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留下的方,頭痛的雲

第33章 留下的方,頭痛的雲

若是兄弟,何須結拜?若不是兄弟,結拜有何用?

雲揚這句話看上去似乎很平常,但,聽在方墨非耳朵里,卻是如同驚雷陣陣。

「所以,你就殺了他們,自己帶着玄獸幼崽跑了?」雲揚問道。

「我想殺。」方墨非苦苦的嘆了口氣:「但是……我沒有那能力了……驟然受了三次重擊;等我脫出身來,他們三人已經撲過來。我已經是接近油盡燈枯……」

「所以,不得已動用了丹心……」方墨非苦笑:「這是一種秘法,也是一種惡毒的暗器……」

「在重創他們三人後,我最後的意識就是抓着玄獸跑……」方墨非眼睛都紅了,不是要哭,而是被兄弟背叛的傷心:「一路上燃燒精血,不惜代價的逃走……」

「其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麼進入的天唐城,又怎麼昏迷在什麼小店前……」方墨非唏噓的嘆了口氣:「那三個人……那胡家三兄弟,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如何了……不過,在我出手的時候,我還曾心軟了一下,記得……沒有向著致命處招呼……」

方墨非嘆口氣:「所以,他們應該沒有性命之憂。」

「胡氏三兄弟……」雲揚喃喃的說了一句,低下頭,沉吟了一下;道:「你想報仇嗎?你想要殺了他們嗎?」

方墨非一陣茫然,眼中神色在劇烈的掙扎。

往昔幾十年的情誼……在面對驚天利益的時候,那毫不猶豫的兩刀一擊……

想殺了他們嗎?

「不用回答這個問題。」雲揚眼中隱約略過一絲滿意。此刻的猶豫,便是對情意的看重。雖然他們不仁不義,他們見利忘義,但,方墨非依然在猶豫。

雲揚口氣鬆快了許多,道:「方兄,以後作何打算?」

方墨非雖然一直不明白雲揚的目的在哪裏,但,聽到雲揚這句話的時候,也頓時全都明白了。

他是要招攬自己?

在知道了自己乃是森羅庭殺手之後,居然還想要招攬自己?

「以後……我自己也不知道。」

方墨非苦笑:「這次重傷之後,能明顯感覺到元氣受創;恐怕,這一生一世,未必能恢復。」

雲揚平靜道:「這是你的感覺。不過,我對於方兄的未來,卻有幾個預測。」

方墨非:「恩?」

「第一個選擇,方兄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之後,離開我這裏,繼續闖蕩江湖。繼續做玄獸買賣,暗中做殺手;但這條路,充滿了艱辛;風險很大,而且,正如方兄所說,此次傷了元氣,想要重新回到巔峰,近乎不可能。相信方兄心中也有數;早晚有一天,會死在刀劍之下。」

雲揚的話落下,方墨非嘆了口氣。身為一個江湖人,這一點,豈能看不清楚?有時候,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就會死於非命。

「第二,你那幾個……結義兄弟;絕不會放過你。既然撕破了臉皮,他們又是如此的對不住你,那麼,他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來殺死你,這一點,你心裏也清楚。」

雲揚緩慢的道:「你一是繼續闖蕩江湖,直到被人殺死。第二個選擇,是隱居,退出江湖……但你現在又不到退的時候……基礎還不夠。」

方墨非悵悵嘆息。

不錯,底蘊不夠。

現在退,等於死路一條。

「第三個選擇,留在我身邊;為我效命。」雲揚口齒清晰:「留下來,別的好處且不說……只是你的身體,完全可以恢復如初,甚至,更進一步。這一點,你已經有體驗。」

「另一個好處就是……你在森羅庭的殺手位置,你想做的話,依然可以去做。我不會幹涉,但是,必須在經過我的允許之後。」

方墨非目光凝定,深深思索。

他抬頭,看到雲揚臉上一種似笑非笑的笑意,突然苦笑一聲,道:「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我若是不留下,應該絕對做不到活着走出這個大門。」

雲揚目光淡然。

「雲公子手中,足足有四隻九品玄獸幼崽;這個消息,一旦放出去,雲公子將永無寧日,而這個消息,目前只有我自己知道。」

方墨非道。

「不錯。」雲揚眼帘半闔,沉沉道:「這個消息,對我很重要。」

「我留下!」方墨非很快做了決定。

「雲公子手中,有冠絕天下的情報網;本身思慮深沉,深謀遠慮,絕對是一代人傑;而且,現在有四隻九品玄獸在手,假以時日,必是天玄巨擘;方某一生流浪江湖,一事無成,就將晚年,全給了公子又如何。」

不是為了雲揚有可能滅口,也不是為了修為下降在江湖上慘死;最重要的是……方墨非發現自己心境變了。

多年的老兄弟背叛,讓他有些心灰意冷。以往那種闖蕩江湖四海為家快意恩仇的意氣,不知道去了哪裏,只覺得心中空落落的。

或許,先留在雲公子這邊,是自己人生的一個沉澱,或者轉機吧。

對於背叛自己反目成仇的胡氏三兄弟,方墨非現在甚至有一種不想見面的感覺……

看到方墨非對天立誓,雲揚臉上神色毫無變化,輕聲道:「這幾天,你就在家中練功休養;給老梅幫忙處理一些雜事。我會讓你恢復,而且會讓你更進一步。一切等傷勢好了,我會有重要的事情讓你做。」

「是,公子。」

……

夜涼如水。

雲揚坐在花架之下,仰望蒼穹,心思悠悠。方墨非無意中的一句話,讓他險些心思被奪:『公子手中有冠絕天下的情報網』。

這個情報網……是九尊的啊……是我和我的所有兄弟們的啊……

三隻吞天豹與一隻閃電貓在他的腳邊乖巧的蹲著,看起來,完全就是四胞胎;其中三隻吞天豹不時的抬起頭看看雲揚,眼中有疑惑的神色。

我們的老大去哪兒了?怎麼好幾天不見了呢?

嗖的一聲。

從牆外竄進來一個小小的白色影子,閃電一般就到了雲揚腳下,輕輕的嗚哇一聲;聲音中,居然充滿了無限的委屈……

嗚,主人,你就將我丟在那裏,那個小女娃娃差點揉死我……

「哈,還委屈上了,來來,這是給你的好東西。」雲揚將一隻手附在小東西身上,一股精純的生命元氣頓時透頂而入。

小東西快樂的高叫一聲,這樣的力量,實在是……太好了、太美了!

「至於吃的,自己去找。」雲揚摸了摸小傢伙的頭:「交給你的任務,可一定要做好了。要是做不好……可就沒這好事兒了……」

小小的吞天豹乖巧地點頭,用小小的鼻子嗅了嗅雲揚的手,又跟其他的兄弟姐妹湊在一起,快樂的打鬧了一會兒,留戀的轉了一個圈,嗖的一聲竄了出去。

……

雲揚從深沉的入定中醒來。

感覺著體內已經壯大了一圈的玄氣,眼中閃出莫名的光芒,一隻手緩緩伸出,五根手指頭,緩緩落在桌面。

無聲無息的,手指穿透了三寸厚的桌面,插出來五個整齊的窟窿。

木屑紛飛。

雲揚抽回手,緩緩運氣。玄氣激蕩,在手掌上方隱隱的現出來一座山;山高絕頂,上面全是雲霧;但是,從接近峰巔的地方往下看,卻是輪廓清晰。只有山頭一點,還被濃霧籠罩。

「再有一天,就能突破第一重山。」雲揚自言自語:「也就是修鍊之中的……第一重天,即將衝破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轉換了修鍊線路,慢慢的,雲揚的身體,就變的越來越是朦朧,越來越是虛幻,慢慢的竟然化作了一片白雲。

在這卧房中,飄來飄去,轉換著各種形狀。

哪怕是一條只有指甲縫的縫隙,也能隨意的穿進穿出。

正是專屬於雲尊獨門秘法。

片刻之後,雲霧一陣動蕩,雲揚滿頭大汗的出現在桌前,大口大口的喘氣,臉色隱隱有些發青。

「只能維持三個呼吸。」雲揚嘆了口氣:「而且,有形無質,這不行啊……」

生生不息神功,雖然強大,進境也是比一般的功法要快了千百倍,若是一般功法修鍊,從一無所有到快要突破一重天,天資再高,也得最少一年。

雲揚只用了四天,居然依然不滿足。

「無法支撐!」

雲揚嘆了口氣:「還是無法支撐啊。看來,要抓緊時間,給綠綠增加一些養料了。」

識海中,綠綠正在百無聊賴的搖擺着小小的身軀,一股股精純的生靈之氣隨着搖擺,呼之欲出。

想到增加養料,雲揚就有些頭疼。

綠綠喜歡美玉,玄石,玄晶,等等這些東西。也就是說,所有本身經過千萬年積累,能夠自主擁有先天靈氣的東西,綠綠都喜歡。

問題是……這些東西都是天價,而且是……從哪裏去找?

上一次贏得那些,有一半被綠綠吃了,化作了粉末;另一半乃是經濟急需,只能賣掉。然後就沒了……

至於殺人去獲取那種不平之氣;雲揚現在也是興緻缺缺:自己堂堂九尊之一的雲尊,天天找一些小混混的麻煩算是咋回事……

至於一些既定目標,雲揚現在實力卻還不夠!

「頭痛!」

雲揚皺了半天眉頭,又開始梳理自己的行動計劃步驟。

「步步攸關生死啊……」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留下的方,頭痛的雲

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