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守護 綠衣 紈絝 路遇

第28章 守護 綠衣 紈絝 路遇

雲揚一路行走。

傷殘者,衣衫襤褸者,幾乎遍地都是。但這裏的人,一個個卻都很陽光,很滿足。似乎,只要是活着,就已經別無所求。

「比起已經埋在戰場的那些兄弟,我們……已經夠幸運了。」

這是一個瞎了兩隻眼睛,瘸了一條腿的老兵,在牆角閉着眼睛曬太陽的時候,與旁邊一個沒有了手的殘軍的說話。

聲音很低,卻充滿了緬懷……

陽光灑在他們的身上,充滿了與世無爭的恬淡。

雲揚走過,駐足久久的凝望,眼中,是毫不掩飾的羨慕。

街道上,也有敞着衣襟,一臉橫肉的混混在晃着膀子走來走去,不時出沒。

雲揚的目光,也在這些人身上久久的停留,眼中,全是冷意。膀大腰圓,身體康健,有一把子力氣,身負武力,不思正道上養家餬口,不思報效國家,投身疆場,也不思安居樂業,更不思保佑一方平安……

反而憑藉勇力,巧取豪奪,專門欺負弱小……此等人,良心已泯。

大惡不犯,小惡不斷,世間第一等該殺!

……

這是一個簡樸的院子;院牆全是大石頭壘了起來,裏面,是五間房,加上左右的偏房,南面還有放雜物的倉庫。顯然,這家人過的雖然不富裕,但明顯也比其他人家好過一些。

大門半開着,一個二三歲的小女孩,正蹲坐在大門口的石墩子上,兩個手托著腮,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個俏麗的少婦一身素袍,從裏面走出:「囡囡,快回屋去;怎麼又跑到門口坐着……」

小女娃不動,奶聲奶氣的道:「我在這裏,等爸爸回來。媽媽,爸爸去了哪裏?他怎麼還不回來?」

少婦身子一僵,眼圈頓時就紅了,她默默地抬起頭,哀傷的眼神看着門口懸掛的黑色招魂鈴,喃喃道:「等囡囡長大了,懂事了,爸爸就回來了……」

「哦……」小女娃嘟著嘴,道:「可是囡囡已經長大了啊……」

少婦使勁的點頭,忍住哽咽,道:「是啊……爸爸快回來了……」

說着,兩行眼淚終於忍不住無聲的流下來。

雲揚站在拐角,看着這對母女,只感覺眼眶發澀。

這個少婦,正是……那一晚,他救了的那個少婦,王莊偏將的妻子,娟兒。

雲揚並沒有現身。

但,那小女娃卻是突然間歡喜的叫了起來:「呀,哪裏來的小貓,好可愛!」

只見在家門口,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隻雪白的小絨球一般的一隻小貓兒。這隻小貓兒渾身一塵不染,乾淨得如同要發光一般,碧綠的眼睛圓圓的,蹲在囡囡面前不遠的地方,正好奇的看着她。

小女娃囡囡頓時就喜歡上了,蹣跚着腳步走來:「呀,小貓,你是來和我交朋友的嘛?」

小貓戒備的毛髮一豎,卻又不知為何突然又放鬆下來,好奇的看着囡囡,居然很是優雅的點了點頭。

小女孩頓時歡喜得大叫起來:「哇哇,太好啦……」

她的母親站在後面正要攔阻,心中哭笑不得,小孩子就是童言無忌,一隻小貓出現在這裏,就是和你交朋友的?它能聽懂你說什麼話不……

但接下來,少婦俏麗的眼睛就瞪得渾圓,因為她清楚看到,這隻小貓居然點了點頭,似乎對女兒的話表示回應。隨即,居然……一派優雅的走到囡囡身前,很是矜持的伸出一隻雪白的爪子,和囡囡握了握手……

「天哪……」少婦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好了,以後你陪我玩好不好?」囡囡歡天喜地的將小貓抱在懷裏,輕輕撫摸,視若珍寶,一雙小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兒。

小貓明顯是有些抗拒,但不知為何,卻又沒有反抗,待在囡囡小手中;一個粉嫩的小爪子遲疑的抬了抬,又放下去,低低的叫了一聲。

囡囡頓時愛不釋手,抱着小貓兒回房去:「媽媽媽媽,有沒有吃的?我的小餅乾還有木有,我的小魚乾還有沒有,我的……」

小貓在她懷裏,皺起了鼻子。

少婦急忙跟了進去,隱約聲音傳出來:「哎呀,囡囡,快放下,這是誰家的貓……說不定有主人呢,不能隨便拿……額,這小貓咪長得還真可愛……」

雲揚笑了笑,無聲的離去。

房中傳來小貓咪委屈的咪嗚叫聲。

「從此以後,你就是這一片的守護神…但凡有欺負這一片的人或者事情發生,我需要你毫無保留的出手……」

「這一片,是我的兄弟們的家眷,還有眾多的傷殘兄弟的住所……我需要你,包這一方平安……每天晚上,你可以回到大院,所有修鍊物資吃食,我都會給你加倍;但是,若是任務完成不好,只需要有一次,所有份額,終生扣除!」

「聽明白了嗎?」

「喵嗚……」

「那些壞蛋敢欺負人,只管下死手,明白了嗎?」

「喵!」

「乖。」

這隻貓,正是那頭已經達到了三品玄獸級別的吞天豹;雲揚又輸入了生命靈氣,加了一層偽裝之後,就委以重任了……

隨着修鍊的進行,這隻吞天豹的進境速度,將是恐怖的……有這麼一頭未來的九品玄獸在這裏護衛著兄弟們的家眷,雲揚終於有所放心。

欲攘外先安內。

「我現在實力還弱小,只能儘力而為。兄弟們莫怪。若是我報仇成功,還能活下去;我會繼續守護著兄弟們的家眷;若是我萬一報仇不成功,中途身死,那麼……我現在能做到的,是讓他們在五年內,吃喝不愁。百年之內,有這隻豹子在這裏,安全無憂!」

「很抱歉,兄弟們,我現在只能做到這一點。」

雲揚走了。

他走的很決然。

體內生生不息在自發運行,雲揚感覺現在自己渾身都充滿了力量,血液幾乎已經在沸騰。現在雖然實力最多也就恢復了兩成,但是,雲揚卻已經有些按耐不住了。

打不過,難道我還算計不過?

……

另一邊。

計靈離開了雲府,一路上只感覺委屈的爆棚了;一邊走,眼淚都忍不住落下來。

「討厭鬼!」

「大混蛋!」

「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越想越覺得委屈,越想越覺得難過;越想越覺得雲揚不可理喻。

「你以為我看上你了……哼,呸!居然還怕我賴上你……」

「獨孤愁的徒弟,好了不起么?哼……」

「本姑娘一輩子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人!」

一直回到客棧,還是憤憤不平,終於忍不住眼淚嘩嘩的掉下來。

她對雲揚,從根本上來說,也只是稍稍有點好感而已,遠遠達不到什麼以身相許情根深種的地步,但是雲揚這種態度,卻讓她直接受不了。莫名的感覺委屈。

「敢欺負我,要你好看!哼!」

同一時間裏,有一批批的江湖人物,從四面八方,向著天唐城匯聚而來……

……

一個身穿碧綠色袍子,穿着碧綠色鞋子,帶着碧綠色帽子,腰間一條碧綠色的腰帶,頭頂上,居然還插著一條碧綠色的竹枝,背上一個碧綠色的包裹,手中一長條碧綠色的東西;搖搖晃晃的走進城門。

此人年紀不大,看起來也就二十郎當歲,渾身上下都充滿了一股子玩世不恭的味道。

他一身綠色,唯一的例外的顏色,就是他的身邊跟着一條黑色的小獅子;而且更加與眾不同的是,這頭黑色的大獅子,居然長了兩個腦袋,雖然很明顯只是一頭沒長成的幼獸,但卻看起來甚是兇惡。

如此奇裝異服,奇形怪狀的人,當真罕見。路過的人無不側目。但這人安然自若,洋洋而進,一雙眼睛居然是顧盼自雄,居然大大地嘆了一口氣。

如釋重負!

「他么的!天唐城啊,老子終於到了!」

在他身邊,兩個中年人,都是板着臉;此刻也終於是神色有所變化:「不錯,公子爺正可在此一雪前恥,脫掉這個……這個……」

兩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開口犯少爺忌諱。

「這有啥不好意思說的!」少年哼了哼鼻子:「這一次,老子必贏!這一身衣服打扮,老子上次輸了,已經穿了一年了,願賭服輸,這沒啥!但這一次老子如果贏了,他們幾個人誰也別想好過,都得給老子穿上!他么的!這一年的活罪,老子不能白受了!」

「總得讓他們也都嘗嘗老子這一年的滋味兒!」這傢伙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惡形惡狀。

兩個中年護衛都是一臉無語。

別的且不說,只是你這口頭禪的「老子老子……」能不能改了?挨了這麼多次打,居然還沒長記性……

上次你跟你大哥自稱老子,被揍得三天下不了床;家主大人前來看看,你一句老子讓你老子直接勃然大怒,二十四個耳光差點打成腦震蕩;居然還不改。在老祖宗前來看看的時候,你一句「老子沒事」讓那位老子的老子的老子……老祖宗直接拂袖而去……

監禁剛剛解開,讓你出來放放風,居然還是一口一個老子……

這等奇葩實實在在的也是沒誰了……

「趕緊找個吃飯喝酒的地方。」綠衣青年一擺手:「老子餓死了,老子也快渴死了!」

兩個護衛一頭黑線。

真想以下犯上毒打他一頓:你他么跟誰稱老子呢?

「老子的寶貝也餓了!」綠衣青年摸了摸身邊一頭兩個腦袋的黑毛獅子,小獅子居然很不願意的搖搖頭擺脫他的手,兩張長滿了毛的獅子臉上全是嫌棄。

「這混蛋也嫌棄老子!」

綠衣青年大怒的道:「若不是看你還有點用,今晚上老子就燉了你!」

小獅子四隻眼睛同時翻白眼,乾脆快跑兩步,走到了前面去了……

「擦!」

綠衣青年罵了一句:「老子自己的寵物,居然也這樣!等老子實力高了,打死它吃肉!今天燉湯,明天啃後腿,後天……」

「嗚!」

雙頭小獅子兇猛的衝上來,啊嗚一口將綠衣青年屁股上的袍子撕了一個大洞。然後轉身跑了……

「我曹!」

綠衣青年捂著屁股跳了起來,怒髮衝冠:「總有一天老子要吃了你……」

雙頭小獅子一轉頭,一聲大吼,凶神惡煞的向他撲來,這一次,目標明顯是他的褲襠。

綠衣青年魂飛魄散:「大爺,大爺,老子叫你大爺……饒命啊……主人!我叫你主人行了吧?行了吧……」

小獅子翻了個白眼,趾高氣揚走在前面,綠衣青年面如菜色,捂著屁股走在後面:「趕緊給老子找個客棧,或者買身衣服……這麼光着一半屁股,算什麼?」

兩個護衛斜眼,無言以對:這不是你自己作的?你閑着沒事兒惹那脾氣不好的獅子干毛線?

純粹是吃飽了撐的!

綠衣少年正外前走,突然咦的一聲,看向前方。

「這……挺有趣啊。」

……

雲揚轉了一圈回來,眼看着前面就到了大街,拐個彎,就是雲府了。

正要往前走,突然不知何處傳來一聲喝罵,嗖的一聲,一個人影從面前的大門中被扔了出來,結結實實的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雲揚下意識的一側身,退一步,同時眼睛看向自己側后,一隻手卻已經扣住了天意之刃刀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守護 綠衣 紈絝 路遇

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