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輕描淡寫擒強敵!

第45章 輕描淡寫擒強敵!

濃霧之中,李長秋的聲音縹緲的響起。

「若要殺我,便要進來。」

雲揚笑了笑,道:「這蝕骨銷魂煙,我是不敢踏進去的,但是你,敢出來嗎?」

雲揚聲音裏面,有着毫不掩飾的如釋重負。

李長秋隱隱覺得不妙,厲聲道:「你什麼意思?」

雲揚站在門口,淡淡道:「李先生與元帥府暗衛大戰,以一敵百,果然英勇,不過,李先生畢竟也沒有通天之力,而元帥府的高手,也更加不是等閑之輩。所以李先生最後還是不敵了。」

「而最後李先生逃走,正是用了這蝕骨銷魂煙;闖進去的元帥府高手,無一不是被李先生滅殺……然後我們才知道,李先生的手段之惡毒,這蝕骨銷魂煙一旦出現,一刻鐘之內,絕不會消散。」

「而在一刻鐘之中,有誰踏進這蝕骨銷魂煙之中,靈智將立即被蒙蔽,而靈魂,也會任由李先生做主吞噬,不僅不會損傷自身,反而藉著吞噬靈魂的力量,能夠恢復修為。」

雲揚一身紫衣,一身冷意:「蝕骨銷魂煙,乃是當年萬邪毒門的惡毒手段;失傳已久。但我卻知道,蝕骨銷魂煙一出,不是敵死,就是我亡。」

「因為,你自己也被困在這蝕骨銷魂煙之中,出不來了。」

「唯一能夠讓你出來並且逃之夭夭的可能只有一個,就是你的敵人在不知內情的時候衝進去,讓你吞噬了他的靈魂,然後你就能殺出來!」

「這是你最後的手段!」雲揚冷冷清清的說道:「但你或者不知道,這也是我最穩妥的手段。我始終在等,逼着你,使出來這蝕骨銷魂煙!」

李長秋只感覺萬念俱灰:「你是誰?」

雲揚不答,淡淡道:「那晚上你戰鬥之後,我就知道,你的修為,在七重天,單打獨鬥,在現在的天唐城來說,能夠奈何你的,真心不多。」

「我的混毒之法,只能打掉你的大部分戰力,卻不能讓你完全無力。所以我依然有風險。最少也需要三五個呼吸,你的玄氣,才能給你化乾淨。」

「這三五呼吸的時間,若是戰鬥,縱然你無力提聚玄氣,但你爆發靈魂之力決死反撲,依然可以給我造成巨大殺傷!我實力不夠,沒有辦法安然無恙將你擒下來。」

「但是……現在,你在蝕骨銷魂煙之中,你出不來。」雲揚道:「所以我現在站在這裏跟你說話,因為……你每聽我說一句話,你體內的毒,就多化解你的玄氣一分。」

「我不急,我可以跟你好好的聊。」

雲揚道:「反正你出不來,我也沒事兒干。跟仇敵聊天的時候,並不多,但今天,卻可以盡情肆意。」

蝕骨銷魂煙的濃霧之中,傳出來哇的一聲。

顯然,李長秋被雲揚這番話氣的已經吐了一口血。

他也真實的感覺到,自己的修為,真的在一步步地往後退。連丹田經脈,都在緩緩萎縮。

「這是什麼毒?」李長秋嘶聲喝道:「告訴我!」

雲揚道:「既然你想要讓我多說幾句,我也想要好好解釋一下。天下間,有很多東西,單獨的時候,沒有毒,吃了對身體反而有益。」

「兩件混合在一起,對身體更好。三件,也無損,四件,也無傷大雅。但,這四種藥物吃進人體,再混合了第五種浸入酒中的藥物之後,卻可以達到這樣的完美功效。」

雲揚笑了笑:「只不過,你只知道是五種藥物就可以了,不需要知道的更加詳細了。李先生,半刻鐘的時間,已經到了呢。」

果然,那蝕骨銷魂煙的外部,已經開始緩緩消散。

「你是誰?」李長秋絕望的嘆息,手中一把鋒利的匕首,已經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我若是元帥府的人,不會來人這麼少。」雲揚輕聲笑道:「只不過,早就聽說李先生身上有萬邪毒門的一部分傳承,所以,想要和李先生切磋切磋。」

李長秋哼了一聲:「你想得倒美!」

雲揚淡然道:「李先生可以放心,現在在這個房間周圍,就只有我的人,而且只有兩個。消息,絕不會泄漏。」

「只要李先生肯合作,我也不想要李先生的命。」雲揚和藹可親的笑了:「我只是合理的,利用一下天時地利人和,來達到我的這個目的。當然,李先生的修鍊心得,在下也是志在必得的。」

李長秋哈哈大笑:「你如此對付我,居然還想要我的修鍊心得?你做夢!」

心中卻是隱隱的一松。

原來這傢伙是這個目的,如此一來,我未嘗沒有活命的機會。想到這裏,那堅決的求死念頭就緩和了下來。

小子,你還不知道吧。七重天的高手,向來是有不滅之機,但凡還有一口氣在,丹田玄氣,哪怕被打爛了,也會保留一分源力!

只要還能活命,不管多重的傷,一年之內,怎都能恢復修為。只要老子恢復了修為……就憑你們幾個小嘍啰,我一口氣就可以吹死你們!

雲揚敏感的感覺到了,裏面那種決死的氣氛,已經在逐漸的消失。

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若是費了這麼大勁兒,還差點暴露自己身份,最終卻是抓了一個死人回去,卻是太……得不償失!

「小子,你休想得逞!老夫寧死,也不會遂了你的心愿。」

李長秋厲聲叫道。

「咱們時間還很長。」雲揚輕聲笑道。

蝕骨銷魂煙已經完全散去,廳中恢復了清明。只見那位李長秋,一副頎長的身子委頓在地上,兩隻眼睛,狠狠的看着雲揚,如同要一口將他吞下肚去。

卻是連根手指頭,也動不了半身。

「管家!」

雲揚負手喝道。

「在!」

一道身影,鬼魅一般現身,到了李長秋面前,一隻手指,精準的按在了他的胸口,一掌,拍在了他的丹田。

轟的一聲,地上塵土飛揚。

李長秋咬着牙,並不做任何反抗,只是冷笑。

「玄氣已散。」老梅轉頭說道。

「嗯,用六品玄獸筋捆死!」

雲揚並不上前,只是站在遠方招呼。

聽了這句話,李長秋心中最後的希望終於徹底消散。他一直忍着,留着最後一點源力,就是想着,萬一這個小子興沖沖的過來,那麼,自己拼了生命潛力,也能將他擒為人質,那麼自居就當場安全了!

但卻沒有想到,這傢伙在用混毒消散了自己的修為,又在他的護衛已經封死了自己的經脈,拍散了自己的丹田的情況下,還那麼謹慎!

六品玄獸筋,就算是自己修為一點都沒有損,想要掙開,也是萬萬不能的!

老梅動作迅速,兩根玄獸筋,將李長秋五花大綁,更拿出一個黑布袋,一巴掌拍暈之後,塞進了布袋裏。

「大功告成。」

雲揚拍拍手。

自始至終,他就站在哪裏,連兩隻腳,都沒有移動過。

卻已經將一位七重天的高手活活生擒!

老梅拎起黑袋子,待:「公子,我先回去了。」分頭回去,是雲揚早就定好的策略。

「一定要萬無一失。」

「是。」

老梅拎着袋子,身子嗖的一聲飛了出去,轉眼間不見蹤影

……

腳步聲響。

雲醉月從樓梯上裊裊下來,眼中閃著異彩,鼓掌道:「公子好手段!奴家真是嘆為觀止。」

「還是多虧了月姑娘配合。」

雲揚溫煦的行禮說道:「若非月姑娘,這件事兇險重重,哪裏有這般輕鬆如意。」

雲醉月嫣然笑道:「那,你們可要好好感謝於我。」

雲揚輕輕嘆息:「那是自然的!月姑娘,現在的青雲坊……」

「沒有人了。」

雲醉月掩嘴笑道:「就在我端菜進入這裏的時候,青雲坊已經只剩下我們這幾個人了,連其他的姐妹們,我也讓她們出去玩一會兒了。」

雲揚沉默了一下,道:「那麼現在知道這件事的人之中,有你,雪兒姑娘,剛才端菜的侍女,還有我,和我的管家,共計,是五個人。」

「侍女不知,端菜進來之後,就已經離開了。不過你少算了袋子裏的這個。所以還是五個。」雲醉月嫣然一笑:「怎麼,信不過我喲?」

雲揚鄭重道:「茲事體大,不得不再三囑咐,希望月姑娘見諒。」

雲醉月理解的點點頭,道:「雪兒,是我的妹妹。」

雲揚一愣,道:「是我失禮了。」

雲醉月嘆息一聲道:「你們……小心一些是應該的。」她秋水一般的眸子看着雲揚,道:「你的手段,讓我很是驚心動魄,應該不會是地位太低吧?」

雲揚苦澀的一笑:「跟老大們相比,我還差得遠。月姑娘,多謝幫忙,容圖后保。在下先告辭了。」

雲醉月幽怨的說道:「你就非要叫我月姑娘嗎?」

雲揚一愣,只聽雲醉月哀怨的道:「叫一聲嫂子,有這麼難么?」

雲揚喉結艱難的移動,終於輕聲道:「月姐,不要為難我了……」

雲醉月神色一陣黯然,隨即又強笑道:「能聽你叫一聲月姐,我……很高興。」

雲揚心中一陣凄楚。

「以後……若是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有什麼消息……」雲醉月哀求的看着雲揚:「……千萬別忘了月姐……」

雲揚沉默了一下,道:「絕對不會的!」

雲揚悄然走出青雲坊,走出去好遠,回頭看時,只見那一襲紅衣,還在青雲坊門口怔怔的站着。

雲揚感覺自己的胸口,似乎被壓上了一塊大石頭,沉甸甸的難受。

「已將此身付國祚,何來深情酬紅顏。」

想起五哥火尊每次喝醉了就吟出來的這兩句詩,再看到那依然痴心不改痴痴等候的一襲紅衣,雲揚只感覺心中酸澀的要命,一時間悲從心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輕描淡寫擒強敵!

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