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世間骯髒何時盡!

第6章 世間骯髒何時盡!

天唐城。

玉唐帝國都城;這是一個在整個天玄大陸之中,都能數得着的大城市。

都城內居民連同周邊,足夠八百餘萬人。

城高牆厚,易守難攻。

此刻,這居住了數百萬人口的大城之內,正是哀樂處處,觸目所見,從四面八方無數的人群逐漸出現,排成一條條長龍,向著天唐城正中間的方向走去。

那邊,是天唐廣場。

天唐廣場,乃是整個天玄大陸公認的,在城市內部存在的第一大廣場!

當年玉唐帝國開國之君親自下詔所建;在平常時候,就是一座巨大的練兵場;但在特殊時候,對民眾開放的時候,就是天唐廣場。

當初,開國的皇帝陛下說過一句話。

「所有現在以及將來,在這廣場中練兵的將士,哪怕戰死疆場,也必然會是天堂之客!永不沉淪,英魂永在!」

於是,天唐廣場就出現了。其實最開始的時候,是叫做「天堂廣場」的;只是時日一久之後,就變成了天唐廣場;並且,原本的「武安城」這個名字也逐漸消失,變作了天唐城。

無數的人群,潮水一般從四面八方湧進天唐廣場。

每個人都是一臉尊敬,或者戴着白花,或者胳膊上系著黑紗;或者帶着一束鮮花;香燭等祭奠之物更是鋪天蓋地。

今天不是普通的祭奠。

而是以整個國家的名義,來祭奠所有戰死的英靈!

尤其是九尊!

這個神秘的名字,這個神秘的組合。

九個神秘的英雄。沒有人知道,他們姓什麼叫什麼;也沒有人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子。但,卻都知道,這九個人,就是玉唐帝國的最高機密;也就是整個玉唐帝國的守護神。

無數次的國家征戰,關鍵時刻,總有九尊的身影出現。只要九尊出現,不管是多麼危險的戰爭,都能轉危為安。

他們就是戰場上勝利的保證!

但在去年,三月初九日。這個日子,所有玉唐國人都是不會忘記。

因為就在那一天,他們失去了九尊!

九尊率領八百壯士,執行秘密任務的時候,被人截殺於天玄崖前。八百零九人,無一生還。

這本是一次絕密的任務,但,卻不知為何走漏了風聲……為此,玉唐帝國已經調查了一年!

廣場上。

無數的將軍,無數的老兵都是熱淚盈眶的看着天唐廣場正中間,那高高矗立的、緊緊挨在一起的九座紀念碑。

就像是九個人,依然肩並肩的站在這裏。

他們活着的時候,並肩戰鬥,並肩喜怒哀樂;如今死去,也依然在一起。

人群中,有低低的哽咽聲音響起。聲音來自廣場西北方,那邊,是殘軍聚集地。無數的戰場餘生的老兵,身有殘疾的,都在這裏,一個個站得筆直!

縱然是那些沒有了雙腿的殘軍,依然坐的筆直。面對自己的英雄,恩人,他們發自內心的尊敬!

他們眼前,似乎出現了當年九尊衝擊戰陣的場面;那是何等的威風,何等的振奮人心。

土龍翻轉,大地在翻騰,敵軍人仰馬翻,那是土尊在發威;火光沖霄而起,是火尊來了;巨浪滔天而起,那是水尊在行動。

平靜的天空,突然風起雲湧,雷鳴電閃……那是風尊雲尊雷尊等人同時蒞臨……

九尊!

九尊的紀念碑上,都有一句話。

所有來到廣場的人,都是長久的看着這幾句話,悲痛至極。

厚土無疆,翻卷如龍!土尊!

銳金在手,群雄俯首!金尊。

濁浪滔天,橫行世間。水尊。

參天之木,砥柱中流。木尊。

烈焰升騰,戰無不勝。火尊。

雷鳴長空,震懾天下。雷尊。

英雄之血,夢裏關山。血尊。

長天有風,天道無情。風尊。

九尊之心,垂天之雲。雲尊!

九尊的名字,在石碑上雕刻,所有人似乎又看到了那九個蒙面人,依然傲然站在這天地之間,面對千軍萬馬,在平靜的說:「來吧!」

每一座紀念碑前,都有無數的人站得筆直,抬着頭,恭敬地看着。尤其是……以雲尊和土尊的碑前,人數最多!

土尊,九尊之首,為大尊。

雲尊,九尊之尾,卻是九尊智囊,絕對核心!

……

太陽緩緩升起。

皇帝陛下的鑾駕,在文武百官的簇擁之下,終於到來。儀式,正式開始。

雲揚靜靜地站在一個角落裏。

「公子,需要我陪您一起去嗎?」

「不需要。」

「這個……您現在的……」

「不需要。」

「是。」

雲揚拒絕了老梅跟自己來。

因為他知道,自己站在這裏的時候,必然會失態。

但他不想讓任何活着的人知道,自己九尊的身份!

在為兄弟們報仇之前,我有何面目將我的身份宣告天下?

還有,敵人如此強大;一旦有半點風聲泄漏,就是後悔莫及!雲揚也不敢冒一點險。

他靜靜地站在這裏,目光深邃的看着廣場上的九座石碑,眼中,是說不出的酸澀與思念。

兄弟們,我來了。

我來看你們了。

他似乎是一個隱形人一般。

就在這一片暗影中,靜靜地站着。

香燭的味道瀰漫天地。

皇帝陛下悲痛的聲音在宣讀祭文,下面,乃是一片壓抑的哭聲。

雲揚遠遠地站在那裏,身軀筆直,目光深邃。

不斷地有人從他身邊走過,但卻沒有任何人能夠發現,在這片暗影中,竟然還有一個大活人存在。

他就像是一個無形無質的幽靈。

九尊之雲尊的雲隱之法。

他一直靜靜地站着,一動不動。風聲呼嘯,吹動他深紫色的衣袂,一股蕭瑟之意,靜靜的瀰漫。

夜幕漸漸降臨。

儀式早已結束。

鮮花遍地。

香燭的味道瀰漫了蒼穹;九尊碑前,鮮血淋漓;那是吳文淵餘黨的鮮血;對於這些人,民眾沒有半點憐憫,甚至,在行刑完畢之後,有無數憤怒的民眾衝上來,將屍體砸的稀爛!

整個過程中,老元帥秋劍寒一直陰沉着臉。

因為……就在昨日,吳文淵突然從天牢中不見了,半夜,卻又被人將屍體送了回來。然後,隨之就是吳文淵的妻子和母親不見了……

連續發生的這幾件事,讓老元帥勃然暴怒!

軍部森嚴壁壘,天牢重兵把守,無數高手隱匿在周圍,居然神不知鬼不覺的連續出事!

這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老元帥為了此事已經將負責天牢的人員換了三批,打板子都打斷了幾十根。但卻無濟於事……

……

廣場上的人群在悲痛的啜泣聲中三三兩兩的離去。偌大的廣場慢慢的變得空曠起來。

雲揚依然不動,目光悠遠深邃。

此生征戰,馬革裹屍;惟願兄弟們來生喜樂,一世平安!

英靈不遠,看我行動!

晚風呼嘯。

整個天唐廣場,已經完全陷入黑暗。

雲揚在這裏站着,他閉着眼睛,依稀感覺到……自己還在數十萬戰友的隊列之中。身邊,依然有無數袍澤。這種感覺,是那樣真實。自己的兄弟,還在與自己大聲談笑……

夜風吹起他的髮絲,那輪廓分明的臉龐,在暗夜陰影中,顯得如同一尊精心雕琢的雕像,沉穩,卻孤獨,一股說不出的悲涼壓抑。

低低的啜泣聲音響起,從前方,一個白衣少婦,緊緊地抱着自己的小女兒,滿臉淚痕,虛弱的走來。

在她身邊,有個老者一臉沉痛,攙扶着她。

她跌跌撞撞的走着,行屍走肉一般失魂落魄。過度的悲痛,讓她本就孱弱的身體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王莊,我們回家了。」

少婦喃喃的說着,目光獃滯,那是一片死灰一般的木然。

少婦經過雲揚的身邊,並沒有發現雲揚的存在,雲揚緊緊閉着眼睛,沒有任何動作,但,眼角肌肉卻猛烈地抽搐了一下。

似乎一片深沉的悲痛被猛然撕裂。

王莊偏將的妻子。

雲揚還記得王莊。一年前出征,王莊新婚兩年,女兒剛滿周歲。但這一去,卻再也沒有回來。

將士為國戰死,死亦無悔。但,家中妻兒婦孺如何?

已經一年了,失去了家裏頂樑柱的王莊一家,現在……怎麼樣了?

少婦的身影逐漸的在雲揚身後遠去。

雲揚心中無聲的嘆息。

隨即,雲揚皺皺眉,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對勁。他驀然睜開眼睛,卻發現,有四條人影,正鬼鬼祟祟的跟着少婦。

那是幾條大漢,一個個目光垂涎地盯着前方身形孱弱的少婦;眼中,乃是不可掩飾的淫邪之意。

他們極為小心的藉助夜幕隱藏身體,不疾不徐的跟在少婦身後十幾丈處。

下一刻,即將從雲揚身邊走過。

雲揚原本木然的眼中,驀然閃過一陣爆裂的殺氣!

四個大漢同時不知道為什麼,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哆嗦。

似乎在黑暗中,有一個惡鬼猛地盯住了他們。

「這地方,的確有點兒邪……」其中一個大漢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了一層,有些心驚肉跳,喃喃說道。

「就是……咱們快些回去,這裏的死鬼的確是太多……令人不舒服……」另一個漢子縮縮脖子。

雲揚目光更加冰寒,森然看去。

死鬼太多?

哼,只憑這一句話,就是死罪!

「不過王莊死了,死得好!這死鬼,死了一年了,老子也已經忍了一年了。如今祭奠大典之後,應該是風頭過去了……」為首的那大漢低低的笑了笑,充滿了幸災樂禍。

「是啊大哥,這死鬼活着的時候,這也不行那也不許,讓兄弟們喘不過氣來,到頭來,自己還是不得好死,變作了孤魂野鬼……嘿嘿……」

「哼,王莊活着的時候,咱們受他欺負,如今,也該是風水輪流轉的時候……」為首的大漢咽了一口口水:「不得不說,王莊這混蛋的婆娘,長得倒是標誌的緊……尤其是現在這哭滴滴悲傷的樣子,更是讓人心動,還有那嬌怯怯的小身子……嘿嘿……」

「嘿嘿嘿……」另外三人發出猥瑣的笑聲。

四人從雲揚身邊走過。

雲揚深深吸了一口氣,凝目向著夜幕中的廣場看了一眼,似乎可以看到,有無數雙眼睛,在靜靜地看着自己。

那些眼睛裏,有着囑託。

他用力的點點頭,削薄的嘴唇緊緊的抿了一下,靜靜的轉身;深紫色衣袂飄了一下,靜靜地跟在了這幾個混混後面。

不管是什麼世道,總有些骯髒齷齪!雲揚心中殺意已滔天。若是真如此,就讓我殺出一個乾乾淨淨!

道路越走越是荒涼偏僻。

慢慢的走向天唐城邊緣;四周也越來越是陰森了。

少婦一步步無意識的往前挪動,但,卻根本沒有去想自己現在是走向何方,又應該走向何方……

若不是有人攙扶,恐怕早已經昏厥在地。

近了。

遠方有隱隱的燈火,在微弱的閃爍。

那是自己的家。

但……如今沒有了丈夫的家,還算是一個家嗎?一年了啊,王莊,你在地下,還好么?若不是為了照顧女兒,我早已經去找你……

我一個人這麼活着,好累好累你知道么?

正要拐過一條巷道,突然間一聲怪笑,一下子在身後響起,就像是荒山野嶺中突然聽到了貓頭鷹的叫聲。

「喲……小娘子,莫要走的這麼快么……」一個令人反感的聲音陰陽怪氣的說道:「轉過來讓爺看看……嘖嘖……這身段兒……真令人銷魂……」

少婦充耳不聞,木然前行。

面前人影一晃,四個大漢已經抱着膀子,惡形惡狀的攔住了道路,一臉的幸災樂禍的嬉笑。

「喲……黑夜裏沒看清楚……這不是王莊將軍的夫人娟兒么?嘖嘖……怪不得感覺這麼勾人,嘿嘿……喲……娟兒,你你你……你這是咋地了?怎麼頭上居然戴上白花兒了?怎麼着?聽說我們威風凜凜的王莊將軍,現在已經變成一個死鬼了?那可是太可惜了……」

這句話說得極為惡劣。

少婦兩人停住。

攙扶着她的老者頓時氣得渾身顫抖:「王豹!你要做什麼?還不讓開!」

對面領頭的大漢王豹嘿嘿的笑了笑:「讓開?憑什麼我要讓開?王莊活着的時候讓老子讓開,老子給他一個面子,但現在……他變成鬼都已經一年了,也讓老子讓開?」

他哈哈大笑一聲,怪聲道:「不過……不得不說……娟兒這一身打扮……可真是別有一番風味,這哭的眼都腫了,看得我都心疼死了……娟兒,王莊不疼你,哥哥來疼你…」

老者擋在少婦身前,厲聲道:「王豹,娟兒的丈夫王莊可是為了咱們玉唐國征戰而死,他保家衛國,捨生忘死,乃是國家英雄。你受英雄護佑才得以安家樂業,竟然如此說話,還有沒有點良心?」

那大漢王豹嘿嘿獰笑:「英雄?哈哈,誰讓他去打仗的?我又沒讓他去!他也不是為了我戰死的,什麼英雄?在我這裏都是狗屁!」

他一陣獰笑:「王莊那死鬼,活着的時候,讓我們兄弟們喘不上氣來,這也不行那也不許,老子早就想要弄死他,如今他死了,正好!嘿嘿,他活着的時候是牛,這個老子承認;但是現在他都死了一年了!他死了,老子就要玩他老婆,看他還能不能再來打我,哈哈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世間骯髒何時盡!

0.4%