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一把刀 楚天狼!

第48章 一把刀 楚天狼!

雲揚不甘心的問道:「但是……這是你唯一可以活命的機會,你應該明白的。」

李長秋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目光定定的看着高空,搖搖頭,慘然低沉道:「你不明白,你不明白,你不明白啊……」

雲揚沉默:「可怕的四季樓!」

李長秋冷冷道:「四季樓乃是天下第一!又豈是可怕二字可以形容?」

「不愧是天下第一啊……」

雲揚搖頭,苦澀道:「只是這一份控制人心的手段,我就想不明白。面對生死誘惑,依然毫不動心;這一方面是前輩節操高潔;忠心耿耿,但這,卻又怎麼不是四季樓的手段啊……」

李長秋悠悠嘆息。

談到現在,李長秋對雲揚,已經徹底沒有半點恨意。

雖然,自己必將死在這個人手裏,但這個人,起碼來說,還不算太可惡……

唯獨出賣我的那個人,卻是真真正正該死至極!

對出賣自己的人,李長秋心中的恨意,已經到了傾盡三江五湖,也無法洗刷的地步!那種憋屈,悲憤,讓他的胸膛幾乎要爆炸一般!

「送信給你們的那個人,你可知,他現在在何處?」李長秋閉着眼睛,心如死灰一般的問道。

「不知道。」雲揚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我們從來沒有見過他,也不知道他是誰,長什麼樣子。」

「這就對了。」李長秋冷厲的說道:「以他的行事手段,怎麼會留下線索把柄!哼……」

他說完這句話,就久久的不語。似乎在思考什麼。

良久之後,道:「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何對付四季樓?」

雲揚深深嘆了口氣,神色糾結,欲言又止的看了李長秋一眼,張了張嘴,道:「抱歉。」

李長秋慘然道:「我落在你手裏,已經是沒有活命的希望了;你決不允許我活着出去;難道,一個必死之人,問你一件事情,就這麼難以回答嗎?或者說,你還在擔心我會泄密?」

雲揚糾結的說道:「問題在於,你未必會死……我也不知道,你的下場將會怎樣……」

李長秋目光一亮:「此話怎講?」

雲揚嘆口氣:「我還有上級……我是不能直接處死你的。」

李長秋長長舒了一口氣,堅決道:「若我死,一切休提!但我若萬一不死,我絕不會找你的麻煩!我不知道,你會不會相信我!」

雲揚認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從李長秋的眼中,看到了滿滿的誠意,苦笑一聲點頭:「我信!」

李長秋道:「還請解惑!我只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栽在什麼人,什麼組織的手裏!」

「實不相瞞!」雲揚一咬牙,道:「我是森羅庭的人!」

「原來如此!」李長秋長長吐了一口氣,似乎是終於解決了心中一大難題。居然有些心胸舒暢的感覺,居然笑了笑:「就是這三個字,困擾我到現在!呵呵……」

「森羅庭拿錢辦事,想必,是有人要對付四季樓?或者對付我?」李長秋一副瞭然的神色。

「這個,我就真不能告訴你了。」雲揚苦笑,堅決說道。

「老夫明白!」李長秋也在苦笑:「這是職業操守,若是我,也絕不會說的。任何行業,就靠這個才能立足世間,橫行天下。」

「多謝理解。」雲揚道。

「但,那個報訊給你的人,你們準備怎麼辦?」李長秋這句話,顯然是留了心眼了。

雲揚似乎沒發覺,不假思索的道:「若是證實了他也是四季樓的人,我們當然也要對他下手的!」

說完才醒悟,怒道:「李長秋!你在套我的話!」

李長秋笑了,笑得很得意:「原來你們是要對付四季樓,那我就放心了。」

「你放心什麼?」雲揚警惕問道,明顯是:我絕不會讓你再套話了!那種神態。

「放心自然是兩方面,第一,我可以幫你們,將那傢伙抓來。順便,為我自己報仇!」李長秋凄凄笑着;「此外,四季樓,也會為我報仇,幹掉你們。所以,我放心。」

雲揚冷冷道:「我也想替你報仇,只不過,我如何相信,你說的是真話?」

李長秋哼了一聲,道:「我比你更想殺了他!若是這樣你還不相信,老夫也無話可說。」

雲揚還是滴水不漏:「我們自然有辦法證實的。」突然眼珠一轉,道:「我雖然不能給你特別的優待,但是……若是你說的是真的,我們可以將這個人帶到你面前來!」

李長秋目光猛然間暴閃精光:「當真?!」

雲揚微笑:「君子一言!」

李長秋咻咻喘氣,呼吸都粗重起來:「若是如此,我承你的情!」

雲揚點頭,又情深意切的說了一句話:「前輩,我真的不想讓你死;這是真的。」

李長秋悠悠嘆息,良久之後,道:「可惜,你並不能做主。」

雲揚默然。

嘆息。

片刻之後,史上第一大騙子云揚緩步走出了密室。

密室的門在他身後,緩緩關閉。

雲揚眼中閃出一絲精光:「竟然是他……」

……

原本,雲揚在抓到李長秋之後,就只有一個想法:狠狠折磨,逼問出他的同夥;能不能逼問出來都無所謂,但是,李長秋註定要被折磨死!

用世間最殘酷的手段!

但是,在雲揚即將開始施展自己的殘酷手段的時候,卻臨時改變了心意。自己發泄一下自己的情緒,在現在來說,非常容易。

但,自己要剋制自己的情緒,卻不容易。但是……在面對四季樓這樣強大的敵人的時候,剋制自己的情緒,卻是必須。

所以雲揚臨時改變了主意。

他完整的將李長秋的心理動態,從一開始到現在幾年的歷程,細細的考慮之後,就在李長秋面前分析出來。

先給李長秋造成一個錯覺:自己對他的了解,天下第一。自己已經研究了他不知道多少時間!李長秋在自己面前,根本沒有秘密!

造成了這種感覺之後,一切事情,就都好辦了。

但想要達到這種效果,卻是何其不容易。

雲揚費盡了心思,

巧妙的利用一次又一次含義模糊,但卻在對方耳朵里聽起來非常精準的話,攻破了李長秋的心防。

然後就利用一次次模稜兩可的話,引導著李長秋,讓他一步一步落入自己的語言陷阱;到目前為止,已經大功告成。

毫不客氣的說,雲揚現在敢保證,李長秋會幫助自己攻破四季樓第一次戰鬥的防線。已經成為一個「得力助手」!

會成為自己手中的一把刀!

而且,是在他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

只是,現在李長秋招出來的這個人,讓雲揚都感覺有些頭痛。

楚天狼!

這在天唐城內外,可是一個鼎鼎大名的人物。

天狼庄,是天唐城之外的一個莊子。但卻不是普通的莊子!

揮金如土,仗義疏財;八方朋友,四海兄弟;修為高強,罕有敵手。乃是天唐城內外江湖人物之中的一面旗幟。

他不是官府中人,沒有任何官身;但他的影響力,在這周圍一片,卻是大的恐怖。

他的莊子裏,高手無數,護衛如雲。

與一些軍方將領,也是相交莫逆。

一聽到這個名字,雲揚的眉頭就緊緊地皺了起來。

怪不得李長秋一聽到有人出賣自己,就率先想到了他;這樣一個人,怎麼會屈居人下?

想必李長秋也早已經感受到了來自於楚天狼的巨大威脅吧?

只是……現在想要拔掉天狼庄,幹掉楚天狼……

雲揚皺着眉頭,貌似難度不小。

正月二十一啊……楚天狼。

「用軍方的力量?或者是,政方的力量?還是九天之令的暗中力量?」

雲揚踱著步子,在院子裏沉思冥想,越想越是沒有頭緒,臉色沉重,心事重重。

身後,三隻吞天豹,一隻閃電貓,四個白白的小絨球,優雅地邁著貓步,步伐無限統一;跟在他的屁股後面……

偶爾這隻撲那隻一下,頓時一個翻滾,皮球一般的滾幾下四腳朝天,隨即接着回來加入隊伍……

走到哪裏,跟到哪裏。雲揚沉重的面色,與四個小傢伙的輕鬆歡快,簡直是鮮明對比。

「傷腦筋。」

雲揚皺眉:「方墨非現在還派不上用場,老梅絕對不能出面。九天之令隱匿暗中有巨大作用,但,一旦暴露就完了;所以也不能用。政方……太沒把握;容易走漏消息,而且那些文人一個個心眼賊多,不好設置;軍方……也不安全。」

「想要做這件事,必須雷霆一擊!不讓楚天狼有絲毫反應的餘地才行。」

「這個……」

雲揚沉吟中,直接傳出消息:「要,楚天狼所有資料!」

消息在玉璧上流光一閃,已經傳了出去。

「一天又快過去了。」雲揚看着已經逐漸暗下來的天色,不由心中嘆息。感覺一天天的做不了多少事情……

「公子,計靈姑娘來了。」老梅前來稟報。

「請。」

計靈沉着臉走進來,手裏拎着個包裹,明顯還是氣呼呼的樣子,看到雲揚,臉上更加是冷冰冰的,如同罩上一層寒霜。

「計姑娘大駕光臨,蓬蓽生輝。」雲揚熱情的迎上去:「看姑娘臉色紅潤,氣色一片大好,想來定然是賭贏了,當大姐了,這龍行虎步,氣勢威嚴,果然是有大姐頭風範!佩服佩服恭喜恭喜。」

計靈不自覺的翻了翻白眼。

幾天沒見,這傢伙還是一日既往的變着法子想要讓自己生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一把刀 楚天狼!

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