木!所以星辰黑木只要一旦出現,代表的,就是那個人!

木牌緩緩反轉,後面,四句話,如同閃電一般,楔進了四大公子的眼中;這一刻,四個人的瞳孔都是驟然一縮。

四張小臉,刷的一聲全白了!

「早為天上客;半步縹緲間;但為紅顏故,遲步彩雲前。」

只有這四句話!

除此之外,任何的身份辨識都沒有。

但是,只要有了這四句話,在這天玄大陸,就已經完全足夠了!

這已經說明了一個驚天動地的人物!

而且,是就算東方西門這樣的八大家族也惹不起的人物!

當世唯一的神話。

早在五百年前就能夠破碎虛空飛升上界的一代傳奇;曾經在天玄大陸縱橫馳騁三百年無人能敵的、當年的,天榜第一人!

獨孤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我也沒見過!

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