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生生不息,造化金蓮

第4章 生生不息,造化金蓮

看着吳文淵沒有了頭的屍體靜靜地躺在地上,鮮血汨汨流淌;雲揚一陣沉思。

便在這時,他神色突然一變。

因為……

就在這一刻,他感覺有一種奇異的氣息,突然憑空出現,進入了自己的身體。似乎是……吳文淵死去之後,才出現的一股氣息?

這種感覺很明顯。

自從一年前重傷后,就一直乾涸的丹田氣海,居然有一種復甦的感覺。

雲揚眼神一動,嘗試着調動自己的玄氣,只感覺一股細若遊絲的氣息,驀然升起,在已經幾乎要宣佈完全報廢的經脈中,一點點艱難的穿行……

雲揚眼睛猛然亮了起來!

實力恢復有望!

雖然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但,既然有了這個結論,雲揚就已經心滿意足!

「你回答我幾個問題的福利。」雲揚看着吳文淵的屍體,輕聲說道:「我不會食言的。」

「雖然你通敵賣國,雖然你惡貫滿盈,但我答應你的事,卻是不容更改。」

「因為,這是九尊的承諾!」

雲揚負手而出。

「將屍體和腦袋,送回天牢。此外,將吳文淵的妻子和母親救出來,放走。」

這句話的最後一個字出口的時候,雲揚的身影已經消失。

老梅鬼魅一般出現。

……

雲揚再次回到花架之下的時候,已經月上天空,皎潔萬里。

他眼睛靜靜的看着天空明月,突然臉上露出一絲悲傷的笑容:「兄弟們,我知道他們是誰了。四季樓!」

「年先生,就是四季樓的首腦。」

「一年四季,十二月,三百六十天。代表着,三百六十個人。」

「我的實力恢復有望。」

「你們放心。我會活得好好的。」

雲揚心中在一遍遍的說着,只感覺心頭的痛苦酸澀,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瘋狂的湧上來;讓他的手都在顫抖。

良久,雲揚輕輕呼出一口氣。在皎潔的月光下,竟然隱隱有血色。

正要站起身來的時候,而此時,那丹田中微弱的一絲玄氣,也正艱難到了極點的,在全身經脈之中,遊走了一個周天。

一般的武者,玄氣穿行經脈一周天一個呼吸就能穿行數次,而且還是最底層武者。但云揚這一個周天,居然足足穿行了一個時辰。

經脈之堵塞程度,已經可見一斑。

但這,已經是一年來前所未有的進步了!

就在一個周天完成的這一剎那……

雲揚只感覺腦袋裏面突然間猛然響起一聲巨響,轟的一聲,幾乎將自己的靈魂震碎一般!

頓時天旋地轉,身子晃了一晃,一口鮮血噗的一聲猛的噴了出來,身子一軟,倒在了地上,剎那間人事不知。

大驚之下趕來的老梅剛要扶起雲揚,卻驚訝的看到雲揚身上突然冒出來一片綠蒙蒙的光芒,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那種強大的生命力,讓老梅為之駭然!

他伸手去扶雲揚,卻是突然渾身一震,只見雲揚身上的綠光猛然暴漲!

老梅驚叫一聲,只感覺一股無可匹敵的大力襲來,凌空飛了出去,飄飄搖搖的跨越幾十丈飛到了雲府大門前,咣當一聲狠狠撞在了門上!一時間,筋酥骨軟,居然站不起來!

只感覺五臟六腑,都要粉碎,渾身骨頭,同時散架!

老梅眼珠子幾乎凸了出來。

這咋回事?

自己的修為,就算在這天唐城已知高手之內排不到前三,那也絕對是前五之列!

居然……被這樣柔和的綠光一觸之下,沒有半點反抗能力的飛出去幾十丈!

這……

這簡直是驚悚了!

勉強支撐起身體,再次看去,卻見到公子的身上那片綠光已經消失了。

老梅揉揉眼睛,再次看去,依然沒啥異常。

撐著身體,過去嘗試着扶起公子爺,沒有阻礙。

沒有異常。

「這……真是見鬼了……」老梅喃喃自語:「難道剛才是我自己摔出來的?閑着沒事兒干,將自己摔個半死耍耍?」

……

雲揚感覺似乎進入了一個奇怪的光怪陸離的世界。

當空一顆綠色的太陽一般的東西,不斷地旋轉,身體無限的舒服。連靈魂,也都在愜意的呻吟一般。

然後,他的意識就突然從這個奇怪的空間抽離,回到了自己的身體。

一股惡臭,差點讓雲揚乾嘔出來。

他這才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整個房間里充滿了絕對能讓整個世界的人一起窒息的惡臭!

「我曹!」雲揚飛快的爬起來沖了出去,惡臭不減,才發現,惡臭居然是來自自己身上。自己的皮膚表面,居然覆蓋了一層黏糊糊的東西……

連鼻孔里也有……

雲揚摒住呼吸;飛一樣沖了出去,直接就跳進了院子裏的魚池。

噗!

水花四濺!

然後雲揚前面出現了一對驚恐的眼睛。

老梅!

老梅不知道啥時候居然已經在這池子裏。

老梅表示自己也很無奈,本來他是在伺候雲揚的,但,當雲揚身上越來越臭的時候……老梅實在忍不住了,看到雲揚並沒有生命危險,於是直接跳出來落荒而走。

整個院子就沒有不臭的地方,老梅無可奈何之下,也只有鑽進了水底。

但卻萬萬沒有想到,臭源居然也隨之而來……這一刻,老梅幾乎要哭了。

老夫闖蕩江湖這麼多年,生死關頭來回滾了千百次,但是,從來沒有聞到過這麼臭的味道……

無數強敵無法令我退卻一步,但,這味道……卻讓我落荒而逃!

最倒霉的是……我逃到哪裏,這股味道居然隨之而來,如同跗骨之蛆……無法擺脫。

我崩潰了!

老梅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雲揚只顧著拚命搓洗身上的黏糊糊,一直到……

他睜眼一看,只見魚池裏面所有的魚都翻著白白的肚子飄了起來……

雲揚:「……」

……

終於將自己洗乾淨,足足一個多時辰,也終於將臭味散盡,雲揚有一種筋疲力竭的感覺。

東方晨光,居然已經蒙蒙亮了。

雲揚躺在魚池裏,一動也不想動了。

「公子,你的皮膚……」老梅終於回過神來,轉頭看了一下雲揚,卻突然瞠目結舌起來,良久,才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不可置信的說道:「這……先天金玉之體?」

只見雲揚的臉上,一片光潔,如同一塊無暇美玉,白裏透紅,充滿了一種晶瑩的質感。

整個人看上去似乎都要發光一般。

原本的雲揚已經足夠英俊,但,臉上,依然有些傷痕;那是之前多年戰鬥留下的痕迹,尤其是一年前那殊死一戰,更給雲揚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迹。

但現在,統統的消失不見了。

「洗經伐髓!先天金玉!」

現在,老梅心中就只有這一句話。

公子到底是怎麼了?

怎麼會突然間出現這等讓天下武者都羨慕嫉妒恨到要死要活的現象?

雲揚運功檢查著自己的身體。

良久,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除了修為還沒有恢復,自己現在的身體,便如是初生的嬰兒一般健康;而且,更加無瑕!

「只要經脈傷勢恢復了,修為只是時間問題。」雲揚對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滿意。雖然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一切都是怎麼發生的。

但云揚心智何等沉穩。

既然發生了,必然有原因。

雖然暫時找不到,但是,必然會找到的。現在自己要做的,就是趕緊恢復實力!

自從一年前那慘烈的一戰之後,雲揚已經整整一年,沒有體會到「力量」的感覺了。

突然,雲揚目光一凝。

自己手腕上的曾經有的一枚寒冰玉,怎麼沒了?

終於清洗完畢,迎著老梅詭異的眼神,雲揚若無其事的回到房中,將床上東西全部換了一遍,然後舒舒服服的躺下來,才開始查找原因。

神識沉浸入意識海之中,居然看到了一整片濃濃的白霧。

白霧之中,一顆散發着無數道金光的蓮子,在緩緩旋轉。

而下一刻。

那蓮子渾身一陣綠意繚繞,突然間異香撲鼻。

那顆蓮子,居然從頂部裂開了。

一道細嫩嫩的綠芽,悄然鑽了出來。清新碧綠,宛若透明的翡翠一般,讓人一看,就感覺到心曠神怡。

嫩嫩的新芽在搖曳著,一股股玄奧的力量,緩緩散發。

這……這到底是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雲揚感覺到一陣頭暈,似乎有無數的訊息,一下子鑽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這一刻,腦袋幾乎當場就炸裂開來。

一陣劇痛,雲揚幾乎暈了過去!

隱約間,似乎腦海中一行閃爍著金光的字跡旋轉着出現,就像是從宇宙的盡頭,旋轉着就到了眼前。

「……混沌無極,大道生一;無中生有,生生不息……吸盡天下,不平之氣;舒我生靈,無盡冤屈;大道前行,無愧恩義;蓮心雖苦,生養之基;心意為刀,萬惡辟易……誅惡屠靈,蓮子芽成。輝映寰宇,塵盡光生……」

「生生不息神功。」

一股玄奇的意念,也在這時候,驀然出現。

雲揚閉上眼睛,良久,緩緩張開,眼中有一股瞭然之色。

「原來如此……」

「我終於明白了……」

雲揚眼中有瞭然之色。

突然就洗經伐髓了……

然後,識海中出現了這麼神奇的東西!

他明白了,但他的神情卻更加的痛苦起來。

若是早知道……若是早出現,我的兄弟們怎麼會死?

原來,在天玄崖那一次激戰之中,我最終沒有死,從死屍堆里爬出來,就是因為這個……

我身受十七處必死之傷,卻還能活着,就是因為這個。

那一顆小小的蓮子。

雲揚閉上眼睛,心裏思潮翻湧,當日的情況,又出現在面前。

……

那一天,自己剛剛加入九尊,剛剛經歷了三場戰鬥的時候,突然間有什麼東西不知道從哪裏落下來,砸在了自己的頭上。

自己當場昏厥。

乃是八個兄弟將自己救了回去。

事後發現,砸暈了自己的,居然是一顆蓮子。小小的蓮子!

而且還嵌在自己頭上。

這件事情,讓自己成了兄弟們最大的笑料。

「堂堂九尊的老么,居然被一顆蓮子砸暈了!哈哈哈……」兄弟們的笑聲現在還回蕩在耳邊。

雲揚又羞又氣,將這顆蓮子從頭上薅下來就要砸爛;大尊笑着說:「老九,你將這東西留着吧,戰場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你留着,也能提醒自己,小心一切的意外。要知道,哪怕是一顆蓮子,也能將九尊砸暈的……」

大家一陣狂笑;但自己卻真的接受了大哥的建議,將這顆蓮子留了下來,用冰蠶絲結了繩子,穿了蓮子掛在脖子上。

閑暇沒事,就拿出來看看。

畢竟,蓮子都能砸暈自己,更何況別的?

從那之後,自己也的確是越來越小心;從一開始的老九,慢慢的成為九尊的核心,智囊……連老大都說,老九自從被蓮子砸暈過,越來越是長大了……

雖然每次說大家都是一陣鬨笑,但,說了幾次之後,兄弟們再也沒有人以這件事說笑。因為,雲揚所表現出來的縝密心思,算無遺策,已經博取了兄弟們發自內心的尊重和認同。甚至兄弟們普遍以為:這樣的雲揚只要能繼續成長下去,必然會是一個整個天玄大陸都數得着的可怕人物!

雲揚自己也是感覺到;這顆蓮子給自己帶來的警惕,也的確是促進了自己,而且是很多很多。

所以他越發的珍惜。

越發的不願意取下來了。

甚至,雲揚曾經心中暗暗的發誓:當天下太平,我解甲歸田,就用一切的辦法,來催活這顆蓮子,為它建造一個大大的池塘,讓它在池塘里生根發芽,繁衍成一湖蓮花。而自己就在邊上結廬而居,安度餘生。

這,正是現在識海中的這一顆蓮子。

而如今,這一枚蓮子,已經在自己識海之中,而且發了芽!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這顆蓮子的名字就自然而然的從自己腦海中冒了出來。。

生生造化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生生不息,造化金蓮

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