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消息 馴獅 去戰吧

第41章 消息 馴獅 去戰吧

「四季樓,是江湖中一個最神秘的組織。但是,不全屬於江湖。」冬天冷道:「四季樓的根,誰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但是,不管是江湖,還是各國朝堂,甚至是名門大派,或者是八大家族的中堅,甚至是……隱世家族的高手,都說不定會有四季樓的力量存在!」

只是這開頭一段話,就讓雲揚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但四季樓從來不在江湖上揚名立萬。行事低調,到了極點!所以,知道有四季樓這樣的組織存在的人,在這世上也是極少的一部分。」

「這個組織,與其說是一個幫派,倒不如說是一個宗教。」冬天冷壓低了聲音:「我們春夏秋冬四大家族,我感覺,每一個家族之中,都必然會有四季樓的存在!」

「只因為,我們的家族名字,正是一年四季。」冬天冷道。

雲揚咧咧嘴:「這麼神秘?前幾天聽人說起來,我還以為人盡皆知呢。」

「人盡皆知?」冬天冷哼了哼,道:「這可是四季樓!天玄大陸千古以來,最最神秘的幫派。當年傳說凌霄醉與四季樓怒懟,雙方整整幹了一百多年,凌霄醉也沒有挖出來四季樓的根底,反而就是這麼不疼不癢的就算了……」

「而四季樓也不想招惹凌霄醉這樣的絕世高手,既然凌霄醉肯偃旗息鼓,四季樓也不會湊上去多添傷亡,畢竟,論個人武力,誰也不是凌霄醉的對手。」

冬天冷嘆了口氣:「四季樓……太龐大!」

雲揚皺皺眉道:「那你知道,四季樓的樓主是誰么?」

「年先生啊!」冬天冷脫口而出:「這一點,所有知道四季樓的人都知道。」

「年先生是誰?」雲揚緊跟着問道。

「這個……整個天玄大陸,除了年先生自己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為你回答這個問題。」冬天冷苦笑。

「還有呢?」

「沒了。」

「你就知道這一點點?」雲揚睜大了眼睛:「居然還好像是絕世秘密一般不說?這一點,誰不知道?」

冬天冷叫起撞天屈:「老大!我說的已經是絕世秘辛了啊!四季樓有規定,但凡有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麼,就是死路一條!敵人不殺你,四季樓自己也會殺你!」

「江湖中前前後後暴露出來的四季樓的人很少,基本都是幾月初幾這樣的角色,但,無一例外,已經全部死亡!連屍體,都已經被人翻來覆去的查看了千百遍!」

「各國君主,誰不想剷除四季樓?」冬天冷鬱悶:「但誰能找得到他們?」

「還有別的嗎?」雲揚不感興趣的問道。

「沒有了……呃,還有一點。也是世間傳說四季樓,唯一能夠找到的一點線索。」冬天冷道:「傳說……曾經有人,找到了天問;要買四季樓的消息。」

「天問?」

「對,天問。」

「怎麼說?」

「天問開出了十萬玄晶的價錢,還有,七大奇花,三大毒草,五行靈水。」冬天冷道:「這就是,知道四季樓的消息的代價。」

雲揚抽了抽嘴角。

這簡直是……漫天要價了。

只是開始的十萬玄晶,就已經是一個讓一位巔峰武者聽了之後就會絕望的數目,更何況,還有七大奇花,三大毒草,五行靈水!

每一件,都是傳說中的東西。每一個,都是價值連城,無法估計!

「但,這世上所有高端武者都知道,天問只要開出了價格,那麼,他就一定知道這件事的所有底細!」冬天冷道。

「只是這價格,沒有人能夠付得起!」

雲揚深深舒了一口氣。

「但近五十年,天問也幾乎消失了。」

「天問,號稱無所不知。就連蒼天,若是有不知道的事情,只需要問他,就能得到答案!」雲揚喃喃說道:「天問,才是世間第一神秘組織啊。」

「天問,只是一個人。」

冬天冷道:「只有一個人!」

一個人!

雲揚有一種匪夷所思的荒謬感覺。

「現在,我所知道的,已經全說完了。」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四季樓既然如此低調,從不揚名立萬,那麼,他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雲揚問道:「或者說,他們究竟是要幹什麼?」

「這一點,真不知道。但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恐怕除了那位神秘的年先生之外,也沒有人能夠給你答案。但是大家都清楚,四季樓必然是有目的的。而且這個目的極為可怕。現在就是……等待。等待他們真正暴露出來才能知道。」

「等待……」雲揚哼了一聲,非常不爽。

冬天冷剎那間恢復了阿諛奉承的神色:「老大……老大……幫我贏啊……」

「既然你已經告訴了我……」雲揚哼了哼:「雖然全是無用的消息,但我卻不會白白地聽了……算你小子撿了便宜,哼哼。」

「嘿嘿……是,是,老大寬宏大量,胸懷如大海,智慧比天高……」冬天冷嘿嘿笑道:「那……我們如何陰死他們?」

「陰死他們?很容易啊!」雲揚道:「讓你的雙頭天獅去戰鬥,就贏了。」

冬天冷一下子垮了臉。

不是已經戰鬥過了?接着去戰鬥,那不是找虐么?

「將你的雙頭天獅叫過來,我幫你訓練一下。」雲揚微笑道:「玄獸,並非只有天賦的廝殺本能,它們,其實也需要學習的……」

冬天冷怔怔的看着雲揚,腦袋裏有些迷糊。

他……要收雙頭天獅做徒弟?

我我我……我怎麼有些迷惑?

雲揚就在冬天冷麵前開始了教授。

將雙頭天獅叫過來,開始打了一套拳,讓雙頭天獅開始學習自己打拳。

冬天冷一張臉不斷的抽搐,在旁邊看的兩位護衛一臉見鬼的表情。

這就是這位大爺說得幫忙?

雙頭天獅顯然也是懵了,如果會說話的話,肯定就結巴了:打打打……打拳?你讓我一頭獅子……學着人類打拳?

雖然我是八品玄獸,雖然我很聰明,但是我……

「笨蛋!」雲揚毫不留情的呵斥:「要這樣攥拳頭才對。」

說着示範。

雙頭天獅:……

這獅子蹄子能跟人手一樣么?怎麼攥拳頭?

「這樣!」雲揚走過去,抓住雙頭天獅的左前蹄,用手掰開,然後給它合攏:「明白么?」

冬天冷和護衛集體崩潰。

雙頭天獅卻是四隻眼睛猛地一亮,充滿了興奮的揚天長嚎:「嘶嗷……」

在這一刻,一股精純到了無法想像的生命源力注入了雙頭天獅的身體,效果明顯到了……雙頭天獅立即就感覺,自己的這隻前腿,一下子變得強壯,充滿了用不完的力量和無盡的潛力!

若是這樣的力量能夠多一些的話,自己甚至能進階!

「叫什麼!」雲揚一巴掌打在雙頭天獅的腦袋上,一股力量,再次進去。

雙頭天獅興奮的小狗一樣搖起尾巴來:「嘶嗷……嘶嗷……嘶嗷……」

叫喚起來沒完。

「還叫!」

雲揚一巴掌,又一巴掌,再一巴掌……

越是挨揍,雙頭天獅越是興奮,越是心花怒放,越是……

「現在出右拳!這樣!」

「不對!這個蠢貨,這樣子!」

又是一股……

「現在是訓練腿法,前踢,前蹬,側踢,側踹,后踢……哎呀統統不對……」

「真蠢!」

「我來矯正……」

「嘶嗷……嘶嗷嘶嗷……」

冬天冷和兩個護衛看得下巴都要掉了下來。

這尼瑪……生平首見啊。

一個雙頭獅子,突然人立而起,左前蹄轟的一聲打出一……拳?

人立而起,躍在半空,一個盤旋,一隻右腿兇猛的一個側……踹?……

「哦……我已經瘋了……」冬天冷一隻手捂住臉,低下頭,完全無語了。

這傢伙,居然貌似是成功了?但是……雙頭天獅這是咋地了?這麼聽他的話?被他一巴掌一巴掌揍得搖頭晃腦的,一個踉蹌一個踉蹌,卻還是拚命地往他身前湊……

「難道我賤……我養的獅子也跟着賤了……?」冬天冷感覺除了這個解釋之外,再也沒有別的可能了……

你他么分明是一頭獅子,雙頭天獅,天生通曉陰陽水火之力,你的天賦本能呢?

實在不行,你他么還會咬人吧?兩個嘴巴幹嘛用了?

居然真的打起拳來……

方墨非與老梅也在看,看得滿肚子都抽筋了。

現在的方墨非,表現的洵洵儒雅,完全就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中年書生,弱不禁風;而實際上他的修為也遠遠沒有恢復。

冬天冷三人只是看了一眼就轉了目光。

反倒是兩位冬家的護衛,對老梅疑疑惑惑的打量,隱隱感覺到老梅身上傳來的那種強烈的威脅。

「這位雲公子,身邊居然有一個這樣的管家……」兩個護衛心中都在想:看來也不是等閑之輩啊。

在眾目睽睽之下,雲揚完成了對雙頭天獅的改造;然後,就開始了。

「跳起來轉個圈!」

「兩條後腿走路!」

「兩個前腿抱個球,後腿直立走路!」

「去,把我扔的皮球撿回來。」

「來,看到我的手了么?從我手上跳過去。」

「一個呼吸,跑到大門再跑回來……」

……

冬天冷已經完全的木然了。

尼瑪你這是馴獅子還是在馴狗?

冬天冷公子實在是忍受不住,一步站出來:「老大你……」

「好了!」

雲揚一拍手,叫住了已經累得氣喘吁吁的雙頭天獅:「去下戰書吧,今天晚上,讓雙頭天獅迎戰銀尾犼!保證你贏!」

「嘎!?」

冬天冷眼珠子幾乎凸了出來。

你就這麼教我的獅子打了一趟拳,又讓它跟狗一樣跑來跑去一段時間,就……就能參戰了?

「這……還不行吧?」冬天冷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感受着被揍的疼痛還沒有消除,苦着臉道:「今晚上再打……恐怕我……我真的半年恢復不過來……」

「今晚再去打。你有沒有信心?」雲揚問雙頭天獅。

「嘶嗷!」雙頭天獅鬥志昂揚,狂吼一聲!

「去,告訴你家公子,你必勝!」雲揚手一指。

雙頭天獅雄赳赳氣昂昂的走到冬天冷麵前,抬起兩個大頭:「汪!」

尾巴一陣狂搖!

冬天冷欲哭無淚的在風中凌亂了:「你你你……你居然真的將我的雙頭天獅給我馴成了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消息 馴獅 去戰吧

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