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一卷定生死!

第34章 一卷定生死!

秋劍寒老元帥自從去年三月初九,九尊的事情出了之後,就養成了一個夜不能寐的習慣。

每到晚上,就會感覺思緒翻滾,潮水般千頭萬緒。想起來,就是嘆氣。

九尊的死,絕對是一個龐大的陰謀。

這個陰謀的龐大,涉及面之廣,讓老元帥每次想起來,也是為之驚心。

明察暗訪一年,揪出來的只是幾條無關緊要的小魚。

「軍方,必有位高權重的內奸;政方,必有內奸;至於皇族……」老元帥每次想到,就感覺糾結的要頭要炸了:「……必然也有;還有,另外幾個國家,也必然都有參與!」

「元帥還沒有睡?」王先生在月光下踱步而來。

「內憂外患,撲朔迷離,老夫怎能睡得着。」秋劍寒深深嘆了一口氣,道:「聯繫上了嗎?」

這句話,有些沒頭沒尾。

「沒有。」王先生也皺起了眉頭:「那些人……拒絕與任何人聯繫。自從上一次聯繫被拒絕之後,那些人突然間就全部消失了……似乎在這個人世間蒸發了一般……」

「哎!」老元帥深深嘆息:「九尊之仇未報,這些人,想必是不會出來的……只可惜……」

王先生沉默了一下,道:「但是,有不少的蛛絲馬跡表明,這些人,始終在積極的行動……」

「那是當然。九尊死的蹊蹺,他們怎麼會放棄復仇!」老元帥一副見怪不怪:「九天情報網;本是一人一片天下;但九尊的死,卻讓這九重天完全融合成了鐵板一塊!」

「除了九尊,他們不會聽從任何一個人的號令!」

老元帥道:「現在的拒絕合作,會讓他們逐漸的淡出朝堂,慢慢的,就會成為一個江湖力量,從此永遠隱匿於地下,但卻會成為整個天玄大陸一個龐大的地下力量……這,真不知道是福是禍。」

王先生欲言又止。

「王兄弟想要說什麼?」秋劍寒老元帥道。

「或許是錯覺……」王先生道:「我始終感覺……這九天情報網,還在聽人號令……依然是處在一個強有力的管制之下……」

「什麼?!」老元帥猛的坐直了身體:「你有什麼證據?」

「九尊人手一支隊伍。這支隊伍,向來都只是屬於他們個人,互相穿插,才成為九天情報網。」王先生緩緩道:「但是……這九天情報網,每一支,都有自己的領導人物。也就是說,在九尊之下,都有那麼一兩個人在負責。」

「若是真的群龍無首,那麼,這九支隊伍,勢必會分崩離析。絕對不可能融合成鐵板一塊。」王先生道:「就像是九個幫派一樣,哪一個幫派的老大會甘心服從別的幫派老大的命令?但現在,九天令下,沒有任何人妄動。」

「也就是說,在他們頭上,一定還有節制他們的力量!」王先生越說眼睛越亮:「要不然,他們不會拒絕我們的聯繫。」

老元帥的眼睛越來越亮,身軀都顫抖起來:「難道……九尊……沒死?」

「這是不可能的。」王先生一句話直接將老元帥的所有希望全部打掉,讓老頭又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塌在椅子上。

「但一定另有設置,是肯定的。」

王先生道:「最大的可能,就是在皇帝陛下的手中;另一個可能,就是……在九尊之下,他們還設了總管。」

「除了這兩種可能之外,再也不可能有別的理由。」

王先生很篤定的說道。

「皇帝陛下……」老元帥嘆了口氣:「陛下為了九尊的事情,只是吐血昏迷,已經有三次……罷了,老夫抽個機會,再跟陛下商議一下……」

王先生正要說話。

突然間,衣袂掠空聲音驟然響起。

咻!

一道人影,刷的一聲經過元帥府上空。

「誰!」

「大膽!」

嗖嗖嗖,幾道身影幾乎在瞬息之間就反應過來,同時衝上天空,四面八方,剎那間就已經佈滿了人。

「晚了。」王先生神色陰沉:「人已經走了。」

「元帥,有人扔下一個袋子。」有個膀大腰圓魁梧至極的侍衛大步而來:「裏面似乎是紙張。」

「秋刀,打開看看。」王先生直接下令。

「是。」秋刀毫不猶豫,一手撕開,一疊卷宗掉落出來。

「沒有毒,沒有別的任何……」

秋刀迅速做了檢查。

「拿來我看。」老元帥道。

卷宗上,有一個小小的標誌。老元帥一拿到手裏,就頓時渾身顫抖起來。

那是用墨汁點了九顆星星,圍繞成一團;九顆星星中間,乃是一個奇異的標誌,就像是一團火,在熊熊燃燒。

「九天令!」王先生目光發直,差點驚呼出口。

「是九天令主之火焰令。」秋老元帥深深吸了一口氣:「可惜,不是火尊親手發出。若是火尊親手發出,這團火焰,就是紅的。」

他蒼老的臉上,突然露出來刀鋒一般的鋒利:「既然九天傳令,必然是有事。老夫且仔細看看。」

卷宗很簡單。乃是一個官員的生平劣跡。

老元帥只看到一半,就勃然大怒!

「謝武元!這廝千刀萬剮,不足以平民憤!」

上面,有兵部侍郎謝武元的一切資料;如何中舉,如何在中舉之後,殺了自己的妻子兒子,迎娶了當朝太師的女兒;如何陷害忠良,如何欺男霸女,如何橫行京城,上面只是人命案子,不下百起。

至於倒賣玉唐國軍資民資,謀取私利等,也是昭然在目;有憑有據,有人有證。包括每一件事情,向什麼人取證,都是清清楚楚。

最後是殘害傷殘軍人的事情,林林總總,已經有幾十起。

「如此天良喪盡之人,居然也位列朝堂!」秋劍寒老元帥看得睚眥欲裂:「老夫明日,必將此僚完全處理!」

王先生鬆了口氣。他能看出來老元帥的欣悅。

九天之令主動聯繫,這讓老元帥老懷大慰!不要說只是一個兵部侍郎,恐怕,就是當朝宰相,只要九天令下找到這裏,老元帥也會去拼上一拼!

……

第二日早朝。

劉太師果然跳了出來,聲淚俱下;「陛下,還請陛下為老臣主持公道。」

皇帝陛下一臉納悶:「太師你這是……」

劉太師聲淚俱下:「雲侯之子云揚,目無法紀,當街毆打朝廷命官,將臣的女婿謝武元一家毆打致殘;更衝進家中,打砸劫掠……現在,武元一家已經慘不忍睹……」

「竟有此事?」皇帝陛下一陣愕然:「那雲侯的公子竟然如此霸道?」

一邊,秋劍寒老將軍早已經按耐不住,一步跨出來:「陛下,臣有本奏!」

劉太師瞪着眼睛看着這老貨,皺眉道:「老秋,你也應該等我辦完事兒……」

秋劍寒老元帥兩眼一瞪:「本帥辦的就是你這事!」

劉太師一喜:「那雲揚倒行逆施,連老秋都看不下去了……」

「我看不下去的是你那好女婿!」秋劍寒眼睛一瞪:「你說你找了一個什麼王八蛋玩意兒當女婿?你閨女也不是嫁不出去,雖然說長得難看點,胖些,但是我軍中男兒有好多人不在乎的……」

「老匹夫!」劉太師頓時氣了一個倒仰:「你閉嘴!」

秋劍寒冷哼一聲,道:「臣狀告兵部侍郎謝武元;殺妻殺子另娶;貪圖富貴,喪盡天良;欺男霸女,濫殺無辜,陷害忠良,霸佔軍資民資謀取私利,裏通外國……等九十八條大罪!還請陛下聖裁!」

說着,直接就將卷宗遞了上去。

滿朝文武一片嘩然。

劉太師抽了抽嘴角,滿臉的不可置信:「老匹夫,你胡說……我那女婿……」

秋劍寒冷冷道:「你那女婿,樁樁件件的罪行,都在這上面,都有人證物證罪證;等陛下看完了,你也可以看看。若是你還認為你那女婿不該殺……哼!」

老元帥眼睛利箭一般看着劉太師,言下之意很明白:你若是還敢包庇,我連你一起搞!

不用他說。

上面,皇帝陛下只看了一半就氣得渾身發抖:「念念,聽聽我們的兵部侍郎,是如何的做的好事!」

隨着內侍一樁樁念來;文武百官都是瞪圓了眼睛。

而劉太師只是聽完了第一樁就暈了過去:謝武元,在家鄉有妻子兒子,高中之後,秘密派人回家,將妻兒殺死。屍體埋在……經手人是……證人是……;后,刻意接近太師府千金……

劉太師已經暈了過去。這麼多年,被這個傢伙騙的團團轉,連女兒也搭了進去;自己全力扶持,卻是如此一個狼心狗肺的畜生……

「抄家滅族!」

皇帝陛下最後只給了這麼四個字。

他和秋劍寒老元帥一樣,在看到上面的九天之令標誌之後,就知道,這謝武元的命運,已經註定了!

九尊出事之後,這是九天令下人第一次主動聯繫朝廷。若是這件事不給出一個說法,恐怕,從此之後九天令下人就會真的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所以,雖然上面寫的事情都可以去查證,皇帝陛下卻根本沒有查證的想法!

散朝後。

「老元帥。」皇帝陛下眼睛如同鷹隼一般看着秋劍寒:「那雲侯之子……你去摸一摸。」

「好!老臣早有此意。」秋劍寒爽快答應。

「就在你家吧。」皇帝陛下道:「朕也要看一看。」

老元帥一下子皺緊了眉頭。

………………

…………

宣傳一下自己的公眾微信號;大家打開微信搜索公眾號風凌天下,就可以搜到我了。我找高手給雲揚畫了個像,大家去看看,合適不合適,像不像心中的雲公子。順便加個關注啊,我有啥事兒都會在上面跟大家分享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一卷定生死!

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